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天使的守护
         眼前一暗,艾文猛的睁开眼睛坐起身,突然的动作惊动了一旁的帕米拉。

         艾文双眼空洞的扫视着这真是的世界,刚刚的一切恍如梦境。

         “不!”

         “怎么了艾文。”

         突然的呐喊让帕米拉皱起了眉头。

         “你离开下,离开。”艾文低着脑袋摇头不停的摇头,对帕米拉说的话,更像是自言自语。

         帕米拉前进的脚步迟疑了,退后一步,泯着嘴,不知道该说什么。伫立了那么几秒,帕米拉一咬牙转身走了。

         房间空空荡荡的,只剩下了艾文一人,抬起头,艾文是表情木讷,眼泪不停的落下,像是决堤的水,止也止不住。艾文也不清楚,自己到底为什么落泪。

         肯定是因为什么忘掉的事情,艾文想着,却就是一点映像也没有,想的脑袋都要炸了。有东西在制约他的记忆,不是猜想,是肯定有。绝对不可能是错觉,也绝对不仅仅是感觉,他是天使,圣天使,更是昼神,怎么可能出现这种错觉。

         “与世隔绝的刹那是为永恒……庇护我!”

         想着圣言者说出的那句真言,艾文轻声的念叨,顿时身上的脉络开始活跃,一股奇妙的力量在体内翻涌。大声的说出了最后的三个字,艾文的眼中满是期待的欣喜。

         或许这能揭露他的一些秘密。

         身后张开了三对羽翼,向着艾文合拢,一道透明的罩子笼罩,将他与外界隔绝。一位纯白光芒形成的天使,一双臂膀抱着他,天使的翅膀将他笼罩,很温暖,很亲切。

         “妈妈。”留着泪,艾文呼唤着,这个怀抱那么熟悉,这种温暖那么亲切。

         绝对不会有错,即便怎么想也没有她的映像,艾文的眼圈红了,他知道了自己流泪的原因,也无法遏制的表现出了悲伤与幸福的泪水,神圣圣启录传承的知识让他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献祭。

         放弃了重生的可能,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只是将自己的一切留给了他。艾文明白了自己为什天赋绝伦,为什么天资聪颖,为什么体魄强大。能从两位高级佣兵手下逃跑一天一夜,能承受住帕米拉高强度的训练,能自如应对那三头恶兽。

         这些,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掌握东西,继承自妈妈的所学所会。可他连妈妈的名字都不知道。

         天使消失了,化为流光点点消散。‘天神·永恒’的效果消失,周围的一切回归正常。艾文跪坐床上,灿烂的金发都黯淡了许多,泛红的双眼怔怔出神,无助的像个楚楚可怜的少女。

         窗外天色已然不早,圣言者的出现如同一梦,梦的那么快。

         神纹之语的发动无声无息,一大早悄然推开艾文房门的维尔亚看到了这一幕。

         “夏莉来消息说要接你走,我就不跟你去了,最后在帮你化个妆吧。听说有人在追杀你。”侧着头倚着门,艾文的样子让他升起了些源自美妆师的灵感。

         艾文轻轻的点头,根本就没心思没在意那么多。维尔亚也管不了那么多,艾文经历了什么,他一点也兴趣也没有的样子。拉着完全没动静的艾文,来到了一个单独的房间,装扮精致,整体看起来都很精致,桌椅镜子,墙上的立体雕花,样样都像是艺术家的杰出之作。

         “怎么样?”站在门旁,维尔亚像艾文展示着。

         “很漂亮…”除了漂亮,艾文已也找不到别的形容词了。

         这个单独的房间与整个院落都有着很大差距,可能也就这个房间是维尔亚花心思弄的吧!简单的念头,艾文没那兴致想多的,呆呆的站在门口,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维尔亚也没管那么多,拉着艾文进去,将艾文摁在了椅子上,又蒙上了艾文的眼睛。维尔亚神神秘秘的做着自己的事情,被蒙上眼睛的艾文什么都不知道。

         一连过去了挺久,维尔亚没给艾文看这乔装的过程,不过艾文倒是在这个过程中感受到了灵能的波动。维尔亚曾说他没法修炼魔刀大事情似乎并不真实,不过这种灵能的波动,并没有能量的反应。简单来说就是不存在危害性,倒像是日常上运用的一些小魔术。

         艾文没有深想,维尔亚的反常不是一点两点了,就算他是个魔导士也没什么稀奇的。毕竟实力上很可能是和帕米拉相差无几的样子。

         “荆萝藤的培育很成功,多亏了你呢。夏莉那边我懒得去了,不过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可以来找我。”

         最后维尔亚带着莫名的笑意在屋里给艾文说了最后的话,夏莉的人已经来了,维尔亚是私自把他带到这里的,现在是有人来叫他了。艾文不吭声,茫然下的点点头,维尔亚说的什么并不清楚,只是依稀知道自己该走了,外面有人等他。

         艾文默默的走了,身后传来了维尔亚又一句话。

         “当心点,好好活着。”

