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3章 .82.81.80.79.
        屋内气氛冷了下来。

         张幸怀着忐忑的心逼近张宁珊,问道:“你我不过假成亲而已,我喜欢谁你这么大反应作何?我就是爱上邢沫,又如何?”

         “啪!”张宁珊闻言再也克制不住,扬起巴掌狠狠的胡了上去。

         张幸一愣,随即一把扯过张宁珊,低头吻上那红唇。

         “嗯。”张宁珊瞪大眼,张幸竟然敢吻她?随即用力想推开张幸,可张幸并不想停止,抱着她的腰肢朝旁边的床倒去。

         “唔!”张宁珊倒床那一刻疼的哼出了声。

         张幸也从未与人接过吻,吻得极为生疏,可就是这般,张宁珊依旧有种沉醉的感觉。

         张宁珊闭上了眼,明知不应该却无法控制自己。

         “珊儿!”张幸舒服的叹了一声,抱紧身下的娇躯,内心火烧一般却不知该如何继续。

         良久,张幸停下,双眸充满爱意的瞧着张宁珊。

         “珊儿,适才为什么打我?”张幸轻声问着,“这样随便打人,不好,不好!”

         张宁珊本来已经平静下来,尤其是头一回亲吻,心头跳的厉害,本以为张幸会说几句暖人的话,没成想亲完便质问她随便打人,一下子不高兴起来,道:“随便打人?你招蜂引蝶还不让人打啊?”

         “珊儿,你这般动怒是心里有我了吗?”张幸不怒反笑,低头吻了吻张宁珊的额头,“珊儿,我很高兴。”

         “谁心里有你?痴心妄想!”张宁不好看张幸的眼睛,微微别过头去。

         “珊儿为何死不承认?我从不曾喜欢过邢沫,你无需动怒。”张幸闻言笑道。

         “谁在乎你喜欢谁,不过是因着你我那假婚约而已!”张宁珊嘴硬道。

         张幸闻言笑了笑,下了床,理了理衣服道:“大老远怎地来了?”

         “来做生意!”张宁珊板着脸坐起来。

         “货呢?”张幸扬起眉毛,勾起嘴角。

         张宁珊站了起来,路过张幸轻飘飘说了一句:“在路上!”说罢推门走了出去。

         屋外的两个丫鬟见门开了,便迎上前,见到自家小姐那刹那,她们只觉得天雷滚滚,她家小姐好好的进去,出来时发丝乱了,唇膏也好似被人啃了一般,可屋里只有张幸,莫不是……

         “愣着做什么,回厢房去。”张宁珊说罢迈步往厢房走。

         “嗳,小姐,那亮子说他家大人还没吃饭呢!”阿月跑上去说道。

         “那就饿着!”张宁珊恨恨道,陪人家姑娘这去那去,饿着活该!

         “这可不是一位贤妻该说的话!”张幸站在不远处抱着胳膊笑道。

         张宁珊闻言停了下来,转过身道:“贤妻再贤,也管不住你拈花惹草出去风流不是。”说罢快速离开。

         张幸闻言笑了笑,转道去了书房。

         夜半之时,阿月奉命端来了米粥,并未急着离去,只盯着张幸瞧。

         “好姐姐,再瞧下去,我脸上要多了个洞了。”张幸背靠椅子瞧着阿月。

         “阿幸,你和小姐之间,莫不是来真的?”阿月眯着眼。

         张幸闻言沉吟片刻点头道:“我很早朝已恋上小姐。”

         “所以说,傍晚那会你当真吻了小姐?”阿月按捺住心中的震惊问道。

         张幸点头,“姐姐可是觉得荒唐?”

         “我的想法没有任何用,只一句,保护好自己的身份,不要毁了自己又连累了小姐。”阿月说罢快速离开,她以前的想法当真没有错,小姐和阿幸之间的不是姐妹调笑而是暧昧。

         夜深了,苏家依旧亮着灯光,钱昱趴在炕上等着苏玉兰,等着等着便睡着了。

         “吱!”门开了,苏玉兰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脱了鞋袜,去了外衣,轻轻掀开被子躺了下来。

         “回来了?”钱昱闭着眼轻声问着,虽然苏玉兰动作极轻,但钱昱依旧被吵醒。

         “嗯,没睡啊?”苏玉兰寻到钱昱怀里轻声问道。

         “等你,然后等睡了。”钱昱抱紧苏玉兰,本想亲热亲热,可是太困,便没有睁开眼,只侧头亲了亲苏玉兰。

         二人紧紧抱着彼此,一睡便睡到天亮。

         钱昱睁开眼静静躺了一会,侧头瞧着睡的安稳的苏玉兰,勾起嘴角,慢慢支起身子,轻轻压了上去,嘴若有若无的吻着苏玉兰的香肩。

         苏玉兰闭着眼,觉得痒痒的,便伸手拍了拍。

         钱昱笑了,加重吻的力度。

         “嗯!”苏玉兰轻哼一声,睁开迷茫的眼睛,“阿昱。”这一声阿昱满满的幽怨。

         “玉兰。”钱昱凑近苏玉兰,吻上那还未合上的唇。

         苏玉兰无奈的闭上眼,承接着钱昱密密麻麻的吻,她只觉得钱昱的吻铺天盖地向她袭来,身子越发的软了。

         肚兜褪去,肌肤摩擦,被子下,两具娇躯彼此交缠。

         “嗯,嗯,啊!”苏玉兰娇喘着,双手抵在钱昱肩上,满脸的红润,发丝已然被香汗打湿。

         钱昱埋头在苏玉兰胸前,下面的手并未停止,有节奏的运动着。

         “阿昱,阿昱,呃啊!”苏玉兰抱着钱昱的手弓起身子。

         院子里的二老彼此相视一眼。

         苏老爹笑道:“想来钱家子嗣是不成问题了,他娘,你去把喜田和玉梅看住,别让他们这个时候出来,还小呢!”

