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一章
        客栈上房里,气氛越来越诡异。

         张幸坐在一旁摇着扇子,一言不发。

         “怎地,做了官便认不得穷姐妹了?你忘了小时候跟在我屁股后面讨要糕点吃了?”阿花瞧着都没人说话便上前夺了张幸的折扇。

         张幸闻言满脸尴尬站起来,鞠了一大躬道:“好姐姐,我原不是忘本的,小时候姐姐待我的好我都记得,前两年我是有些事绊着,与众位姐姐断了书信,原是我的不是,众位姐姐便饶过我这造吧,再说下去我怕是没个脸面了。”

         “这倒没脸了,与我们生疏了不打紧,小姐可是你救命的恩人,你怎地对小姐阴阳怪气起来?你也别怪阿圆语气冲,原是她看不惯小姐被欺负。”阿花不紧不慢说道。

         “一处长大的,我自是了解阿圆,断不会真的生她气。”张幸说罢瞧了瞧张宁珊,当初那些个辱人的话,她是真的没法子当做没听见。

         “既是如此,还不倒茶与小姐赔个不是?”阿月瞧着张幸被羞红了脸,想了又想便出来解围。

         张幸闻言微微一叹,接过姐妹们递过来的茶杯走到张宁珊面前,不得已道:“大小姐,原都是我的过错,你大人大量便饶恕了吧!”

         张宁珊闻言抬眼瞧张幸,两年未见这人黑了这般多,怎地当了官还会比在张府时瘦?四个丫鬟拿眼瞧着,即使想拿话刺张幸也不是时候,便把茶接了过来抿了一口。

         那一边,钱昱走过了数条街,见过了一些庐陵没有的物什,皆为竹包盛不下便没有买下,一路下来只买了三十盒胭脂,即使庐陵的女孩不喜欢这个颜色,也可给玉兰用,左右玉兰喜欢。

         说到玉兰,钱昱的心越发的急了,此刻她唯一担心的就是玉兰去她家受委屈也得忍着,想想她就心疼。

         “施主,请留步。”一小沙僧喊住钱昱,“施主,捐点香火钱吧!”

         钱昱闻言从袖中取出一两银子准备递给小沙僧。

         “了悟,快回,主持圆寂了!”从不远处跑来的小和尚跑过来抓住小沙僧,一边拉着其转身一边说着。

         钱昱瞧了瞧二人的背影,又瞧了眼没送出去的银子,微微叹了叹转身回了客栈。

         恰逢张渊回来,瞧见钱昱道:“钱昱啊,你明天跟我把货运到吴老板铺子里,早点起来。”

         “知道了,东家,必不会起晚误事的。”钱昱点头回道。

         张渊闻言自然放心,便朝二楼上房去了,一进门便觉得诡异的很,尤其是自家侄女,板着脸坐在一旁,张幸立在跟前,神情倒有几分委屈。

         “做什么呢?”张渊走了进去。

         “伯父,没什么,只是和咱县太爷攀攀关系而已。”张宁珊坐着不动,只拿眼瞧了瞧张幸。

         攀关系?攀关系的坐着,被攀的站着,这是哪门子的攀关系?张渊自然不信。

         张幸听得这话,抬眼瞧张宁珊,外人直道大小姐人冷心善,只有她知道,这人是个小心眼的,谁惹了她,她必定时不时给那人找不痛快,就如同此刻,时不时拿话噎她。

         “幸儿啊,同伯父下去吃饭,咱们好好叙叙旧。”张渊不理侄女,直奔张幸而去。

         “伯父,出门时我便让婆子备下饭菜了,现下,正好请伯父前去?。”张幸闻言说道。

         “好,好,好,我也去正好去瞧瞧幸儿的府邸。”张渊说罢看向张宁珊,“珊珊,你收拾一下,我们在下面等你。”

         “伯父。人家请的是你,又哪里请我了,才不去惹人烦呢!”张宁珊说罢,对上张幸投来的目光,正正经经的翻了个白眼。

         张幸也冷着脸瞧向张宁珊,今日她何曾惹了张宁珊,吃了火药一般。

         “大小姐一路舟车劳顿,不去也好,正好休息休息。”

         张宁珊闻言瞪向张幸,随后忍着怒意笑道:“这是什么话,倒显得没趣了,既是你诚意相请,那便没有不去的道理。”张宁珊说罢便走到张渊身侧道:“伯父,我们与张幸两年未见了,不如去她的府邸住几日?”

         张渊明显闻到火药味,开口道:“珊珊,幸儿身为县令,有许多公务要处理,莫去扰他。”

         “伯父说哪里话,既来了宾阳,断没有让伯父住客栈的道理。”张幸说此话倒是真心的,张渊待她好,就算没有张宁珊的话她也不能让张渊住客栈。

         张渊闻言瞧瞧张幸瞧瞧侄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最终还是点头答应。

         张宁珊瞧着下楼的张幸,总觉得心里的感觉很奇怪,可她只道是姐妹之间闹情绪,并未多想。

         连续六天,苏玉兰皆被钱母赶了出来,每当听到受辱话想哭的时候便想起钱昱,她若是能让干娘不再讨厌她,钱昱必定会很开心,想想和钱昱的将来,苏玉兰仰着头不让泪流下。

         此刻,她收拾好食盒便重拾信心,往尚河村去。

         走到路有些险的坡路,苏玉兰隐隐瞧见一个身影,走近一瞧,竟是钱母摔在地上,周边还散落着许多豆子,满头的冷汗的抿着嘴。

         这条路本就不好走,又因着秋雨刚下,滑的厉害。

         “干娘!”苏玉兰心一惊,连忙放下食盒走了上前。

         钱母本就盼着人来,没成想来的竟是苏玉兰,老脸一红道:“你别过来,赶紧走。”

