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6章 .95.
        苏玉兰话刚出口,钱昱便笑了。

         “哪里有什么意思,给你省银子呀!”钱昱说罢见玉兰柳眉一敛张嘴像是要说什么,吓的连忙道:“玉兰,有娃娃在呢!”

         苏玉兰闻言侧头便见一小孩站在一旁,瞪着大眼瞧着她们,小脸被这冷风吹得红扑扑的。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苏玉兰见小孩穿的单薄,衣服脏脏的,不禁疑惑的看向钱昱。

         “这孩子是驾车的,我雇了马车回来的。”钱昱说罢转身进了二院,她的手上都是灰,得洗一洗才成。

         “你叫什么名字啊?”苏玉兰走近小孩,微微弯腰问道。

         “夫人好,我叫亮子。”小孩说罢朝苏玉兰一笑,他就觉得眼前的夫人很好,身上有与生俱来的和善气。

         “亮子?姓什么呢?”苏玉兰替小孩拿下肩膀上的树叶问道。

         “我不知道,我从小在马帮里长大,没有爹娘,后来马帮散了,我一个人没有去处,就到刘东家那里找了个活,拉了两年车。”亮子说罢低下了头,拉车不怎么好拉,碰上不讲理的人不给钱还踹你几脚。

         苏玉兰瞧着眼前的亮子,和她弟弟差不多的年纪,心下一软道:“亮子,跟我进来吧,外面冷。”苏玉兰说罢便迈进院落,见亮子搓着手站在那,不禁问道:“怎么了?”

         “夫人,我就不进去了,我该走了。”亮子右脚在地上擦了擦道。

         “这般急做什么,我这刚做好饭,进来吃完再走不迟。”苏玉兰知道替人驾车不容易,连吃饭都是个问题,上前牵起亮子的手进了里院。

         亮子有些惊诧,这位夫人竟不嫌他,他的手有些脏呢,还有,夫人的手好暖。

         “咦?你咋还没走,银子不是给你了吗?”洗完手的钱昱见到亮子不禁一愣。

         亮子闻言局促的抬头看向苏玉兰。

         “人家孩子把你送回来,不得留人吃顿饭啊。”苏玉兰横了钱昱一眼,随又笑着对亮子道:“亮子,你先坐那,饭一会上来。”

         钱昱无奈的瞧着从身边走过的苏玉兰,这无端就被娘子瞪了算怎么回事,钱昱微叹一声走到桌前,撩袍坐下,瞧着眼门边的小孩,也不说话。

         亮子被他瞧着发毛,先前他觉得这位公子好说话,可他现在竟有几丝怕意,这位公子想做啥?

         钱昱盯着亮子,只觉得这娃娃不简单,只一面,竟让她家玉兰留下吃饭。

         少时,苏玉兰将米饭端到桌上,见钱昱大爷一般坐在那,而亮子局促的站在门边,不由拿筷子敲了下钱昱的肩膀。

         钱昱回头,不解的看向苏玉兰。

         苏玉兰嗔了钱昱一眼,责怪之意很是明显,随又走到门边看着亮子道:“亮子,快过去坐下吧,开饭了。”

         亮子闻言偏头瞧了眼钱昱,目光相撞又迅速低下。

         苏玉兰见状,回头瞪向钱昱,“阿昱,还不快让人家孩子进去吃饭。”

         钱昱闻言转过身去叹道:“亮子是吧,过来吃饭!”

         亮子闻言内心惊讶不已,这位公子竟然很听夫人的话,初来人家,亮子唯唯诺诺走到桌前坐下。

         “阿昱,过来帮我端菜!”苏玉兰说罢从钱昱身边走过。

         钱昱知苏玉兰在埋怨自己,也知道玉兰心善动了恻隐之心,听得玉兰吩咐,立马起身过去帮忙。

         “玉兰。”钱昱笑着走近。

         “别叫我!”苏玉兰端着菜,“亮子还是个孩子,你对人家能不能和善些?”

         “我怎地他了?我给了他不知几倍的车钱,还不够和善的?”钱昱瞧着苏玉兰,内心实在不知玉兰为了个外人跟她较什么真。

         “有钱了不起啊!”苏玉兰并不买钱昱的账,端着菜便走了出去。

         钱昱愣在原地,她是真不知玉兰有此等脾气,端起灶台的菜也出了厨房里间。

         “吃吧,亮子!”苏玉兰给亮子盛了一大碗米饭,随后瞥了眼端坐的钱昱,道:“吃吧,娘在屋里吃过了。”

         “哦!”钱昱应声,拿起筷子。

         “亮子,多吃些。”苏玉兰见亮子只吃米饭,便挑了菜放在亮子碗里,“这冬天马上就到了,在外跑多冷。”

         “是啊,我们那好多孩子都不干了,我也想找个别的活,可是……”亮子瞧了眼钱昱,“可是公子不收我!”

