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1|141
        傍晚,落日西斜,山上的人陆陆续续下山。

         钱昱抱着一身是泥的女儿走在一家人最后头。

         “啊~~”小家伙未尽兴,一路上两旁的野草也兴致勃勃。

         “不玩啦,宝宝,天晚了,花儿草儿都需要睡觉了。”钱昱把着宝宝乱动的小手。

         “啊~”小家伙轻轻叫了一声,将小脸埋件钱昱怀里,睁着水汪汪的眼睛,一路上竟老老实实的。

         走到家,苏母开了家门。

         几只小鸡一拥上来,叽叽的叫着,显然是饿极了。

         苏母挥着手赶着,几只小鸡煽动着翅膀。

         “咦咯咯咯~”本来安静的小宝宝,蹭的抬起小脑袋,一双小眼炯炯有神,小手指着一群小鸡,笑的小身子一颤一颤的,随后看向自家娘亲,指着小鸡,“啊~”

         “嗯,是小鸡,宝宝喜欢它们吗?”苏玉兰眉眼处尽显母爱,从钱昱手里接过宝宝,放在地上。

         小宝宝迈着小腿,伸着小手,或许是想抚摸一下小鸡,怎奈,她一走近,小鸡纷纷躲远。

         “咯咯咯~”小家伙瞬间笑了,笑的口水都留了出来,许是发现了好玩的事情,乐此不彼,迈着小腿靠近小鸡,每次小鸡惊慌失措的跑开,小家伙就要笑上一阵,还不忘给自己的娘亲指一指那群乱窜的小鸡。

         小鸡们许是发现眼前这豆大小的孩子没有恶意,竟有几只小鸡绕着宝宝转。小家伙此刻倒有些惊慌,原地转圈的看着绕着她转的小鸡,渐渐的有些怕意,想迈步离开这个圈圈,又因为小鸡挡着走不开,不由的一脸惊慌的朝旁边满脸笑意的爹爹伸出小胳膊,踮起小脚,有些急地:“啊,啊啊~”

         钱昱见状笑呵呵的弯腰将宝宝抱了起来。

         “没事,没事,它们喜欢宝宝呢!”钱昱笑着安抚怀里的小人,“它们饿了,宝宝和爹爹一起给她们喂食吃,好不好?”

         “好什么呀,这一身泥!”苏玉兰笑着走近,“宝宝,和娘亲洗香香去吧。”

         小家伙闻言看向苏玉兰,小脑袋晃的厉害,嘴里发出嗯~的音。

         “不洗啊?你看身上的泥,不洗香香脏不脏啊?”苏玉兰作势要抱宝宝。

         宝宝见状将娘亲的手拨拉开,指着地上的小鸡,很真诚的看向娘亲,“啊~”

         “那娘亲先去烧水,你和爹爹喂完小鸡要来洗香香!”苏玉兰说罢挽着袖子进了厨房。

         钱昱眉眼尽是笑意,看着自家的大宝宝,倾身狠狠的亲了一口。随后抱着宝宝去寻了野菜丢给小鸡吃。小宝宝见小鸡吃的这般欢,竟抬起小手要往嘴里塞。

         “,这是给鸡吃的,宝宝吃不得。”钱昱笑着摇头。

         小宝宝瞧着自家爹爹,也摇头,摇的力度有些大,摇后竟是一付呆呆的表情,想是摇晕了头,喜的钱昱将宝宝高高举起,笑呵呵地仰头看着宝宝。

         苏玉兰出来一小会,含笑看着眼前的一切,待水好了,便走了过去。

         “玩好了吗?”苏玉兰蹲下问着宝宝。

         宝宝蹲在一旁小手捏着野菜,盯着小鸡摇了摇头。

         “宝宝去洗香香,可以玩水的,娘亲会给宝宝找个小竹筒。”苏玉兰站在一旁诱哄道。

         话音一落,宝宝扔了手里的野菜,站起来投进苏玉兰怀抱,小手拍了拍苏玉兰的肩膀。

         苏玉兰哭笑不得,继续逗道:“可是娘亲有些不开心,娘亲唤了宝宝好几次呢!”

         宝宝闻言仔细看着娘亲的脸,好像在验证是否真的不开心一样,见娘亲憋着嘴,小手便附上娘亲的脸颊,慢慢靠近,将小脑袋抵在苏玉兰的额头上。

         苏玉兰笑了,宝宝一岁多,虽不能言语,但好在可以听懂大人的话,只是这个时候了竟不会开口唤爹唤娘。

         “你个小人精,真真疼到娘心坎里去了。”苏玉兰说着抱起宝宝,“阿昱,水在厨房,你提进房里来。”

         “嗳!”钱昱笑呵呵应着。

         此时,苏家陆陆续续进来一些平日交好的邻居,妇人们也都挽着袖子忙活今日的晚饭。

         洗的香香的宝宝蹲在水盆里用竹筒玩着水,从一个盆里倒进另一个盆。而钱昱坐在一旁洗着脚。

         “阿昱,你和宝宝的衣服我放炕上了,今天来了许多邻里,我出去帮娘张罗。”苏玉兰说着系好丝带,穿着以前在娘家时穿的粗布衣裙走到门边不放心的又嘱咐道:“玩一会儿便给宝宝把衣服穿上吧,虽然天渐暖,可傍晚到底有些凉。”

