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
        次日,天蒙蒙亮,炕上的人都还未曾起身,帘子隔开的两对夫妻睡的正香。

         “娘,娘,我想如厕。”钱水泞从暖和的被窝里伸出小手,推了推身侧的娘亲。

         刘敏睁开双眸,瞧着一脸捉急的女儿,不由的起身为其穿衣。

         被窝突来的凉意让钱旭微微敛眉,随睁开双眸,略微躺了一会便也起身。

         苏玉兰向来眠浅,窸窸窣窣的穿衣声让其睁开眼眸,侧头瞧了瞧睡的正甜的枕畔人,不禁莞尔。

         “吱。”门开了,钱旭一家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苏玉兰听见门响后微微扯动唇角,轻轻抬起身子趴在钱昱身上,顺手捋了一小撮发丝,眼中带笑的凑向钱昱的鼻子。

         钱昱拧了拧眉头,百般不愿的睁开双眸,声音懒懒道:“玉兰。”

         “嗯,起来吧!”苏玉兰捏了捏钱昱的脸颊,说罢便想起身。

         钱昱抬起胳膊搂着苏玉兰的腰,腼腆道:“玉兰,天还早呢!”说罢便凑上去含住苏玉兰的双唇。

         一连好几天了,钱昱未与苏玉兰这般了,每每晚上都很难熬,可又不得不忍着,毕竟炕上还睡着大哥一家。

         “阿昱。”苏玉兰红了脸颊,因着钱昱的手已然滑进了肚兜里,又揉又捏的,好不羞人。

         “玉兰。”钱昱翻身,目不转睛的瞧着身下之人,瞧着那绯红的脸颊,瞧着那既羞又喜的神情,她的玉兰和她一样,心里都想的紧。越看越心动,越心动越难耐,钱昱呼吸急促的埋守在苏玉兰的香肩上。

         少时,时断时续的哼吟声响了起来,羞煞了屋外的刘敏大嫂,恨煞了正在喂鸡的钱母。

         刘敏埋头捡着大米中的石子,只当没听见,心里庆幸女儿和丈夫都在外墙忙活着。

         “哎。”钱母瞧了眼紧闭的房门,叹了口气,“这哪是娶了房媳妇回来。”

         刘敏闻言,心道不好,忙道:“二婶,侄媳妇倒要恭喜您快要抱孙子了呢!”

         钱母闻言朝房门看了一眼,未在做声。

         “阿昱,起来吧!”苏玉兰声音还透着几丝媚气。

         快感遍布全身后,钱昱懒懒的趴在苏玉兰身上,听得此言抱着苏玉兰又蹭了蹭亲了亲,方才不情不愿的坐起来。

         小夫妻穿戴整齐后,已然辰时,红着脸请过安后,坐下吃着大嫂做的早饭。

         钱母瞄了二人一眼,碍于钱旭一家,倒也为说其他,只嘱咐收拾好衣裳等物,明天搬家。

         钱昱这顿吃的极少,不是刘敏做的难吃,实在是缺少点味道,吃的不香不美。

         饭后,钱昱帮衬苏玉兰收拾好衣物,便带着牙刷牙膏出了门。

         同样的街道,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宣传海报。

         秋风呼呼的刮着,钱昱和小六子抄着手站在那。

         后方不远处坐落着雪记大酒楼,靠窗的雅间里坐着那日的中年男子。

         “去,把那人给我唤上楼来。”中年男子靠在椅背上,抬起胳膊,指了指不远处的钱昱。

         随从闻言,略微躬腰便走了出去。

         楼下,随从不知说了什么,只见钱昱往楼上瞧来,微微一愣后,中年男子笑着点了点头。

         钱昱许是猜到什么,朝着楼上拱了拱手,便吩咐小六子收拾东西,二人跟着随从往雪记大酒楼走去。

         “坐,钱昱是吧?”中年男子依旧靠在椅背上,举手投足间让钱昱想起了电视上演的王侯将相。

         “正是,但不知阁下找我所谓何事啊?”钱昱声音依旧温和,不急不慢。

         中年男子闻言打量钱昱一番,随后笑着将桌上的牙膏牙刷推到中央,“此物倒也神奇,老夫很是喜欢,请你上来不过就是想问问你那可还有?”

