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74.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红爆竹连放三串。

         妇女们将做好的饭菜热在锅里,院子里的男子们纷纷落座等待开席。

         钱家今日大喜,院子里摆了六桌酒席,将小小的院子排的满满的,钱母屋里,摆了三桌,一群妇女啊小媳妇和未婚女子坐在一起。

         钱赵氏被迎在主位上,长婶也舔着脸就近坐下。一大家子围着桌子笑呵呵的说着。

         “钱昱,恭喜,恭喜!!!”丁远山,梁佑安和王隐提着东西大老远来了。

         钱昱见到来人,眉开眼笑,将人往里请,“快,快,里面请。”

         “兄弟们一点心意,别嫌弃!”丁远山坐下后将礼品递了过去。

         “哪里!”钱昱笑着接了过去道:“承情了,

         一会上菜,多吃些。我那边来客人了,你们随意。”说罢迈步走到门口,将老村长迎了进来。

         “昱哥儿,大喜啊!”老村长笑着进门,随后压低声音道:“你托我办的事成了,就等你把地开垦出来了。”

         “谢谢村长,这边坐!”钱昱笑呵呵的拉开凳子,让村长坐了下去。

         此刻,城南宅院里,苏玉兰坐在菱花镜前,一身大红鸳鸯吉服,显得脸颊更加红润。

         “一梳梳到尾;二梳我姑娘白发齐眉;三梳姑娘儿孙满地;四梳姑爷行好运,出路相逢遇贵人;五梳五子登科来接契,五条银笋百样齐;六梳亲朋来助庆,香闺对镜染胭红;七梳七姐下凡配董永,鹊桥高架互轻平;八梳八仙来贺寿,宝鸭穿莲道外游;九梳九子连环样样有;十梳夫妻两老到白头。”苏母一边梳着女儿的头,一边念着说词,说罢眼圈渐红,女儿大了,这次真的要嫁人了。

         “娘!”苏玉兰声音哽咽,虽说她也盼着嫁与钱昱,可真到了这天,她的心半苦半甜,从今天起,她不能和爹娘生活在同一屋檐下,不能在父母膝下尽孝了。

         苏母快速摸了眼角的泪,理了理女儿发丝道:“瞧娘,大喜的日子还哭上了,不吉利。”

         “娘!”苏玉兰站起来转身抱住苏母,母亲的怀抱还是那么温暖,苏玉兰的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不哭,不哭,妆都要花了。”苏母声音哽咽,拿起帕子给女儿轻轻擦着。

         “玉兰,娘高兴啊,我女儿要成家了。”苏母见女儿的泪依旧止不住,便道:“成家了好啊,争取让娘明年抱上外孙!”

         “娘!”苏玉兰抽涕几声,推开苏母,想起钱昱说的可以有女儿,脸颊便发烫起来。

         “好了,整整妆容,吉时就快到了。记住昨□□给你说的,到了钱家好好过日子,你婆母训你几句便好生听着,家和才能万事兴,”苏母不放心的又嘱咐几句。

         “娘,这些女儿都晓得。”苏玉兰说罢抬起帕子轻轻沾了沾眼上的泪,抹了粉从新擦了擦。

         “嗯,还有那事不要害怕,虽然一开始疼一些,可缓过来就好了。”苏母说罢顾不得话题尴尬,轻声道:“若是实在觉得羞,就闭着眼,安安静静的躺着,剩下的事交给钱昱就行,只一条,无论钱昱做什么,你不能贸然推开他,否则不吉利,床神婆婆也不会光顾。”

         苏玉兰越听耳朵越红,抬起手,用手背轻轻碰了碰脸颊,果然十分烫人。

         “娘,我都记下了。”

         “娘,阿姐好了没,花轿到城门口了,阿让让我回来催催。”苏玉梅跑到门口拍了拍门。

         “好了,好了。”苏母应着,转身将红盖头盖在女儿头上,按捺住心酸,将女儿扶了起来。

         李弘哲带着花轿和乐手来到宅院门口时,苏老爹亲自燃放了爆竹。

         少时,苏母和苏玉梅将苏玉兰扶了出来。

         “玉兰拜别爹娘,多谢爹娘养育之恩。”玉兰缓缓下拜,叩了三个头后被苏母掺了起来。

         “玉兰,走吧,吉时到了。”苏母忍不住流下两行泪。

         媒婆闻言连忙上去去扶,扶着苏玉兰跨出门槛,上了花轿。

         “伯父,伯母,那我们启程了。”李弘哲说罢喊了一嗓子起轿喽,花轿被抬了起来,锣鼓也随之响起。

         苏老爹动了动嘴唇,到底没有说什么,只盯着花轿,连眼也不曾眨一下。

         花轿绕着城门走了一圈,方往尚河村去。

         “昱哥儿,昱哥儿,来了,来了,花轿到山下了。”小六子跑进钱家喊道。

         钱昱闻言连忙站起来,满脸的喜气,等了这么久,终于把玉兰给迎来了。

         门口,钱昱拽着胸前的红花,紧紧盯着前方的道口。

         “哥,你紧张啊?手都在哆嗦,啧啧!”李淑娴站在边上撇了撇嘴。

         钱昱闻言左手按住哆嗦的右手,并不回李淑娴的话,她现在只一门心思瞧花轿。

         “来了,来了,昱哥儿快看,花轿。”小六子眼尖,瞧见花轿顶子。

         钱昱见状往前走了几步。

         “昱哥儿,回来。”小姑见状连忙上前将钱昱拽了回来,“急啥,一会就过来了。”说罢回头瞧了瞧挤在门边憋笑的众人,“都回去做好吧,待会挤在门口,花轿怎地抬进门。”

         众人闻言纷纷后退,只是他们嘴里多了一个话题,例如昱哥儿太心急云云的。

         “哥,嫂子给你迎来了。”李弘哲喘着气道。

         “辛苦,辛苦。”钱昱说罢盯着轿帘,里面有她的玉兰呢!

