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张宁珊被梁佑安抱进怀里,皱着眉头,抬头一瞧,竟有些恍惚,梁佑安眉眼之间怎么像极了那个人。

         “啊!”梁佑安放下张宁珊,还未转身便被强盗的刀划伤了胳膊。

         丁远山带着护院朝梁佑安这边赶来,没几下,强盗便被打跑了。

         张渊从马车上下来,简单查询了人数,便命商队稍作准备,片刻便又启程了。

         “梁佑安,大小姐吩咐让你到车梁上坐着。”阿月掀开车帘往前喊道。

         梁佑安一听很是惊讶,恶魔女怎么转性了,可惊讶归惊讶,梁佑安还是坐在了车梁上。

         张宁珊掀开车窗帘布,瞧了瞧走在前面的钱昱,虽然心疼他徒步行走,却没有理由让钱昱也坐在车梁上。

         所幸自此一劫,路上倒也太平,商队顺利进入了宾阳城门。

         “你们先进客栈,把货卸到客栈后院。”张渊下了马车对冯材等人说道。

         此刻,张宁珊被丫鬟扶下马车,见自家大伯看向自己眼睛不由的跳了跳。

         “珊珊!”

         果然,张渊喊住了侄女。

         “随我去县衙一趟,也不知你是怎地,从小便与张幸交好,结果大了越发疏远,张幸也是,我救他收留他让他读书考功名,两年了书信来的越发少!”张渊板着脸说道,他以前也考虑过张幸,但这个侄女死活不答应,所幸现在有钱昱,不然,他还真不知如何是好。

         “伯父去便好,毕竟我与张幸都大了,该避嫌了不是。”张宁珊闻言扬起嘴角笑道。

         张渊闻言道:“我既让他随了张姓,还有什么可避嫌的,罢了罢了,虽说他如今做了宾阳的县令,可我到底是他恩人,便是让他来见我也不为过。”

         张渊说罢便打发驾马车的小厮去了县衙。

         张宁珊闻言微微低头,两年了,自从两年前自己说了些狠话,便再也不见张幸的书信。

         商队在客栈安顿下来,钱昱拉着梁佑安回了房。

         “钱昱,不用包的这般仔细,随便包扎一下就好,不疼。”梁佑安倚在床上笑道。

         钱昱闻言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道:“你太莽撞了,若不是丁大哥来的及时,你早被砍死了,凡事安全第一。”

         “嗯,钱昱你所言极是。”梁佑安装模作样点了点头。

         钱昱见状嘱咐其多休息,自己背着竹包出了客栈,打听市场去了。

         钱昱前脚刚走,一官轿便落在客栈前。

         “大人,到了。”

         跟班话一落,较帘被里面的人用扇子挑开,较子里的人弯腰走了出来,身穿青色长袍,端的十分清秀,行动之间倒有几分洒脱。

         “张大人,东家就在二楼。”张家车夫连忙上前引路,如今张幸已是当官的人了,自然不能像以前那般对待。

         张幸闻言只是点了点头,随着车夫上了二楼。

         房间里,张渊一脸兴奋。

         “许久未见那小子了,还真是有几分想念,他也是个出息的,竟一路高中了进士。”

         张宁珊听在耳里微微敛眉,她倒希望张幸不中,那样便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东家,张大人来了。”车夫敲了敲门。

         “快让他进来。”张渊爽朗笑道。

         门开了,张幸手执折扇走了进去,虽然余光瞥见了张宁珊,但却未曾正眼瞧过去。

         “张幸见过东家。”张幸径直走向张渊。

         “不兴这般叫了,如今你是官,便叫我一声伯父吧!”张渊虚扶起作揖的张幸,让其坐下。

         张宁珊自张幸进来便直打量,见张幸理也不理自己,心里竟生出几分气来,微微侧身也不言语。

         “珊珊,幸儿来了,你怎地连声招呼也不打?”张渊看向侄女问道。

         “人家进来也不曾见到我,作何凭白作践了自己?”张宁珊转过头直视张幸。

         张幸闻言好不尴尬,当初说老死不相往来的是她,说自此视为陌路的也是她,怎地又埋怨她不打招呼起来?

         在张渊询问探究的目光下,张幸站了起来,微微作揖道:“张幸见过大小姐。”

         “可别,当真是不敢当,如今你可是县太爷了,叫我大小姐岂不是打我脸吗?”张宁珊说罢便愣了,她也不曾想两年多未见,自己对张幸这般苛刻起来。

         张幸闻言也气闷,坐下回道:“张幸怎敢,张幸当初不过一要饭的乞儿,若不是大小姐肯赏碗饭吃,张幸早就饿死了,即使现在当了官,也不曾忘记你是我主子,我又岂敢称呼你名字?”

