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调教侍女
        第五章

         “这样一下子就多了一对关爱自己的父母,一个看起来好像不是很懂事的哥哥,一个聪明可爱的妹妹,这感觉好像还挺不错的样子。”虽然对于自己识海内的系统很是好奇,可也不急于一时,无聊的躺在床上舒缓心情的李泰正瞎琢磨着。

         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就有两个,还有好几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都还没有见过呢,突然多出那么一大家子人,对于李泰这个曾经的独生子来说,还是有些心里冲击的。不过最起码以后有人陪自己玩了,如果被人欺负了,有靠山可以找了,有点没心没肺的李泰很快就想开了。

         以前小时候,李泰最开心的事就是跟着外婆家的表哥们漫山遍野的撒欢,上山掏鸟窝摘野果、下河摸鱼捉虾、田坎上烤地瓜,就连下地帮忙割稻子也能忙的不亦乐乎。现在多了那么多兄弟姐妹,让李泰这个重活一世的家伙开始对自己未来的童年生活有了一些新的期待。

         “殿下,这是厨房刚刚送来的参汤,您还是趁热喝了吧。”一声清脆悦耳的呼唤让思绪纷飞的李泰回了神,只见刚刚那个被吓得脸色惨白的侍女端着一碗鸡汤,慢慢的走了进来。

         看着在记忆里照顾了自己好几年的随身侍女,李泰有些感慨,果然是万恶的封建社会。这个年纪的花季少女在我们大天朝最多也就是个高中生吧,哪一个不是父母的手中宝心头肉,而现在却已经是个有些年头的小丫鬟了。李泰坐起了身子,轻声问道:“云烟,刚才把你吓坏了吧?”

         “殿下,没事的,王妃娘娘只是扣了我们这个月的例钱。我们平时在王府也出不去,不碍事的。”这个叫云烟的清秀丫鬟有些感动,轻轻的将手中的鸡汤放到一旁,眼眶红红的轻声说道。

         “这汤我喝了,这鸡肉我也吃不下了,你就端回去分了吧。别嫌弃,你也知道我虽是个亲王,可每个月的收入都在母亲大人手上,也没什么好补偿你们的。”李泰制止了欲说还休的云烟,以不容回绝的架势一口气说道。

         “奴婢,谢谢殿下,都是奴婢们的过错,没能照顾好殿下。”感动的一塌糊涂的云烟连忙下跪谢恩,刚刚那有些委屈的小眼神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只剩下了一些自责。

         “唉唉,你别动不动就下跪啊。赶紧起来啊,我又不会吃人,别这样啊。”本来还有点不好意思的李泰看到这阵仗,说着就跳下了床,要去扶起云烟这个小姑娘。

         “殿下,您那么好的人,怎么会吃人呢。您还是坐好了,我这就起来。”听着李泰有些俏皮的话,看着他着急的样子,云烟展颜一笑,顺从的站了起来。

         这时的云烟忽然觉得自己的主子比以往好了很多,成熟懂事了一些,不过现在看他连穿个靴子都能满头大汗的样子,还是原来那个不怎么让人省心的小屁孩。而李泰则看着地上做工十分讲究的布靴,有些犯愁了,虽然在身体记忆里,以往穿靴子也是由仆人帮忙的,可是真的很不方便啊。

         李泰看着云烟在起身后,也不在坚持要下地了,静静的看着她走到桌前拿起汤勺分汤,忽然开口问道:“云烟,你还有家人吗?”

         本来动作娴熟优雅的云烟闻言,身子猛的一颤,汤勺都差点没拿住,沉默了一小会后,才缓缓说道:“殿下,奴婢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家人在世。自从六年前在逃难的路上父母将我卖出后,我再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了。”

         “对不起啊!”看着整个人都突然消沉下来的云烟,李泰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道歉道。

         “没事的,殿下,反正现在秦王府也就是我的家,这里大家都对我也挺好的。”云烟一边端着鸡汤小心翼翼的走到床前,一边有些强颜欢笑的说道。

         “哎呀,好像还有些烫,还是先放着吧。”李泰随顺手接过鸡汤,却突然觉得被烫了一下,连忙说道。

         “奴婢该死,殿下,你没事吧。”吓了一跳的云烟随手将鸡汤往床头的方凳上一放,有些慌乱的说道。

         “没事的,是我这手太细皮嫩肉了。”不以为意的李泰随意的往自己手指头上吹了几口气,轻声安慰道。

         “都是奴婢不好,不该让殿下自己端鸡汤的。”吓到快哭的云烟连忙自责道。

         “真的没事,你就别自己吓自己了。”有点头疼的李泰一边安慰着,还一边举起自己的小手示意着。

         “殿下,你人真好。”心有余悸的云烟见李泰好像真的没在意自己刚刚的过失,非常感激的说道。

         看着还有些后怕的云烟轻轻的拍着自己的小胸脯,那副小心翼翼看着自己的眼神,李泰实在是有些心疼了。沉默了一会,李泰看着这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好奇的问道:“对了,云烟,你也应该快到嫁人的年纪了吧?”

         “殿下~”话音刚落,云烟就羞的不行了,俏脸瞬间被染红了,不依的跺了跺脚,低头小声娇嗔道。

         虽然李泰看起来才是个六七岁的小男孩,可小男孩也是男人啊。虽然相对来说唐朝的风气比较开放,可毕竟还是封建社会,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突然被问起这种问题,云烟觉得自己都快没脸见人了。

         看着羞不可抑的云烟,李泰只能感慨万恶的封建社会,然后满是恶趣味的打趣道:“那我们的云烟现在有没有意中人呢?”

         “殿下~,您再说这样的话,人家就不理你了。”羞的快抬不起头的云烟用越来越微不可闻的声音娇嗔道。

         “哈哈哈,真的没有吗?云烟,你可要老实交代哦,如果你现在承认的话,我这就去求母亲大人放你出王府。”无良的李泰哈哈大笑着,继续大声调戏着。

         “殿下,云烟愿意一直在您身边侍候您。”云烟觉得自己的小脸已经烫快要冒烟了,只能硬着头疼回话道。

         “真的?那么好的机会都不要?这机会仅此一次,过时不候哦!”李泰还是不想这样就放过自己的小侍女。

         “…………”云烟彻底无语了,都不想搭理今天好像有些奇怪的主子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这几年我身边还离不开你,过几年,我再去求母亲大人帮你找个好人家。现在,你还是老老实实当我的丫鬟吧。”李泰忽然换了一副口气,认真的保证道。

         “谢殿下恩典。”看着人小鬼大的李泰那认真的表情,万分感激的云烟连忙跪下谢恩,说着还要磕头呢。

         “哎哎,你怎么又跪下了,快给我起来。我不喜欢这一套,以后千万别动不动就跪地板,别人还以为我要把你怎么样呢。”李泰的头都大了,连忙大声喊道。唐朝不是不兴跪来跪去吗?难道地仙界的大唐和地球上的不一样?

         “遵命,殿下。”云烟这下真的哭出来了,说着话眼泪就哗啦啦的往下流。

         “行了行了,别哭了,把鸡汤给我端过来吧。再过几年,你不要怪我把你一直拴在身边就行了。”无可奈何的李泰只能转移一下云烟的注意力。

         看着云烟乖乖的去端鸡汤,李泰心里又琢磨开了,不过现在的云烟才十几岁,再过几年也才不到二十,如果嫁人好像还是太早一点。虽然在这大唐朝十七八岁就已经是剩女了,二十出头的黄花闺女就是老姑娘了,会被人说闲话的。

         PS:新书,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