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美人如斯
        绿树环绕,群山叠峦,远处一条长江缓缓向东而流,江水隐约倒印着山坡上的群楼屋舍。犹如一张浓墨重彩的山水画,浮世而不雕琢,淳朴而独立,俨然一个世外桃源之所。这是南方某市某县的一个偏僻的小镇。

         小镇人口不达上百人,多是老弱妇孺,他们每天日升而作,日落而息。几十年来遵循着大自然的规律风平浪静的生活着。然而,从几天前开始,这个默默无闻人烟稀少的小镇却也变得热闹起来。

         就在山坡上的众多屋舍中,有一栋三层楼高的房子,独立一隅。它背靠群山,前拥秀丽山水,在这小镇里显得独树一帜。

         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在三楼的一间阴暗房间里,拉紧的窗帘后面,一个男子站立在一架精密望远镜后面,俯瞰着远处一平地上的人群。

         这群人在几天前突然而至,一下子让这个寂静的小镇忽然沸腾起来,引来不少村民的围观。这不免让男子多了一分戒备。

         据他这几天的调查,发现这批人是从城里而来的,他们本是在录制一档节目,取景的时候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竟然发现这个远离尘喧许久的小镇,于是把拍摄地点迁移到这里。

         现在他们就在几座屋舍后面的一块平地上进行拍摄,工作组,摄像人员,主持,助手,还有围观的村民,一下子让这块狭小的地方变得拥挤起来,远远就听到那里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显得与往日不同。

         男子调整了一下望远镜的角度,把目光落在远处的一片群山中,他通过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遍附近的山形地势,发现没有什么异常,然后才把焦点落在拍摄地点上。

         他通过望远镜大概数了一下人群的数量,又观察他们的动作,最后目光定了下来。他看到一群人拿着摄像机对着站在中间的女人,女人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长发披肩,远远看去,看不清她的面容,却可以看得出她婀娜多姿的曲线,很显然是这次录制节目的主持人。

         男人看了几眼,悠的一怔,随即嘴角浮现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

         他忽然想起不久前的那个晚上,一个女人怒目圆睁,衣衫不整的站在他面前,然后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就落在自己脸颊上的场景。

         直至现在想起来,仍然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

         曾几何时,只会让女人狂追不舍的自己,竟然沦落到第一次见面,就被女人一个耳光伺候。

         他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扇过耳光,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初次相见的陌生女人。那个耳光他可一直没忘却。他还告诉自己,如果再次遇见那个女人,他肯定也让她尝尝这火辣辣的滋味。

         只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了,还真是冤家路窄。

         “看什么呢?”忽地,男子手上一轻,望远镜已经被人夺走了。

         程序拿过望远镜,目光定焦在远处的热闹处,神情专注,不一会儿,他好像看到什么新奇事物似的,眉宇间喜色毕露。

         男子双手插在裤兜里,姿态闲适的站在他身边,他今天穿着一件深灰色外套,黑色休闲裤,在这阴暗的房间里显得冷冽清绝。

         他一言不发,透过窗帘的缝隙,目光也落在远处那闪动的人群里。一时间,狭小的空间仿佛凝滞了般,隐约只听见两人微不可见的呼吸声。

         悠的,程序清脆的嗓音忽然打破了沉静,只见他喜道:“老大,我看到她了。”语气惊喜又激动。

         男子侧过脸望了他一眼,还没开口,就见程序变得情绪激昂起来,又道:“卧槽,今天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啊,居然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看见我心中的女神。”

         说完,他眼睛离开望远镜,转过头正好触及男子深沉黝黑的双眸,眸色湛湛,带着疑惑,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在阴暗的光线里显得白皙清隽,身上特有的清绝气质令他看上去多了一分冷酷和疏离。

         程序猛的醒悟,一拍额头。想起老大顾凌霄可是省里有名的刑警,这几年破获国内很多大案,在警界声望颇高,凡是做刑警的无不对他敬仰万分,也一直是他心中的男神。

         上个月,省里特派他过来协助破获目前最棘手的盗窃案,他每天忙着抓犯人,哪有时间去了解这些八卦新闻,自然也不知到他们南市鼎鼎有名的主持人是谁了。

         刚开始,他还以为顾凌霄会是个难以相处的人,毕竟他的面相长得太过清冽孤冷,不免心中也多了一份敬畏,没想到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却发现顾凌霄是个面冷心热的人。

