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四章
        采莲后,苏玉兰拉着钱昱回了家,将采的蘑菇炒了,一家人围着桌子坐下。

         “钱昱,你娘那边怎么样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娶玉兰进门啊?”苏母抬眼瞧着钱昱,女儿不嫁出去她这心里总七上八下的。

         钱昱闻言放下筷子道:“苏伯母,我娘那边还需再等等,婚事大概要在年后了。”

         “年后,也好,新年新气象嘛!”苏老爹点了点头道。

         钱昱瞧的出二老有些急,她其实更急,可是没有法子,她想让苏玉兰风光进门,上家谱,进族堂,她就必须先过了老娘那关。

         “多吃点!”苏玉兰夹了块蘑菇放进钱昱碗里,以眼神示意,自己会与她一同努力。

         钱昱含笑回视,想娶苏玉兰的心更加强烈。

         因着钱昱大后天要走,吃完饭后苏玉兰并未催钱昱回去,钱昱也凭着心继续在苏家呆着,磨磨蹭蹭未遂苏玉兰回了屋。

         屋里,二人手牵手相互依偎坐在炕边上。

         钱昱抱着苏玉兰心更加醉了,轻轻往上仰了仰头,嗅了嗅苏玉兰的发香。

         “做什么呢,耳朵痒的紧。”苏玉兰从钱昱肩膀处抬手头,红着脸颊看着钱昱。

         “没做什么,就是,就是总想和你黏一处。”钱昱按捺住心跳,低着发烫的脸颊说道。

         苏玉兰闻言侧了侧身子,环住钱昱的脖子,嘴角扬起道:“原来你也有这般的感觉,不知怎地,自从与你好后,总想……”

         “总想怎地?”钱昱凑近苏玉兰的双唇问道。

         呼出的气打在苏玉兰丹唇上,苏玉兰身子一颤,低头看向地面道:“不同你说了,你压根没用心听。”

         “听着呢!”钱昱说罢实在忍不住亲了上去,先是闭着眼睛轻轻一吻,随后睁开双眸瞧了瞧苏玉兰,欲迎还羞的俏模样映入钱昱眼底,再也忍不住的亲了上去,第二吻带着少去讨好的意味,吻了三下,见苏玉兰推拒的力度小了,便抱紧苏玉兰将吻加重。

         吻到情浓时,钱昱伸出了舌头,突然而进的异物将苏玉兰惊着了,条件反射的推开钱昱从炕上下来,红着脸道:“你欺负人。”

         “哪里有?”钱昱也跟着下了炕,“这不很正常嘛,你不喜欢?”

         “喜欢?吓都被吓死了。”苏玉兰微恼的瞧着钱昱,“你怎能把你的……”

         钱昱闻言大抵明白苏玉兰的意思,无非埋怨自己将舌头伸进了她嘴里,可舌吻不都这样嘛,古代人该不会从不舌吻的吧!钱昱想着便将目光投到苏玉兰嘴上,虽说她也觉得羞可无法否认刚才那一下她心都酥了。

         “不许看!”苏玉兰见状连忙抬手将自己的唇挡住。

         钱昱一瞧笑了,用舌头轻轻抿了抿嘴,一个人在回忆刚刚的感觉。

         苏玉兰一见钱昱这般,脸红的更胜,走到钱昱跟前道:“不许想!”说罢又拉着钱昱走到门边道:“天晚了,你快回吧!”

         钱昱一听忙道:“我不想现在走,你容我多留一会子,好不好?我大后天可就走了。”

         果然,苏玉兰闻言松开手道:“容你多留一会没什么,只是不许你再想些别的。”

         “不想,不想。”钱昱连忙应承,随后搂着苏玉兰吞吞吐吐道:“那,你我,还亲吗?”

         “不亲了,本也没想和你亲。”苏玉兰狠了狠心推开钱昱坐到炕边,不知怎地,只要一沾钱昱,她就舍不得从钱昱怀里出来,这样不好。

         钱昱闻言有些失落,走到苏玉兰跟前拉了拉苏玉兰的衣袖道:“当真不亲了?”

         “不亲!”苏玉兰其实也想亲,可总觉得没成亲便亲的这般频繁不好。

         钱昱一听坐在苏玉兰身侧叹道:“哎,此番出去也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苏玉兰闻言果然露出不舍的神情,身子一歪将头靠在钱昱肩膀上道:“难受,不许再提这事。”

         “玉兰。”钱昱闻言抱紧苏玉兰,亲了亲其额头,慢慢往下,从眼睛到鼻子,最终落在了唇上。

         钱昱吻的细致,吻的温柔,苏玉兰的手慢慢环上钱昱的脖子,二人瞬间又黏在一处。

         情浓之际,钱昱情不自禁的抱着苏玉兰往炕上倒去。

         呼吸越来越重,钱昱的手也顺势解开了苏玉兰的衣衫,唇也顺着滑向脖颈。

         苏玉兰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眼睛刷的睁开,眨了眨,好奇怪的感觉,红着脸颊静静的躺着,越想越觉得不应该。蓦地,抬手握住钱昱想往衣服里滑的手。

         钱昱不解的看向身下的苏玉兰,待看到自己的手在人家衣服里时又红了脸,想说点什么总也说不出口。

         苏玉兰见状微咬下唇道:“愣着做什么,还不拿出去。”

         钱昱噌的脸红的更加厉害,慢慢的将手拿了出去。

         苏玉兰被这慢动作痒的不行,瞬间有些恼了的架势,可抬眼瞧见钱昱脸颊更红便起了玩乐之心。

         只见她微咬下唇,双眸含笑道:“阿昱,你刚才是在做什么?”

