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白门贵客(2)
        爷爷未曾说过他为什么不修仙,不过从他的话语中华小恩大概猜到爷爷是没有根骨,不适合修仙,因此一直当白外当家的仆人,直到爷爷年纪大了,不再适合做事情了,白外当家才给了爷爷一大笔钱,让爷爷找个清净的地方养老。

         “无论如何,华哥永远是我们的华哥……”六长老说着,眼神有些迷离,似是想起了某些事情,只是这种神情只有一瞬间,六长老在其他人注意到之前便及时恢复了清明。

         “华哥,白小姐……”六张老顿了一下,看了一下马车的方向,“白小姐,就拜托你了。你都退休了,还来找你,真是不好意思。”

         六长老握了握腰间的佩剑,爷爷注意到六长老的动作,开口道:“老仆有生之年还能照顾白家小姐,是老仆的荣幸,六长老无需觉得不好意思。请您跟外当家的说一声,老仆一定会忠心照顾白小姐。”

         六长老握着手中的佩剑,侧身望着不远处停下的马车,眼里闪过痛惜的神色。

         “华哥,如不得已……”六长老说着,张了张嘴,剩下的话却湮灭着了风中,冷风吹散了她呼出的白雾,六长老所有的话语似乎被风一起吹走。

         华小恩没听清六长老后面说的什么,只是看到爷爷皱起了眉头。

         六长老说完,朝爷爷拱手,随后飞身上马,“华哥,有劳了。”说完,带着人马离去。

         马蹄声渐远,广阔的雪原留下一串来了又折返的蹄印,而那一道马车的辙痕,孤零零的终止在马车的车轮下。

         从头至尾,马车之内的人都未露面。

         华小恩盯着马车那厚厚的毛毡,希望能通过缝隙窥得那白门小姐的真容,奈何这毡子厚重,即使冷风呼啸,也纹丝不动。

         寒风凛冽刺骨,爷爷和华小恩正提脚打算朝着马车走去,此时,一直安静站在原地的小駟忽然长嘶一声,似是被惊到。

         随着这一声长嘶,马车之内两个身影鱼贯飞出,红色与白色的衣袂交织,空中再次下起了鹅毛大雪。

         六瓣的雪花掉入了华小恩的眼睛,华小恩急忙眨眼,与此同时,传来身体坠地的闷声。

         一红一白的身影恰好坠在了华小恩的身前,呼啸的风吹起了红袍之人的兜帽,一头墨色的长发在空中飞扬,只是一瞬间,华小恩便看清了对方的脸。

         那是一张尚且稚嫩的女孩子的脸,精致而瘦削的脸庞,白得近似透明的皮肤,轻皱的眉头,笔直小巧的鼻子,以及那毫无血丝微微下垂的双唇。

         她的表情冷漠,带着一丝狠戾,几乎是在同时,华小恩看到红袍女孩苍白的手中握着的匕首,幽幽散发着蓝色光芒的匕首,那蓝色的刀锋已经没入另一个年轻的胸膛。

         华小恩骇然地看到倒在地上的白衣女子双眼圆睁,她张大嘴,发出的声音含糊不清,华小恩看到她的双手挣扎着不甘心地抬起又落下,最后一动不动。

         不过倏忽之间,一条人命在华小恩的眼前死去。震惊与恐惧将华小恩钉在了原地,那死去的女子双目圆睁,即使死去亦未将眼睛闭上。

         死不瞑目。

         华小恩第一次真正明白这个词,这么形象彻底。

         红袍女孩拔出了匕首,面无表情将匕首在雪中擦了擦,匕首的蓝色光芒褪去,染红的刀锋恢复了银色铮亮的模样,仿若刚才染血只是一场错觉。

         擦完匕首,红袍女孩站了起来,她比华小恩稍微高一点,她甚至没有看华小恩,只是顺便瞥了一眼华爷爷。

         她转身往马车走去,一手将匕首插入靴内,一手将兜帽戴上,背影干净利落却冷血无情。

         所有的一切不过须臾之间,华小恩还没来得及抬头看一下爷爷的反应,而那红袍女孩已经冰冷地发出指令。

         “驾车!”声音冰冷得就像这纷纷扬扬的雪花。

         雪花大朵大朵的坠下,落在皮肤上瞬间融化,那寒冷随着皮肤沁入骨髓。

         华小恩内心打了个寒战,不敢再看死在他身前的那个白衣女孩的脸,她胸口的伤口往外汩汩不停地流着鲜血,温热的鲜血在冰冷的寒气中很快散尽了热气,被冰冻成红色的晶块。