         “知道了,你去吧!”钱昱说罢赶紧拿起擦脚布擦了擦脚。

         苏玉兰嘱咐完开门走了出去。

         等钱昱穿戴完毕,抱着跟玉雕琢般的宝宝走出房门时,便愣住了,来的邻里真多,还时不时有人端着菜从外面进来,想是在自家做好了端来的。

         “这便是钱东家吧,快来入座吧!”穿的相对得体的男子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按辈分,这是你大表姑家的表姐夫。”苏老爹笑眯眯的介绍着。

         “表姐夫。”钱昱点头示意,算上见了礼,“宝宝想娘,我先抱她去找兰姑,随后便来。”说罢抱着宝宝去了厨房。

         入眼处,便是苏玉兰围着围裙低头切着菜,走近仔细一瞧,钱昱摇头咋舌,这般久了,这个女人的刀工还是这样的了得,土豆切的又快不说,切的大小十分均匀。

         “啊?”宝宝在钱昱怀里动了动。

         苏玉兰回头一笑,从旁边的盘子里取了切好的胡萝卜块递给宝宝,宝宝伸出小手捏着就往嘴里放。

         苏玉兰低头亲了亲宝宝的小脸颊道:“娘知道宝宝饿了,饭已经好了,只是太烫了,阿婆给宝宝凉一凉就可以吃了。”

         “外面开饭了吗?”苏玉兰给钱昱理了理衣领问道。

         “嗯,都已经上席了。”钱昱点点头,趁着众人在忙,脸一侧亲了木兰一下。

         木兰轻咬丹唇,嗔了钱昱一眼,从钱昱怀里接过宝宝道:“宝宝交给我吧,你入席去吧,免得爹让大哥来唤。”

         “嗯,只是你们在哪吃啊?”钱昱环顾厨房,已然没有下脚地。

         “去爹娘屋里头,你放心吧。”苏玉兰抱着宝宝催促钱昱快去入席,钱昱只得出了厨房。

         席上,起先还静静的吃饭,在那表姐夫敬了一杯酒后,众人见钱昱始终温和,便也都大胆敬起酒,因钱昱确实高兴,难免来者不拒。

         月上柳稍时,妇人们都已经吃好了,外面的人却还在敬酒中,因而也不敢走,只得坐在一处聊着天。

         “大娘,兰姑是个有福气的啊,几年不见越发水灵了。”妇人坐在炕边拉着苏母的手道。

         苏母闻言回头看了眼大女儿笑道:“都是当娘的人还水灵啥啊。”

         “水灵,现在多白皙啊,是吧,她玉珍嫂。”那妇人说罢看向旁边另一个妇人。

         “是越发好看了。”那唤作玉珍的妇人温和一笑。

         苏玉兰被众妇人看着难免有几分尴尬,见怀中宝宝搓眼便道:“几位婶娘,宝宝许是困了,我回房哄她去睡。”

         “去吧,去吧。”那妇人显得很殷勤,“昂,你说兰姑生的娃就是好看昂,真是龙生龙凤生凤啦。”

         向来都是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苏玉兰知晓。当初未嫁人时,这些妇人没有这般殷勤的。苏玉兰抱着女儿出了屋,便见钱昱笑眯眯地和人碰杯,她不反对钱昱小酌,只要不醉就好。

         “阿姐,用不用我去唤姐夫?”玉梅以为姐姐不乐。

         “不用,随她吧。”苏玉兰摇了摇头,对妹妹小声道:“阿姐回屋哄宝宝入睡,你替阿姐瞧着你姐夫一些,只教她不醉就好。”

         玉梅闻言点了点头。

         钱昱虽来者不拒,却心里有数,喝到一定份上,却决计不肯再喝。众人相劝无用只得匆匆吃了几口饭,各自散去。

         院子里的桌上已经杯盘狼藉,钱昱轻卷袖子,帮忙收拾。

         苏老爹见状道:“这里不用你,有喜银他们夫妻俩,你回房歇着吧!”

         钱昱推脱不过,只得净了手刷了牙往昔日苏玉兰的闺房去。

         轻轻推开门,只是苏玉兰的背影,月光下倒显出几分韵味来,钱昱定了定心,轻手轻脚走近,坐在炕边脱了鞋去了衣衫,从后面搂着苏玉兰,埋守脖颈之处狠狠吸了一口清香之气。

         “席散了?”苏玉兰轻声问道。

         “嗯!”钱昱轻声应着,手却不老实的钻进苏玉兰的衣服里。

         苏玉兰连忙按住作乱的手,回头看向钱昱道:“不隔音,等回家吧!”

         钱昱闭着眼也不言语,天人交战一番睁开双眸道:“我轻一点,你小声一点,谁会知道。”

         苏玉兰闻言脸上一红,这样的话眼前之人竟说的出口,轻轻一叹道:“宝宝在呢?”

         钱昱往里瞧了瞧,轻声道:“不都睡了吗?”说罢右手已经扯了苏玉兰小衣的衣带。

         “别,你嘴里尽是酒气,我不喜。”苏玉兰推脱道。

         钱昱翻身压着玉兰道:“我刷过牙了!”

         苏玉兰轻轻推了推,哪里推得开喝了酒的狗皮膏药,叹道:“明儿个就回家了,只差一晚上吗?非得在我娘家不可。”

         “我差的可不是一晚上,在外的日日夜夜我都想。在外面时你不在身边,今儿个你睡在我旁边,我作何要忍?”钱昱说罢轻轻褪去苏玉兰的衣襟,露出了润滑的香肩。

         苏玉兰似有所感,配合着褪去最后的肚兜,少时,坦诚相见的二人纠缠一处,温声软语绵绵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