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
        阿骨娜一连五天守在张家门口,连眼也不曾眨一下,可就是不见那挨千刀的出来,真是气死她了。

         “姑娘,第五天了,未来主东一直没出现,会不会是根本不在这里?”小女孩瞪着眼睛问道。

         阿骨娜闻言皱紧眉头,那人是坐着张家商船走的没错,可也不能说人就在张家啊,这庐陵会不会有那冤家的家?

         此刻,张家墙内,梁佑安笑嘻嘻的求着阿好。

         “好姐姐,你帮帮我,把外面的人打发走吧!”

         “人家又没上门来,我也没有权利赶人走啊!”阿月说罢不禁疑惑起来,门外的姑娘到底是梁佑安什么人?

         “不用你赶,只要你出去,她若问府上有没有我这个人,姐姐只需说没有就可。”梁佑安压低声音道。

         “小安,你是不是辜负人家了,又不想负责。”阿好紧紧盯着梁佑安。

         梁佑安闻言哭笑不得道:“好姐姐,这是哪的话,她非要嫁给我,我躲了没成想她倒追来了。”

         “人家姑娘对你如此痴心,你怎地还躲着不见?”阿好有些气闷,定是这人沾花惹草,惹的人家对他动了心,不然怎能追到这里?

         梁佑安闻言急道:“好姐姐,感情这事是你情我愿的,逼着来总不好,姐姐就帮我一回吧!”

         阿好沉默许久,朝大门外走去。梁佑安趴在墙头,虽不知二人说了什么,可阿骨娜却带着俗人离开了。梁佑安长长的松了口气,瞧着阿骨娜离去的背影有股说出来的伤感,抿了抿嘴从墙头上爬了下来。

         张幸从窑场回来瞧见梁佑安,停下来问道:“怎地神情恍惚起来,可是出了什么事?”

         “没,诶,张大哥,你说一个人喜欢上一个人,而那人好像没感觉,算不算不可原谅?”

         张幸闻言一愣,随即想到她和张宁珊,叹道:“没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没感觉又不是人家的错,只能怪自己情根错种吧!”

         “那你喜欢那泼,额,大小姐吗?我看你也是愁眉苦脸的,好似不大想娶,想想也是,那么蛮横的一个人,是我我也不想娶!”梁佑安说罢撇了撇嘴。

         张幸听罢这话微微一叹,岂是她不想娶,实在是娶了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这些话可别在别人面前讲,尤其是大小姐身边的四大丫鬟。对了,明天我就回宾阳去了,日后你若随商队去宾阳,便直接去衙门找我吧。”张幸神情有些落寞,想起张宁珊近日的态度,她已不抱任何幻想。

         梁佑安愣愣的点了点头,她瞧得出来张幸在府里一点都不快乐,除了对老人笑过外其他场合就没见她笑过。

         张幸与梁佑安分开后,直接回了厢房。

         “岩松,收拾东西,明天一早就回。”

         “好嘞,大人。”跟班听说要回,立刻将笔墨纸砚等物收拾起来。

         “张幸,小姐正找你呢,快,快随我来。”阿月跑到张幸门口喘气道。

         张幸直接回绝:“阿月姐,替我回了大小姐,就说我乏了,午休着呢!”说罢关上了门。

         “张幸,你疯了!”阿月震惊过后,拍了拍张幸的门,“这么久了,你也不是不清楚大小姐的脾气,我这般回她,岂能有你的好?”

         阿月在门口喊了半天,总不见张幸出来,急的满头是汗。

         张宁珊久等不来人,左寻思又寻思,披了外褂,装作散步的样子散到张幸院落里,还未进月亮门,便听见阿月的声音,细听之下整个人瞬间冷了下来。

         一阵风,在阿月震惊之下,张宁珊快速走到窗前,让人砸开窗户,冷声道:“你给我开门,立刻马上。”

         张幸也愣住了,可以说吓傻了,良久示意跟班开门。

         “你们都出去。”张宁珊走进去后直接把其他人都打发了。

         张府的下人见怪不怪,这些天他们也知道,这未来姑爷在自家小姐心中压根没地位,想来入赘的也不是什么硬气的,许多时候竟忍了下来。

         张宁珊关上门,自己寻了个座位坐下,“我渴了。”

         “茶壶就在你手边。”张幸淡淡道,头抬也未抬的看着书。

         张宁珊深吸一口气,忍住,平复后道:“我来找你商量成亲的事,你喜欢在吉服上绣鸳鸯还是绣牡丹?”

         “随便,你就是让人绣乌鸦,我也不敢有意见。”张幸说罢翘起二郎腿翻过一页书。

         “张幸!”张宁珊站了起来,“你还想不想成亲了?”

