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自强
         说道魔道之种,那就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了,本身上来讲,魔导士本就是极少数的一个群体,能形成像样的魔道都不是容易的事情。魔道之种这种可以直接将自己的魔道如同传承一样交给后人,因此,这东西也叫传承之种,传承与隐秘的家族与势力之中,作为传给继承者核心之物。寻常人,根本想都没得想,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能教导如何开发灵能回路的导师都是难得的事情。

         总之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跟艾文想象中那种术法满天下不同,书中记载的世界比他想象中的要平凡。人类的社会之种,存在大多数的,还是普通人。他这种能运用能量的人,还倒像是人类中的另类了,在那些人类的国度之中,他这样的人只是少数。

         这让艾文想到了维尔亚说的话,在集团化与军事化的武力面前,个人的力量决定不了太多。

         这是个怎么样的世界?

         对于自己的决定艾文已经坚定了,但还是不禁思考起这个些问题。一直在岛上,对外面的了解有限,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是他想的那样。其实仔细看看,夏莉这里的生活也是很普通的,虽然有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但也不像以前想象中那种刀剑乱舞魔法乱飞的画面。

         想着些社会上的情况,艾文继续翻阅书记。

         又看了些跟能量亲和有关的内容,结果也一样有些遗憾。很单纯的就是亲和,有某些方面灵能的天赋。可是看了半天,艾文也没看到怎么关于他现在这种情况的描述,都不禁让他怀疑起自己这类情况有没有出现过了。

         书中对化灵的描述真的太少了,内容简单的让艾文无法获得于他自身有用的情报。一个下午,艾文都泡在图书室里,翻阅着各种乱七八糟的书籍,有不少都还是明显杜撰的小说。收获不少,可对他自身的情况都没什么帮助。

         感知中,天地间那种起伏开始沉寂,看看外面天色,也已经渐渐昏暗,看是时间不早了。放下书,跟查理曼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直接去找餐厅,苏菲还在做完饭,艾文就去帮忙了。一切如常的开饭,却没见了维尔亚的身影,没有多等,对于这情况似乎没人有意外之色。直到吃完,也没见维尔亚人。不过夏莉还是跟艾文提起了,离开这里的事儿,也不走多远,赛迪斯上的居住区,这里附近的一个地方。

         回去的路上,艾文顺路去敲了敲维尔亚的房门。

         “艾文开发的情况如何?”先艾文一步,总管伯德已经到了维尔亚的房间。

         而维尔亚,还在对着荆萝藤发呆。

         “还行,夏莉小姐眼光不差,那个艾文的天赋并不简单。”直起了身,又手撑着下巴撑在桌上,维尔亚接着道:“能感知到能量,能容纳能量,对能量效应的抵抗很强。目测至少是第二阶梯的能量属性亲和,甚至有可能是第三阶梯的。亲和。”

         “就这些?”伯德眼神一闪,胡子随着嘴的开合动着。

         “暂时就这些,身体素质上我明天开始试试,现在还不知道。”维尔亚没精打采的说着。

         “嗯,知道了。”

         简单的回复,连态度都没表达。伯德没有再说,转身缓步朝门口走去。走出没两步,门外传来敲门声,伯德的脚步一顿,回头看向维尔亚。维尔亚只是侧头瞧了外面一眼,转回来便理都不理,昏昏欲睡中选择无视。伯德的反应更简单,走到门前,打开门,撇了艾文一眼,走了。

         基本被无视的艾文尴尬的站在门口,想着是来找维尔亚,门开了他现在倒是迷茫了。

         “维尔亚……”我要说什么?艾文想不起来了。

         站在门口,艾文叫出了维尔亚的名字就没话了,维尔亚看着有些艰难的撑起身子,转头用好奇的眼神看着艾文。没有说话,除了刚认识那天,认识后的维尔亚就是这样子,对他爱理不理的感觉,但又不疏远。看着倒像是性格使然,就是让他觉得有种变了个人的感觉,那个温柔笑容的维尔亚哪儿去了。

         虽然没什么不好的,其实也内什么变化,就是省去了点笑容,看着有点酷酷的。

         呸!闷骚。

         “不吃饭吗?”

