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5|第一百三十五章
        天堑国,苦寒之地,千里冰封,城墙内外北风夹杂着冰花席卷而来。

         城内客栈,钱昱临窗而坐,支着下巴望着窗外出神。

         异国他乡,又恰逢年过三十,孤孤单单,冷冷清清,此时谁又能不想家?

         “唉!”钱昱微微一叹,拿起茶壶重新沏了一杯茶,端在手里辗转多次才低头饮了一口。

         “碰,碰,碰!”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钱昱抬头看向门外。

         吱呀一声,门开了,来人急匆匆走近。

         “东家,郭秀才他们在一楼饮酒,请东家去同乐。”来人说罢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道:“大过年的,太冷清总觉得怪怪的,请东家移步下楼,大家伙闹腾闹腾,好歹也有个年味。”

         “如此你先去,我随后来。”钱昱闻言放下茶杯,“告诉客栈,今日加餐,大家想吃什么可尽点。”

         “诶,那东家,我们就在楼下候您大驾了。”伙计说罢转身匆匆出了房屋,脚步甚是轻快。

         人走后,钱昱将桌上的帕子收进袖里,起身从架上取了大氅往楼下去。今日她才真正体会到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滋味,她想玉兰,又想女儿,小家伙现在也有八个多月了,可惜她不曾看到女儿点点滴滴的变化,遗憾是难免的,她选了货通天下,就该承受为此带来的所有遗憾。

         而此时,钱家小院也没有过年该有的气氛,两个月前赵氏下葬,因而过年不曾张灯结彩,不曾请戏子搭台唱戏,婆媳二人坐在一处吃着还算丰盛的年饭。

         “今年这个年不得劲啊。”钱母放下筷子微微一叹,随后看向玉兰怀里的小孙女,才有笑颜道:“好在还有乖孙在,来,奶奶抱。”

         苏玉兰见婆婆伸了手,便站起来将女儿抱了过去,小家伙眉开眼笑的,倒也跟钱母,躲在钱母怀里不曾闹腾。

         “明天回娘家得多穿些了,眼巴前这几天大寒,乡下比不得咱屋里有壁炉。”钱母抱着乖孙看向儿媳又接着道:“给小包儿也多带几件衣裳,口水巾也得多带,不然这大冷天流口水孩子遭罪。”

         “娘,儿媳省的,娘放心。”苏玉兰说罢端着捣碎了肉末凑近,一勺一勺喂着女儿。

         “恩,给亲家带的过年礼别落了什么,明天可要一一检查好。”钱母说着重重叹了一口气,“明天按礼数,阿昱该去拜见泰山泰水的,如今委屈你和小包儿独自去了,亲家面前还得请他们担待一二,待阿昱回来,再去请安赔不是。”

         苏玉兰听言心中多少苦涩,毕竟半年多不曾见到那人,夜里每逢狂风大作,她总是担心那人是否睡得安稳可否平安;每逢闲下来时,总是止不住的担心那人是否受冷挨饿,她止不住的担惊受怕,生怕那人遗失在天涯。

         “明日,娘与我们同去吧,过年紫鹃她们都不在,儿媳总不放心。”苏玉兰抬头瞧着钱母,明天她和包子走了,就只剩婆婆一人了。

         “我一个老婆子有啥不放心的,明儿个你和小包儿放心去,你大嫂和水泞小丫头明儿个准来给我拜年。”钱母说到此脸上倒有笑容了,年级大了就喜欢孩子,再者水泞丫头确实可人疼,她也早把水泞当做自己的孙女一般看待。

         苏玉兰闻言知婆婆不肯,便也不再提。

         “啊!”苏玉兰突然叫了起来,钱母低头一看,小乖孙正咬着儿媳的手,便拍打着哄道:“乖孙孙啊,快松口。”

         小家伙长牙了,很痒很难受,最近不是咬娘亲的手,就是趴在娘亲身上,捧着娘亲的脸咬,有时候咬的玉兰疼的发紧,又舍不得推开女儿,最近手背上也被咬的青一块紫一块。

         小包儿嘴里舒服些便松了口,歪头看了看娘亲,见娘亲含笑很温和的样子,便咧着嘴对娘亲笑,笑呵呵的。

         “你还笑,看把你娘手背咬的。”钱母笑着往上抱了抱孙女,对儿媳道:“这个年纪长牙,孩子难受,不行你备个牙柄或者晾硬了咬不动的饼,不然再过些日子牙长齐了,咬得越发狠了,你也会受不住的。”

         苏玉兰点头应下,最初要长小牙时,咬得不是很疼,最近她的确疼的受不住了。

         此刻,天堑国的客栈里,众人闹腾一阵便长久沉默,大年三十谁不想守着父母妻儿,此刻都有些想家了。

         钱昱被灌了些许酒,有些上头,头昏的紧,艰难地站起来道:“今儿个年三十,钱昱回敬诸位一杯,这大半年大家辛苦了。待风浪小了,咱们启程回家!”

         众人闻言双眸中有了神情,纷纷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陶清在一旁听得此言嘴唇动了动,到底没说什么!

