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66.65.64.
        晌午,日正中,后山的许多石块已被钱昱拾起整齐的放在地的边缘之处。

         此刻钱昱放下手中的石头回头瞧了眼身后,无数的石子和杂乱的草让钱昱略微发愁起来,接下来几日有的忙了。

         钱昱拍了拍手中的灰土,迈步下了后山,往家里走。

         一进院子便瞧见蹲在院里拌鸡食的苏玉兰。

         “玉兰,你咋来了?”钱昱眼睛通亮的快步走到苏玉兰身前。

         “阿昱,听你这话,我来不得了?”苏玉兰抬眼瞧着钱昱,这张脸是有点俊,勿怪那般富裕的小姐找上门来。

         钱昱闻言眨了眨眼,这语气不对劲阿,莫不是在娘跟前受了委屈?

         “哪里,这个家自是你想来便能来的。”钱昱说罢,瞧了瞧苏玉兰的脸色,扬起笑脸道:“来,你歇着,鸡食我来拌。”

         “这可不敢,怎敢劳驾您这般的人物。”苏玉兰微微挪了挪身子,“将来娶个千金的小姐,自有成群的丫鬟仆人伺候你,我哪里敢让您拌鸡食啊。”

         “这是哪的话?”钱昱越听越不对劲,“玉兰,你可是听见什么传言了?”

         苏玉兰闻言白了钱昱一眼,起身将拌好的鸡食倒进槽子里。

         “哪里又有什么传言!”苏玉兰一边倒鸡食一边道:“听说你不在张家上工了?”

         “昂,不去了!”钱昱盯着苏玉兰,这小妮子近日说话怎么那么欠揍!

         “怎地不去,好端端的?”苏玉兰转身盯着钱昱问道。

         钱昱闻言扬起嘴角笑道:“庙太小,容不下我这尊大神。”

         “你认真点。”苏玉兰闻言绷紧脸,“可是你做了什么,人家把你给辞了?”

         “哪的话,我能做什么,你是知道我的,一直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钱昱说着便去拉苏玉兰的手,这小妮子准是听到了些什么,不然不会这么反常。

         苏玉兰任由钱昱拉着手,甚至主动窝进钱昱怀里,“阿昱,你是不是招惹人家大小姐了?”

         钱昱闻言身子颤了颤道:“没有,你别瞎想,就是,就是张老爷想让我娶那大小姐,我拒绝了,他就把我辞了。”

         苏玉兰沉默了,她的阿昱为了她都把饭碗给丢了,那张老爷也是,当真可恶,怎能因为这就把她家阿昱给辞了!

         “阿昱,你别伤心,以后我多绣点帕子,我养你。”

         钱昱闻言嘴唇颤了颤,指着那点绣花银她能饿死。

         “那就多谢当家的了!”钱昱哭笑不得道。

         “夫妻间谢什么,应该的,只要你以后听话就行。”苏玉兰摸了摸钱昱的脸颊道。

         钱昱憋不住咧嘴笑了,附和道:“放心吧,一定听话昂!可是听话也得有力气是不,有什么好吃的,我肚子早就饿了。”

         “早就给你备好了,在小灶,快去吧。”苏玉兰离开钱昱怀里道。

         钱昱一听忙奔小灶去。

         “就知道吃!”苏玉兰嗔了一句,随即脸色一变,连忙转身追了上去,嘴里喊道:“阿昱,你娶我是不是就为了吃啊你!”

         钱昱右脚刚迈进门坎,闻言险些摔倒,待苏玉兰进了小灶方才笑道:“现在饿的太紧而已,你就是不会做饭我也会娶你,真的。”

         苏玉兰闻言眉眼处笑开了,忙把饭端到桌子上,虽然钱昱的话有水分,可是她听了开心。

         “阿昱,我信你。”苏玉兰说着将钱昱按在凳子上,“等着,我给你盛饭去。”

         饭桌前,钱昱安安静静,无比期待的坐着,只见苏玉兰盛了一碗白米饭后,又从食盒取出一碟炒白菜和一碟鱼出来。

         “怎么富裕,竟有鱼吃!”钱昱说着连忙取了筷子。

         “今早,我哥刚从河里捉的。”苏玉兰将菜放下,坐在钱昱身边。

         钱昱闻言点了点头,端起饭开吃起来。

         苏玉兰托着下巴瞧着钱昱,也不知怎地,看钱昱吃着她亲手做的饭竟觉的甜蜜起来,“慢点吃!”苏玉兰说罢拿起筷子挑了块鱼肉,仔细的拔去鱼刺,放到钱昱碗里。

         钱昱见状抬头朝苏玉兰笑了笑,随后挑了片白菜递到苏玉兰嘴边。

         尽管苏玉兰吃过饭,可依旧乖乖张开嘴。

         有了苏玉兰在旁,钱昱这顿饭吃的可谓有滋有味,一碗白米饭下肚,钱昱抿了抿嘴道:“玉兰,还有米饭吗?”