         啊我在问什么,愣了有一会儿,见到维尔亚倒是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了,尴尬下去也不好,不由自主的来了这么句,刚说完艾文就感觉自己好傻。

         “……忘了。”停顿会儿面不改色的说,维尔亚漫不经心的样子一点都没在意这事儿。

         “哦……”挠了挠脸,艾文尴尬症都犯了,维尔亚平淡的发指的样子,让艾文没有一点说话的兴趣都没有,令人无力的感觉。“谢谢了。”

         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也就算了,不说也罢,心思有些复杂,也就化作一生谢谢。没什么别的好说了。

         眼皮抬起来了些,维尔亚的眼中闪过片刻的迷茫。“那是你自己的勇气。”

         想到了艾文感谢原因,维尔亚神色随意的打着哈欠,话语略有含义。但也没什么别的意思,说完觉着也没别的什么事,维尔亚趴在了桌上。面色迷迷糊糊的,桌上放的东西也是乱七八糟都不管。

         摇摇头,艾文带上门,无言的走了。

         勇气,的确,没有勇气做这个决定的话维尔亚就跟他没什么关系了。如果说出化灵,灵能开发就会结束,夏莉应该会给他些其他安排,维尔亚也会去忙自己的事情。维尔亚能帮他这个忙,页数他做出了这样的觉得啊!

         不过还是谢谢了,不声不响的,没想到维尔亚办事还挺靠谱。也挺热心的。

         艾文笑笑,心情不错。不管维尔亚在这儿会是个什么身份,成为不错的朋友还是可以的。明天就要走了,虽然不远,但有着心事,艾文的心情还是有些激动的。东西也没什么收拾的,他本来就没东西,更何况夏莉之前就说了自由安排。

         再次的感受到了贵族的能量,一句吩咐,什么事都不必自己劳烦就能准备妥当。真是方便……总是有着那么些落差感,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一旦将某些东西在心中的地位巨高,就会不由自主发现自己的渺小。就想现代的男女,当把对方当成女神,那自己基本就是个屌丝了。

         艾文现在就有这种感觉,简直跟小说一样,那样旖旎的邂逅。现在呢?艾文有些想问自己是不是那个书中的小丑,为了心爱的公主而努力变强,在背后默默的爱慕她,帮助她,向爱神祈祷着那天能得到她的青睐,能有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

         呵!

         无可否认,他的确是喜欢上了夏莉,在维尔亚问他做出决定的理由之时。

         萨德王朝某个皇室近亲的天才少女凯蒂丝,在十几岁的时候编写出了一个“唯美”的爱情故事,故事中就有一个小丑般的角色。剧情令人无语,不知道该怎么评判。

         那是一段一个小杂役与公主的故事,那个角色叫做欧文,就是所谓的小丑。因为出演时就带着个小丑面具。欧文与剧中的公主有着一段美好的邂逅,据说哪位欧文是个异人,受人唾弃,却得到了公主的垂青。因为欧文的确很优秀,无论做什么。公主并不嫌弃欧文异人的身份,对于欧文的人生来说是一缕温暖的阳光,支持他活下去的动力。

         剧情如这类普遍的爱情故事那般狗血,然而结果却有点令人意外。欧文在结局中面对着两个选择,一种是带着公主四处流浪,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而另外一种,也就是剧中他的选择。他寻找到那位与公主联姻的王子让他去演了出英雄救美,而他自己,则以他在灰暗的人生中磨砺的杀人技巧,将那些威胁公主的敌人全部杀掉。

         行走在黑暗中的小丑一个个的抹除威胁,而全然不知的公主爱上了和她“同甘共苦”度过那场王朝灾变的王子。欢声笑语的庆祝中公主出嫁了,进入了别的国家。然后剧情的最后一幕,就是那个欧文在远远的山崖上注视着远嫁的队伍消失在视线。

         故事挺新奇的,艾文从中看到了点自己的影子,现在的他不就是因为夏莉才做出这种决定的吗?虽然不全是。

         但是呢……

         艾文不觉的有什么,剧中的那个欧文似乎是堕入了黑暗,好像是政治上的纠纷,杀了好多人的他已经是个不敢露脸的人物来着。一个悲情英雄的画风,他是那场混乱中最大的功臣,然而到头来爱人跟别人走了,自己还弄的见不得光。

         艾文很想吐槽这种桥段和自己那莫名其妙的契合感,但他更在意这个故事中出现的一些情况。那个欧文,是以一己之力扭转了一个国家的局面。在图书馆中,艾文还看到了不少故事,有像是历史的,有像是纯粹杜撰的。

         但的的确确存在的现象发生,强大的个体,即便面对集团化,军事化的武力也是有决定性力量的。就如那个故事中的欧文,顶尖的刺客,能够在各种的防卫下刺杀掉关键人物。维尔亚说的并不尽然,或许只是出于当时的宽慰,个人的力量的确不能面对一个国,但是个人实力的地位无可动摇。

         他看到了书中描述的那些强者,虽然英雄故事的可信度基本等于理想化的情况。可能全靠想,简单来说就是在梦里可以实现。

         好像又绕回了原点,艾文有点苦恼了。

         这些都不是他该在意的吧!艾文只是觉得他自身的情况来说,想不被追杀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才是正解。难不成还要等着那些人追过来,他还真的在继续跑吗!

         恨恨的一锤桌面,艾文陷入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