         冰冷与恐惧席卷了华小恩的整个身心,他寻求救命稻草般跑到爷爷的身边,伸手去拉爷爷的手。

         爷爷的手同样冰冷。

         华小恩抬头看向依旧岿然不动的爷爷,只见爷爷目光悠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华小恩知道,爷爷并没有对眼前之人的死震惊。

         这是华小恩活着短短十年来,第一次意识到外面世界的艰险。

         一个人的死亡,对华小恩来说,是莫大的冲击,直憾内心最深处,而另外两个人,却一点没有因此动摇。

         爷爷听到红袍女孩的命令,拉了华小恩的手,牵着他朝马车走去。

         那红袍女孩走到马车前,踮脚的身体蓦然停住,曳地的长袍随着身体轻微抖动。

         小駟安静地站在雪地之中,摇头晃脑将落在头上的雪抖掉,马车的高度起码到了华小恩的肩膀,对红袍女孩来说,若是要爬上马车的话,没有车凳有点小困难。

         看得出来,红袍女孩被眼前这看起来并不是强敌的马车难住了。

         爷爷尽职地走过去,想要助红袍女孩一臂之力。却不料,在爷爷靠近红袍女孩的瞬间,红袍女孩以顺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靴中的匕首,朝着爷爷的致命之处挥去。

         华小恩吓得失了声,想要大声提醒爷爷,声音却卡在了喉咙里。

         爷爷虽然没有修仙,常年的锻炼使得身体一直很好,也很灵活。爷爷察觉到红袍女孩的敌意,在千钧一发之际往一旁闪去,匕首堪堪擦过爷爷的衣服,划出了一道整齐的口子。

         “小姐,老仆并无恶意。”爷爷退后一步,立马跪在了红袍女孩的面前,声音平静安稳,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红袍女孩灰色的眼眸冷漠毫无人气,犹如荒野中的死神。

         她漠然收回匕首,笔直站着,仰着头看向远方,她身材依旧矮小,却透着一股高高在上无人能及的孤傲。

         差不多的年纪,华小恩却第一次感觉到了天壤之别。

         红袍女孩踩着爷爷的膝盖,踏进了马车之后,就再未出声。

         华小恩跟爷爷坐在马车外,一路将马车驶向了千雪村。

         马车启动后,华小恩回头看了看那躺在地上的尸体,大雪纷纷落下,一会的功夫尸体上已经覆盖了厚厚的一层雪,就像一个天然的坟墓。

         一个生命,就这样消失在了茫茫雪原中。

         没有人为之哭泣,甚至没有安葬,就这样暴尸荒野。

         华小恩第一次思考,生命到底是什么?

         回到千雪村,千雪村的人都好奇的伸出头来看向这辆在千雪村村民看来十分豪华的马车。

         邻居的一些小孩子甚至不畏严寒嘻嘻闹闹跟在马车后面,一直喊着华小恩的名字。

         华小恩听见平日里习以为常的吵闹声,今日却异常地觉得头疼。

         直到此时,华小恩已经能确定马车之内的红袍女孩便是那白家小姐。

         只是想起之前白家小姐的行径……

         “无声无息地坐在马车之中的白家小姐会不会觉得很吵,因而大开杀戒?”华小恩内心里忍不住捏一把汗。

         华小恩朝那几个小孩挥手,示意他们不要吵,也不要跟着马车。

         可一向温和的华小恩的举动在其它人看来,就像是邀请,因此几个小孩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只是为了追着马车,希望能跟华小恩说上话。

         华小恩汗颜,不知如何是好。幸好马车马上就要到家了。

         只可惜马车到家之前,隔壁的陈小草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叫一声,用她那独特的清脆嗓音高声喊着:“小恩哥哥,小恩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