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神秘的身世
         看看天色不知不觉到了这时候,他这一天,说起来也就吃了那个很难受的布丁,其他的都还什么也没吃呢。维尔亚也跑了,这下到哪儿吃饭都不知道。在这里,除了夏莉和维尔亚,他谁都不认识。

         不明目的,顺着印象里路径,艾文向着宅邸回去。夏莉还说要去找她来着,不过现在应该还不算晚上吧!为什么要晚上去?艾文觉得可能是很忙,回到这里后,基本就没见到过她了。

         夏莉不像是个普普通通大小姐,这里,似乎就她的地位最高。

         去找夏莉的话时间还有会儿,而且他也不知道地方。想不到该这么办,还是只能去找维尔亚,顺路还有希雅委托的话。

         就这么定下,艾文赶回宅邸,却发现这本就人挺少的宅邸,这个时候更是基本没人了。

         在吃饭吗?艾文不禁想。但也不知道为什么,折腾了大半天,他也没怎么觉着饿。

         不饿?错觉吗?艾文感觉很奇怪,会是因为那个蛋糕吗?

         “呼……”思绪多的令他感到沉重,不由的呼出一口气,像是排解心中的压力。

         怎么感觉身上这脉络出现后身体就有些不对了,大半天的尝试开发,灵能没开发出来,这化灵现象倒是有爆发的趋势。就自己这情况,艾文完全不想在见到别的人,特别是夏莉。

         先回去歇着吧!

         艾文深感疲惫,茫然间带着无措。

         几天前那座岛上的某个小酒馆,那时候的艾文还刚从爷爷哪儿跑出去晃荡,跟着一帮五大三粗的汉子在酒馆里扯淡,那里没什么孩子,艾文也不喜欢跟那些个同龄人厮混。小时候就听爷爷讲去过许多故事,都是外面的,这总让他觉得爷爷年轻的时候那也是风光过。自已也犹然的升起一种憧憬。

         渐渐就对外面的世界由憧憬转变为了向往,他长大了些,也不在愿意过着那样无聊乏味的生活。跟着别人学个一招半式,或者掌握点经营手段,等在长大些,靠着点本事养家糊口。再找个看的过眼的姑娘,住着自己砌起的小房屋房屋,或者花钱买一个。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家里有妻照料,以后还会有属于他们的孩子。然后就这样,平静的过完一生。

         想想就糟透了,艾文一直都不能接受这样的生活,如果就那样循环往复,生活是多么枯燥而乏味,那样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如果只是那样平平淡淡的活一辈子,简直太糟糕了。

         艾文向往着外面的生活,可隔着汪洋大海,他能做什么?也就冲着这劲头,多了解些外面的世界,可在那里出生长大的孩子们哪儿知道那些,甚至来说,许多人都不愿意提起外面的事情。大人们总是教育孩子,这里的生活很安定,别去沾染那些风雨。把外面的世界说的多么可怕,让自己的孩子们安安分分的在这个地方过着普通的日子。

         也就因为这样,他在同龄人中显得比较另类。也就那个酒馆的老大爷,喜欢跟他说一些外面的事情,艾文也很有兴趣,隔三差五的就溜过去找他。久而久之和一些经常去酒馆的人熟了。

         想想那个时候还那么期望自己能有机会去外面的世界看看,现在似乎已经得偿所愿了,他踏上了赛迪斯,也算是达成了那时候的想法。

         可是……一点也不好……

         砰~房门闭合,艾文靠在自己房间的门上,闭着眼睛,只感觉一阵阵的疲惫心中涌起。化灵到底有多可怕,他并不清楚。可是那种丧失自我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夏莉说过化灵的人会变成恶鬼,一但化灵,不管是否还保存着理智,都是要就地处决的。在许多的地方包括这里,这样的观念都是一种强制性法律,不得有丝毫容忍。

         一但化灵,必须处死。

         夏莉认真而严肃的神色是那样凛冽,即便善良,但那不代表这她懦弱,艾文更看的出夏莉做事的果决与坚定。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真的化灵了,夏莉绝对会杀了他。

         也是啊!

         艾文犹豫了,他不敢奢求什么,一但化灵就没救。

         真的要开发吗?别一时热血上头,就把安危不顾了呀!

         杵了良久,艾文笑了起来,他还真没有那个胆子。就这样赌上性命,真的不敢啊!能过一天是一天吧!兴许像维尔亚说的,别的路子也一样能有出路。

         罢了罢了!何必呢?就算现在去说自己不想开发了有点儿丢人,但总比就这样为了顾面子去冒生命危险,未免有点儿可笑了。

         想着算了,然而艾文也不是那么肯罢休,心中,还有那么些期待与固执。维尔亚所言,自己可有着很大的前途,真的要放弃那样的机会吗?

