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9|118.
        梁佑安走后第六天,钱昱也离了家,十两马驼车拉的货,前后有镖局的人骑马相护,钱昱坐在马车里,一路往京城去。

         途径沾华县,天下起毛毛细雨,钱昱等人寻了客栈,暂作歇息。

         钱昱刚喝了杯茶,便听邻桌的人说起了利晋。

         “诶,张兄,你不是去利晋了吗?怎地又回来了?”

         “利晋蝗灾,没生意可做了。”

         “东家,利晋蝗灾,要不,咱从璜口走吧。”华掌柜闻言连忙凑近钱昱,小声提议。

         钱昱闻言放下茶碗,沉思片刻道:“你带着一部分商队往璜口走吧,余五百两银子给我就成。”

         “东家要这么多银子做什么?”华掌柜闻言一惊,虽说生意做大了,五百两不算什么,可到底也是一笔不小的银子。

         “素闻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此番利晋蝗灾,米价必然上涨,趁现在消息还未传遍沾华,我在此购些稻米去利晋,沿街送粮。”钱昱说着便站了起来,“你们先行,我办完就去赶你们。”

         “东家,利晋蝗灾,自有朝廷赈灾,况利晋也有商家,咱们庐商何必......”

         钱昱闻言道:“我有个做陶瓷的师父,他常说,商人应有大襟怀。以前我总无法完全认同,可如今,多少有些明白,这五百两银子放咱们这就是银子,可是购了粮送给灾民,那是饱腹救命的,朝廷赈灾,远水难解近渴,再者利晋虽说也有商家,但,多了咱这五百两难道不好吗?”

         “东家仁义。”华掌柜微施一礼,取出五百银票递到钱昱跟前。

         钱昱拿了银票,领了一个档手两个伙计外加了悟走出客栈。

         利晋县,米铺子纷纷涨价,此刻已涨到三两银子一旦,足足比以往贵了三倍之多,便是如此,米铺店前仍排着长长的队。

         钱昱命伙计在街口卸粮,了悟则跑进人群喊道:“诸位乡亲,我们是庐商,途径贵地,得知蝗灾泛滥,我们东家特地购粮一千石,诸位乡亲可来领取,不收银钱。”

         话音一落,排着队的人纷纷往街口跑,你争我抢的往前挤。

         “诸位乡亲,请把队排好,一个个来。”档手站在前面扯着嗓子喊。

         此时,远处驶来一辆马车,后面跟着几辆驮车。

         “小姐,前面有人在施粮。”马车上的小丫鬟男装打扮,掀开帘子瞧了,回转身对着同样男装打扮的小姐道。

         “利晋的商人什么时候这般懂事了?”陶清疑惑,她自幼便跟祖父在利晋,深知利晋商人的本性,此次也是去京城,途中顺道探望祖父,谁知利晋蝗灾,便购了两千石粮回来。

         “小姐,马车箱子上写着庐,料是庐商。”小丫鬟小敏解释道。

         陶清闻言嗤笑一声道:“利晋的商人果然还是唯利是图,小敏,去让人打听打听,利晋刘家可出来赈灾?”

         “是,小姐。”小敏依言下车,在随从中挑了一个人,让其前去打听。

         “一个个来,一个个来,莫急,莫急。”钱昱亲自替人舀着米,只觉得排队的人乱糟糟的。

         陶清掀开帘子往外瞧,此刻的她脸上粘着络腮胡,猛的一看倒真觉不出是女子。

         “小姐,打听的人回来了,刘家没有动静。”小敏站在马车前道。

         “这般的人家,我舅舅还真是好眼光。”陶清面上有些冷。

         灾民越来越多,钱昱的粮一阵子便放完了,看着后面陆续来的灾民,钱昱有些无奈。

         “庐商大义,陶某佩服,接下来,就让陶某来吧。”陶清站在不远处朝钱昱拱拱手,随后吩咐人卸粮,自己却走到钱昱跟前,道:“在下陶清,不知阁下尊姓?”

         “不敢,不敢,在下姓钱,单字昱。”钱昱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眼前人,总觉得哪里怪怪的,可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原来是钱兄。”陶清说着瞥了眼驼车上的箱子,笑道:“钱兄是来做生意的?”

         “此番去京城,路过利晋罢了。”钱昱说罢便看向陶清,问道:“陶兄是做什么生意的?”

         “药材,但也兼做些别的,天时地利的生意能做也就做了。”陶清说罢,见钱昱的伙计开始收拾东西,又见一行才几个人,怕是不安全,便道:“钱兄不妨等等,我这边放完粮,也去京城,不如一起,彼此也好有个照应。”

         “如此甚好。”钱昱笑着应下。

         陶清也施礼离开。

         “小姐,你拉着陌生人同行,怕是不妥吧?”小敏凑近陶清问道。

         “一个要去京城做生意的人,能半路停下来施粮,乃是同道中人,说不定日后能做个相与。”陶清说罢便上了马车,邀钱昱同行本是一时之念,此刻的她万万料不到今后之事。

         二人结伴同行,十天后抵达京城,有伙计在城门口候着钱昱,一路引进盛和园客栈。

         “东家,表少年在隔壁屋。”进了客房,伙计回话。

         “哦,知道了。”钱昱净了净手,往隔壁屋去,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哥,你总算来了,我都快闷死了,走,咱们出去逛逛。”李弘哲见到来人,双眸亮了起来,快步走上前道。

         “改日吧,我这坐了一路马车,乏了。”钱昱笑着坐下,“还有几日方可放榜?”

         “春闱放榜慢,我估么,我还要在这等榜半个月。”李弘哲说罢便焉了,“这京城,我也没个熟人,再等下去,非的疯了不可。”

         “明天吧,明天带你去见你佑安哥。”钱昱说着打了个瞌睡,一路奔波,着实有些受不住。

         “佑安哥?他也来京城了吗?”李弘哲问罢,小声道:“他不陪我姐啊?”

         “她是梁侯爷的嫡次子,这几日回家,自然陪不了淑娴。”钱昱眼皮有些沉了。

         “什么?怎地从未听他说过?”李弘哲说罢,撇嘴道:“真不仗义,明儿个见了他,非得替我姐好好问一番。”

         “恩。”钱昱受不住,站了起来,“我回去困会子,明个儿一早,再来寻你。”说罢便回了屋。

         此刻,天字号,小敏一趟趟提着热水,随后关上门,伺候自家小姐沐浴。

         除去络腮胡,擦去脸上的灰,盘于头顶的发丝倾泻而下,当真好一个美人。

         “小姐真美,怕是整个京城也找不出比小姐再美的人儿了。”小敏站在一旁笑道。

         陶清闻言看向镜子,抬手抚上自己的脸颊,这张脸的确很美,可在陶清看来,这或许是祸不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