         钱昱一听直接愣住了,苏玉兰怎么能明白的问出来。

         “没做什么。”钱昱只觉得浑身热的厉害,便稍稍离开苏玉兰一点。

         “那为什么要解开我的衣服?”苏玉兰见钱昱挪开便凑上前挽着钱昱的胳膊问道。

         苏玉兰一凑上来,钱昱便嗅到那兰花发香,再见苏玉兰满目含笑,便厚着脸皮道:“解开衣服才能,才能做夫妻间的事。”

         苏玉兰一听钱昱当真说出来,脸一红松开钱昱的胳膊道:“谁要跟你做夫妻间的事,没个害臊的,没成亲就不老实。”

         一嗔一恼间,便把钱昱迷住了,随后想看又不好意思的往苏玉兰身上瞄几眼,尤其是解开衣衫的那处。

         苏玉兰见状连忙系上衣带,红着脸问道:“阿昱,你眼睛往哪瞄呢!?”

         “没瞄什么,就是锁骨下,那颗红痣很好看。”钱昱说罢抬手捂着脸,实在太烫,有些灼人。

         慢说钱昱,苏玉兰也已红到脖子了,她从未与人这般相处过。

         “阿昱,别说这些个了好吗,迟早都要与你,你何必心急?”苏玉兰说着拉过钱昱的手,“咱们成亲以后,我自然是要依着你的,只是现在,不行。”

         钱昱闻言表示接受,入乡随俗,这里毕竟不是现代,她也只能去适应环境。

         “玉兰,我今晚便不走了吧,你放心,决不越雷池半步。”

         “我自是信你,可是当真要留干娘一人在家?”苏玉兰说罢将钱昱拉了起来,“快回吧,天太晚不好走路。”

         钱昱也深知不太可能,不过是情浓之时不切实际的想法罢了。

         钱昱背上竹包随着苏玉兰出了门,话别几句钱昱便走出苏家。

         “阿昱!”

         大约走出两米远,钱昱便听见苏玉兰的声音,转身望去,只见苏玉兰提着裙子跑了上来。

         钱昱还未开口说话,苏玉兰便环住钱昱的脖颈,点起脚送上自己的香唇,轻轻一碰后,不发一言转身就跑。

         钱昱摸了摸自己的双唇笑了,转身扬着嘴角往家里走去。

         苏家,苏玉兰就着微弱的蜡烛光解开衣服,红着脸拿着菱花镜照着自己的锁骨,想起钱昱往这瞄时的样子,啪的一声把镜子扣下,捂着脸跑到炕边,脱鞋上了炕,将被子拉过头顶。

         第二天一早,苏玉兰做完早饭便坐不住了,明知这个时候钱昱忙着上工不会过来,可还是会到门口站一会子。

         “阿姐,在等姐夫吗?啧啧,真不一样,当初和张秀才好时怎不见你如这般魂不守舍?”苏玉梅趴在门后打趣门外的阿姐,“当初人家摸摸你头发你都不让,偏偏昨晚让姐夫亲了你。”

         “你怎地知道?”苏玉兰闻言大惊。

         “昨晚,我和娘出来,瞧见窗户上的人影了,黏在一处亲亲,可明显了。”苏玉梅说罢抬手做了个羞羞的动作。

         苏玉兰一听这话更加不好了,拉住苏玉梅问道:“娘也知道了?”

         “娘的眼睛想来比我好使。”苏玉梅怕自家阿姐恼羞成怒忙抽出手躲开了。

         苏玉兰一张脸红过来红过去,被玉梅看见她已是没脸了,没成想竟被自己的娘看见了,羞的她只想挖个洞钻进去。

         “玉兰,处在门口做什么!快进屋来,把冬衣拿出来晒晒,捂了一夏放在柜底有些潮了。”苏母在房中喊道。

         苏玉兰闻言捏了捏裙边,还未走到房门口,苏母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

         “我看,现在钱昱对你可上心了,你把自己的衣服也给整理出来,到等了新嫁女出门子的时候也不至于手忙脚乱。”苏母说着便抱着两件冬衣出来,瞧见自家女儿处在那便道:“虽说你和钱昱的事情定下来了,可有些事还是要按老规矩等到成亲那天才是。”

         苏母的话一句一句敲在苏玉兰心上,脸一红跑进屋,本就是羞人的事情还拿出来说,自家娘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当初秀才来找自己,自己娘那张脸不情不愿的,这次换成钱昱,便是亲上了也没关系了。

         “这丫头,娘跟你说话,你跑什么!”苏母回头望了眼女儿的背影嘀咕道。

         此刻,钱昱站在茶馆门前连打了五六声喷嚏,揉了揉鼻子整了整衣衫走了进去,此次她谈了一笔一千两的生意,十分重视。

         苏玉兰忙了一早,知晓钱昱此刻是不会来了,也不再抱希望,便挨到晌午,提着食盒出了门,一路往县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