         程序本身就是豪爽外向的性格,做事也落落大方,自然在这段时间的软磨硬泡之后,很快就和他混熟了。

         局里的人都戏说他们,两人就好象冰遇到火,一碰就融化。

         于是像往常一样,程序不假思索的伸出胳膊攀住顾凌霄的肩膀,热枕的为他介绍自己心中的女神:“老大,你可不知道,夏涵可是我们南市鼎鼎有名的主持人,只要是她录制的节目,在网络上都有很高的点击率。这几年更是南市主持界的标杆,我听说她的粉丝为了能够见到她一面,在电视台门口等了几天几夜,实在太疯狂了。不过好像最近发生了点事,听说她可能会被“冷藏”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顾凌霄虽然跟程序接触的时间不长,却知道他向来大大咧咧,自来熟的性格,为此对他的随性举动也没有那么反感,于是就任着他的胳膊挂在自己肩膀上。

         忽然见程序这么一说,不由得瞥过头看着他:“冷藏?”

         程序点点头,脸色黯然的把手臂从他肩膀上放下来,刚转过头就触及到他的眼神,悠的一顿。

         他第一次见到这么黝黑深邃的眼睛,仿佛深沉的大海,隐隐泛着湛湛波光,。

         听说心地正值无邪的人都拥有一双清亮透彻的眼睛,看来还真是有道理啊。

         老大的眼睛真的就像一面镜子,总能看穿人世间的一切险恶。

         程序凝视了一会儿,悠然回过神,淡淡叹了口气,把他听到的消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说上次录制节目的时候,有人上台劫持她,要不是她的绯闻男朋当时也在场,替他挡了一刀,估计现在躺在医院的就是她了。真可惜,若不是发生这事,估计她也不会这样。”程序惋惜的叹了口气。

         “那人为什么劫持她?”顾凌霄眉头轻锁,淡淡的问。

         “我听说是涉及到商业运作问题,不过我估计是有人故意陷害她吧,所谓人红是非多,像她这样有名的主持人,自然有很多人眼红看不惯,非要找点是非出来,唯恐天下不乱,不然怎么吸引群众的眼光。”

         “那现在怎么样了?”

         “局里还在调查呢。不过看样子不容易,那肇事者也就一替罪羔羊,没审出什么结果来,倒是查出他本来就是刚出狱不久的犯人,为了买白粉,才被人安排去做这档子事,那个安排他的人现在还没落网。唉,我怎么就觉得像她这么美丽善良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做不得法的事。”程序摇了摇头,神色惋惜。

         顾凌霄淡淡一笑,轻声说:“长得美丽不代表善良,也不能说不会干坏事。”

         程序忽然被顾凌霄这话给怔了,思索了一下,义正言辞的说:“老大,你是没听说夏涵的故事,要是知道了,估计你就不会这么说了,我敢保证,她绝对不会做什么违法的事。”

         “哦?”顾凌霄听他这么信誓旦旦,不禁来了兴趣。

         程序瞥了一眼顾凌霄,眼珠一转,转身走到背后一张摆放资料的桌子旁,正想找他点东西,却发现光线太暗,于是问道:“老大,我可以开灯吗?”

         顾凌霄看着他,不明所以。但还是收起架在窗户角落的望远镜,避免被人发觉。

         “你这名字倒取得不错,真是人如其名。”顾凌霄说。

         程序一边打开灯,一边笑道:“我爸就是有远见,竟然连我以后干计算机这一行都知道。也难为他这么神机妙算。”

         顾凌霄嘴角微扬,忍禁不语。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程序从放在桌上的背包里掏出一台笔记本电脑,缓缓说着夏涵的身世。

         “夏涵可是个励志人物,我读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崇拜她了。虽然她长得漂亮,但是我把她当女神一样看待,可不是因为她的外表这么简单,而是她的身世还有行事作风。你不知道,她从小就是孤儿,一个人打拼到现在这个位置,还帮助过很多孤儿。我记得,上次她为了救一个病重的女孩,差点没了性命。这事可有报道,你可以上网查一下。喜欢她的人,追她的人数也数不清,但是这么多年,却见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感觉好可怜。”

         “你刚才不是说她有绯闻男友吗?”顾凌霄问。

         “唉,都说是绯闻男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这男的追了她好多年,可夏涵从来没有正式公开他们的关系,做什么事都独来独往。我看倒不像。”程序双手麻利的在电脑上敲了敲,顾凌霄静默一旁看着他。

