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章 .91.90.
        小道上,两辆牛车慢腾腾行驶着,偶尔,路边的枯树飘落下几片没了水分的干煸树叶,随风吹落在牛车上。

         钱昱百无聊赖,从袖口里伸出手,捏了一片树叶在手里把玩,眼神渐渐愣了起来,一看就是走神不知想什么去了。

         “阿昱,想啥呢,大冷天手放外面,竟不知冷了。”苏玉兰说着便将钱昱的手暖进手心里。

         钱昱回神,笑了笑道:“也没想什么,就是,现下家里虽说干净,可也没个家具,要不,待会,去岳丈家取吧。”说罢抬眼瞧了瞧苏玉兰,反手将玉兰的手握进手心。

         “你瞧我做啥,你想取就去呗,我爹不是催过几次吗?要不是你懒,家具早在家里摆着了。”苏玉兰说着动了动身子,头一歪歪进钱昱怀里。

         钱昱闻言有些赧颜,快到冬天了,有些事情她实在懒得动,冷嘛,蛇也得冬眠呢!

         “我的意思是,你好久也没回去看看二老了,叶落都归根了,咱起码也要带点东西回去趟。”

         苏玉兰闻言身子一颤,随即抬起头看向钱昱,双眸中无不透着喜色,然而,这种喜色渐渐暗了下去,悄悄往后面的牛车看了一眼道:“娘,怕是不会同意的。”毕竟女子老往娘家去是大忌。

         “同娘说,去取家具,娘没有不应的。”钱昱笑着回道。

         苏玉兰闻言抿了抿嘴,继续窝在钱昱怀里,她还是有些想爹娘了呢!

         “昱哥儿,往哪走?”进了城,同村王大娘的儿子水柱问道。

         “往右拐,城南,永安街道第三个胡同。”钱昱答道。

         “昱哥儿,你这出去一趟赚了不少吧,咱们村也就你出息了。”水柱一边驾着牛车一边道。

         “也不是啥大出息。”钱昱谦虚几句。

         到了宅门前,钱昱下车拿出钥匙打开大门,转身帮着卸东西。

         “水柱啊,你和水生进去坐坐,待会吃了饭再回。”钱母招呼道。

         “婶,下次吧,家里也忙着嘞!婶,我们先走了。”水生摆了摆手。

         钱母一听忙道:“那哪行,不吃饭也不能让你们空手回。阿昱啊,去给水柱他们打几斤酒带回去。”

         “嗳!”钱昱应着,从钱母那接了银子道:“娘,我去去就回。”

         “水柱,水生,我送送你们,走吧。”钱说罢便与水柱两人往回走。

         钱母见三人出了胡同,便和儿媳一起,将东西往家里搬。

         “这宅院就是不一样,敞亮的紧。”钱母环视周围道。

         苏玉兰闻言扬起嘴里,她对生活越来越又信心。

         “娘,你去屋里坐坐吧,剩下的我来收拾。”苏玉兰笑道。

         钱母闻言点了点头,进了二院,往主屋去。

         钱昱回来时,院落里井井有条。

         “阿昱,回来了,快过来,你说这块地种什么好呢?”苏玉兰满脸笑意,看样子好似立刻就想种上东西。

         “你想种什么,便种什么。”钱昱笑着蹲在苏玉兰身边。

         “不如,买点葱苗种上,再种些菜。”苏玉兰拿着木棍在那菜栏内划着分界线,“这样的比例,阿昱,你说好不好?”

         “好!”钱昱笑着将苏玉兰搂进怀里,“你就是把整个院子都种上菜,我都没有意见。”

         “不行,我还想做点别的呢!”苏玉兰满脸的喜悦。

         钱昱抬手刮了刮苏玉兰的鼻子,道:“好了,傻乐什么,走吧,买东西去岳丈家。”

         “你去跟娘说一声。”苏玉兰闻言既喜且忧,扯着钱昱的袖子,央着她去同钱母说。

         钱昱笑着亲了亲苏玉兰的嘴里,“等着。”说罢便起身往主屋走去。

         苏玉兰心里彭彭只打鼓,她实在是想回去看看娘家人。

         钱昱出来时,苏玉兰依旧蹲在那里,见钱昱出来,连忙小跑上前,瞧了瞧屋里,小声问道:“娘应了吗?”