         轿子里的苏玉兰听见钱昱的声音,嘴角微微上扬,终是嫁了过来,上轿时的伤感渐渐退去,此刻多了一份甜蜜。

         李弘哲见状无声笑了笑,吩咐轿夫将花轿抬进了钱家的门。

         “落轿!”李弘哲喊了一声,花轿落在钱家院子里。

         钱昱刚想走到轿门前,院子里的人便纷纷凑上前,年轻一些的男的女子将轿门堵了个严严实实。

         “哎,哎!”钱昱在后面怎么挤也挤不进去,急的额头上泛起一层薄汗。从怀里掏出一把铜板往上扬,“谁的钱掉了。”气死她了,又不是这群人成亲,挤个啥啊!

         众人闻言连忙低头去捡,钱昱趁此机会,走了上前,一路猜了好几个人的脚。

         “玉兰,玉兰,我来接你。”钱昱站在轿门前道。

         媒婆见状连忙喊道:“新郎背新娘过火盆喽!”

         钱昱拉开轿帘,只见玉兰身穿红嫁衣,盖着红盖头安安静静坐在轿里。

         “阿昱!”苏玉兰在盖头下轻轻唤道。

         “嗳,走,咱拜堂去。”钱昱笑着伸出去拉起苏玉兰的胳膊,往肩上背去,轻轻跨过火盆往厅里去。

         厅里,钱母和奶奶赵氏已经坐在主位上。

         老村长站在一侧,笑盈盈的瞧着新人,待新娘子被放下,老村长还是赞礼。

         “一拜天地!”

         钱昱扯着红丝带,瞧着盖着盖头的苏玉兰,扬起嘴角,转过身,朝着外面鞠了一躬。

         “二拜亲长!”

         钱昱转身扶好玉兰朝着赵氏和钱昱跪了下去。

         “夫妻对拜!”

         苏玉兰闻声一颤,她就要与她的阿昱对拜了,对拜后她真的就是阿昱的妻子了,从此后患难与共,不离不弃。苏玉兰扬着嘴角,一脸甜蜜的拜了下去。

         钱昱起身时始终带着笑意,她成家了。

         “送入洞房!”

         村长刚说罢,钱昱在众人吃惊之下,公主抱,抱起苏玉兰,大步往屋里去。

         “大庭广众之下,像什么样子!”奶奶赵氏低估一句。

         “就是,旭哥儿和昊哥儿当年可不这样,这样抬举媳妇,日后不是要爬到昱哥儿头上嘛!”长婶周氏埋怨道。

         钱母闻言略微瞥了二人一眼,抱着进屋怎么了,反正她觉得这没什么!

         “玉兰,吃的喝的都在枕头下,你垫垫。”回屋后,钱昱将苏玉兰放到炕上轻轻道。

         “嗯,我待会吃,你快去吧!”苏玉兰说罢松开钱昱的手。

         钱昱抿了抿嘴,抬手想拉起盖头,不料被苏玉兰挡住。

         “不行,不到时候。”苏玉兰按住盖头,随后道:“就知道你不规矩。”

         钱昱闻言笑了笑道:“那我去了。”说罢恋恋不舍的离开屋里。

         “昱哥儿,新娘子来了,上菜吧!”院子里有人喊道。

         钱昱闻言朝李淑娴点了点头,随后一些妇女纷纷从小灶端出菜来。

         “嫂子,昱哥儿成亲了,你也该抱孙子了。”小姑站在门口瞧着招呼众人的侄子不免有些欣慰。

         钱母闻言有些恍惚,若是她的儿子在世,怕也要成亲了,钱母白发人送黑发人,怎能不难过,虽说现在这个儿子孝顺,可谁又能忘记自己亲生的儿子。

         “希望如此吧,若是明年能抱上孙子,我这日子也就不无聊了。”钱母说罢瞧着钱昱,幸得阿昱孝顺,如今她过得也算圆满。

         院子里的人敞开肚子吃着,有的人甚至撸起袖子划拳,一行人挨到时候便嚷嚷着闹洞房。

         “昱哥儿,嗝,走,闹洞房去。”一汉子打着酒嗝拍着钱昱的肩膀,钱昱侧了侧头,皱着眉头,粗鲁的汉子能不能自觉离她远一点。

         “是啊,二哥,到时候了,该闹一闹了,大家说是不是啊?”钱昊喊了一嗓子。

         众人闻言纷纷推着钱昱往新房走。

         咣的一声,门被人大力推开,钱昱被人推到床上,头正好撞在苏玉兰怀里。

         “嗯。”苏玉兰忍着疼轻微哼了一声,从盖头低下,可以看到许多双鞋,苏玉兰胸口疼又不能抬手柔柔,僵硬的坐在那里,闹洞房,早就看过村里人闹过,但愿尚河村的人别那么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