<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午后,苏玉兰抬手揉了揉哭的红肿的双眸,提着裙摆走到钱家门口,犹犹豫豫刚要伸手推门,不料,门从里面被打开了。

         王大婶瞧见来人微微一愣,随即道:“姑娘,你可知昱哥儿哪去了?”

         苏玉兰闻言摇了摇头,瞧着面色焦急的妇人道:“大娘,可是有急事?”

         “哎,他娘摔在山后了,我这丢下山里的活来找昱哥儿,本以为门开的昱哥儿在家呢!你说,现在该怎么办?”王大婶急的双手不停的大腿上磨蹭着。

         苏玉兰一听,转身就往后山跑。

         “哎,哎,姑娘,哎呀,你一个姑娘家去有什么用?”王大婶见状跟了几步喊着,只是,那奔跑的身影并未因此停下。

         “大娘!”苏玉兰爬到山上,在一石岩后找到钱母,只见钱母额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冷汗,“大娘,你摔到哪里了?”

         “刘姑娘,你怎么来了?”钱母忍着疼问道,今天上山想摘山上的雪见草卖点钱,不想脚一歪滚下山坡,幸得遇见王大婶,不然......

         苏玉兰闻言一边从怀里掏出帕子给钱母擦汗一边道:“刚从县城回来碰见一位大娘,是她告诉我的。大娘,你忍忍,我背你下去。”

         “苏姑娘,这路不平,你一个姑娘家......”

         “大娘,你放心,我可以。”苏玉兰说着慢慢将钱母扶着坐起,小心翼翼的将钱母背了起来,一步一步走的极其稳定。

         到了大道,钱母的心也放了下来,虚弱的笑道:“你这姑娘,看着柔柔弱弱的,还真有那个劲。”

         “大娘,穷人家的女儿没那么娇弱。”苏玉兰轻轻说了一句,背着钱母一步步往家里走去,期间压根顾不上擦一擦流到脸边的汗水。

         张家窑场

         钱昱端着今日的午饭躲到清净又阴凉的地方,今日上午除了上山找澄泥外她没做任何事,昨日运动过量,身体里乳酸过多,导致她一动屁股就疼。

         “钱小哥!”丁护卫端着饭从后面冒了出来,“小哥,你看,下午咱们是不是该锻炼了?”

         “今日就算了。”钱昱忍着疼稍稍往前挪了挪。

         “别啊,小哥,我知道你的本事,可,可大小姐要我三个月把你锻炼出来,你看,你是不是稍稍装装样子?”丁护卫此刻无比崇拜钱昱,他从小习武,这个县里没人打得过他,县里的大户人家都想聘他做护院。长久以来他也有些心高气傲,心里佩服的人也就张家大小姐,当然,现在也多了个钱昱。也不知怎地,进过昨日,他就想交钱昱这个人。

         钱昱闻言也不拖拉,开口道:“你让我缓一天,明天下午你再教我拳脚,如何?”

         丁护卫闻言松了口气,还以为钱昱会借此推脱不练了。

         “好,男子汉一言九鼎。”丁护卫说罢拍了拍钱昱的肩膀,“小哥以后叫我远山就好。”

         “既如此,你也别小哥小哥的叫了,叫我钱昱吧。”钱昱见丁护卫举手投足有着小说里江湖侠客的豪爽气,便也不想扭扭捏捏的。

         “好,干脆。钱昱老弟,今日下午下了工去我那,让你嫂子打壶酒,咱们喝几杯。”丁护卫满脸喜气道。

         钱昱闻言不着痕迹的叹了一口气,为什么男子交朋友都喜欢喝几杯啊?

         “远山兄,盛情我领了,只是今天我有事,改天吧。”钱昱温声拒绝着,她心里还是存着几分担心,私奔途中被抛下,这种事对古代女孩来说怕是天大的灾难吧!

         丁护卫闻言只觉可惜,大手一挥道:“好,那就改天。”

         那一厢,苏玉兰将钱母背回屋,又匆匆出门打听好一会才请了村里郎中到家里。

         “昱哥儿他娘,你这腰得将养两三个月,这期间不要提重物,喂鸡也不成。昱哥儿回来就让他去买些大骨,给你补补。”何大夫说着便起了身,“我回去配些药,待会让小六子给带过来。”

         “劳烦你了,何大夫。”钱母挣扎着要起来。

         “别起来了,好生养着吧。”何大夫说罢便出了屋。

         何大夫走了不久,苏玉兰端着烧好的热水进了屋,将木盘放到凳子上,取了帕子浸湿道:“大娘,热热腰吧,会舒服一些。”

         “唉!”钱母闻言点头应着,颤巍巍的趴在炕上,瞧着眼前的姑娘双眼红肿微微一叹道:“怎么一上午不见,就哭成这般了!你是个好姑娘,大娘不问你缘故,大娘的家你想呆多久就呆多久。”

         苏玉兰闻言拧帕子的动作停了停,当初说好秀才腿一好便走,如今秀才不辞而去,大娘怕是猜到些什么,不由的羞愧起来。

         “哎,只是日子久了,外面的人会嚼舌根,需的给外人一个说法。”钱母说到此顿了顿,仔细瞧了眼苏玉兰道:“不若大娘收你做个干女儿,住在干娘家,外人总不至于说些有的没的。”

