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4|134
        骤雪初霁,冬日里的太阳显得格外地耀眼。雪后的景致壮丽无比,天地之间浑然一色,只能看见一片银白。那皑皑白雪装饰着整个庐陵城,琼枝玉叶,粉装玉砌,皓然一色,真是一派瑞雪丰年的景象。

         临近过年,家家户户都开始准备年货,外出的人也陆陆续续回家。

         这日,苏玉兰的娘和妹妹提着红薯和一些农作物来了,家里多了人,钱母很是高兴,让晴雯请进屋里头。壁炉燃烧着,屋里头暖洋洋的,桌子上尽是糕点美食。

         两位老人在榻上手拉手说着家长里短,李淑娴则和苏玉荷围绕在六个月大的宝宝身边,宝宝咿咿呀呀,谁都不明白她在说着什么。

         苏玉兰坐在一旁回应着长辈的话,偶尔回头看下女儿,三个月的时候,女儿可以自己翻身了,需要大人们好好看护了。

         记得女儿第一次翻身的时候,那小腿用力的往后蹬,用力的小表情她现在还记得清楚,翻过身后夹在身下的手,还知道费力的拿出来,点点滴滴,既喜且悲,女儿所有的新变化,钱昱都不曾亲眼看到过。

         “啊呀,呀,呀~”小女儿躺在小床上咿咿呀呀。

         “啊呀,宝宝你这是没吃饱啊?”苏玉荷对着小包子笑道。

         “啊,啊,嗯呀~”

         “哈哈哈,赶话了啊。”众人笑了,都知道宝宝不会说,就是那一句咿咿呀呀赶了话茬,可即便知道,众人仍然因为最末那句嗯呀开心不已。

         苏玉兰不禁起身,走到小床边,含笑看着女儿。

         “哦,你饿了,奶娘没喂饱你呀~”李淑娴摸了摸宝宝的肚子,笑着对宝宝说话。

         “亲家,今年过年便去我家过吧,昱哥儿又回不来,你们在家也怪冷清的。”苏母回过头,朝着钱母道。

         “是啊,阿昱一走五个月了,家里是冷清了些。咱们这些老人,盼就盼个团圆,盼个儿孙满堂。”钱母说着叹息一声又道:“只是今年太冷,包子还小,万一冷着了,小小的身子如何受得住啊!”钱母终是觉得去苏家过年有诸多不妥之处。

         此刻被念叨的钱昱,却在冰冷的海水里拥着陶清拼命的往船边游,此刻的她冷的有些僵硬,冰冷的海水让她有些受不住了。

         本来今日他们打算去比丘国,没成想刚行驶不久,北国便狂风骤起,船偏离了路线,众人慌乱中,陶清被风顶下了船。钱昱见状当即便纵身跳了下去,在冰冷刺骨的海水中寻到陶清,单手划着,顶风咬牙前行,眼看要到船边,狂风一起,又拉开了距离。

         伙计们此刻也纷纷跳了下来,他们用绳子系在船上,一个接着一个往钱昱这边游,伙计们接过陶少东家,扯着绳子一起往船边游去。

         上了船,钱昱吩咐人往回划,这个鬼天气实在不能继续走了。一转身见陶清被其丫鬟扶进船舱,便也匆匆走进自己的小船舱,厚重的棉衣被海水浸湿了,寒风一起,倍觉寒冷,钱昱进了船舱仍止不住的打颤。

         钱昱迅速脱下湿透的棉衣,换上深蓝色的棉袍,脱了鞋,换上干净的袜子。随后坐在船板上,自己给自己倒了杯热茶,她料到陶清一会必来。

         商道从来多艰险,谁也料不到什么时候就遇到生命危险。出海五个月钱昱尝透了什么是苦,经商苦到有时候想躲起来哭一场,苦到咬牙也得挺住往前走。

         未到天堑国之前,他们每天只喝几滴水,嘴唇干的都皴裂了,很多人最后难受极了,只能拿着干馒头泡着海水吃。

         直到踏上天堑国的码头,他们的膳食才渐渐改善。

         陶清换了衣服,裹着锦衣大氅,呆呆地坐着,最后腾的站起来,往钱昱的船舱走去。

         “钱东家。”陶清在船舱外轻轻喊道。

         钱昱闻言站了起来,笑道:“陶小姐,快请进。”

         “陶清此来谢过钱东家救命之恩。”陶清面无表情,微微施礼。

         “此乃众人之力,况出门在外理应互相照应。”钱昱虚扶一把道。

         陶清闻言朝四周瞧了一眼,见众人都在合力划船,便压低声音道:“想不到世上竟有钱东家这般的女子,倒让陶清吃了一惊!”

         钱昱听罢笑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钱昱女扮男装不算什么。”

         陶清惊讶,钱昱竟坦然承认,随后蓦地想到什么,便问道:“这样说,你家中妻女都是幌子?为了向世人掩盖身份?”