         “有是有,但不知阁下要多少,何时要?”钱昱抬眼问道。

         中年男子闻言看向随从,“此时家里有多少人?”

         随从闻言躬腰答:“老爷,府上主子十七位,仆人共字一百二十八位,可不久,老太太接了大太太娘家的侄女来,也接了小姐夫家的淑宁姑娘,二人所带的丫鬟仆人也有□□来个。”

         中年男子闻言理了理袖子问道:“贴身伺候的丫鬟共有几个,只需给她们买便是,不教她们的口气冲了老太太她们。”

         “那也得有五六十个。”随从答道。

         中年男子闻言看向钱昱道:“便要一百个吧,近三天可能备齐?”

         钱昱闻言并未急着应下,侧头看了眼窗外,街道上车水马龙。

         “后日小店在唐门街开张,名为如家,阁下派人来取便是。”钱昱回头看向中年男子。

         “如家?”中年男子闻言点了点头,抬手吩咐随从,“把银子付了。”

         “不急,向来都是一手交银一手交货,这银子还是等后日吧!”钱昱有自己的打算,开张那天,有人拿一百两银子来买,必定会在这小县城引起轩然大波,甚至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样以来不用费力宣传,也定能传遍庐陵城。

         中年男子若有所思的看着钱昱,以往他接触的人大都面露喜色的将银子接下,好似生怕他反悔一般,可这个钱昱,他在想什么,他就不怕到嘴的鸭子飞了?要么这个人傻,要么不同凡响,他怎么看怎么觉得钱昱属于后者。

         “那便依你好了。”中年男子盯着钱昱道。

         钱昱闻言拱手作揖:“若无他事,钱昱便告辞了。”

         “昱哥儿,那人真的要一百个,这一下就赚了一百两诶!一百两能用一辈子了。”小六子万分惊讶,出了酒楼按捺不住内心的惊诧和喜悦,脱口而出。

         钱昱闻言淡笑不语,带着小六子拐进唐门街,走到最为偏僻的门铺,只见里面挂着些许字画,右方位一个穿着深蓝色袍子的男子坐在唯一的凳子上。

         男子见到来人,本来那黝黑愁苦的脸刷的一下有了笑意。

         “小哥来看铺子?”

         钱昱笑着进去道:“是啊,但不知坐价多少?”

         “不多不多,三十两就成,这条街三十两算低的了。”男子右手攥着袍子,样子十分急切。

         钱昱闻言抿了抿嘴,四处看了看道:“这铺子虽偏僻些,可好好经营也算尚可,怎地这般急着找买主呢?”

         “哎,不是家里出了事,谁舍得卖。”男子忽地垂下头来,语气充斥着一言难尽的无奈。

         钱昱仔细瞧了瞧字画,回头瞧着男子问道:“这可都是你画的?”

         “是啊,功名不成,卖些字画,养家糊口。”男子说罢神情一暗,如今连着祖宗留下的铺子都要卖了。

         钱昱点了点头道:“这间铺子我买下了,明天中午你准备好房契,我们寻个里正,交接一下。新店开张,人手不足,你若不嫌屈就,便来我铺子应个差事,一个月一百文。”

         男子闻言眼睛一亮,他本来还想去码头寻个活计,没成想眼前之人当下便要聘他,一个月一百文比他之前也少不了多少,毕竟他卖的都是自己画的,一时间激动不已,“您真的要聘我?”

         “自然。”钱昱笑着点头。

         “多谢小哥,哦不,东家,多谢东家。”男子连连作揖。

         钱昱虚扶一把问道:“但不知怎么称呼?”

         “我姓郭,郭潇,是个秀才。”郭潇回道。

         “郭秀才。”钱昱点了点头,“明天晌午我来寻你。”

         “嗳,嗳。”郭潇连连应声。

         少聊几句,钱昱带着小六子往尚河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