         只见电脑屏幕忽然一下子就弹出夏涵的照片和简介。

         顾凌霄忍不住走前几步,俯身站在程序身后看了一眼。

         满满一整屏,无数张夏涵的相片,有参加活动的,有主持节目的,还有采访时被人偷拍的,不同角度不同背景,却有着相同的笑容,还有一双水灵清澈的眼睛,长发披肩,颦婷秀丽,绝世而脱俗,俨然像一个掉落人间的仙子。

         但是,顾凌霄也认出,与那晚打了他一巴掌的女人有着相同的相貌。

         实在看不出,这么清丽秀美的女人竟然也有泼辣的一面。

         顾凌霄忍不住嗤笑一声,:“原来她是主持人。”

         “老大,你认识她啊。”程序抬头斜瞥了一眼顾凌霄,听出他话里的玄机,问道。

         “不认识。”顾凌霄敛了笑,冷冷应道。

         程序原本兴致勃勃,以为可以挖掘出什么惊天新闻,却被泼了一盆冷水,只好“哦”了一声,识趣的闭上嘴。

         虽然他隐隐觉得哪里有问题,却不敢再深究。毕竟这位鼎鼎大名的大神向来情绪多变,思维敏捷,性格难以琢磨是众所周知的。

         在这段日子,局里的同事也算见识了他的高深莫测,程序自然不会在此刻不识相的触碰他的雷点。

         他可是要跟在他身边学很多东西的,怎么可以刚开始就给他留下不好的印象。这种事万万不可以发生的,就算自己再好奇,也要忍住。

         不过程序还是敏锐的发现,这个向来冷若冰霜,话语不多的男神今天却意外对这八卦话题产生了兴趣。

         他可是特别讨厌这些花边新闻的,之前有几次局里同事饭后闲谈起一些八卦新闻,他都是独自走出外面从不参与讨论,因此同事们也给他起了个外号“顾冰雕”。

         刚才看他样子,莫非老大和夏涵是认识的?他们之间藏有什么秘密不成?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是大新闻了。

         程序心生疑惑,但是见到顾凌霄似乎不想再提及这事,于是转移话题,:“老大,有什么发现吗?”

         顾凌霄把身子倚靠在桌边,双手撑在桌上,眸色沉沉的望着远处崇山叠峦,神色黯然:“这几天我寻遍了这附近的山丘和屋舍,都没找到可疑的人物,你查一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山洞或者隐秘的地方,既然能够选择这里做他们隐蔽的场所,自然这里有什么特殊之处,只是我们目前还没发现而已。”

         程序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开始动手在电脑上搜寻,一边呐呐的说:“老大,我们要不要通知局里多派些人手过来,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也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要真是查出什么端倪,就靠我们两人也抓不住他们啊。”

         “现在派人过来不合适,这小镇人口本就不多,如果忽然来了这么多人,自然引起他们的怀疑,说不定他们就藏在我们附近窥探着我们,要是被他们发现,现在做的一切都功亏一篑。”顾凌霄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

         “那怎么办?就我们两人,实在势单力薄,我真有点担心到时候突发什么事情,我们应付不过来。”程序抬起头瞥了他一眼。

         顾凌霄显然一早就考虑到这个问题,并且做好应对之策,神色闲淡的说道:“放心,我昨天已经通知局里,让他们派多一些人手过来,隐藏在距离这里不到五公里的另一个小镇上,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会赶过来。”

         程序忍不住松了口气,嘴角不免因此扬起一丝喜悦,同时也对顾凌霄的心思神缜佩服的五体投地,赞道:“还是老大有远见。那拍摄的那些人怎么办,要不要通知他们撤离。”

         顾凌霄静默片刻,说道:“他们来的真不是时候。就怕犯人藏在他们里面,要是风声透露了出去,不仅抓不到人,恐怕还会伤及无辜。”

         程序默默点了点头,暗叹一声,:“现在他们忽然撤离,估计也不妥,老大,要不我先去视察一下,找他们的领导了解一下。尽量让他们提前结束。”

         顾凌霄点了点头,又嘱咐:“他们住的地方你先去了解一下,看看周围有什么不妥的,还有把他们的所有人员名单找来。”

         “好。”程序头也不抬,开始聚精会神的在电脑上敲着。

         顾凌霄站直身子,走到窗户前,凝视着远处一片葱绿群山,漆黑屋舍,心底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