         “我妻我女怎地就成幌子了?我爱我妻,我妻恋我,乃是真夫妻。”钱昱坦然,“至于小女,陶小姐去过女儿国,当知女儿亦是我亲生。”

         陶清无意比知晓钱昱身份还震惊,她从不知两个女子也可做夫妻。

         “钱东家如此坦诚,就不怕陶清泄露出去了?”陶清紧紧盯着钱昱的双眸。

         “你不会,不然适才也不会张望四周。况以小姐为人,定不屑如此。”钱昱心中丝毫不担心,毕竟商品如人品。

         陶清定定的瞧着钱昱,她不否认钱昱看人很准,她确实不曾想过将此事传扬出去。

         “钱东家是陶清的救命恩人,对恩人陶清只会涌泉相报。”陶清说罢微施一礼,转身退去。

         钱昱在陶清走后,关了舱门,拿出一方天蓝色的帕子,这方帕子还是在尚河村时同玉兰那得来得,她一直放在贴近心口的位置。在天堑国那一个多月,她能感觉到陶清的亲近,面对这样的亲近她只能把它扼杀在摇篮里,最好的法子便是坦然女子身份。

         船舱外狂风大作,呜呜作响。在众人合力之下,船重新靠在了天堑国的码头,北国寒风更甚,伙计们纷纷抄着手取暖。

         钱昱让伙计们缓了缓,待暖和一些,便让人把从天堑国收来的各种毛皮以及肉干卸下,搬进驿馆,待天朗气清再启程。

         此刻的钱宅因为小包子的存在多了欢声笑语。

         苏玉兰见众人大乐,自己的心情也好了很多。

         今晨起来她环顾屋里愣了好一会。现如今她梳妆台上摆放着各种发钗,各种玉镯,柜子里整齐的叠着各种绫罗绸缎,一年应季的罗裙。这些都是钱昱辛苦赚回来的,按理她不该有怨言。

         可近来她似是有些厌倦这些象征富贵的东西。她的阿昱经商在外,离开她和女儿已然五个月,换回了戴不完的头饰,穿不完的锦衣,可纵然有这些,她戴与谁看,穿与谁看?

         夜里,衾不暖。午夜梦回,有的也只是思念。

         “哇,来,啊来。”小包子突然哭了起来,嘴里发着来这个音,六个月了,众人都明白,这是饿了。

         “哦,来了,来了,已经去叫奶娘了,宝宝乖。”李淑娴将小包子抱起来哄着。

         苏玉兰回神,看向女儿的眼神带着母爱的温柔,自从钱昱走后,她便把女儿的变化一一写下,想着留给钱昱回来看。此刻的她很庆幸身边还有女儿,不然,她当真不知如何熬过一年。

         “宝宝,六个月,不能再吃小手了。”钱母在一旁疼爱的拉着孙女的小手道。

         “娘,快晌午了,咱们大人也吃饭吧。”苏玉兰见奶娘来了,便对钱母说道。

         钱母闻言点头,玩闹一上午,是有些乏了,吃了饭小坐片刻也该休息休息了了。

         钱母张罗了一桌饭菜,众人坐下吃了一会,便听见外面叫门的声音。

         紫鹃出去开了大门,见是东家的四叔公便给请了进去。

         “昱哥儿她娘啊!”四叔公进了屋,语气有些急。

         “他四叔公来了,快请坐,我们正要吃饭,您正好一起。”钱母连忙起身笑道。

         四叔公摆了摆手,神情有些疲惫道:“我就不坐了,昱哥儿她娘,家里出大事了,咱们钱家也出了猪狗不如的畜生啊。”四叔公说着身子微微颤了颤,气道:“今儿个赌场要债的把东承家的门砸了,我带着几个族里人赶到,看到里面的场景吓了一跳。家里四壁空空不说,最里头的屋里,昱哥儿的奶奶被绑在椅子上,我上前探了探鼻息,已经没气了。”

         钱母闻言惊的站了起来,急道:“谁做的?那昊哥儿他们人呢?”

         “事后,村里头有人说,有天夜里隐约看到昊哥儿他们往村口去,当时也没多想。现在村里没人不骂他们父子的,为了躲债做出这样的事,该天打雷劈。还有人说,他们父子要出去躲债,向老太太要私房钱,老太太不给,他们便把老太太给绑了,寻出私房钱逃了。总之现在村里人七嘴八舌,说什么的都有。”四叔公说罢重重叹了口气。

         苏玉兰震惊之余,猛的想起,这个月昊哥儿没有来送柴禾。

         钱母愣了好一会方破口大骂,“那群挨千刀的,亲娘亲奶奶都下的了手,简直不得好死。”

         四叔公闻言更是气愤,想起来的目的,便叹道:“我和族里人寻思,这事总该让你们知道。如今老太太就剩昱哥儿一个孙子了,现在又不在家,这老太太的丧事怎么办理?没人披麻戴孝,人好笑咱们钱家无人不懂礼数了。”

         “昱哥出海走了五个月,眼巴前是回不来了。又不能让我和玉兰捧灵位,依我看,在族里挑个稳重的代阿昱,四叔公觉得可行?”钱母提议道。

         四叔公点头道:“也只得如此了,回去我让人挑个日子,这丧事还是早办的好。”

         “那这事就仰仗您了。”钱母本以为婆婆走的那天她不会有感触,可现在她还是有些可怜这个老人。

         四叔公摆了摆走,谈妥了便匆匆离去。

         一家人神情焉焉,吃饭的心情也没了,匆匆吃了几口,苏母便带着女儿苏玉荷走了,苏玉兰则抱着女儿回了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