         “你猜猜。”钱昱扬眉。

         “哎呀,讨厌,明知道人家急你还逗人家。”苏玉兰不依,嘴一撅表示抗议。

         “好了,娘应了。”钱昱无奈,“你进去同娘说一声,我们现在就走。”

         苏玉兰闻言抿了抿嘴,走了进去。

         “娘,我们去了,您有什么要嘱咐我和阿昱的?”

         钱母早知苏玉兰私下里喊钱昱‘阿昱’,现下也不想多说,便道:“早去早回便是,别个倒没啥,出去买些像样的东西带上。”

         “嗳,那娘,我和阿昱出门了?”苏玉兰站在门口低声道。

         “嗯,去吧。”钱母点头应了。

         见婆婆点头,苏玉兰按捺住喜悦,退了出来,一出了门,立马跑到钱昱身旁道:“阿昱,娘应了,我们快些走吧。”

         “急啥,你带银子了?”钱昱拉住已经朝二门迈出一步的苏玉兰。

         “哦哦,我这就去取。”苏玉兰回身,走了两步回头问道:“阿昱,你说取多少好?”

         取多了怕是不妥,取少了又……

         “先拿十两吧!”钱昱在二进院落的月亮门处道。

         苏玉兰闻言抿了抿嘴道:“阿昱,会不会,太多了?”

         “嗯?”钱昱迈腿走近,“不多,我央着岳父打了好多家具呢!”

         苏玉兰嗔了钱昱一眼道:“也不知你哪来的那些歪歪点子,打的那是啥子家具。”

         “怎地不是家具了,方便的紧呢!”钱昱说着便有些期待。

         苏玉兰暗暗瞥了钱昱一眼,进屋取了十两银子装进荷包里。

         小夫妻出了门,便直接往最热闹的街道去。

         “小哥,买只鸡回去吃吧?”小贩抓着鸡满眼期待的瞧着路过的钱昱。

         钱昱走了一步,回头望去,刚想问问价格,便被苏玉兰拉住。

         “家里养着鸡呢,五六只呢,买回去我娘铁定心疼钱。”

         “那买只鸭回去,娘可开心?”钱昱笑着扯了扯苏玉兰的袖子。

         苏玉兰闻言眯着眼睛假意笑了几声道:“呵呵,你买只猪回去我娘更开心。”说罢白了钱昱一眼便往前走。

         钱昱闻言抿嘴一笑,快走两步追上道:“猪是不太可能,但猪头可以,买两个猪头给爹当下酒菜,走。”说罢牵着苏玉兰往屠户摊走去。

         屠户摊右侧,钱昱背着手站着,双眸满含柔情的瞧着正在讲价的苏玉兰,初次见识玉兰讲价功力时,玉兰还不是她的妻,她也不是玉兰的夫,如今,这般好的女子当真不顾一切嫁与她,她怎能不用心去疼,用心去爱?前世今生,唯有此情让她的心软成一片,柔成一片。

         “阿昱,想什么,又出神了!”苏玉兰提着一只被油纸包好的猪头走到钱昱跟前,抬起另一只手在钱昱眼前晃了晃。

         “是看我家玉兰太美了。”钱昱说着脸有些红,再说下去难免矫情,忙转移话题道:“哦,对了,咱给喜田把笔墨纸砚也买了吧,一整套的。”

         苏玉兰闻言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好呀,喜田铁定要爱不释手了呢,那给玉梅和大哥大嫂买些啥?”

         “给大哥买点好酒,至于玉梅和大嫂,你铁定比我清楚她们喜欢什么,你自己看着来就好。”钱昱说着伸手接过苏玉兰手中提着的猪头。

         “那去胭脂铺吧!”苏玉兰沉思片刻,带着钱昱拐进了天林街。

         小夫妻置办好东西,太阳已经偏西了,顾了辆马车,往柳荫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