         苏母闻言朝女儿屋里瞧了一眼,微微一叹转身回屋,这小两口婚前便急,这会子名正言顺的,她也说不得什么。

         “啊!阿昱,再这般坏,不让你近身了。”苏玉兰嗔了钱昱一眼。

         钱昱闻言也有些羞意,趴在苏玉兰身上蹭了蹭,“下次不了,快饶了这遭吧!。”

         “既是求饶还不快起来,爹娘他们铁定都起了,就剩你我了,待会少不得要被羞!”苏玉兰埋怨道。

         钱昱闻言起身,见苏玉兰躺在那不动便道:“玉兰,可是累的狠了?”

         “你说呢,大早上的,就干坏事。”苏玉兰说罢慢腾腾坐起来,由着钱昱伺候她穿衣服,此刻的她早已浑身无力。

         小夫妻穿戴整齐的出了屋,见家里的人全都坐在小灶的桌子前,不由的脸通红起来。

         二人含羞的给长辈问了安,挨着边坐下。

         “阿姐,你今天最晚一个起的,以前都是最早的一个,怎地嫁了人倒懒了呢!”苏玉梅懵懵懂懂,虽不知具体原因,可阿姐起晚很难得,必须调侃。

         苏玉兰闻言头低了低,这死丫头成心的。

         “好了,人到齐了,快吃饭吧!”苏母及时解围。

         饭后二人正式拜别苏老爹和苏母,回家之前去了县里。

         “阿昱,人家给画吗?什么结婚照的听也未听过!”苏玉兰被钱昱牵着,幸福的紧。

         “自然给画,结婚照是我们那儿的,每对新人都要去照,额,去画几幅挂在家里。”钱昱边走边解释着。

         二人进了城南,走到一处许宅的院落前停下,钱昱敲响了门。

         看门的探出头来。

         “请问,许夫子在吗?”钱昱礼貌相问。

         门房打量二人,开口问道:“可是姓钱名昱?”

         “正是。”钱昱点头。

         “进来吧,家爷早就嘱咐过了。”门房开门,引钱昱二人进来。

         入门是白色萧蔷,拐弯后便是曲折游廊,阶下石子漫成甬路。上面小小两三房舍,钱昱二人被引进左侧的房间,里面都是合着地步打就的床几椅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山水画,左右挂着一副对联,其词云:吴客独来後,楚桡归夕曛。。

         少时,许夫子走了进来。

         “钱昱是吧,你的来意我听你姑爹说了。”许夫子坐下,打量二人,“许是我老了,竟不知现在成亲还要画幅画留个纪念。”

         “夫子,原只是我突发奇想而已。”钱昱笑道。

         许夫子闻言不再多说,拿出笔墨纸砚。

         苏玉兰双眸刷的亮了,她确实自幼钦佩读书人。

         钱昱见许夫子磨好墨,便摆起姿势,碍于古代,没敢有什么亲密动作,可就是紧挨着竟也让夫子皱眉。

         “搂搂抱抱像什么样子!”许夫子轻斥一句,“你们两个都坐着我看看!”

         “两个都坐?”钱昱抬头,“我站着吧!”钱昱总觉得两个都坐着十分古板,搞不好跟僵尸似的。

         许夫子闻言瞄了钱昱几眼,丈夫站着妻子坐着,这是要逆天?

         “随便你!”许夫子懒得再训,“坐好我看看!”

         钱昱连忙拉了凳子让苏玉兰坐下,自己站在椅后,刚想弯腰趴在玉兰身上,便瞧见许夫子严厉的目光!无奈只得站在椅子侧边,屁股靠在扶手上,转头瞧着许夫子。

         “可以走了,下个月来拿画!”许夫子头也不抬道。

         苏玉兰是诧异的,还没画就可以走了?

         “多谢夫子了!”钱昱说罢牵起苏玉兰往外走,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阿昱,不看着咱们画能画的像吗?”苏玉兰出了许宅问道。

         “七分相似吧,功力深得的人都记在脑子里。等下个月我好生表起来挂在咱们屋里的墙上。”钱昱侧了侧头瞧着苏玉兰道:“我们那有专门画婚纱照的,可以摆很多姿势,甚至可以亲上去!只是这里没人给画,倒可惜了。”

         “亏得许夫子不给画,不然你挂起来被人瞧见,哪还有脸见人?不过你们那这么奇怪,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苏玉兰走着走着便将头搁在钱昱肩上。

         “若有机会,必带玉兰去见见。”钱昱搂紧苏玉兰道。

         二人聊着天在县里逛了一圈,傍晚时提着大米和几样糕点回了尚河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