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植入灵根
        良久,白悠开口打破了沉默,道:“我有一个办法。”

         其他三人都看向白悠,等待着白悠接下来的话语。

         “强行植入灵根。”

         白悠神色平静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而华子邑与叶谦却深皱眉头,似乎十分不赞同这种方法。

         强行植入灵根这种行为以前有修仙者做过。

         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掩饰自己混沌的灵根,以求蒙蔽门派的入门考察,以便资质不好的修仙者能够进入好的修仙门派进行修炼。

         所植入的灵根也只是做的表面功夫,对本人的修炼没有任何的帮助,也做不到提高本人的资质。

         最主要的是,强行植入灵根对本人而言是一件宛如噬血沁骨的事情!

         强行植入灵根第一步,就是利用法力与药力压制自己本身的灵根。

         这其中的体验就跟将灵根彻底摧毁的痛苦相差无几,且灵根数量越多,痛苦越强烈。

         第二步是植入假的灵根,为了让假的灵根看起来颜色更纯。

         其实就是将大量的同一种元素压制在身体里,由于身体本身并不能存储如此高浓度的元素,因此大量元素强行压制在体内,这些不受控制的元素会在体内乱撞,不受管制。

         这时,躯体也将一直承受着痛苦。

         第三步也是最痛苦的一步。

         在吃下现灵丹后,身体内的元素在现灵丹的刺激下会蠢蠢欲动,这就包括被强行压制的原本的灵根,以及植入的灵根。

         这时,人的身体承受的痛苦,是之前两步的痛苦总和。

         正是因为这种方法太过痛苦,最初有人尝试过之后,就没什么人再尝试。

         毕竟就算撑过去进了一个好的门派,到最后,修为依旧提不上去,还是会被质疑。

         一旦被发现,别说被本门派赶出门,就是其他的门派,也不会再收。

         这种得不偿失的做法,后来就废弃了,没人再用这种方法。

         华子邑与叶谦都知道强行植入灵根会带来的痛苦以及风险,因此并不是很赞同。

         “就算小恩进入了白门,他也无法进入书楼’至尊’区。假灵根撑得了一时,撑不了太长时间,到时假灵根的事情败露,也是功亏一篑。”

         这次,华子邑率先开口,道出这个做法的不足。

         归根结底,他并不希望华小恩忍受那些痛苦。

         如果不是白小姐的到来,小恩本可以无忧无虑的在千雪村过一辈子,不必要受那些苦。

         “至尊区的防御网是我设置的,听我的指令,就进得去。”

         白悠说得底气十足,华子邑一时竟不知如何反驳。

         眼见气氛有些紧张,叶谦急忙插嘴道:“至尊区进得去,但是在至尊区之前,还有青铜、黑铁、白银、和黄金四个区呢,青铜书区虽然对法力的要求很低,但也是需要有法力才能进去。小恩就算植入假灵根,完全无法修炼的话,就一点法力也没有,到时候最简单的书区都进不了也没用。”

         白悠视线转向叶谦,胸有成竹道:“至尊区都没问题,其他区就更不在话下。”

         这下连叶谦也无话可说,张了张嘴,最终保持沉默。

         “我不同意!”华子邑最终还是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我们还可以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你何不问问你孙子的意见呢?”白悠并不和华子邑争论,而是将话头引向了华小恩。

         华小恩不知道华子邑与叶谦是不想他受苦才在那里努力坚持,所以他不明白为什么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解决办法却出现了眼前这般剑拔弩张的气氛。

         当三人才刚刚将视线转向华小恩,华小恩已经脱口而出:“我同意。”

         华子邑当下脸色不好看,他将华小恩拉到一边去,详细跟华小恩解释了所谓的强行植入灵根是怎么个情况,他希望华小恩知道这么做的后果,能够果断选择不参与这样的事情。

         华小恩听了爷爷的描述之后,才知道原来强行植入灵根会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情。也算明白刚才爷爷与叶伯伯是为了他才提出反对意见的。

         他知道爷爷与叶伯伯都是为了他好。

         “可是我们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华小恩反问。

         华子邑面露难色。

         他们四个人已经商量了半天,却并没有想到合适的办法。

         只有白小姐提的这个办法还能一试。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他们没有其他办法。

         若是想进白门,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给华小恩植入假灵根,让华小恩有资格进入白门。

         可是……

         谁说小恩一定要参与这件事情呢?

         “小恩,”

         华子邑语重心长道:“你可以不用牵扯到这些事情中去。”

         华爷爷的眼神中闪着冷漠的光,“你不是白门的人,白小姐与你也没有任何关系,你没有必要为了白小姐做出牺牲。”

         “你是我的孙子,和白门以及白小姐没有任何关系。你明白吗?”

         华小恩不敢置信地看着华爷爷,他未曾想到,都到现在这个情况了,爷爷竟然还认为他能对白小姐弃之不顾。

         他不卑不亢道:“爷爷,事到如今,你还觉得白小姐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吗?她是我坚持救回来的,我既然答应了她,就会履行我的承诺。”

         “你为什么这么不听爷爷的话?!”华子邑忍不住训斥。

         他一直觉得他应该给华小恩足够多的自由成长的空间,以前他一直觉得即使他放养,华小恩还是太过依赖于他。

         可如今,他才意识到,这个孩子,倔强起来,根本就听不进别人的话。

         “不,爷爷,我一直很听话。只是在这件事情上,我无法像你一样冷漠。”

         华小恩将左手手掌心摊在华爷爷面前,露出那鲜红的契约印记。

         “爷爷,再也不要说我和白小姐没有任何关系了。”

         说完,华小恩转身回正堂,留下被华小恩手中那个契约印记震愣在原地的华爷爷。

         华小恩果真还是无法理解爷爷在针对白小姐的事情上所做的所有选择。

         华爷爷回过神来,看向那个小小的,固执己见的背影。

         他竟然与白小姐签订了魂契!

         魂契!竟然是魂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