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69.
        街市上,人流马车川流不息,钱昱牵着苏玉兰慢腾腾的走着。

         摊位上各种零嘴、蔬菜依次摆放。

         “小哥,红枣甜吗?”钱昱在摊位前停了下来。

         “甜的紧。”小哥连忙站起来,拿起一个在衣服上擦了擦递给钱昱,“您尝尝看。”

         钱昱接过来,拿出白色帕子擦了一遍递给苏玉兰,见其点头,便瞧着小哥笑道:“小哥,多少钱一斤?”

         “便宜的紧,六十个铜板。”小哥说着拿起油纸问道:“您要一斤的?”

         “小哥给我们便宜一些,我们要一斤半。”苏玉兰在一旁开口道。一斤拿去钱家,半斤留在娘家,给亲戚们送些,图个吉利。

         “那就八十个铜板,八字发,吉利的很。”小哥笑道。

         钱昱闻言应下,掏出香囊,付了钱,提着两包红枣离开摊位。

         “阿昱,你瞧着我做什么?”苏玉兰见钱昱在街道上打量自己,不由的红了脸,这人怎么不注意场合。

         “玉兰,成亲那天你用什么盘头?”钱昱上下打量苏玉兰,见其发上唯有一根木钗,手上脖子上再无他物。

         “用你送我的兰花木钗呀!”苏玉兰想起那木钗便觉得甜蜜,那个时候钱昱便对她动了心思吧!

         钱昱闻言沉思片刻,牵着苏玉兰道:“走,去首饰铺子。”

         苏玉兰一听,哪里不知道钱昱要做什么,拉住钱昱急道:“阿昱,那木钗挺好,没必要买新的,村里的姐妹也没什么首饰,不也照样嫁人了嘛!”

         “玉兰,何必管别人,咱们一生就一次,我想为你置办几件像样的首饰,你就依了我吧!”钱昱满眼期待的瞧着苏玉兰。

         苏玉兰见状,经不住钱昱磨,终是点了头。

         二人一路直奔碧玉店铺。

         店里伙计瞧钱昱穿的普通,身侧的女子穿着更是普通的很,神情不阴不阳道:“买什么呀?”

         钱昱见状皱起眉来,她平生最恨这样的嘴脸,侧头瞧了瞧掌柜,人家往这瞥了一眼便去招呼别的客人。

         “买首饰,金步摇,玉镯子,白珠项链。”钱昱不紧不慢道。

         “你?”伙计上下打量钱昱。

         钱昱见状从怀里掏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

         “好嘞,您先坐,我这就给您取来。”伙计见状,瞪大眼睛仔细瞧了瞧,见是真票子连忙换了副嘴脸。

         “阿昱!”苏玉兰扯了扯钱昱的袖子,摇了摇头,如今这般她宁肯不要那些首饰。

         钱昱朝苏玉兰眨了眨眼,拍了拍苏玉兰的手安抚道:“放心,决不便宜这等人。”

         “来喽,您看看,可是满意?”伙计端着三支金步摇,五只玉镯子,六串白珠项链放到钱昱面前的桌子上。

         钱昱装模作样拿起来,与苏玉兰挨个瞧,边瞧便点评,大约一炷香,伙计站在一旁

         干着急。

         “都不怎么好,不是我想买的,还有别的样式吗?”钱昱抬头极为认真的瞧着伙计,好似真的要买一般。

         “有,我们店里的首饰样式极多,您稍等!”伙计说罢忙将桌子上的首饰端走,不一会又端着几样上好的首饰跑了出来,大口大口喘着气道:“您看看,这次可还满意?”

         “好是好,可是还够不到我心里那个标准。”钱昱瞧着一支簪子道,其实这支簪子很趁她的玉兰,却不是这家从掌柜到伙计都这么吝啬,她还真想买下来。

         苏玉兰闻言嘴角扬起,她算是见识了,老实人整起人来一点都不含糊,瞧伙计累的那个汗,跑进跑出,跑上跑下的。

         “哎,可惜了,娘子,我们换一家吧!”钱昱说罢装作无奈的样子站了起来。

         “哎,您先等等啊,这庐陵县,我们可是头一家,我们这没您想要的,别家就更没有了。”伙计见钱昱要走,顾不得擦汗,连忙上前劝说。

         “小哥,我们先去别家瞧瞧,若是没有,还回来。”钱昱说罢牵着苏玉兰大摇大摆的出了店铺,走进碧玉店铺对门一家首饰铺子。

         “二位里面请。”伙计见来人,连忙招呼钱昱二人,“二位请坐,公子想给夫人买点什么?”伙计见二人牵着手,心思一转将姑娘唤成夫人。

         “小哥,我们想瞧瞧步摇和镯子。”钱昱坐下后道。

         “您稍等。”伙计说罢进了柜台,取了几样端到钱昱苏玉兰眼前。

         “玉兰,喜欢哪个,咱买下来。”钱昱瞧着这些首饰,虽比不上对门那家,可也算好的。

         “阿昱,你来挑吧!”苏玉兰从未进过这样奢侈的店,初次瞧见这般好的首饰,竟不知挑哪个好。

         钱昱闻言将目光移到首饰上,取了镶有细小兰花的步摇,又取了一只青白色的玉镯子。

         “夫人还想要点别的吗?”伙计转头瞧向苏玉兰。

         “不了,就这两件吧!”苏玉兰含笑道。

         “好嘞,共计一百二十六两。”伙计说着便去拿盒子,仔细的将首饰装进去。

         苏玉兰闻言有些惊着了,这两件首饰能抵她们村一年的花销了,回过神来钱昱自然付了银子。

         “没事,不心疼哈!”钱昱握了握苏玉兰的手,随即与伙计道谢出了店铺,见对面那伙计朝自己看来,便故意提着拿着首饰盒子在他面前走了过去。不是没银子,是有银子不给你赚。

         伙计见状那个气啊,还没开骂便被掌柜的打了脑袋,能做到掌柜这个位置,脑子自然灵活一些,仔细回想一番,自然想的通了,可笑他们竟被人给耍了还眼巴巴站下门口等人回来,这世道,当真人不可貌相,谁能想穿的那么普通的怀里能揣那么多银子。

