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遗世独立
        叶谦似乎沉浸在了那个场景之中,脸上带着陶醉的表情。

         但是下一秒,他的喉咙哽咽,说不出话。

         想到白小姐现在根骨尽毁,就像一件完美的宝物碎在面前,那种惋惜与伤痛堵着胸口,呼吸困难,哽咽难受。

         “我想那个场景是白门几千弟子永远难忘的场景。”叶谦低低感慨。

         华小恩隐约能想象出那时的场景,那时的白小姐是多么的风华绝代,遗世独立。

         他不幸未能看到那时的景象,而如今,是再也看不到那般的光彩。

         三人都唏嘘长叹,气氛一时之间十分低沉。

         没有修仙的天赋,修仙这条路就走不通了,华小恩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失落感。

         白悠的病情慢慢好转,叶谦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个轮椅过来,白悠第一眼看到轮椅的时候,用恨不得杀了叶谦的表情看着他。

         叶谦将轮椅往房间里一扔,人就跑了,并拍着华小恩的肩膀,郑重其事交代华小恩道:“小恩,让白小姐出来透透气的伟大任务就交给你了。”

         华小恩翻了翻白眼,明明是叶谦自己不敢跟白小姐提,就让他去做这个替死鬼。

         最近白小姐醒着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气色也好了很多,确实不能一直躺在床上,这样对她身体恢复也不好。再说,这几天天气转晴,冬雪融化,正是暖冬晒太阳的好时机。

         一定要让白小姐出来晒晒太阳!做了这个决定,华小恩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趁着给白小姐端药的机会,对白小姐道:“白小姐,这两天天气很好,要不要出去晒晒?”

         华小恩自从知道白小姐会杀了那个白衣女孩,是因为对方想对白小姐下毒手之后,又加上那天晚上白小姐为了救他挨了一剑,他就没那么害怕白小姐了。

         “然后呢?”白小姐面无表情看了华小恩一眼,华小恩被吓得身体抖了抖。

         白小姐的气场,还是很吓人啊!

         华小恩稳住自己的身体,试探性地说:“我推你出去转转?”

         白小姐默然,她望着床帐发了一会呆,随后自己从床上坐起来。

         黑色的长发顺着肩膀滑下,华小恩惊讶地看到白小姐挪出双腿,将纤细的双腿悬在了床边。

         她这是愿意坐轮椅?华小恩想开口问,却见沉思之后的白小姐轻轻下压脚尖,往地上踩去。

         华小恩本能的风驰电掣般冲过去,赶在白小姐双脚落地之前将白小姐从床上抱离,转身不假思索将白小姐放到了轮椅之上。

         黑色的长发顺着旋转的力量遮住了白小姐半边白皙的脸庞,华小恩低头看了一眼那雪白的人儿,赶在她反应过来之前退离一丈开外。

         他离白小姐远远的站着,不知所措解释:“你的脚不能受力!”

         这虽然不是华小恩第一次抱白小姐,每次白小姐沐浴的时候,也是他抱的,但这是他第一次没经白小姐同意就抱她。

         华小恩心中十分忐忑,心紧张得砰砰直跳。

         白悠藏在双袖之中的手握力握,她垂了垂眼眸,抬头波澜不惊看向华小恩,淡淡道:“你推我下去吧。”

         白小姐顺利地接受了轮椅,并且愿意坐着轮椅在院子里晒太阳。

         这件事总算是稍微冲散了一点没有修仙天赋带给他的阴霾。

         但是白小姐依旧寡言少语,她就算坐在院子里也是拿着一本书在静静地看。

         说到白小姐的书,华小恩也是看到白小姐从她匕首的手柄中拿出书籍的时候吓一跳。

         一问叶谦才知道,白小姐的那把匕首可不是普通的匕首,而是极品灵器。

         修仙者想拥有极品灵器必须经过滴血认主步骤,而且灵器很有灵性,它只接收它承认的人的血液,灵器不承认的修仙者,滴血也没用。

         但是,灵器一旦认了主,就算修仙者没有法力,也可以继续拥有它,除非修仙者死去。

         白小姐的那把匕首除了拥有法力之外,剑柄之处还镶嵌一颗空间宝石,一般的空间宝石没有法力是打不开宝石虚拟空间的,但是这颗空间宝石不一样,因为是镶嵌在匕首上的,所以白小姐依旧可以打开。

         华小恩有点小好奇,不知道白小姐在那个宝石的虚拟空间里都放了些什么。

         不过他是绝对没那个勇气问白小姐这么私人的问题的。

         白小姐出来晒太阳已经好几天了,华小恩一直坐在走廊旁边盯着白小姐,据他的观察,白小姐一旦开始看书就像是开启了一个隔绝空间,那种心无旁骛的感觉,让华小恩不惊想起不知在哪里看到的诗句。

         “竹影扫阶尘不动,月轮穿沼水无痕,水流任急境常静,花落虽频意自闲。”

         静而无物,不为万物所动。

         冬雪已融,院中常青树为晴雪所洗,娟然如拭,冬日的暖阳懒洋洋的铺洒在大地之上,华小恩被晒得昏昏欲睡。

         然而坐在院中的白小姐,无论何时都不会有精神不济的时候,她就算坐在那里看一下午的书,也看起来是闲逸自在,清幽安然。

         华小恩有时候会被那个冰凉如玉的身影刺痛,白小姐除了来时穿的那件红色披风,之后换的都是白色的轻衫,那似乎是白门的门派着装。

         她的肌肤本来就很白,穿上白色的衣服之后,在柔软冬日的照射下,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白色光芒,有时候,华小恩一眼望去,会有一种那人是那漫天大雪之中堆砌起来一直未曾融化的雪人。

         那般冰冷,清寒,不容靠近。

         他很想站在她的身旁,最终,他还是乖乖地退后,在院子里离她最远的地方站定。

         十年前白小姐站在雀仙台上的光华他未曾眼见,但在华小恩看来,白小姐的光芒,从未消失过,至今仍在。

         “爷爷,想要达到修仙那般的境界,除了修仙,还有其他的选择吗?”华小恩问从一旁路过的华爷爷,声音比任何时候都要清凉。

         “嗯?”华爷爷看向华小恩,发现和他生活了十年的孩子,第一次露出一种深深地无助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