         “怎地,一大碗米饭吃不饱你?”苏玉兰虽知钱昱能吃,可以前也没吃到这个地步。

         “有些饱了,可是好吃,还想吃点。”钱昱说着也有些不好意思。

         “你先起来,我摸摸你肚子。”苏玉兰将钱昱拉起,摸上钱昱的肚子,柳眉一皱瞪向钱昱,“不许吸肚子。”

         “不能再吃了,你看,肚子都鼓出来了。”苏玉兰说罢不理钱昱开始收碗筷。

         “这没关系,我怎么吃都不胖的。”钱昱见苏玉兰将饭收了不免有些急。

         苏玉兰本就想把钱昱养胖些,听了这话转头瞪向钱昱道:“你觉得瘦很展扬?既是吃不胖那就更不能再吃了,浪费,又不长肉吃了有什么用。”

         钱昱闻言微微一叹,在现代人人争着减肥,苏玉兰却想让自己胖些,隔了几千年人们看重的也不一样。

         苏玉兰收拾好,见钱昱在那发愣,心一软走上前劝道:“别不开心,晚上给你做好吃的。”

         “我哪里不开心了,我家娘子待我好,我哪有不开心的理?”钱昱说罢拉起苏玉兰的手,“玉兰,你等我一会,我回房拿风筝,一会去你家后面草地上放风筝去,好不好?”

         苏玉兰一听放风筝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好是好,可干娘那……”

         “放心!”钱昱说罢朝苏玉兰眨了眨眼,随后敲了钱母的门,站在门口道:“娘,一会我和玉兰出去一趟,晚上给您带饭回来。”

         钱母闻言淡淡道:“嗯,去吧,记得早点回来。”

         钱昱应声回头笑着看向苏玉兰,随即牵着苏玉兰的手进了屋。

         “阿昱,这风筝好漂亮!”苏玉兰一进屋便瞧见挂在墙上的蝴蝶风筝。

         钱昱闻言笑着取下风筝走到桌前,拿起毛笔,刷刷在风筝上写了几个字。

         “我的名字?”苏玉兰站在一侧,手指着右侧的三个字,“那左边的是你的名字喽,原来阿昱的昱字是这般写的。”苏玉兰说着自己便在桌子上照着模样写了几遍,好似要将这个昱字刻在心里一般。

         钱昱见状笑道:“这下可会写了?哪天我可要考你,写不上来我可不依的。”

         “我必定写的上来。”苏玉兰胸有成竹,“我回去便借喜田的笔写下来,时常瞧喜眼岂有不会的。”

         “这样吧,等你进门后,我教你识字如何?”钱昱说着便画了个心将风筝上二人的名字

         套住,在心下面写了百年好合四个大字。

         “干嘛等进门后,还不晓得干娘将婚期订在什么时候。”苏玉兰说罢眉眼一弯,“阿昱,你若真想教我,便不必等到进门后吧。”

         “这样,我今晚催催我娘,让她把婚期订早些,反正我也急着那什么嘛!”钱昱越说声音越低。

         苏玉兰起初还不明白,低头寻思几遍,豁然开朗,脸一红啐道:“死不正经的。”说罢转身推门走了出去,提起食盒便出了钱家的门。

         钱昱见状连忙拿着风筝追了上去。

         “玉兰,等等我!”钱昱小跑追上,“其实,咱们没必要害羞嘛,这很正常,那种谈恋爱不想那事的才,才不正常哩!”

         “人家那是守礼,怎地就不正常了?”苏玉兰嗔了钱昱一眼。

         钱昱闻言清了清嗓子道:“玉兰,那,那洞房那天怎么办,因着害羞就,就不洞了?”

         苏玉兰一听这话,停下脚步道:“那天还早哩,你急啥,再说,我也没说不,不……”

         “昱哥啊,你手里头有银子吗?最近你大伯赚的少了,家里不宽裕了。”长婶周氏本在门口与人闲谈,瞧见钱昱连忙走上前。

         苏玉兰的话被周氏打断,钱昱心里不悦起来,关键时刻捣什么乱。

         “长婶,我攥了点银子。”钱昱说罢瞧了瞧长婶那眉飞色舞的脸接着道:“可都在我娘那,我娘说留着给我娶媳妇。”钱昱心里明白,长婶说借那就是要,根本不会还的。

         苏玉兰侧头嗔了眼钱昱,随即安安静静现在钱昱身侧。

         周氏闻言脸瞬间垮下,阴阳怪气道:“呵呵,我说昱哥啊,你没见你娘身穿绸缎啊,银子都给你娘买好物什去了,哪还有银子给你娶媳妇?真不晓得,她是不是你亲娘,你娘那个人啊,你是不知道……”

         钱昱一听周氏要说老娘坏话,连忙打断道:“长婶,绸缎那点银子不算什么,我娘置办一百件也没关系。”说罢瞧了眼长婶惊讶的神情笑道:“长婶,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苏玉兰闻言好生瞧了瞧钱昱,又瞧了瞧满脸铁青的周氏,真没想到,她家阿昱蛮会惹人生气的。

         “呸!”周氏在钱昱二人走后吐了几口口水,“上梁不正下梁歪,娘惹人厌儿子更讨厌,赚几个臭钱有啥了不起的,活该娶不上媳妇,最好没后,家产都归我们大房。”

         “怎么了,这样瞧我?”钱昱见一路上苏玉兰都笑眯眯的瞅自己,脸一红有些不自在。

         “没什么,本来还担心你这性子要被你那些个亲戚欺负死,我还在想嫁过来后怎样护着你。现下好了,我可以放心了,阿昱你这老好人也不是有求必应,我险些被你给哄住了,竟忘了你是个奸商!”苏玉兰说罢便憋着笑与钱昱拉开些距离。

         “你说什么?”钱昱听着前面的话还在美呢,觉得自己娶了个绝世好妻子,谁曾想,这小女人竟蹦出奸商二字,”你别跑,你再说一次,奸商说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