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庐陵的城南少了城中的喧哗,街上的摊贩将摊位摆的整整齐齐,宅院也坐落有序,整个城南显得干净整齐,尤其是城南后边的竹林,净化了城南的空气。

         “阿昱,这个地方挺不错。”苏玉兰满眼尽是喜悦,双眸时不时打量着周围。

         钱昱闻言笑着牵起苏玉兰的手往第一条街吉安街道走去,边走边道:“喜欢便好,咱们就在这安家了。”

         二人走近住宅区,边说边打量着宅院的外墙。

         “二位是来看宅院的?”一黑白头发的男子从宅院的大门里走了出来,自我介绍道:“我是这里的乡申,这里前不久搬走几家,钥匙放在我这里,嘱托我卖出去,二位若是有意,老朽便带二位看看。”

         钱昱一听这话,忙尊敬起来,一个让人信任的乡申往往德高望重。

         “老伯,我们的确是来买宅院的,劳烦老伯带我二人去相看相看。”

         乡申闻言点头笑道:“理应如此,何来麻烦,二位这边请。”

         “老伯请。”钱昱做了个请的姿势,随后牵着苏玉兰的手跟在乡申后面。

         乡申一边拿钥匙开大门一边介绍道:“这本来住着沈员外,生意做到京城便举家进京了,你们进来瞧瞧吧!”

         “多谢老伯。”钱昱说罢与苏玉兰一同进了大门。

         “这是个三进三出的宅院,前有门房,花坛,进了这道门便是走廊和书房厢房,里面有个荷花池,最后的院落有主房和连房。”乡申边走边介绍。

         “怎么样?”钱昱侧头瞧着苏玉兰。

         苏玉兰以眼神示意不喜欢。

         “老伯,还有别处吗?”钱昱见状忙转身询问乡申。

         “有,来,跟我来。”乡申说罢便带着钱昱往回走,落上锁后带钱昱二人去了第二条街。

         “这原先住着冯先生,儿子当了官后随儿子上任去了。”乡申说罢寻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钱昱一路看下来,与自己想要的有些差别,可现在她还没有那个资金自己去建,便问苏玉兰道:“玉兰,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这二进的宅院挺好,虽没有走廊可却铺着小石路,主房厢房的位置也好,适合咱住。”苏玉兰转了一圈说道。

         钱昱大抵明白苏玉兰的意思,无非为了省钱。

         “再看看几家吧!”钱昱觉得这家好是好,只是屋龄太久了,到时候翻修还不够费事费钱的。

         乡申闻言道:“那再往里走,我觉得有座宅院你们能相中。”

         “劳烦老伯了。”钱昱说罢与苏玉兰一同出去,随乡申进了宁和街。

         “这里原先住着一位举人,家道中落便搬到民坊去了,现在急着用银子。”乡申说罢解开锁推开宅门。

         门楼是多数较为富裕的百姓常选用的如意门,不受门第限制。进入宅门后,入眼处是影壁,上书一个大大的福字,走过影壁,迎面的是建的整齐的三间瓦房,影壁后面载了一颗梧桐树,树下摆放了一张石桌,庭院的右边有一架秋千,秋千两米处搭了个小菜园,在往前有一月亮门,月亮门紧挨着迎面三间房中最右侧的一间。走过月亮门,便是二进的院落,迎面的便是建的威严的主房,与主房平行的两侧是耳房,耳房周围隔半米便是围墙。院落的两侧则是厢房,通往主房和厢房的路皆铺上了较为平整规则的石板。

         “二位可以进屋瞅瞅。”乡申将人引到二进院后道。

         钱昱应声与苏玉兰推开房门进去,除了一张床再无其他。

         “阿昱,要不就这个吧,我看前院有菜园子,挺好。”苏玉兰拉了拉钱昱的手。

         “好。”钱昱笑着点了点头,这座宅院皆是瓦房,且墙垣坚固。

         “二位的意思是买下了?”乡申闻言问道。

         “有意买下,不知卖价多少?”钱昱抬眼瞧着乡申。

         “您给六百两吧!”乡申寻思一会说道。

         “阿昱,六百两是不是贵了些?”苏玉兰一听就懵了。

         “老伯,您刚才说这户人家败落了,但不知如何个败落法?”钱昱并不急着讨价还价,六百两不过六十颗人参价,她赚了那么多并不介意多出点银子,毕竟赚了一笔大钱,就当募捐一些,说不定能积福免灾呢!

         “哎,举人老爷得了病,花了不少银子去治,身子没治好,家财倒用尽了。”乡申说罢微微一叹道:“剩下孤儿寡母倒也可怜。”

         钱昱听罢略微沉吟道:“老伯,今日身上没带这般多银子,明日这个时候烦劳把举人夫人给请过来,两家交接一下。”

         “好,好,我一会就去同她们说。”乡申见钱昱应下便点头答应。

         苏玉兰见钱昱应下便没有说什么,只是依旧心疼银子,六百两她长这般大从未见过就这般花出去了。

         “怎么不说话?”出了宅院,钱昱便见苏玉兰敛眉不语。

         “阿昱,非的买下吗?”苏玉兰想了又想问道。

         “自然,等明日拿了房契,这宅院就是咱的了。”钱昱牵着苏玉兰的手显得十分开心。

         “可是,太贵了吧?”苏玉兰拿眼看钱昱。

         “有点,就当募捐了。”钱昱说罢凑近苏玉兰耳边说道:“不要心疼银子,咱家有银子,一千颗人参可以买下整个城南了。”

         “一千颗?”苏玉兰震惊了,她原只想钱昱有个百八十颗,没成想竟有一千颗。

         “你哪来那么多?我想你总不会是抢来的吧!”

