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约莫酉时,太阳悄悄往山下落去,钱昱背着两百余两银子出了铺子。

         两百多两银子什么概念?可以买一座小宅院,买十几亩好田。况且,这只是二十颗人参所得,钱昱只觉得向往的日子就要来临了,现下勾画的未来里只差苏玉兰了。

         想到苏玉兰,钱昱嘴角的笑意渐渐隐去,今天就快过去了,还剩两天。

         钱昱微微一叹,拿出纸笔,纸上头里写着庐陵几家大户。前面几户已写满密密麻麻的字,只余刘府、曹府和县衙了。

         钱昱走到刘府大门前,转身进了刘府门前的茶馆,坐在靠窗的位置仔细记下府上有哪些人出入,观察出府的老爷、太太、小姐和少年的穿着及喜好,连带门房护院的所好也一并记下。

         天渐渐黑了,钱昱出了茶馆,转路去了柳荫村,想凭着去拿木盒子为借口,再去见见苏玉兰,哪怕一眼也好,说不定就再也不见了。

         钱昱轻轻扣门,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心里扑通扑通的响起,这脚步声好似是苏玉兰的。

         门开了,钱昱抬眼看去,愣在门口,来的不是苏玉兰又是谁?

         苏玉兰万万没想到是钱昱,整个人维持开门的东西,僵在那里。

         二人互看一眼后均转向别处,虽不曾相视,可二人眼神中包含了太多东西。

         良久,钱昱清了清嗓子道:“我来找苏老伯拿盒子。”

         “进来吧!”苏玉兰闻言松开把着门的手,微微侧身,她实在没想过会这般快见面,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对待钱昱。

         “我爹娘他们出去了,盒子垒在墙边,你去拿吧!”

         “嗳!”钱昱闻言应声走到墙边,每十个盒子都被用绳子捆在一起,钱一手拎着十个盒子,瞧了眼不知在想什么的苏玉兰道:“那我先走了,苏老伯回来还望你帮忙告知一下。”

         苏玉兰闻言有些恍惚,印象里只有一开始的时候钱昱才这般客气,熟了些之后再也没用这般客套的语气同她说话,一时间有些微愣。

         “我会同我爹说的。”苏玉兰回神后道。

         钱昱闻言万般不舍的往门口走去,一步一步走出了苏家。回头瞧了瞧苏家,并未见苏玉兰出门相送,顿时有些失落。

         黄昏的余光将钱昱的身影拉的老长,苏玉兰站在门口瞧着钱昱一步一步走远,目送其归去后心里泛起淡淡的失落感,她不知道该怎么做,这般大的事竟没人可以商量,甚至不能对任何人说。

         太阳下山了,月亮升了起来,钱昱取了七两银子,带着肉和酒去了邻居家,当初为了娶苏玉兰向好几户邻居借了七两银子,如今有了银子,她便被钱母催着去还钱。

         此刻的钱母是高兴的,儿子有出息,赚了这般多的银子,她焉能不高兴?在她看来,儿子给她挣了不少脸,从今以后,她再见婆婆和大姑子时可以挺起腰板了。改天把儿子给自己买的上好的丝绸做成衣服,也好在大房那个泼妇面前神气神气。

         须臾,钱昱送完钱回来,便被钱母叫进屋里。

         “阿昱,现在咱们有了银子,可以说门好亲了,严家姑娘你若真的不喜欢娘也不逼你了,你给娘说说,在县里可曾瞧上什么好人家的姑娘,娘托人去说。”

         “娘,这事先搁着吧,再说,咱这屋也太破了,下雨天边上都漏雨,银子咱还是先留着买个宅院吧!”钱昱有些心累,为什么老娘这般热衷她娶媳妇?

         钱母闻言打量了一下屋里,是太过简陋,理应盖间新房了,有了新房说亲时底气也足一些。

         “房子的事你看着来吧,只是说亲的事不能太缓了,娘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你没有钟意的姑娘,娘可就去严家给你说亲了!”

         “知道了,娘!娘还有其他事嘱咐吗?若是没了,我就回房去睡了。”钱昱坐在桌前神情疲倦道。

         “只此一事,你要放在心上。”钱母一边收着桌上的银元宝一边道:“累了就回房睡吧!”

         钱昱闻言恭敬的退了出来,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回房后,将自己留的一百两银子藏进柜里,随后取出纸笔简单做了账簿,将今日进项和花费记下。

         片刻,钱昱靠在了椅背上,一个人开始发愁,两天后苏玉兰要是同意和自己好,那该如何同娘说呢?照目前来看,老娘压根就不打算再提起苏玉兰,这如何是好?

         愁云笼罩在钱昱眉间,这一夜没有睡实过。

         第二天,天刚亮之际,钱昱起床简单吃了几口昨晚的剩饭便带上自己的人参出了门。

         钱昱一路进了城门,向右走,来到庐陵丝绸商人的府邸。

         “碰,碰,碰!”钱昱敲了敲门。

         “找谁?”门房打开门凶巴巴道。

         钱昱没有丝毫差异,仿佛早就了解一般,从怀里取出二十个铜板。

         “小哥,给,留着喝茶!”钱昱将二十文铜板递给门房。

         瘦小的门房拿手掂量一番笑道:“说吧,什么事?”