         钱昱饮尽杯中之久,便借醉离开,颤颤巍巍推开房门,快走几步倒在床上,她久不饮酒,今日的确被灌的猛了,有些昏昏沉沉,倒床不久后便睡了过去。

         陶清见众人又沉浸在马上要回家的喜悦中,便悄悄起身,走到钱昱房前敲了敲门,侧耳听不见里面任何声响,微微一叹转身便要离去,刚走两步便又停住,回身推开房门。

         陶清往里走了几步,见钱昱就那般和衣斜躺在床上,连被子都不曾盖,微微敛眉走上去,弯腰替钱昱去了鞋子,扯过被子盖上。随后坐在床边瞧着钱昱,可能醉酒的厉害,熟睡的钱昱紧紧皱着双眉,好似很难受一般。

         “不胜酒力还饮那么多。”陶清轻轻一叹,弯腰上前,抬起纤纤细指磨平了钱昱眉宇之处,近距离盯着钱昱瞧了一会,轻语道:“为什么你为女子却那么早娶妻,若是迟上一两年......”陶清面露苦恼之色,本以为那日知晓钱昱是女子之后便坦然相待,可,可心里那种感觉为何不曾散去,反而更浓?

         “小姐!”小敏在一楼寻不到自家小姐,便上了楼,见钱东家的房门开着,便试着走进来,可不曾想自家小姐竟守在钱东家床前。

         陶清闻言脸上染了红晕,她一闺阁女子守在男子床前确实不妥。

         “我们也回房吧!”陶清说着便起身带着贴身丫鬟小敏走了出去。

         “小姐可是心仪钱东家?”小敏忍了一会,没忍住问道。

         陶清坐在自己床前出神道:“心仪又如何,迟了,如今她有妻有女。”

         “小姐这样想便是万幸,钱东家有家室了,小姐嫁过去岂不是太委屈了。”小敏生怕自家小姐去给人做小,自家小姐那么高傲的人,真做小又岂能欢乐?

         陶清闻言无力的靠在床上,她是不愿同另一个人分享心爱之人,可那人至情至性,铁定不会停妻再娶的。

         “小敏,这是我第一次动心,我第一次,这样的在乎一个人。”陶清说着便闭了眼。

         “小姐。”小敏头一回见自家小姐这般痛苦,随后便故作欢乐道:“小姐何须苦恼,小姐品貌第一,还怕比不过一个乡村女子吗?”

         陶清闻言虚弱的摇了摇头道:“那乡村女子与她是贫时夫妻,感情深厚。再者若她狠心抛弃糟糠,便不值得我心悦于她了。”

         小敏闻言微微一叹,既心悦钱东家,又不愿与人同侍一夫,更不想人抛弃糟糠,这不明摆着把自己的路都堵死了吗?猛地,小敏突然捂着嘴,还有一条,那就是那个乡村女子突然死了,可,可这种缺德丧良心的话她可不能说。

         夜深人静,钱昱难受的翻了身,脸颊蹭了蹭被子,嘴里嘟囔一句玉兰便又睡了过去。

         而此刻,钱家宅院西厢房却燃着灯。

         屋里,苏玉兰小心看护在床上玩的不亦乐乎的女儿。

         “宝宝,夜深了,睡吧!”苏玉兰有些撑不住了,眼皮有些沉重。

         小包子哪里听得明白,兴奋的小人撅着屁股,小脚紧蹬,想要站起来了,可试了几次都屁股着地,饶是这样,小家伙还是笑呵呵的,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奇事,乐此不彼的反复试了。

         “来,娘亲帮你!”苏玉兰双眸透着浓浓的母爱,两手握着女儿的小手扶起女儿。

         小家伙笑呵呵的投进娘亲怀抱,伸出小手摸了摸娘亲的脸颊。

         “宝宝,明天一早要去外婆家呢,和娘亲睡吧!”苏玉兰生怕再熬下去,小家伙明天一早起不来,便抱着女儿站起来,吹灭了灯,抱着女儿在漆黑的屋里走来走去,轻哄女儿入睡。

         可小家伙今儿个太过兴奋,苏玉兰哄了半晌就是不睡,苏玉兰无奈又燃了灯,把女儿放到床上。

         小包子笑呵呵的仰躺在床上,微微侧过脸颊蹭着被子,苏玉兰见状眼中有了笑意,这个懒洋洋的劲倒和钱昱一模一样。

         小包子笑呵呵的翻了个身,头钻进被子里,不一会又从被子另一边悄悄探出头,眉眼眯眯地歪头看向自己的娘亲:“诶?”

         小语调上扬,好似在和玉兰躲猫猫,那逗人的小模样惹得苏玉兰弯腰凑近女儿一连亲了几口。

         “好了,明日娘亲再陪你耍,现在真的要睡了。”苏玉兰抱起女儿,走到灯前道:“呐,娘亲要吹灯了,灯灭了宝宝就要睡了。”说罢苏玉兰弯腰将灯吹灭。

         小家伙胳膊紧紧搂着娘亲的脖子,苏玉兰抱着女儿在地上来回踱步清唱着童谣。

         夜深深,小包子在娘亲轻哼的歌声中进入梦乡。苏玉兰小心的将女儿放在床里,轻轻的去了女儿的外衣后小心翼翼躺在女儿身侧,此刻她才有闲暇思念起钱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