         苏玉兰万万没有想到会是如此,呆愣在那没了言语。

         “孩子,你觉得呢?”钱母抬头看向苏玉兰。

         “干,干娘!”苏玉兰刷的跪在钱母跟前,尽管拼命忍住泪,可仍浸湿了眼眶,绝境中听见这样慈爱的话,令那冰凉了的心慢慢暖了起来。

         “好孩子,快起来。”钱母催促着跪在那不起的苏玉兰,“刚来那会,你说你叫刘兰,干娘也不多问,以后就唤你阿兰了。”

         苏玉兰闻言轻声应着,一颗心有些甜又有些苦,涩涩的。

         “干娘,我给你热热腰。”苏玉兰收拾起杂乱的心,抹去眼角的泪,走到床前给钱母热腰。

         日落半山腰时,钱昱蹲在窑炉边上,一边给老爷爷扇扇,一边问着火候问题。

         “你这小子,心倒挺大。”留着花白胡子的中年男子淡淡瞥了眼殷勤的钱昱,他还是头一次见到像钱昱这样的人,别人忙了一天恨不得马车回家休息,这个钱昱倒好,忙完自己的活,和这个聊聊,和那个聊聊,三聊两聊,一些该注意的问题就被他给问去了。

         “老伯,我,我只想多学学,闲着也是闲着。”钱昱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年轻人,有野心是好事。”黄老汉说着便往窑炉里填了柴,“不过,做什么都得一步步来,学会一个环节再学另一个环节,总有一天能学完,但看有没有那份心了。”

         钱昱闻言点了点头道:“老伯说的对,是我有些心急了。”

         “你若真想学,给我做个徒弟吧。”黄老汉瞧着钱昱说道。

         钱昱闻言眨了眨眼,一时间不知到底该不该拜个师父。

         “你这小子,你瞧我浑身脏兮兮的,觉得我没有真本事,是吧?”黄老汉丢掉手里的木柴瞪向钱昱。

         “不,不是。”钱昱连忙摆手,“老伯肯教,钱昱哪有不肯学的,师父在上,受徒弟一礼。”钱昱说罢当真就给黄老汉跪下了。

         “起来吧,跟着那老于你能学到什么,明儿个,我回了大小姐,让你跟着我。”黄老汉说着从一边拿起酒壶喝了几口,“只是,做我的徒弟,来不得偷懒。时候也不早了,赶紧回吧。”

         “是,师父也早点回。”钱昱说罢去井边取了一油纸小包,出了窑场大门。

         回到家时,天已黑了,见院中少了平日乘凉的娘,便径直走到钱母房前敲了门,温声道:“娘,我回来了。”

         “进来。”屋里传来钱母虚弱的声音。

         钱昱推门进来,入眼处,苏姑娘扶着自己的娘坐在炕头。

         “娘,你这是怎么了?”钱昱见钱母一副病态,不由的疾走几步。

         “摔了一跤,何大夫来看过,不碍事。”钱母说着瞧了眼苏玉兰,对儿子道:“对了,我认了苏姑娘做了干女儿,从今后,她就是你妹妹了,你如今虽然去了窑场,可好歹都在县城,可不能让你妹妹被人欺负了去。”

         “什么?”钱昱吃惊的瞧向苏玉兰,随后坐在炕沿上道:“娘,你认了苏姑娘做干女儿?”

         “是,你还不见过妹妹?”钱母这么做,一来怜惜苏玉兰,二来是想断了自家儿子的心思,这姑娘心好归心好,可名声铁定是没了,说什么也不能进钱家的门。

         钱昱闻言抿了抿嘴,心里不大乐意,可钱母直勾勾的盯着她,她也只能下了炕,朝着苏玉兰拱了拱手道:“小妹。”

         苏玉兰见状,尴尬的随了一礼,轻声道:“恩兄。”

         “好了,我也算儿女双全了。”钱母满意的躺回炕上。

         钱昱微微一叹,打开油纸包裹道:“娘,我给你带了包点心。”

         “没事花这份钱做什么?”钱母一面欣喜钱昱孝顺,一面又心疼银子。

         “这不花钱,张家老太爷给的,每个人都有。”钱昱站在炕前不紧不慢的解释着,期间瞧了眼苏玉兰,碍于钱母面前,将想问的话给隐了下来。

         钱母闻言缓缓点了点头道:“拿给你妹妹吃,娘这个年岁了,吃什么零嘴?”

         “干娘,您吃吧,恩兄一片孝心。”苏玉兰闻言连忙推脱。

         “那我吃一个,阿兰,你也吃,在干娘家里不必客套。”钱母说着拍了拍苏玉兰的手,这双手有着浅浅的茧子,想必在家也是受过不少苦的。

         “是啊,苏,酥酥的,很好吃,小妹尝尝看。”钱昱说着便将点心递到苏玉兰跟前。

         苏玉兰推脱不过便抬手捏了一块轻轻递到嘴边,这可是她头一回吃这样精巧的点心,心中说不出的复杂。

         “好了,夜了,你也赶快回去睡吧。”钱母吃了点心便开始赶人。

         “哦,那,娘,小妹,安。”钱昱说罢默默的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