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5章 .
        大年三十前一天,华掌盘和王叔等人来钱家拜早年,吃团圆饭。

         钱昱在一院堂厅招待。

         这一天到东家行拜年礼是商家的传统,一来领取红利,二来听东家说说来年的计划顺便热闹热闹联络感情。

         饭席从早上巳时起,菜未动多少,酒倒让人烫了一壶又一壶。

         起先众人还有些拘谨,后面见钱昱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再加上几杯酒下肚,便也放开,纷纷向钱昱敬酒。

         钱昱今儿个高兴,敬的酒一杯不曾挡下,便倒由着性子多进了几杯酒。

         二院主屋,赵老太被请到主位上,今儿个钱昱发话了,稍后吃了饭便让人送赵老太回。

         赵老太如今总想和这个出息的孙子多呆会,因此晌午的饭菜都上来了也不曾动筷子,只看着钱母道:“昱哥儿前头吃饭有些时辰了,这都吃到晌午了,前面是不是该散了?”

         钱母闻言道:“难得年关,他们怕是要再闹一会子,您就先吃吧。”

         “哎,我这吃了晌饭便回了,昱哥儿怎地也要陪着吃点才是。”赵老太语气稍稍有些失落。

         钱母见婆婆不肯动筷子,便对身边伺候的晴雯道:“你去前头看看,他们若散了便让你们东家赶紧过来,若是还未散,便催催,就说我等他吃晌饭呢!”

         “嗳。”晴雯应声领命,出了内间,一路往前头去。

         “晴雯姐姐?”了空在堂厅外,见老太太跟前的晴雯缓缓地朝堂厅这边来,便迎了上去。

         “恩,东家他们还未散了吗?”晴雯一边问着一边往堂厅走。

         “没呢,喝酒着呢,一时半会散不得。”了空回过话,停下脚步问道:“姐姐来,可是有事?”

         “这都晌午了,老太太候着东家吃晌饭呢。”晴雯说罢也停了下来,“了空兄弟,你进去禀了东家,就说后院都候着,不曾动过碗筷。”

         “嗳。”了空说罢跑进堂厅,附在钱昱耳边嘀咕几句。

         “告诉老太太,我一会就过去,让她们先吃。”钱昱此刻身子也有些不爽了,十几杯酒下肚,烧心得狠。

         了空领命跑了出去,钱昱便端着酒杯站了起来道:“诸位,咱们铺子生意蒸蒸日上,全靠大家连日来的辛苦,我钱昱在这谢过了,我先干为敬。”

         众人闻言连忙端过酒杯一饮而尽。

         钱昱放下酒杯道:“这明年呐,我想跟大家更上一层楼,咱们把分号开到宾阳,再由宾阳一路往上直至京城。当然,这人手肯定不够,华掌盘,初三回来多给咱如家招些学徒和伙计。”

         “东家,我回来就招。”华掌盘笑道。

         “行了,那你们尽兴的吃,我这酒劲上来了,就先撤了。”钱昱说罢急匆匆出了堂厅,颤颤巍巍往二院走。

         “老太太,东家过来了。”晴雯掀开厚重的帘布,将钱昱引了进来。

         “奶奶,娘。”钱昱酒喝了不少,脸色红通通的,刚坐下便觉得这心头难受的紧。

         “怎地喝了这般多,快些过来坐,莫熏着兰姑。”钱母说罢,转头看向晴雯,“晴雯丫头,你去让厨娘烧些醒酒汤来。”

         赵老太瞧着有些醉了的孙子,默默的吃着饭。

         钱昱挑了几口菜便放了筷子。

         “怎地不吃了,可是饭菜不合胃口?”苏玉兰转头瞧着钱昱。

         钱昱难受的摇了摇头道:“我从巳时就开始吃,肚子里积了不少时,此刻倒吃不下了,你们吃吧。”

         “回屋躺着去吧,待会让人把醒酒汤给你端过去。”钱母瞧着儿子确实不支,便也不再留人。

         “嗳。”钱昱说罢站了起来,“对了,奶奶,待会前头散了,您便跟王叔和六子回吧。”钱昱说罢便出了主房。

         “娘,给您置办的衣服和物什可收拾好了?”钱母见儿子提起,便问道。

         “收拾啥,我就回去过个年,年后还来,不用收拾。”赵老太摆摆手,说罢便津津有味的吃着碗里的菜。

         钱母闻言和苏玉兰对视一眼,微微一叹也不再言语。

         苏玉兰担忧着钱昱,匆匆吃罢也离了席,由紫鹃搀着回了房。

         “阿昱,起来到内间去睡,当心染上风寒。”苏玉兰进屋便见钱昱窝在外间的榻上,那一双眉拢的老高,显然睡得不爽。

         “唔,我这一身酒味,就不进去了,屋里头暖,又不好开窗,酒味难很散去,对你身子和孩子都不好。”钱昱支起身子,捂着心口,“你先进去吧,我等酒味散散。”

         “你呀,没那个酒量还喝,也不顾着点自己的身子,这下可遭罪了。”苏玉兰说罢坐在榻边,抬手顺着钱昱的心口,“下回可得记着。”