         “张大人说这话可就不对了,你以前难道不曾唤我家小姐珊儿?莫不是当了官便六亲不认了?”阿月脱口道,她们四大丫鬟自是知晓张幸是女孩,小时候也偷偷时常一起玩,可不明白张幸为何去当官,为怎地与自己小姐生疏起来。

         “阿月,你同人家说的着吗?也不看看人家现在是什么身份,咱们又是什么身份,当心人家不开心怒了起来,拖你去衙门打板子。”阿圆阴阳怪气起来,以前东家让张幸跟堂少爷们读书,她们替张幸隐瞒性别,为的就是一口气,谁说女孩读不了书,她们偏让张幸去,可没想到张幸中了进士便和她们大小姐闹掰了,狼心狗肺的东西,若不是念在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上,早去揭穿她女子身份了。

         张幸坐在那脸红一阵白一阵,被好姐妹这般说她只有忍气吞声的份。

         “你们放肆,怎么同幸儿讲话呢?”张渊很是不解,“以前你们同幸儿不是很要好的吗?府上男娃子当中不是只和幸儿玩吗,怎地今日说出这般的话。”

         张渊话一落,众人都不再说话。

         “幸儿,她们都被珊珊惯坏了,你莫要放在心上。看到你功名有成我心甚慰啊,府上那几个不成器的,连个举人都不是,唯独你金榜题名,也不枉我栽培你一番。”张渊笑道,同时以眼神警告几个丫鬟。

         “堂少爷们天资聪颖,今年必定高中,伯父不必过于担心。”张幸停了停又道:“当初伯父让我与堂少爷们一起读书,大恩大德张幸铭记于心,伯父若有什么差遣的请尽管吩咐。”

         “哪里有那么多事,叫你过来不过叙叙旧。”张渊说着便站了起来,“时间差不多了,我得去见见吴老板,你和珊珊好好聊聊。”

         “伯父慢走!”张宁珊与张幸几乎同时站起来说道。

         “好,好,你们聊!”张渊说罢便出了门。

         “喂,你,说你呢,我们与你家大人有话说,你出去。”阿圆走到张幸跟班面前道。

         “大人?”跟班瞧这架势,心里莫名有些怕意。

         “没事,你先回去吧!”张幸显得十分淡定。

         跟班闻言瞧瞧阿圆,见其瞪自己便转身走了。

         “张大人?你倒是坐的住!”阿圆气极了。

         张幸闻言摇开扇子,反问道:“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何坐不住?”

         “你,当真是变了,越来越有官老爷的做派了,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我们就去揭穿你,让你被砍头。”阿圆瞪大眼睛说道。

         张幸闻言苦笑道:“现在去揭穿也不晚,不过一条命而已。”

         “好了好了,你们这是做什么?”阿好闻言连忙上前,拉住阿圆道:“大家十几岁便在一处了,没必要非得说这些个狠话。”

         张宁珊瞧着张幸,自然瞧见眉宇那份坦荡和嘴角那份苦笑,莫不是这人真看透了生死。想着思绪回到了八年前,那个时候她十一岁,张幸九岁。

         “伯父,下次什么时候再来瞧雪景,珊珊喜欢雪崖边的梅花。”十一岁的张宁珊坐在马车上依偎在张渊身侧。

         “珊珊喜欢看那隔几天再来,叫上你爹你娘一起来。”张渊笑的十分爽快。

         “吁!”车夫拉住马,马车停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张渊坐在车里问道。

         “东家,前面躺着一个小孩!”车夫回道。

         张渊闻言下了马车,走近一瞧,小孩衣服十分破旧,而且很不合身。

         “还有气,带回去吧!”张渊探了探鼻息站了起来。

         车夫把一身破旧的孩子抱上马车,张宁珊坐在一旁瞧着,“伯父,他怎么了?”

         “今年大旱,怕是饿坏了,回府后让府里的婆子给他喂点米汤。”张渊说着瞧了咱饿婚的孩子,“很少见穷人家的男娃子长的这般白的,倒不像个没福的。”

         “东家,到了。”

         张渊闻声让车夫打横抱起小孩进了府。

         那个时候,回房的张宁珊担忧极了,她第一次瞧见被饿晕了,便遣了大一些的阿好拿着点心去探望。

         婆子喂了米汤后便去忙了,阿好进屋便瞧见炕上的娃子,见其浑身脏兮兮的,便湿了帕子给洗了手,可洗脸时意外发现了耳洞,心下愈发好奇,回房同张宁珊禀告。

         “什么,你说那人是女孩子?”张宁珊很是惊讶,“阿好,你看错没有,他明明穿的男装。”

         “应该没有看错,小姐,要不要同东家讲。”阿好问道。

         张宁珊那时候人虽小,却极有主意,歪着脑袋道:“我想没有必要,她醒了便是要走的,没有必要将人家隐瞒的事拿出来说。”

         “知道了,小姐!”阿好等人纷纷点头。

         “既是女孩子,便没有忌讳的,你们趁婆子们忙便替她净一净身子吧。”张宁珊说罢便躲到里屋,钻进被窝里拿起手炉。

         她想着左右不过一面,没成想那女孩被伯父留了下来,她也曾有几次想对伯父讲,可是,要么伯父身边都有人,要么她不知从何讲起,直到伯父给她取名张幸让她进家学,四个丫鬟求情她便再也没有提起,总想着上完家学再说不迟,没成想伯父竟让张幸如堂兄那般进了考场,自此她想说也狠不下心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