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 .92.91.90.
        傍晚时分,柳荫村苏家门微敞,院子里,苏老爹砍着柴,苏玉梅和阿芳则蹲在一角捡着大米中的沙粒,大周国上至帝都,下至府县,米行里的米大都夹杂着无数沙粒和杂草,百姓埋怨可也没有法子,上百年来,也只得买回来自己捡。

         钱昱和苏玉兰到时,苏家人依旧忙碌着。

         “爹,炕烧好了,烫人着嘞,晚上铁定冻不着。”苏喜田灰头土脸的跑出来,满脸的笑意,声音朗朗而又充满童真。

         钱昱提着东西站在门外闻言不禁勾起嘴里,瞧了眼身侧的苏玉兰推开了门。

         “岳父!”钱昱含笑问好。

         “爹!”苏玉兰提着东西紧随其后,进了门槛。

         苏老爹回头一瞧,喜的站了起来,“这咋滴突然回来了?”

         “阿姐,姐夫。”苏喜田一蹦一跳迎了上来。

         钱昱含笑应着,虽然已经跟苏家人见过好几面,可生性腼腆,除了笑着应下,也不知说些热络话。

         “娘,我阿姐跟姐夫来了。”苏玉梅见状一边往苏玉兰这边跑一边往屋里喊,跑到苏玉兰身边,抱着其胳膊道:“阿姐,你可回来了!”

         “还是这样毛毛躁躁的,怎么找婆家呢?”苏玉兰抬手将妹妹的发丝理了理,拉着妹妹的手便没有松开。

         “阿姐。”苏玉梅红了脸。

         “这天冷,钱昱、玉兰,咱们进屋去。”苏老爹说着回头看向二女儿和小儿子,“你俩傻乐啥,帮你阿姐和姐夫拿东西去。”

         “嗳,姐夫,我帮你拿。”苏喜田嘴一咧伸手去接。

         钱昱笑着将最轻的递到苏喜田手中,腾出一只手牵着苏玉兰进了屋。

         “他姐夫来了,快上炕吧,待会饭就好了。”苏母围着围裙走了出来。

         “岳母,下次吧,今儿个刚搬到城南,事情多。”钱昱说着便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刚来就要走,太不知礼数了。

         苏老爹听说搬了家,心里也有数了,道:“急个啥,吃顿饭耽误不了多长时间,上炕坐着,我让你大哥去借辆牛车,把家具给你们装上。”苏老爹说着便央小儿子去寻苏喜银。

         钱昱听得这话,也不好拒绝,加上旁边苏玉兰那饱含深意的眼神,也只得应下,脱鞋上了炕。

         “去,去南面坐下。”苏老爹指着桌子一边道,柳荫村向来的风俗便是“敬女婿”,女婿要坐在面向小灶的地方,若是哪家女婿没有坐在这个位置上,那便意味老丈人一家不满意这个女婿?

         钱昱闻言笑着坐在面向小灶的位置,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老丈人聊着天。

         苏玉兰去了小灶,帮着苏母切着菜。

         “阿兰啊,你婆婆待你可好?”苏母一边忙着一边问着。

         “嗯,娘她待我很好。”苏玉兰答道。

         “那便好。”苏母点了点头,随即想到什么,走近女儿问道:“阿兰,你,肚子可有消息?”

         苏玉兰闻言脸颊刷的红了,“娘,哪有那么快。”

         “你可得抓紧了,你嫂子现在还没怀上,我这急又不好意思说,时间长些,你婆婆铁定催你。”苏母一脸的焦急。

         “娘,光靠我抓紧有啥用?缘分到了自然就成了。”苏玉兰小脸红扑扑的。

         “啥意思?钱昱他对你不上心?”苏母心里咯噔一声。

         “娘啊!”苏玉兰无奈辩解道:“阿昱她,她是挺上心的,可这消息哪能是催催就有了的。”

