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五章
        秋天的日头没有夏日那般炎热,秋风向来送爽,一路之上倒也凉快。

         约莫晌午三刻,苏玉兰提着食盒进了城东张家铺子。

         “姑娘,又是来找钱昱的吧?”伙计瞧见来人笑着走上前道:“坐这等会吧,到了吃饭的点他一会子就回来了。”

         “麻烦你了。”苏玉兰将食盒放到桌子上便坐下等着。

         钱昱谈妥生意便往铺子里赶,一进门便瞧见苏玉兰,险些以为夜有所思眼前恍惚了。

         “傻傻的处在那做什么,快些进来,饭都要凉了。”苏玉兰坐在那嗔道。

         钱昱闻言这才扬着嘴角进了铺子,坐在苏玉兰身侧道:“怎地大中午就来了,昨个怎也没听你说过。”

         苏玉兰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说自己想钱昱的,寻思一会道:“今天来卖丝帕,寻思多少有些近,便来瞧瞧。”

         钱昱一听依旧开心,毕竟苏玉兰心里装着她不是,扬着嘴角拿过食盒道:“我瞧瞧你带了啥好吃的来。”

         “无非一些家常菜。”苏玉兰说着将食盒边上的筷子拿了出来,递给钱昱道。

         “钱昱,你的饭。”伙计从后面端出食盘,今日大小姐特意嘱咐给钱昱加肉,也不知道这小子上辈修的什么福。

         钱昱闻言瞧了瞧苏玉兰道:“吃过了吗?再吃一点吧!”钱昱说着将食盘推向苏玉兰。

         “钱昱,以后我就跟你混了,大小姐亲自嘱咐厨子照顾好你的饮食,可见对你多上心。”伙计说罢便去了后面吃饭。

         苏玉兰眯着眼打量钱昱,看的钱昱头皮发痒。

         “吃饭,吃饭。”钱昱拿起筷子挑起苏玉兰做的菜放进嘴里。

         “先不着急。”苏玉兰往前推了推食盘,“先说会子话吧!”

         “说什么?”钱昱心中猜个*不离十,可为了摆脱嫌疑,便装作什么也不明白的样子。

         “我想想啊。”苏玉兰托着下巴,眉眼处含笑道:“不如说说张家大小姐吧!”

         “好端端的,说人家做什么。”钱昱在张家这么久,有时候也能从大小姐的言行中看出点什么,因为这面对苏玉兰的询问装糊涂装的有些心虚。

         “说说为何人家要对你这般好,都嘱咐人特意照顾好你的饮食了!”苏玉兰说着拿起筷子挑了块肉放进嘴里,微微扬起眉毛,想不到张家伙计的伙食这般好。

         “因为我每天都能谈妥一笔生意,她是东家,给点福利也不为过。”钱昱面上一本正经说着,拿起筷子想挑块肉便被苏玉兰的筷子给拨开。

         “不好吃。”苏玉兰说罢又挑了一块肉,见钱昱戏谑的瞧着自己,便道:“这肉没做到好处,我带回去给你回个锅。”不知怎地,她就是不想让钱昱直接吃。

         钱昱闻言笑了,一边吃着苏玉兰做的饭一边道:“何必呢,一碟肉而已。”

         “那,你是不想吃我另回锅的了?”苏玉兰说罢将食盘往钱昱那挪了挪道:“那你便吃人家大小姐给你准备的吧。”

         钱昱闻言笑了,将食盘推回去道:“我喜欢你做的。”

         苏玉兰闻言这才真笑起来,挑了块肉放进嘴里细细的嚼着。

         “我越瞧越觉得你长的好看,你们大小姐该不会就喜欢你这样白白净净的吧?”苏玉兰含笑打量钱昱。

         “不会,人家家境在那呢,哪里会瞧上我?”钱昱随口说道。

         苏玉兰一听,放下筷子戏谑道:“哦,我道是什么,原是怕人家瞧不上你。”

         钱昱一听这语气忙抬起头来,瞧着苏玉兰笑道:“我原就不是个自卑的,全是因为我就喜欢门当户对的你。”

         苏玉兰闻言嗔了钱昱一眼道:“哪个与你门当户对,快吃,我还急着赶回去呢!”

         “急着赶回去?我原以为你就是为我来的!”钱昱打量苏玉兰,莫不是她想多了?

         “哪个有闲空专门为你来,先前不是说了,卖丝帕路过捎带脚来看看你。”苏玉兰脸一红辩解道。

         钱昱一听凑近苏玉兰,委屈道:“我原是那个捎带脚的,亏我惦记着下了工早点去寻你呢!”

         “你这样一说我倒要嘱咐你几句,今日下工早点来一趟。”苏玉兰扬起嘴角看着钱昱道。

         钱昱一听转过头去道:“看看吧,时间充裕就捎带脚去一趟。”

         “你这人。”苏玉兰轻轻拍了钱昱一下,“以前咋没看出你这么坏。”说罢将钱昱的脑袋转过来,“我是特意为你来的,这下满意吗?”

         “满意。不过一天而已,何苦跑这一趟。”钱昱轻轻环住苏玉兰。

         苏玉兰闻言想了又想,转了转头,见四周没人,便趴在钱昱耳边道:“我想你了。”

         钱昱闻言笑了,苏玉兰一听连忙推开钱昱,神情有些恼:“人家跟你说些心里的感受,你笑什么?我就不信你那么坏,会不想我!”