         “以后给我记住了,不许瞎眼看人!”掌柜说罢走了进去。

         “阿昱,你可提好了,别丢了。”苏玉兰见首饰这般贵,生怕丢在路上。

         “放心吧!”钱昱扬起笑容,“丢不了,玉兰,咱成亲还缺什么?”

         “大抵不缺了,吉服、鞋子、红盖头、红绿带、枕巾、中衣都绣好了,我娘还给咱准备了两床大喜被子,对了,一会你跟我回去一趟,把给你绣的都拿回去。”苏玉兰一边走一边道。

         “嗯,好。那便不缺什么了,剩下的酒席就交给我好了,菜啊肉啊什么的提前一两天买,现在万事俱备,只欠洞房了!”钱昱一本正经的道。

         苏玉兰一听洞房二字抿了抿嘴,昨□□跟她说,女子洞房相当疼,她想她大概不会那么疼,毕竟阿昱是女子,还有,两个女子怎样洞房?阿昱怎么这般热衷于洞房,难道阿昱会吗?

         “阿昱,既然不缺了,就回吧!”苏玉兰终是没问出口,再说哪里好意思问嘞?

         钱昱闻言点了点头,随即顾了顶轿子,舒舒服服的往回赶。

         “你说你,走了千百回的路了,今儿个怎地偏要做轿子,平日省的银子今儿全败进去了。”苏玉兰坐在轿子里埋怨道。

         钱昱只含笑瞧着苏玉兰,她想苏玉兰大概只知道她赚了银子,还不知晓赚了多少,不然怕是不会这般心疼。

         二人到了苏家,向二老问好后便进了屋,关上门。

         “她爹,要不要把他们二人唤出来,这个年纪都好奇,万一做出点什么来可怎么整,这还没成亲呢!”苏母瞧着屋里满眼焦急,万一女儿现在破了身,洞房那天没落红就麻烦了。

         苏老爹闻言沉默一会道:“一会你去吧,这马上要成亲了,别坏了规矩。”

         屋里,钱昱紧紧挨着苏玉兰,二人的心普通普通跳着,钱昱缓缓低头,从额头吻了下来,吻到唇时好似荒漠里渴了很久一般,吻的又急又猛。

         “嗯!”苏玉兰仰头配合钱昱,两只胳膊顺势搭在钱昱肩上,两只手紧紧的搂着钱昱的脑袋,好似这样才能获得解救一般。

         亲吻的声音越来越大,钱昱的手紧紧的贴着苏玉兰的身子摸了起来。

         “嗯。阿昱!”苏玉兰侧头,离开钱昱的吻,娇喘起来。

         钱昱却闲不下来,吻上苏玉兰耳后,手一勾解开苏玉兰的衣服。

         “阿昱,不行!”苏玉兰扯着衣衫娇喘着摇头。

         钱昱红着脸握着苏玉兰的手,哑着嗓子道:“玉兰,你说过不过分便依我,你忘了吗?我只是想看看,洞房该做的事现在决不做。”

         苏玉兰为难的抿了抿嘴,抬眼瞥了瞥钱昱胸前,她的阿昱是不是因为自己的没有她的那么大,才这般热衷于她的。

         “玉兰,给我瞧几眼吧!”钱昱哀求着。

         苏玉兰咬了咬唇,头子扭松开手,道:“只准看看!”

         钱昱闻言连忙扯开苏玉兰的衣服,心情十分激动,抖着手十分虔诚的解开苏玉兰的肚兜。

         两只雪白的浑圆出现在钱昱眼前。

         “好了。”苏玉兰刷的拉下肚兜,红着脸道。

         “玉兰!”钱昱不依,哀怨的瞧着苏玉兰,“都,都没看仔细。”

         “以后有你看的。”苏玉兰说罢便拿过外衣想穿起来。

         钱昱见状连忙阻止手顺势伸进苏玉兰肚兜,摸向那向往许久的地方。

         “啊!”苏玉兰惊呼,以前钱昱是摸过她这里,可那会隔着衣服,现在那只滚烫的手紧紧贴着自己的肌肤,这种感觉让她浑身无力起来。

         钱昱只觉得身子酥酥麻麻的,连忙掀开肚兜,埋头进去,一口含住右侧一只。

         “嗯!”苏玉兰瞪大眼,入眼处,只能瞧着钱昱的后脑勺。

         “阿昱,阿昱!”苏玉兰渐渐躺在炕上。

         钱昱撑着身子,调了调姿势,这不沾还好,沾了这事的边便停不下来,她想了多久的事了。

         钱昱一手揉捏着右侧的,嘴里含着左侧的。

         “嗯,阿、阿昱,不行。”苏玉兰只觉得浑身瘫软一般,只理智觉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