         苏玉兰闻言似是习以为常,蹲下道:“干娘,以往你待玉兰好,如今你摔了我怎能不管你?”苏玉兰说着便轻轻拿过钱母紧按的手。

         “嘶!”钱母疼的冷汗直往下淌。

         苏玉兰见状道:“干娘,这得请大夫瞧,我背你去!”

         “不用,你只消离我远远的就好!”钱母疼的要命,却抹不下脸。毕竟年龄大了,摔一下可不得了。

         苏玉兰只当没听见一般,强拉着钱母的胳膊,想将其背起来。

         钱母原先不配合,可没动一下便疼的厉害,不得已乖乖的被苏玉兰背了起来,可嘴上仍骂着。

         “怎么骂都骂不走你,你这姑娘脸皮咋这厚,你自己水性杨花也就算了,作何还惦记我儿子,你别以为背我瞧大夫我就能点头让你进门,我儿子在县里有钟意的了,人家可是规规矩矩的姑娘,不知比你好多少辈。”钱母在苏玉兰背上发牢骚。

         苏玉兰闻言抿了抿嘴,任谁说自己水性杨花也不能无动于衷,苏玉兰忍住伤心,一言不发背着钱母往前走。

         此刻,张宁珊入住张幸府邸,对其居住环境大约了解一番,家具物什都很旧,府上除了一个婆子,一个小厮,再无他人。

         “吱!”门开了,张幸推门进来,瞧见只有阿花一人在身边服侍,便道:“好姐姐,我有些私话想对大小姐说,请姐姐回避一些。”

         张宁珊闻言眼皮莫名有些跳。

         阿花瞧了瞧小姐,见其没有吱声,便以为默认了的,便退了出去。

         张幸闻言走到张宁珊面前,耐着性子道:“大小姐,从客栈到入府,为何一直埋汰张幸,若是因着张幸以前的蠢想法,那大可不必,张幸对大小姐早已无那般的心思。”

         话音刚落,便被烫的站了起来,张幸不可思议的瞧着张宁珊。

         张宁珊瞧了瞧手中的茶杯,早已愣住,她竟然泼了张幸,这等无礼的举措竟然会出自她张宁珊之手。

         张幸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自卑表白时的张幸,她现在是破了几起命案的县令,是受知府器重的学生,此刻被烫伤了脖子,哪里呆的下去。

         “大小姐的脾气当真越来越好,以前是张幸不知分寸,今日就当张幸给你赔礼了。”说罢转身欲走,毕竟被烫伤处火辣辣的。

         “张幸!”张宁珊见张幸要走。回神后条件反射上前拉住张幸,“快让我瞧瞧,可是伤了?我适才当真不是故意的。”

         张幸掰开张宁珊的手,实在脖子难受的紧,她不想在此刻和张宁珊说着有的没的。

         “大小姐,放手!”张幸见张宁珊又拉住她,不由的急了,她急着去上药,非的让自己在她面前疼的落泪才行吗?

         “张幸,从小到大,你可从未吼过我,当初我不小心让你磕破了头,就是流血了你也是哄着我让我别自责,怎地今日就不一样了?就因为我没答应和你好,便连姐妹也做不成了吗?”张宁珊从未觉得这般难受。

         张幸闻言忍着火辣辣的疼道:“哪个敢吼你?你这般样子怎地不让窑场的人瞧瞧,他们素来端庄稳重的大小姐,从小到大便只是个会使小性子欺负下人的千金女。”

         “我何时欺负过下人?”张宁珊只觉得眼前的张幸很陌生,以往张幸不是这样的,倘缝张幸不小心惹了她,张幸也只会小心翼翼的守在她旁边逗她开心。

         “我,你经常欺负的可不就我一个嘛!”张幸忍着疼说道。

         张宁珊闻言已到了发火的边缘。

         吵声越来越大,屋外的丫头互看几眼,纷纷推门进来,瞧见张幸脖子红了一片,周围还粘了几处茶叶,皆是一惊。

         “我的小姐,便是她惹了你,你也不能拿茶泼她呀,若是烫伤了,你还不得躲被窝里偷偷的哭?”阿月是张宁珊守夜的丫鬟,自是知道,若不是因张幸是女孩,她们还以为自家小姐对张幸动心了呢!

         张宁珊闻言若有若无瞟了阿月一眼,阿月见状心里咯噔一声,真不该多嘴,还不知回去怎么受罚呢!

         张宁珊瞧罢阿月也不由一愣,她发现她对待阿月她们终究与张幸不一样,她心里不舒服通常会找张幸麻烦,而从不会对着阿月她们争吵,可能她压根就没把张幸当过下人,或者心里从未疏远张幸,即使她们两年未见。张宁珊觉得这便是如亲姐妹的情感吧,而她对钱昱那般方才是恋人的情感,毕竟她的爹娘就是客客气气的,从未争吵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