         维尔亚好像知道了些什么,这个神秘的青年有着很复杂的身份以及很不简单的本事,艾文这么觉得,也不知道维尔亚知道了什么情况。

         好像也没什么所谓,维尔亚根本就不理会他的这些事儿。

         艾文没有多想,维尔亚身份神秘,查到什么情况不稀奇,不过艾文现在显然对这些都没有兴趣。扯了扯长及背部的头发,颜色是原本的金发,艾文自己不清楚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模样,不过之前那的化妆效果还是很好的。

         虽然还没起到作用就被卸了。

         抓着头发扯了扯,有丝丝疼痛的感觉。货真价实的头发,不是假的,长这么长就怪了。身上的衣服也换了,完全没感觉,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换的,白色带金有点宽松的衣服,上身与下身一体,有点类似于袍子又比较收身。有种圣者的感觉,从纹理到造型,配上胸口挂上的是十字架,还真像个圣修士。

         艾文没觉得什么,安然的推门而出,院内正有三人,无疑就是来找他的。

         “还真是大牌啊,竟然还要人来请……你好我叫杰诺伊德。”

         门刚开,还有些不客气外加不满的语气,见到走出来的艾文后来了个反转。端正姿态先来了个自我介绍,很漂亮,而且还是个圣修士。不用怀疑,这身规整的着装,衣服上纹理是圣纹的样式,毫无疑问。

         就算跟圣庭没关系也是个圣修士。不,关键是模样,油然而生的庄重,完美无瑕的圣洁。完美,杰诺伊德发誓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

         “咦……你这身装扮好像女的。”三人中唯一与艾文有点印象的安泽开口了,眼神也有些怪异,他真的怀疑这个人是那个艾文吗?还是说是艾文的姐姐或者妹妹。

         “怎么了吗?”艾文在自己身上扫了两眼,也发现了点意义,就连声音,都有点不一样了,但也没太在意。

         安泽汗颜的点了点头,第一次觉得男孩子也可以这么……漂亮。

         “好了,人到了就赶紧出发吧。我们已经等够久了。”

         艾文面前的另一人开口了,一行中唯一的女性。

         “先自我介绍下,我是莫拉,是剑士。”

         转口自我介绍,莫拉,简单的告知了一下自己的职介。看看腰间的配剑,倒也能看得出来,说完莫拉就自己走了,艾文连个回复的机会都没。临别目光还瞟了维尔亚,院落的门口一眼。

         怀着各异的情绪,四人出发,莫拉与安泽也就刚看到艾文这样子的时候有些讶异。

         杰诺伊德,已经凌乱的杰诺伊德被忽略了,一路上都在碎碎念,眼睛还不时的瞟向艾文。听到安泽那句话的时候,杰诺伊德的心已经碎成渣了。心里才刚想着好端庄的美女,就被爆出因该是个男的。

         感觉不自然,杰诺伊德也懒得在跟艾文接触,抱着敬而远之的心思,跟安泽说这些什么事情,没有搭理艾文。

         那眼睛,总还是瞟向艾文,这一瞟慢慢的就停不下来了……

         艾文也走的清闲,很沉默。

         不知不觉的,有人靠近了他,低头看路的目光注视到了这人的逐渐靠近。本来他是掉在最后面,但这个人已经快要跟他并排了。刚刚自我介绍的时候艾文留意过一下这个粉色长发的姑娘,名字是叫莫拉,艾文感觉自己差点没想起来,还是没太注意这些事儿。

         “有什么事吗莫拉小姐?”既然注意到了,艾文也就先开口问了。

         “有!”艾文率先的发问让莫拉愣了一下。一双丹凤眼眨巴着望向艾文,吱吱呜呜的说道:“我是想…问问维尔亚他……”

         不需要听完,艾文看莫拉游移的眼神,和这含糊的语气,基本就没明白什么情况了。

         “维尔亚他说,他懒得再去夏莉哪儿了。”艾文重复了维尔亚原话。

         艾文只想告知一下,这个姑娘和维尔亚的事情,完全不想被追问下去。也是有些没想到,维尔亚那样性格恶劣的家伙,也会有漂亮姑娘喜欢啊!初次见面的时间艾文还真的被维尔亚那微笑的样子唬到了,全是假的。

         “什么?你知道原因吗?”莫拉不知出于什么样的习惯,第一反应握紧手中长剑。

         听到剑鞘碰撞的艾文差点拿起赫格尔砸过去,面对帕米拉训练时那种全神戒备的紧张状态,现在以似乎成了本能。

         “他说他姓玛法里。”艾文回答,撇开了自己,装着一副不知情的样子。自己的麻烦都没有弄清楚,他没心情圈进玛法里家族与米乐丝家族的纠纷中。

         艾文无法释怀,释怀那位出现在他身后的天使,为他献祭,却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妈妈。

         手抚上了剑柄,莫拉这种近乎习惯性的动作,她注意到了艾文因为这个举动身体的一瞬紧绷。莫拉掩饰性的抚了下剑的位置,便挪开了。

         “谢谢。”

         “不用。”

         简单的示意,莫拉与艾文重新拉开了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