         钱昱闻言险些噎着,吞下饭放下碗筷道:“我吃饱了。”说罢便起身走了出去,此时不走更待何时,以玉兰那性子,铁定要让她收下亮子。

         “亮子,你先吃,她那我去给你说。”苏玉兰说罢也起了身。

         “谢谢夫人。”亮子也站起来,给苏玉兰鞠了一躬。

         苏玉兰追出厨房,便见钱昱急急的往屋里走,便跟了上前。

         “玉兰。”钱昱见苏玉兰进屋,晒然一笑。

         “阿昱,你吃饱了?”苏玉兰走近问道。

         哪里吃饱了,无非吓的抽身出来。

         钱昱笑了笑,也不出声。

         “阿昱,亮子既有心去店里,你为何不收下他,一个孩子孤零零的。”苏玉兰坐在钱昱身侧道。

         “玉兰。”钱昱握着苏玉兰的手,“不是我没有恻隐之心,我也怜他孤苦,可是,店里现下实在不缺人,我总不能因着他无依无靠就留下他吧?”

         “店里怎地不缺人?现在店里就你一个,留下亮子帮你不好吗?”苏玉兰质问道。

         “玉兰,店里我早已雇了人,真的满员了。再说咱们和亮子仅一面之缘,你怎地就断定他是好人?”钱昱叹了口气道。

         “哼,我看你就是铁石心肠。一个孩子倒让你论起好人坏人来了。”苏玉兰说着便起身,从柜子翻出一件棉衣。

         “玉兰,你这是?”钱昱站起来走近问道。

         “我的心可没你那么硬,你既不留他,那我把这棉衣给他。”苏玉兰说着便要出去。

         “玉兰。”钱昱拉住玉兰,这件玉兰给她新做的棉衣她还未穿过,因着太过喜欢一直小心翼翼放在柜子里头,这下见玉兰要送人,急道:“玉兰,我的衣服,那孩子怎地穿得了,这衣服对亮子来说未免大了些。”

         “那也比没有的强,只要能御寒,管它大还是小呢!”苏玉兰挣脱几下没挣开钱昱的手,转头瞪向钱昱。

         钱昱见状无奈道:“玉兰,他没有棉衣穿总不是我的错吧,也不是我害他孤苦无依,你总对我瞪眼做啥?”

         苏玉兰闻言愣了愣,随后嘴一撇道:“谁叫你不留下他?”

         “不留下他,你就该这般待我啊?为了一个外人跟我吵,值当吗?”钱昱松开手问道。

         “怎么说都是你有理,我说不过你,你就是欺负我没读过书。”玉兰说罢觉得委屈,就近坐下,背对着钱昱,也不出声。

         钱昱一听这话,连连摆手道:“哪个欺负你来?”说罢便听见抽泣声,绕道前面一看,玉兰哭了,心一疼想去抹玉兰的眼泪。

         苏玉兰推开钱昱的手,抹去眼泪,也不搭理钱昱。

         “好,好,好,我出去问问他,快别哭了。”钱昱见苏玉兰妥协道。

         “真的?”苏玉兰闻言看向钱昱。

         “是真的,但是玉兰,他若真不合适,你不能强让我留。”钱昱凑近亲了亲玉兰的眼角。

         苏玉兰一听这话,只觉得上当受骗,推开钱昱恨恨道:“你个骗子,合不合适还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到时候你说不合适,我还能怎么着?你个大奸商。”

         “玉兰。”钱昱闻言有种想哭的节奏,强行抱住苏玉兰道:“玉兰,你听我说,我保证不存私心,若是他不合适,我给他找个合适的,保证比驾车有前途,可好?”

         苏玉兰闻言抿了抿嘴,她也就是可怜亮子无父无母在外受罪,也不是非要留在自家店里,想了一会点了头:“好。”

         钱昱闻言舒了一口气,玉兰泛起执拗来,可真不好哄回来。

         在苏玉兰的催促下,钱昱牵着苏玉兰出屋进了厨房。

         “亮子,吃饱没有?”钱昱坐下重新端起碗筷。

         “吃饱了,谢谢公子,谢谢夫人。”亮子道谢,一双眼饱含期待的看着他们。

         “不谢。”苏玉兰含笑道。

         “亮子,读过什么书?”钱昱吃了一口菜问道。

         “没,没读过,我,不认字。”亮子有些不自在了。

         “那,可会打算盘?”钱昱瞧着亮子。

         “不,不会。”亮子摇了摇头,“可,我会驾车,阿黄可听我话了。”

         钱昱微微一叹,瞧了瞧苏玉兰,便一声不吭的扒着碗里的饭。

         苏玉兰在桌下踢了钱昱几脚,钱昱稳坐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亮子,待会你再捎我一路可好?”钱昱吃完饭放下碗筷问道。

         “好,公子去哪里?”亮子以为自己有戏,眼睛都亮了。

         钱昱见状心里有些不忍。

         “还是适才的店里。”钱昱斟酌半晌又道:“亮子,我知道你想进我店里,可我的店刚开张,能不能做起来都是未知数,实在不宜多招人,不过,我会给你打听,一个月以内给你找个新活,怎么样?”

         “谢谢公子。”亮子闻言眼眸暗了下来,动了动嘴向钱昱道谢。

         苏玉兰再怎么想帮亮子,现在也说不得什么,总不能因为可怜一个孩子就不管不顾的去逼自己的丈夫吧,逼坏了她要心疼的。

         “那,亮子,你先去把系在门口桩子上的马调个头,我们一会就出去。”钱昱站起身来到。

         亮子闻言转身出了厨房。

         “玉兰,不是我不用他,眼下实在没有合适的,我……”钱昱急着解释。

         苏玉兰抬起右手,食指轻轻放在钱昱嘴上,“阿昱,我知晓。”从钱昱问亮子读书那开始,她就知道了,不是自家阿昱故意不留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