         苏母闻言稍稍放心,可仍嘱咐了好几句,话里话外,无非就是孩子一事。

         “娘,大米捡好了。”苏玉梅和嫂子阿芳走进小灶。

         “玉兰,你快上炕坐着,到娘家来哪有小姑动手做饭的理。”阿芳见苏玉兰正在切菜,不由急的上来赶人。

         “嫂子,无碍的,哪有这般讲究。”苏玉兰笑着拍了拍阿芳的手背,随即对边上的苏玉梅道:“玉梅,把火升上。”说罢便将切好的菜装进盘子里,端到大锅旁边,显然是要炒菜了。

         “玉兰,在婆家还不够你忙的,难得回来一趟,快去炕上歇着,暖暖身子。”阿芳不依,往外推搡着苏玉兰。

         “玉兰,你嫂子说的也是,你上炕去吧。”苏母一听,自然心疼女儿,便开了口。

         苏玉兰动了动嘴,想说啥又闭了嘴,最后被阿芳“请”出小灶,不是她不想歇着,实在是她怕她家阿昱吃不饱。上次去县城放着大馆子的饭菜不吃,饿着肚子回去了,那张嘴刁的紧,阿芳的厨艺又……这叫她怎么不担心?可看了眼紧闭的小灶门,苏玉兰微叹一声进了屋。

         钱昱在苏玉兰进屋那刻眼睛便亮了,起身走到炕边将人拉了上来,碍于老丈人在旁,没敢放肆,老老实实坐在苏玉兰身侧。

         苏喜银租好牛车回来时,饭菜刚好上桌,便脱了鞋上炕,拿出酒给自家老爹和妹婿满上。

         “来,妹婿,咱先走一杯。”苏喜银拿起酒盅道。

         钱昱惯不喜喝白酒,为难道:“大哥,待会还的赶回去呢,我……”

         “那有啥,一杯下肚,正好暖暖身子。”苏喜银并未依从,端着酒盅等着钱昱。

         钱昱无奈,拿起酒盅走了一杯。

         苏玉兰虽心疼她家阿昱,可也说不得什么,大舅子敬妹婿是礼道,再说,村里向来如此,男人喝酒,女人插不得嘴,否则就要被说不守妇道。

         倾余,芳姑和苏玉梅端着最后的菜也进了屋,上了炕,一家人吃了起来。

         “来,妹婿。”苏喜银频频敬酒。

         “大哥,真的喝不下了。”几杯酒下肚的钱昱摆了摆手,这白酒喝多了烧的慌,虽说她酒量好,可不代表她喜欢找罪受。

         “最后一杯,喝了。”苏喜银好酒,机会难得,便想多喝几杯。。

         钱昱闻言端起杯子灌了下去,辣的一双眉皱的紧紧的,刚放下杯子,碗里多了些素菜,此刻苏玉兰正抬眼瞧着她,心下顿时暖成一片。拿起筷子挑了几筷子便停了手,抿了抿嘴,随手拿起杯子,想起里面是酒便又放下。

         未穿越之前,钱昱吃饭的时候爱买瓶酷儿,边吃边喝,到了古代,没有法子,倒杯水放着,反正钱母做饭不好吃,就着白开水往下送,慢慢的,一遇到不和胃口的饭菜就想喝水。

         苏玉兰一眼就看穿了钱昱的心思,不经意间下炕倒了杯水放在钱昱桌前。

         钱昱瞧了瞧苏玉兰,红着脸拿起杯子喝了几口。

         “爹,姐夫给我买了笔墨纸砚,而且都是书墨轩家的,私塾有个小胖子,他爹就给他买的书墨轩家的砚,整天在那臭显摆。”苏喜田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道。

         “你姐夫给你买是望你学个出息来,你莫学别人拿出去炫耀。”苏老爹依旧严苛,板着脸说罢看向钱昱,脸上稍稍带些笑意,“费那个钱做啥,便宜点的就够他用的了,咱也不是啥富裕人家,你们刚成亲不久,也该为日后攒点银子,这过日子看着没啥,一天天过着,可用银子的地方多了去了。”

         钱昱闻言只笑着点了点头,放下了筷子。

         饭后,苏母张罗了一篮子红薯,塞到女儿手中。

         “玉兰,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没什么能拿出手的,这些红薯你带回去,给你婆婆和钱昱尝尝。”

         苏玉兰哪里不知道她娘是为了她,鼻子一酸,忍着哭意接了过来,

         “谢谢娘。”

