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章 .96.95.
        时间仿佛静止了几秒,钱昱愣愣的瞧着苏玉兰,双眸中疑惑的神色很是明显,她家玉兰刚才还一副不留下亮子跟你没完的架势,怎地一瞬间就能理解了?

         “玉兰,你当真知晓?”钱昱轻声问道。

         苏玉兰闻言,笑而不语,抿了抿嘴走出厨房。

         钱昱只觉得那笑意下有无限深意,连忙追出去。

         回了屋的玉兰,将桌子上的棉衣拿起,放回柜子里。

         钱昱进屋,刚好看见这一幕,心放下的同时更加疑惑。

         “玉兰,那棉衣,不给那个娃娃了?”

         “我何时真要给了?”苏玉兰嗔了钱昱一眼,“我自己日夜绣的,费了不知多少心意,怎肯随意予人?再说,女子的针绣若是出现在外面,还不知要生出多少流言蜚语来。”

         “那你适才……”钱昱说着便愣了,瞧着侧身偷偷笑了一下的苏玉兰,“你是故意的?你,你何苦生出这般玩笑来急我,险些吓坏我了!”

         “谁叫你,早上不带着我嘞!”苏玉兰说罢也有些不好意思。

         钱昱闻言恍然大悟,走上前搂住苏玉兰的腰肢道:“好哇,你竟为了这,让我急的险些束手无策。你可知晓,你逼我留下亮子哭泣时,我有多无助。”

         “那会子可真急了?”苏玉兰抬手摸着钱昱的脸颊问道。

         “急,急的头上冒汗,你摸摸。”钱昱握着苏玉兰的手摸上自己的额头。

         苏玉兰一面心疼,一面埋怨道:“可还再敢留我一个在家中胡思乱想,你可知,自你早上出门,我便一直提着心,左盼右等,好容易把你等回来,连句解释都是在敷衍我。”

         钱昱闻言有些赧颜,“玉兰,我说带你出门却没有带你,是我的不是,再也不会有下次了。只是你想罚我,怎么罚都成,可,可也不能这样罚啊!”钱昱想起适才的感受便有些后怕。

         苏玉兰闻言嘴一撇道:“那我,我也想不出别的法子。亮子无父无母,又想留在店里,一开始我只是想帮帮他。可没想到你会拒绝,本来你拒绝就算了,可你偏在那说一堆道理,我见你那么急着解释,便与你闹一闹,反正,我心里正想罚你,正好。”

         钱昱闻言傻眼了,这罚的一点痕迹都没有,谈话间便让她火里水里走了一遭,她家玉兰道行比她都高啊!

         “玉兰。”钱昱哀叹一声,仿佛身上的丝都被抽干净了,“你罚我也不用装哭吧。”就是这一招让她妥协了。

         “我哪里装哭,我一想起你今早上走的那么潇洒,我就委屈,我一委屈就想哭。”苏玉兰瘪了瘪嘴道。

         钱昱闻言只觉得再次被雷劈了,“你不是为亮子的事哭啊?”

         “什么话啊,我虽同情他的遭遇,可他又不是我什么人,我为他哭的啥?大街上受苦受难的人多了去,各个可怜,我哭得过来嘛我?我哭还不是因为你,说话不算话,出门都不带我。”

         钱昱闻言动了动嘴道:“我,我这,不是怕你心疼吗,今天花了不少银子,你该心疼了。”

         “那得看你花在什么地方,你买铺子买材料要四十两,我不是立即就给你拿了吗?可这回,你要买壁炉,这么奢侈,打个炕不好吗?有了银子就乱花。”苏玉兰一肚子不满。

         “是,是,是,我不好,快别气了,下次买东西一定带你去,再说,我家媳妇那么会讲价,一定能省不少银子呢!”钱昱笑道。

         苏玉兰心中气早消,只是仍然别扭着,“哼,现在才来说好听的。”

         钱昱抬起刮了下苏玉兰的鼻头道:“玉兰,我知道错了,晚上,好好给你赔礼。”说罢凑上去亲了亲苏玉兰的脸颊。

         “想都别想!”苏玉兰抿了抿嘴,动动手指头,都知道钱昱晚上想做什么,脸一红推开挨着她的钱昱。

         钱昱此刻红着脸,笑道:“玉兰,今日的错我领了,你气可消了?”

         苏玉兰闻言靠进钱昱怀里,“其实,我今天也有过分的地方,阿昱,你莫要怪我。”

         “不怪,不怪,只是,日后莫在这样了,能吓死人的。”钱昱搂着苏玉兰道。

         苏玉兰瞧着钱昱一副余吓未了的样子便觉得好笑,随又道:“阿昱,你不留下亮子,自有你的道理,我适才逼迫你虽是玩闹,可亮子到底孤苦,你说要帮人家可要算话。”苏玉兰不再同钱昱别扭,说这番话倒是十分正经。

         “好,我心里有数,放心。”钱昱笑着应下,“好了,早上没带你出去,现在带你去店里好不好?你这个东家奶奶也该知道自家店什么样子才是。”

         “那是需要好好去瞧上一番呢。”苏玉兰笑着点头,她其实早就想去了呢,以前她不太喜欢做生意的,就算初嫁钱昱,她也只以为要和庄稼打一辈子交道,可是,她的阿昱想经商,渐渐的她也觉得经商没什么不好的,只要勤勤恳恳,安安乐乐过日子便好。

         钱昱见苏玉兰展露笑颜,心下也开心起来。

         “走吧,东家奶奶!”钱昱做了个请的动作。

         苏玉兰现状扬起嘴角,双手交握于右腰侧微微下蹲,行了一礼道:“不敢,不敢,还是东家先请。”

         钱昱笑出了声,别看玉兰平日规矩的很,开起玩笑来竟也不含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