         “下回再也不敢,这酒真的烧的慌。”钱昱说罢头一阵阵眩晕,捂着嘴站起来,拉出榻下的痰盂,呕吐起来。

         苏玉兰见状怎地不心疼,这不是找罪遭嘛,拍了拍钱昱后背道:“吐出来就好,能舒服些。”随后向紫鹃招了招手,示意倒茶。

         钱昱漱了口,仰在榻上,哼哼唧唧的,也不喊疼,只是蜷缩着身子,那个模样让苏玉兰都急出眼泪来。

         苏玉兰脱了鞋,上了榻,将钱昱微微扶起,让钱昱的头靠在自己大腿上,抬起手轻轻为钱昱揉着太阳穴。

         “这里。”钱昱哼唧几声,握着苏玉兰的手放在自己心口。

         “你好了,看我不打你。”苏玉兰嘴上说着狠话,手却一下一下顺着钱昱的胸口。

         “紫鹃,去前头请佑安来。”苏玉兰实在无法,只得让紫鹃去请梁佑安。

         梁佑安此刻也有些轻飘飘,不过好在酒量好,进了外间,搭在钱昱脉上,收手道:“嫂子,我哥这是喝伤了,我瞅着哥才饮十几杯,怎地就这般了?”

         “她平日不大饮酒的。”苏玉兰低头瞧了瞧钱昱。

         “我有个好方子,我给哥去药铺抓药去。”梁佑安说罢站起来,“嫂子,别担心,喝了我的药养两天准好。”

         梁佑安走后,钱昱费力睁开眼道:“玉兰,你进里屋去吧,我好些了,快些别冲着你和孩子。”

         “你既知道,还喝。”苏玉兰嘟着嘴,她实在太气,气钱昱平白的自己个伤了身子。

         钱昱闻言后悔不已道:“今儿个不是高兴嘛,脑子一时想岔了,竟想学出个放浪形骸的模样,再说,我还从未大醉过,早知道,我就收敛一些。”

         “快些别说了,省着些力气吧。”苏玉兰既心疼又气得紧,“明儿个就过年了,你倒学会嘚瑟了。”

         “好玉兰,莫说了,我都要羞死了。”钱昱只觉得脸越来越红,她钱昱以前一直乖乖的,难得想醉一回,还伤着了,真丢人。

         “先躺会子吧,现下可别睡着了,待会佑安拿回药,喝了再睡。”苏玉兰扯了枕头放好,“睡一觉就爽落了,以后长记性就好。”

         钱昱唔了一声轻轻躺下,她当真是再也不敢了。

         梁佑安取了药让厨娘熬好了,便给钱昱送去,这一碗药下肚后,钱昱便闭上眼,这一睡就睡到第二天巳时,睡了一大圈。

         钱昱醒了挣扎坐起来,在床边呆呆的坐着,此刻她身子倒还算爽落,就是乏的紧。

         “醒了?”苏玉兰倒了杯温水递过去,随后便坐回桌前,拿笔练字。

         钱昱咕咚咕咚的全喝了进去,“玉兰,我肚子有些饿了,让紫鹃把晚饭端进屋吧,我在屋里头吃。”

         苏玉兰闻言白了钱昱一眼,起身去外间吩咐紫鹃端饭。

         此时,外面噼里啪啦,噼里啪啦的响起来。

         钱昱懵懂的看向苏玉兰,疑惑道:“我怎么睡到里屋来了?还有,外面干什么呢,怎么放起爆竹来了?这都放了明儿个一早放啥?”

         苏玉兰闻言抬起头,随后又低头写字道:“问那么多干嘛,快些把衣服穿上吧,别冻着。”

         钱昱闻言伸手拿起叠好的新衣,拿在手里瞧了瞧又放下,取了一件旧衣穿上,听得外面又噼里啪啦的响起了,便趿着鞋出了屋。

         “玉兰,日头怎么在东边?”钱昱急忙忙跑回来。

         苏玉兰心头火气还没出,可头一回见到钱昱呆愣愣的样子,没忍住便笑了。

         “还醉着呢?今儿个三十,新年了,还不换了新衣去!”苏玉兰嗔了钱昱一眼。

         钱昱闻言还是懵懵懂懂的,随后不可思议道:“玉兰,我睡到过年了?哎呀,你怎地不早说,我刚还央着吃晚饭呢。哎,这酒害人呐,误事,误事,以后喝不得多。”说罢抬手锤了锤额头,她钱昱长着般大就没做过这般丢人的事。

         “好了,别迷糊了,快换了衣裳,给娘拜年去。”苏玉兰说罢放下笔,走到钱昱跟前摸了摸钱昱心口,“现下可还难受?”

         “比昨儿个强多了,就是身上软软的,使不上力去。”钱昱一边说着一边换着新衣服,扭捏着小声道:“昨儿个,我,我太不是了,让你跟着担心,以后我一定顾着身子。”

         “本来我还气着,听你这般说了,此番便算了。”苏玉兰说罢替钱昱理了理衣领道:“走吧,拜年去。”

         钱昱闻言抱着苏玉兰的腰,吻向苏玉兰,道:“多谢太太宽容,给太太拜年,祝太太早生贵女,阖家欢乐。”

         “一边去,出门次数多了便回来贫,竟在外面学些油嘴滑舌的腔调。今儿个过年,不与你多做计较。”苏玉兰说罢便往外间走,走到小门前回头笑道:“阿昱,新年吉祥,也祝你早得贵女,阖家欢乐。”

         钱昱闻言,笑着走近,摸了摸苏玉兰还未隆起的肚子道:“女儿新年吉祥,要在娘胎里过个好年,昨儿是爹爹不是,从今儿爹爹好生伺候你娘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