         “傻孩子,谢啥。”苏母摸了摸女儿的发丝,女儿出嫁为人妇,到别人家去做人,最舍不得的便是当娘的,可自古就是这样,女儿到了年纪哪有不嫁人的。

         母女说话间,钱昱和苏喜银已将家具绑在牛车上。

         “岳父,岳母,我们就先回了。”钱昱看了眼站在苏母旁边的玉兰,又瞧了瞧天,不得不开口道。

         “嗳,回吧。”苏老爹抽了口烟道。

         苏玉兰不情不愿的走向牛车。

         “阿姐,什么时候再回来?”苏玉梅拉住迈出一步的苏玉兰。

         苏玉兰闻言愣住了,什么时候她又怎会知道。

         ”怎地,玉梅是舍不得你姐姐了?这样,等过些日子,姐夫接你和喜田去住几日,怎么样?“钱昱瞧着玉兰的神情,知道其不忍,便上前答话。

         “真的?姐夫真要接我们去住几天?”苏玉梅睁着眼睛,兴奋的问道。

         “自然是真的。”钱昱点头道。

         “太好了,阿姐,过些日子,我就可以再见着你了。”苏玉梅拉着阿姐的手笑道,一旁的苏喜田也是一脸向往的咧着嘴笑。

         苏玉兰开心之余看向钱昱,嫁与钱昱,她方能顾到弟妹。

         一家话别半柱香,苏喜银方才拉着妹妹和妹婿往县里去。

         钱昱心里稍稍有些不放心,这大舅子可是酒后驾车啊,便问道:“大哥,今晚喝了那么多,没醉吗?”

         “这才喝到哪,差远着呢!”苏喜银笑着回道,她的酒量在村里是数的上的。

         钱昱闻言不知是真话还是醉话,紧紧的窝着苏玉兰的手,目视前方,最主要的就是安全到家。

         一路颠沛,颠的钱昱几次想吐,最终都被生生的忍住,到了家门口,牛车一停,钱昱便跳下牛车,跑到一旁吐了起来。

         “阿昱!”苏玉兰跑上前轻轻拍着钱昱的后背,看着钱昱呕吐,她怎地不心疼?本来吃的就少,这下连酒带菜全都吐了出来。

         钱昱吐了舒服多了,直起身子拍了拍胸口。

         “妹夫这是咋了?醉酒了?这酒量可不行,男子汉大丈夫你……”苏喜银见钱昱面色缓和多了便道。

         “大哥。”苏玉兰打断苏喜银的高谈阔论,拉着钱昱柔声问道:“阿昱,现在感觉怎么样?”

         “没事,别担心,”钱昱遥了遥头,“你先把饭带给娘,我和大哥卸家具。”

         苏玉兰上下看了钱昱一眼,确定没事方才提着饭进了大门。

         “嘿,这门楼就是不一样,比咱的柴门强多了。”苏喜银瞧了这大门不由的上前摸了摸。

         钱母听见儿媳的声音,便开了门。

         “娘,给您带了饭,还热乎呢!”苏玉兰说着便将饭递了上前。

         钱母闻言点了点头,“家具都搬过来了?”

         “嗯,我大哥借了辆牛车,帮着运过来了。”苏玉兰如实回道。

         钱母听见儿媳娘家来人了,怎么也不能失了礼道,回屋披了件外衣,取了些鸡蛋装进篮子里。

         “伯母。”苏喜银搬着家具进了二院,正稀罕的借着月光左看右看,便看见了钱母。

         “嗯,此番麻烦大侄子了。”钱母说着便若有若无的瞧着苏喜银搬的家具,那是啥啊,见都没见过。

         “不麻烦,不麻烦。”苏喜银笑着回钱母,随后回头问着不远处的钱昱,“妹夫,这个啥放哪?”

         “先放主屋吧。”钱昱放下沙发架子道。

         “不用,这个我屋里就不需要了。”钱母一听哪里肯要,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

         “娘,要的,这个是鞋柜,放在屋里门边上,这要到冬天了,我打算在地上铺两层羊毛皮,赤着脚就成,还暖和。钱昱笑着解释着。”

         “啥?”

         惊讶的不仅是钱母,还有苏玉兰和苏喜银。

         “羊毛皮不用花钱啊,这屋都铺上得费多少银子,瞎折腾,这东西我不要。”钱母心疼钱,哪里肯依。

         “是啊,阿昱,这份钱可以省下来的。”苏玉兰拉了拉钱昱的胳膊劝道。

         钱昱一听这话,现下也没继续说啥,来回将家具都搬了进来,凡事大周常见的都搬进主房,钱昱自己画心思的家具搬进了自己屋。

         “大侄子,把这鸡蛋带回去。”钱母提着篮子叫住要出二门的苏喜银。

         苏喜银推脱几下便也接了过去,由着妹妹妹婿将自己送到大门口?

         “大哥,路上慢点。”苏玉兰嘱咐着。

         “嗳!”苏喜银笑着应下,“你俩回去吧,天怪冷。”说罢扬起牛鞭,驶离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