         “烦劳询问府上管事的,可需要人参?”钱昱顺着打开盒子,递给开门人看。

         “你来的还真是时候,府上老太太病了,于管家正打算辰时去买呢!你进来侯着,我去唤管家。”开门人拉开门让钱昱进了门房。

         之前的观察用到了实处,今日,各个府上的守门的人没有一个将钱昱哄走的。钱昱今日的策略便是投其所好,喜欢钱的送钱,喜欢烟的便送烟,喜欢酒便买壶酒去敲门,一路走到张家窑场,二十颗人参竟卖完了。

         钱昱背着近二百两的银子还未踏进窑场便听见于掌柜的声音。

         “笨死了,抹均匀了,你弄成这样烧出来的陶罐是残次的你知道吗?”三窑掌柜逮住梁佑安一个劲的训,当然,这也是张宁珊的意思,那天张宁珊特意提点了三窑掌柜,三窑掌柜心领神会,便时刻找梁佑安的茬。

         梁佑安甚是无聊的抹着泥,她一个学中医的,来这耍泥过家家,微微叹了口气表示自己十分无奈,她其实不恨掌柜,她就恨张宁珊,以为自己是大小姐就趾高气扬的,要不是因为口袋没银子,她早就不在这呆了。

         “钱昱!”梁佑安见到来人,连忙站起来跑向钱昱。

         “你可来了,我快死啦!”

         钱昱闻言抬手拍了拍梁佑安的肩膀以示安慰,随后把昨天谈好的协议递给三窑掌柜道:“于掌柜,城西朱员外订了三百个茶壶,一千八百只茶杯,两个月后要。”

         三窑掌柜接了过去,拿眼瞧钱昱,他万万没想到,平日不怎么说话的钱昱竟然每天都能谈妥一家,难怪能得大小姐的青睐,不像这个梁佑安,没个眼力劲,大小姐烦什么他来什么。

         钱昱任务完成了,便拉着梁佑安往角落去。

         “钱昱,你说,你为啥不在窑场里呆了,我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了,这里没手机,没微信,找你都不知上哪找。”梁佑安见到亲人,话唠开启,“你不知道,这张家大小姐就是个变态,我就不小心踩扁了她的花,她就让人打我板子,我去,我没卖给她好吗……”

         “咳咳。”钱昱瞧见站住墙角的人,连忙清咳提醒梁佑安。

         可梁佑安正在吐槽的兴头上,那里注意的到,依旧双手比划道:“叫什么宁珊,我去,我真想扇她……”

         “咳咳。”钱昱闻言急出一头的汗,她知道梁佑安将会这句话付出点代价。

         “你咋啦?感冒了?换季的时候是容易感冒,你多注意一些,等会我给你把把脉,开个方子。”梁佑安说罢拉着钱昱的手道:“说到哪儿了?哦,对,她太膈应人了,不仅人坏脾气也不好,多大点事就罚人。倒是她身边的丫鬟阿好不错,哎呀,你拉我做什么,我跟你说,阿好不仅长的好看,人品也好,要是能讨她当我媳妇我就知足了。”

         话音刚落,张宁珊的双眸看向身边的阿好,阿好见状身子颤了颤,尽管如此,可阿好心里还是开心的,毕竟她觉得梁佑安在张家窑场的众人里最干净,虽然淘了点,可人还是不错的。

         “告诉于掌柜,今日梁佑安不到子时不准下工,还有,中午的饭加肉,但梁佑安没份。”张宁珊说罢拂袖而去,她就没见过这般讨人厌的,真是气死她了,整不服他梁佑安她就不姓张。

         钱昱见张宁珊走了,连忙拉着梁佑安转身,抬手指向不远处的张宁珊。

         “她都听见了?”梁佑安垮着脸问道。

         “你说呢?”钱昱无奈的看向梁佑安,“我提醒你两次,拉你胳膊都挡不住你诉苦的嘴。”

         “完了完了,那蛇蝎女人肯定得报复我。”梁佑安的面部表情十分吩咐,短短时间内,变了又变了。

         阿好站在不远处同情的瞧了眼梁佑安,随后被阿圆硬拖着走了。

         “阿好,你疯了,没看见小姐刚才有多生气,你还敢留这。”阿圆边拉着阿好走边道。

         “你最好去赔个礼,以后不要在张家窑场说了。”钱昱嘱咐道。

         梁佑安本还担心,可随后便无所谓道:“管她呢,她要敢报复我,等半夜,我捉了猫去她窗前吓她,我就不信我整不了那个臭女人。”

         钱昱闻言不仗义的笑了,也不知为何,光是想想那个场面,便忍不住发笑,好似一对活冤家一般。

         “你平日多与丁护院和王隐在一处,他们俩为人还算仗义,不会让人欺负了你。”钱昱说罢从袖口里取出两锭银子递给梁佑安道:“这银子你拿着,买几件衣服换着穿,总不能一直穿着张家下人们的衣服吧。”

         梁佑安瞧见银子,眉眼弯弯道:“钱昱,我就知道你好。”说罢捧起钱昱的脸亲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