         今天虽然没能开发灵能,但也不是没收获,受得能量大刺激,他对能量的感觉清晰了些,再有就是身上的脉络……

         走到床上坐下,艾文陷入冥思,感受着身上的脉络。艾文觉得能感知到这种异常,那肯定能做些什么才是,就像夏莉教的那种方法调整后可以一定程度的隐藏这个一样。

         怀着这样的目的,艾文摸索起来。

         这一研究,事儿也都忘得七七八八了,直到听见咚咚的敲门声,艾文才起身去开门。

         门口,发型像水母的黑发妹子,手里端着个托盘挤了进来。

         “夏莉让我把饭菜给你送来。”

         门刚开的瞬间就夺门而入,见手里还端着东西艾文一个侧身灵敏的让开,也亏他反应快,不然就撞上了。

         “你小心点啊!”让是让开了,对方的鲁莽却让艾文有点埋怨。

         “安啦安啦!艾文是吧!夏莉让你吃完过去找她。”水母头型的姑娘语气轻松。说着放下托盘,面向艾文,俏皮的扑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在道:“我叫苏菲,是这儿的厨娘哦!”

         “……哦!”有点接不上苏菲这活泼的劲头,艾文对苏菲的样子有点无奈,只好简单的回答。

         夏莉都叫人过来说了这事儿,艾文他自己都差点忘了,苏菲这个名字,让艾文升起了点奇怪的感觉。看到摆放着的菜、米饭……筷子!

         艾文一眼就认出了那一对小木棍,这很古怪,再此之前他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艾文愣住了,而这样的愣神,让苏菲笑了起来,以为艾文是不知道这种东西。

         ……

         结果令苏菲惊奇,艾文拿着那双筷子,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有点僵硬,很快到运用自如,仅仅一顿饭的功夫,艾文就从刚接触筷子,到自如使用。

         除了惊叹艾文的学习能力,苏菲也没有什么话可说。对艾文表示了一番赞叹,艾文也称赞了饭菜的好吃,收拾好碗筷,艾文跟着苏菲去了。艾文不知道夏莉在那儿,还需要苏菲指路呢。

         ……

         怀着重重心事,艾文见了夏莉,也没说别的,就是夏莉谈了下这里的一些事情。关于她自己,维尔亚,和他的灵能开发。

         看得出,夏莉对他充满期待,夏莉应该是有察觉他的体质的,不然不会对他的开发如此期待。

         而艾文只能尽量的保持微笑,他不敢,也还没想好,要不要跟夏莉说自己的情况。夏莉很期待,如果现在就说会很失望吧!

         艾文还在犹豫。

         你相信奇迹吗?艾文起了夏莉收留他时问的这句话。思虑良久,艾文还是没有下决定,不是因为犹豫。

         值得吗?

         艾文暂时放下了这个问题,去维尔亚的房间敲敲门,良久没见开门,也没见回复。希雅的委托也就只好搁置了,摇摇头,艾文离开了。

         房间中,艾文读起来夏莉带来的那封信,那封来自养他长大的那位爷爷的信。现在,赛迪斯这艘岛船,也应该已经离开了他长大的那座海岛吧!

         艾文的目光,眺望向了那大概是那座海岛的方向。

         是不是该赞叹这里特殊的地形,才能让赛迪斯这样的移动海岛在这里这样航行。这里的海岛边缘能容许赛迪斯如此庞大的岛船靠岸,艾文很好奇是怎样解决如此大体型的吃水深度问题,是能量的运用,还是特殊的地形。还有,他怎么突然了解这些的。

         拿着那个导致这一切开端的徽章,艾文面色前所未有的沉静。

         我叫艾文,我到底是谁?

         ……

         艾文·威尔

         朴素的厅堂,深色调的装潢显得室内有些幽暗,厅内陈列的物品很少,覆盖着一层灰,还有些破损,唯一为厅堂带来光亮的是挂在方柱上悬挂的掉漆铜灯。像是荒废了挺久的住宅,

         厅堂的中间站着一个小胡子的老男人,一身红白袍带着兜帽扣在脑袋上,看着很正经的国字脸,身姿正挺。一手负于身后,一手拿着一个镶嵌水晶的小装置。

         “艾文·威尔,既然确认他在赛迪斯上,那就用那个东西搜索吧!锁定他的大概位置还是可以的。”水晶里传出声音。

         “大人,那个艾文有点本事,赛迪斯是玛法里家族的领地,想抓人有些难。”小胡子的男人面色平常的说。

         “那位大人交代了,他已经不是什么普通人,发现了可以直接杀,但要确保尸体在你们手里。”

         “已经?”小胡子男人微奇。

         “鬼知道那小子什么身份,我都不知道为么我们公会要听一个外人的话,每年都在那个地区搜索,几个月的航程,耽误了我们多少时间和人力。”

         水晶里的声音有些气愤,却也就这么说了一说。

         “不过也快结束了,这次回来……”

         说归说,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的人,能坐上高位子,哪儿能没点眼光。嘴上说着不喜,做起事儿也真是一套一套。

         ……

         一夜,又是个难眠的夜晚,自从那天之后,艾文感觉自己的日子就没好过。维尔亚也是,抱着那个荆萝藤就跑了,叫他也没反应,想着想着,艾文躺在床上慢慢的入睡了。紧挨着的维尔亚的房间,依旧灯光大亮。

         就在刚刚,又有人来敲门了,这次是管家伯德,但是里面依旧没有反应,等了良久无果,伯德也就走了。维尔亚的房间亮着,一直亮着,亮了很久很久了。

         慢慢的,天也就快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