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垂死贵客
        面对华小恩的反驳,华爷爷忍不住轻呵了一声,小恩终究还是只是一个小孩。

         他继续循循善诱道:“小恩,你看眼前这暮藏雪山,它海拔够高,冰雪够厚,可是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有无数的山,那里存在着比暮藏雪山海拔更高,冰雪更厚的山!比强大更强大的东西永远都存在,你只是看不到。”

         “小恩,人一旦有了竞争意识,他的面前就会横亘着一重又一重的障碍与高山,穷其一生,也达不到顶点。”华爷爷呼了一口冷气,继续道:“因为人有贪欲,得到了,便会想要得到更多,永远也得不到满足。”

         华小恩垂着眼角,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他低头沉思着,似乎是在消化爷爷所说的内容。

         良久,华小恩喃喃道:“人是为了什么才去追求这些东西呢?难道不是为了活得更快乐吗?如果给生活带来痛苦,那追求的意义在哪呢?”

         说着,他抬起头来,深冬的阳光从地平线上升起,照耀在了华小恩的稚嫩的脸庞,他眼神坚定,神态决然,开口道:“爷爷,我要去找白小姐!不论生死,我都要找到她!不然她一个人孤苦伶仃死在这雪山之中就太可怜了!”

         华小恩固执地往山上爬,华爷爷没有再说话。

         一个失去了一切的天之骄子,临死之前,再如此冷清,确实可怜至极。

         爬了一段路,华小恩忽然回头对华爷爷认真道:“如果白小姐有求而不得的东西,那是不是可以换种方式来求得呢?只要还活着,总会有办法的,爷爷,你说是不是?”

         华爷爷愣了一下,他蓦然发现,小恩已经不再是那个嗷嗷待哺的婴儿了。他有了自己的人生,有了自己对人生的理解。

         看来,人不服老不行啊。

         一路上,爷孙俩不再言语,只是努力往上前进着,待爷孙俩快到半山腰的时候,听到山腰之上传来一声音洪亮的仰天大笑:“哈哈哈哈!”

         伴随着笑声传来的,还有持续不断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不好!”华爷爷率先反应过来,加快脚步朝着声音的方向跑去。

         华小恩紧随其后,刚才那个笑声里藏着泄恨之后的快感,以及一种浓浓的悲呛之感,而那个惨叫之声,明显就是白小姐的!

         白小姐都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了,又拖着虚弱的身体来着荒寒之地求死,那人还不放过?!还特意追到这个地方来!

         如果那人真是要白小姐的命的话,那白小姐真的就是凶多吉少了!

         待爷孙俩跑到山腰之处雪崩之地时,只看见满地狼藉的血污,却并未看到任何的人影。

         那触目惊心的红色在白雪皑皑的雪山之上甚是晃眼,华小恩几乎是整个人都震颤了,差点跌倒在地。那个看起来就像是脆弱易碎的瓷娃娃似的女孩,拖着羸弱的身躯,在这冰寒之地,不知道是受到了怎样惨绝人寰的虐待,才会留下这满地的混乱血色痕迹。

         冰冷的风呼啸着吹过,就连这冷若冰渣的风中似乎都夹着浓浓的血腥味。

         华小恩的眼泪哗哗地流下来,他的心揪着,害怕与难过紧紧缠绕着他,他害怕那个女孩就这么死去,他难过没能好好看住她,让她一个人跑到这荒寒雪岭的地方忍受折磨。

         “白小姐!”华爷爷比华小恩要坚强得多,看到眼前的景象心中打鼓,心道是这白小姐怕是凶多吉少,只是眼下要紧的是先把白小姐找到。

         华小恩见爷爷还在努力寻找,急忙收起眼泪,与华爷爷一起努力寻找白小姐的身影。

         “白小姐,你在哪?”由于刚刚哭过,他声音还带着哭腔。

         空寂的雪山之中没有任何回响,华小恩低头看地上混乱的血迹,看到有一处血迹一直延伸到前面山岭之后,他顺着血迹一直往前,绕过山岭,然后他看到了,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景象。

         长长的血迹在皑皑白雪之上拖过,一直终止在那红袍女孩的身下。

         她靠坐在一处雪崩导致的雪洞里,雪洞很小,堪堪能容下她一个人,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天造的冰雪棺材。

         雪山之上,又开始下雪了,大雪密密麻麻大朵大朵地坠下,在她那拖得长长的红袍上缀了点点白色的梅花。

         她就那样随意地靠着雪洞坐着,双手抱着那把匕首交叠着放在身前,原本就苍白的脸更是白得像一触即溶的薄冰。

         她像是看见了他,只是一动不动,对爷孙俩的呼喊也置若罔闻。

         华小恩本能地向前走着,近一点,他看到她原本半睁的眼睛缓缓地闭上,她的神色恬静安详,仿佛是已经进入了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残留着血迹的嘴角微微扬起,似是对这个葬身之地很是满意。

         “白小姐!”华小恩哭叫着,狂奔了过去。

         从血迹的痕迹上来看,她是自己拖着伤痛的身体爬到雪洞处的,双腿估计是无法动弹了,就着爬过来的姿势摆在了雪洞口。

         直到最后,她都在给自己找一个像样的葬身之所。

         华小恩喉咙哽咽,他奔过去抱起白小姐,大声呼喊着爷爷。

         华爷爷听见华小恩的声音,急忙奔过来,看见身上浑身血迹,又被冻僵的白小姐,他赶紧用毛裘裹住白小姐后,从华小恩手中接过白小姐。

         华爷爷第一时间试了一下白小姐脖子处的脉搏,还好还在跳动,然后又查看了白小姐的外伤,看见没有大的外伤伤口,才稍微放点心。

         “走!”华爷爷干脆利落地抱着白小姐就往山下跑,白小姐现在这被冻僵的情况,一旦耽搁,可能再也暖不回来来。

         华小恩紧随其后,一边跑一边喘着气跟爷爷报告刚才的情况,“爷爷,我刚发现白小姐的时候,她还睁着眼睛的。”

         华爷爷听了华小恩的话,将白小姐抱得更紧了,对华小恩道:“小恩,你一直跟白小姐说话,要让她保持清醒。”

         “啊!那我说什么呀!”华小恩有点懵,他总共和白小姐没说过几句话,让他跟她说什么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