         “想了,从昨晚分开就想了,玉兰,我还得多谢你来,不然我这相思之苦可有的受呢!”钱昱说着便又凑了上前,见四周没人便低头亲了亲苏玉兰。

         “真烦人,见着人家非要亲上一回,害不害臊你。”苏玉兰故作嫌弃的擦了擦嘴。

         钱昱闻言脸颊瞧瞧红润起来,好久没有这般的感觉了,恋爱的感觉真让人迷恋。

         “玉兰,等过了年咱俩成亲吧!”钱昱握着苏玉兰的手道,眼神满满都是认真。

         “你来定吧,只要干娘同意,我没有意见。”苏玉兰轻轻靠在钱昱怀里,嘴角扬起,任谁第一眼都能看出她内心的喜悦。

         “走,去悦来雪记。”钱昱像是认定了一般,拉起苏玉兰的手出了铺子。

         苏玉兰许是想到什么,一副含羞含笑的表情,任由钱昱在前面拉着她走。

         悦来店铺是一家大的布庄,号为雪记,十个百年老字号了。

         钱昱牵着苏玉兰走过永乐街往岳和路走去,一路上卖花儿卖风筝卖糖葫芦的比比皆是。

         “两位客官里面请。”店铺的伙计忙吆喝着将钱昱二人给迎了进去。

         “阿昱,我们现在来是不是早点,毕竟干娘还没同意呢!”苏玉兰进了铺子瞧着各种好绸缎不禁拉了拉钱昱的袖子。

         “娘总会同意的,咱们先准备着,一旦娘点头咱们立马成亲。”钱昱回握苏玉兰的手道。

         伙计一听这话忙上前笑道:“客官,店里新进了一批上好的红绸缎,要不要先看看。”

         “都拿出来,我们瞧瞧。”钱昱看向伙计道。

         伙计一听这话,忙向柜后走,搬出两匹红绸缎道:“客官,您摸摸。”

         钱昱抬手摸了摸只觉得很滑,其他倒觉不出好坏便对苏玉兰说道:“玉兰,你瞧瞧怎样?”

         苏玉兰抬手摸了摸道:“好料子是好料子,可是年后穿会有些冷。”

         “有夹绒的吗?”钱昱转头看向伙计。

         “有,您候一会儿。”伙计说罢收了红绸缎,跑去柜上取下用牛皮纸包的布匹,“客官,您看看,这里面实打实夹了羊毛。”

         “这个厚度可以,来三丈一尺吧!”苏玉兰摸了摸红绸缎道。

         “好。”钱昱对这外行,听苏玉兰这般说便点了头。

         “劳烦,我想看几样丝线。”苏玉兰对店里伙计说道。

         钱昱一听忙道:“丝线我有啊!”

         “不要女儿国的,绣丝帕还行,绣红盖头不大好看。”苏玉兰说罢便随伙计去选丝线。

         钱昱见状尾随上前,瞧着苏玉兰极为认真的挑着,莫名一股幸福感向她袭来。

         “有挑盖头用的杆称吗?”钱昱转头询问伙计。

         “杆称就不用了,回头让你我爹打一个就好。”苏玉兰埋头挑着丝线说道。

         这句话点醒钱昱,本还想着买家具,这下不用了,老丈人是木匠什么家具打不出来?

         “玉兰,既然这样,那咱将来的家具也让你爹一并打了吧?”钱昱瞧着苏玉兰提议道。

         苏玉兰一听转头看向钱昱道:“眼下家里正忙,冬天又太冷了,你家的桌椅不是没坏吗,擦干净用挺好。”

         “旧了,成亲多寒碜,说不定你爹愿意给咱打呢!”钱昱随口说道。

         苏玉兰一听此话,笑着倚着柜台问道:“你怎地会觉得我爹愿意给咱打?”

         “我猜的,你爹打几件家具给你做嫁妆很合情合理。”钱昱瞧着苏玉兰很随意说道。

         “哦,听你的意思,没嫁妆就不娶了?”苏玉兰歪着头靠近苏玉兰问道。

         “娶。”钱昱笑着摸了摸苏玉兰的脸颊,“就算你爹不给咱打,我也得去买,成亲嘛理应该买些两个人都喜欢的家具。”钱昱说罢复又笑道:“挑好丝线了吗?挑好了咱们去城南看房子。”

         “看房子?”苏玉兰十分惊讶,将选好的丝线递给伙计,转头瞧着钱昱,等着钱昱给自己解释。

         “是啊,现在买下房子,等装修好了就可以住进去了。”钱昱说着便掏银子递给伙计。

         “买房子?现下的房子不是很好吗?”苏玉兰整个人还没回魂。

         “下雨天东边的屋顶渗水,而且我总觉得那个家太小,不如在县里买一座二进二出的宅院。”钱昱说罢接过伙计递过来的红绸缎拉着苏玉兰出了悦来店铺。

         “阿昱,我知道你赚了点银子,可也不能这般挥霍,买宅院这么大的事总得跟娘说一声吧!”苏玉兰总觉得她们二人自己定下不合规矩。

         钱昱闻言捏了捏苏玉兰的手道:“娘知道买宅院没有不应的,这样以来离小姑母家近了不说,也不用时常瞧见长婶。放心吧,娘那没有问题,咱们先去打量一番,看看哪座宅院好。”钱昱说罢牵着苏玉兰走出永乐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