         “以物换物,拿她们没有的换她们廉价的,而在我们这又稀少的东西。”钱昱说着凑近苏玉兰亲了一口道:“银子你放心用,我就是产银子的。”

         “无聊。”苏玉兰闻言嗔了钱昱一眼,“这般多的银子,你回去千万同干娘说一声。”

         “好,我回去说一声。”钱昱抹平苏玉兰的眉头道:“总有一天我要让你掷千金眼都不眨一下。”

         “我只需家里和和睦睦的就好,咱们过好自己的小日子长长久久的。”苏玉兰说罢轻轻靠在钱昱怀里,“只要你,你不变心,如现在这般爱我,我便是随你吃糠咽菜也心甘情愿。”

         “玉兰。”钱昱拥着苏玉兰低下头,轻轻吻上去,还未来得及回味便被苏玉兰推开。

         “要死了你!”苏玉兰推开钱昱转身走了两步,回头笑道:“这里时不时来个人,你说你胆子咋这般大!”

         “那咱找个没人的地方?”钱昱笑着走上前。

         “凭什么这般便宜你?”苏玉兰说罢便替钱昱整了整衣服道:“时辰差不多了,你快回吧!”

         “今天已然谈妥一笔生意,不着急。”钱昱说罢笑道:“带你去个好地方。”

         “什么地方?”苏玉兰扬着纯真的笑意。

         钱昱红着脸敷衍道:“先不要问,去了就知道了。”

         “搞什么神秘。”苏玉兰说罢怀着好奇的心跟钱昱走了。

         苏玉兰千想万想,竟没有料到钱昱竟带着她来客栈。

         “坏人,你想干什么呀?”苏玉兰斜着眼瞧钱昱。

         钱昱脸一红,清了清嗓子道:“客栈房间里没有人。”

         苏玉兰听罢转身就走。

         “玉兰,等会,你去哪儿?”钱昱见状忙上前拉住苏玉兰。

         “自然是回家。”苏玉兰看都未看钱昱,“未成亲以前不许有坏想法。”

         “没有那个意思,也不敢啊!只是想找个地方你我单独呆一会子,毕竟我后天就走了。”钱昱说罢摇了摇苏玉兰的胳膊。

         苏玉兰闻言没有立马反对,沉吟片刻问道:“你当真没有动那个心思?”

         “没有,我等着成亲那天呢!”钱昱一本正经的说道。

         苏玉兰闻言将耳边的发丝绕道耳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上去呆会就呆会吧!”

         钱昱闻言扬起嘴角,牵着苏玉兰走了进去。

         “掌柜的,来一间上房。”钱昱说着便掏出银子。

         客栈老板在钱昱和苏玉兰身上看来看去,看的钱昱皱起眉,看的苏玉兰红了脸。

         钱昱得了房间号便带着苏玉兰上了楼,刚关上门苏玉兰便捂着脸蹲下。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钱昱顿时吓坏了。

         “都怪你。”苏玉兰抬手头,“人家掌柜的指不定咋想呢,丢死人了。”

         “没事,又不认识。”钱昱说着将苏玉兰拉起,抬手摸了摸苏玉兰的脸颊,“怎地这般烫?这温度都能下面条了。”

         “讨厌你。”苏玉兰被气笑了,抬手将钱昱摸自己脸的手打掉,“就知道吃。”

         “玉兰。”钱昱拉着苏玉兰坐到床上,“咱们不要理这些了,走半个多月我都不知道怎样挨。”

         “你回来的时候得入冬了。”苏玉兰头一歪搁在钱昱肩膀上。

         钱昱很自然的低头亲了上去,亲吻的声音越来越大,呼吸声也越来微急促。

         苏玉兰已忘却所有,紧紧的环着钱昱的脖子。

         钱昱吻到最后,控制不住的伸出了舌头。

         “唔!”苏玉兰环着钱昱脖子的手松了,整个人即将要和钱昱分开,钱昱似是有所感,手搂紧苏玉兰的腰,直接将人逼到绣床边上的床框上,舌头灵活的窜来窜去。

         “嗯!”苏玉兰只觉得被吻的全身无力,整个人好似溺水一般,不由的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娇喊。

         良久,钱昱停了下来,喘着气将额头抵在苏玉兰额头上,喘够了,扬起嘴角笑了。

         “阿昱!”苏玉兰娇呼一声直接靠在钱昱怀里,她从未有过这种要死了的感觉。

         苏玉兰自己不觉得,可钱昱却听的身子颤了颤,苏玉兰刚才那一声阿昱叫的太过妩媚,让人心里痒痒的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