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想要就给
        “今天好些了?”白悠问。

         华小恩反应过来,他这会浑身轻松,一点都没有疼痛的迹象,一时得意忘形,就忘了要装作疼的事情了,这下被白小姐看出来了。

         “这会不疼。这个疼痛一阵一阵的。”华小恩赶紧圆谎。

         白悠没再说什么。

         华小恩吃早餐的时候,得益于白悠的提醒,一直记得要装作疼痛,因此没被华爷爷与叶谦看出什么问题来。

         当叶谦拿出最后一颗药的时候,华小恩接过,想着万一吃下这个又像昨天那样,把大家吓着就不好了。但眼前这两个人明显也不会让他自己偷偷地吃。

         他想了想,在华爷爷和叶谦的注视下,假装将药吃了下去,顺便装着疼了一把,但是他也装不出没昨天那么严重,再说,装太严重也不好。

         华爷爷与叶谦见华小恩虽然痛,但是还不是太严重,这才稍微放下点心。

         “小恩,今日之后,疼痛就会稍微减轻,你再忍忍。”叶谦摸摸华小恩的头,安慰他。

         华小恩点点头。然后以有点累,想回房间休息为借口,跑回了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之后,华小恩望着手中最后一颗药,这些痛苦还是只是一部分,后面还有比之前更深的痛苦存在。

         想起昨天的遭遇,华小恩忍不住道:“真疼啊。”

         但是想到白悠那个瘦弱的女孩,曾经也受过这样的疼痛,他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将手中的药毫不迟疑扔进嘴中,吞了下去。

         这丹药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做的,入口即化,这次的药也是刚吃下去,华小恩就疼得浑身抽搐从座位上摔了下去。

         他原以为身体不疼了,吃下这颗药最多也就是吐吐血,不会像昨天那样疼,因此没做好防疼的准备。身体猝不及防传来的疼痛将他人直接掀翻在地。

         华小恩心里想着不能造成太大的响动把他们都引过来,身体却不受控制,太疼了,理智都开始崩溃。

         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喊出声,便把自己的拳头放进嘴里使劲咬着,鲜红的血液流出,他自己对此却毫无反应。

         华小恩疼得在地上打滚,他身体疼,心中却始终想着不能大家知道。

         门外传来响动,他努力想从地上爬起来,几次努力却未果,身体疼得浑身抽搐,他根本没有任何力量去控制身体。

         房门被打开,华小恩心想,完了,他们一定要逼他放弃了!可是他不想放弃啊!

         华小恩抬头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是白悠,他的眼泪流了出来,并不是疼的,而是觉得即将面临的功亏一篑而哭泣。

         “小恩?”楼下传来叶谦的声音。

         华小恩紧咬着嘴唇对着白悠使劲摇头,不要让叶谦上来!他的眼神里传递着这样的信息。

         白悠转身,对着楼下的叶谦道:“我找他谈点事,你们都不要过来打搅。”

         楼下的叶谦听白悠说得这么正式,除了点头“哦。”了一声,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随后,白悠进了华小恩的房间,将房门关上。

         华小恩朝白悠投去感激的眼神,他其实最不想白悠看到他如此狼狈的情形,可每次都被她看到。

         白悠推着轮椅到华小恩的身边,华小恩的反应明显比正常情况严重很多,她最初也没想到他会如此痛苦。

         难道是隐灵根对药物的抵抗要强烈一些?但也不应该会这么严重。

         也许有一些其他未知的原因。

         “放弃吧,你不适合。”白悠将手中那颗解除药效的丹药递到华小恩的嘴边,“吃下去,你就不会痛了。”

         在华小恩痛到要发疯的情况下,一颗解脱的特效药摆在眼前,那是多么大的诱惑啊。

         华小恩憋得眼睛都红了,他的手死死地抓住桌子脚,竭力隐忍,不让自己乱来。

         他恼怒地看了白悠一眼,强制自己别过脸去,身体本来就疼,他干脆在地上滚得离白悠更远一点。

         他现在已经疼到快要失去理智了,内心叫嚣着想要结束,快点解脱。可白悠偏偏在这时候拿着能解脱的药出现在他面前,根本就是雪上加霜。

         他害怕自己疼到失去理智的时候,会不管不顾真的抢过药就直接吃了。

         他不想自己这般狼狈,特别是在白悠面前。

         华小恩现在多少也有些明白,自己的对药效的反应超过了正常的范围,他的情况或许真的不适合这个方法。

         但是他心有不甘,好不容易他才能有一点希望,他不想又这样,变得一无是处。

         白悠望着痛得浑身发抖,在地上打滚的华小恩,平淡如水的眸子泛起了涟漪。

         她看不懂眼前这个原本她觉得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乡下小孩的男孩子。可目前为止,他的做为都让她不解。

         她从未见过如他这般固执的人,顽固得没有任何人能劝说得了他。

         “给我……”一直远离白悠的华小恩忽然哑然出声。

         白悠看向从地上缓缓爬起的华小恩,通红的双眼之中,经过痛苦的折磨,只剩下疯狂,白悠反应过来,他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那个倔强的小孩,也许最害怕的,就是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白悠悄无声息将药藏起来,她不能在这个时候将药给他。如果将药给失去理智的华小恩,那他之前那么久的坚持就白费了。

         失去理智的华小恩疯一般扑过去,在白悠的手中寻找他需要的解脱的药。他痛得早已失去了控制,眼里只看得到药的存在,其他自然都不在眼下。

         白悠打着绷带的手被华小恩狠狠地撞了一下,本就骨折的右手,似乎又一次被打断。

         白悠痛得闷吭一声,靠着仅能活动的左手想要推开疯狂拽着她的左手寻找药的华小恩。

         她眉头轻皱,透着不耐,无情地告诉华小恩:“你已经错过机会了。”

         华小恩疼疯了,使劲掰着白悠的手指,想着那颗药一定在她的手掌心。

         白悠的力气哪敌得过已经失去理智的人,左手被华小恩粗鲁地掰扯,她用力将手从华小恩的双手中抽出来,抽了华小恩一巴掌,道:“华小恩,不想继续难堪的话就醒醒!”

         看到眼前有些狼狈憔悴的人,白悠的语气放软了些,道:“醒着的你若是想要,我就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