         “想不想有差吗?左右都是假成亲,吉服上绣什么很重要吗?”张宁珊若是态度好点,起码在下人面前给她留些面子,她或许可以配合着演点戏,可现在全府的人看她的眼神要么是同情要么看笑话。

         张宁珊闻言沉默了,掂了掂手中的纸,虽说是假成亲,可该准备的东西她都亲自过问,一丝一毫都不想凑合,她想就算三年后与张幸和离,起码此次成亲能给她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谁知道她处处上心,这人却完全不当一回事。

         “这毕竟是我第一次穿吉服!”张宁珊红着眼,倔强的不让泪掉下。

         张幸闻言身子颤了颤,直觉告诉她张宁珊快哭了,忙抬起头,想过去如以前一样轻轻搂进怀里,刚迈出一步便止住了,微微一叹道:“就绣牡丹吧,你不是偏爱牡丹嘛!”

         “可是,张妈说,吉服绣鸳鸯婚姻能长远。”张宁珊缓缓坐下。

         “你我总归不一样,就绣牡丹吧,等以后……”张幸双眸也微红起来,“等以后你嫁给心仪的男子时再绣鸳鸯,长长久久,多好!”

         张宁珊闻言侧头看向张幸,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情不自禁的抬笔在纸上写下鸳鸯二字。

         晌午,钱昱偷偷离了家,跑到城南。成亲前一天,是不准见面的,可她总放心不下,想了又想,干脆见一面,稳稳心神。

         钱昱在宅院门口徘徊许久,终是没有从前门进,绕了半圈,拿钥匙打开后门,一路躲躲闪闪进了东厢房。

         “阿昱?”苏玉兰正往箱子里放衣服,瞥见钱昱吃了一惊,“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头一晚不让见面的嘛!”

         “我这心七上八下的,见不着你总放心不下。”钱昱说罢想起今早,简直坐立不安。

         苏玉兰一边放衣服一边道:“有啥不放心的,我还能跑了不成了?”

         “不是担心这个,就是怕出点啥状况。”钱昱说罢摸了摸心口,她现在就如惊弓之鸟一般,这可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结婚,见过家长的,成亲后还会有女儿,这让她觉得处于梦幻当中,幸福得让她有些患得患失。

         苏玉兰走到门边,轻轻打开瞧了眼主房,随后关上门道:“能出啥状况,你怎地比我还紧张,好了,见也见过了,快回吧,不然待会被娘看到,少不了一顿训,明天就能见着了,很快很快。”

         “玉兰,明天早点起,早点打扮,我让表弟早点过来迎。”钱昱握了握苏玉兰的手。

         “急的啥,起的再早,也要等到吉时才能走啊!”苏玉兰嗔了钱昱一眼。

         “瞧我,急糊涂了。”钱昱有些不好意思,抿了抿嘴道:“那你明天想吃啥,我今天给备好了,明天拿到新房,偷偷给你,吃着垫垫。”

         “就你上次买的桂花糕吧。”苏玉兰说罢,抬眼问道:“阿昱,这样会不会不吉利?”

         “怎么会,老辈的风俗而已,折磨人的。”钱昱摇了摇头。

         苏玉兰闻言凑近钱昱,窝进其怀里道:“既然不会不吉利,便多备些吧,尤其是水,一整天不让吃还行,可不让喝,非的渴死。”

         “好,听你的,明天我装一竹筒水,放在枕头下,屋里没人时,你拿出来喝几口。”钱昱说罢闭着眼深呼吸,将苏玉兰的发香狠狠的闻了闻。

         “好了,估计娘快过来了,你快走吧!”苏玉兰不舍的分开钱昱,走到门边,自己迈了出去,见院中无人,便朝屋里的钱昱招了招手。

         钱昱见状走了出去,匆匆吻了一下玉兰便从后门离开。

         一夜,庐陵小县,几家无眠。

         第二天一大早,钱昱便身穿吉服在院子里忙活,钱家的沾亲的妇人们,也纷纷上门帮忙,她们可是早就听说,昱哥今朝发迹,酒席全是山珍海味呢!

         小姑李钱氏带着女儿李淑娴早早就来了,将钱昱那屋,装扮的十分喜庆。

         桌子上大红花烛整齐摆放,炕上红床单红褥子红被子一片红艳艳的。窗上门上也贴着大红喜字,整个钱家热闹的狠。

         “娘,瞧见没,哥脸上的笑,和上次比起来,啧啧,天壤之别啊!”李淑娴瞧着忙的不亦乐乎的钱昱,转头对着母亲调侃钱昱。

         “小孩子家家,瞎说什么,去,把你大表哥大表嫂他们叫过来。”小姑李钱氏一边刷锅一边吩咐道。

         “那请大舅母和外祖母不?”李淑娴抿了抿嘴问道。

         “怎能不请,不可少了礼道。”

         李淑娴闻言转身跑了出去,一会扶着钱赵氏进了小院。

         “婆母来了啊,先去屋里坐吧!”钱母说罢引着婆婆去了自己屋里,“花轿到时还早着呢,您先随便吃些。”说罢将糕点端到婆母跟前,今日是儿子大婚之日,绝不能闹出矛盾来,不然这婚姻怕是不顺。

         此刻,钱家小院挤满了亲戚和街坊。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少时,钱家门前响起了爆竹声,清除晦气,迎来喜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