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客栈风波
        在白虚山的脚下,有一个小镇子,称白佑镇,这名字起得十分露骨,白佑,白佑,受白门庇佑之镇。

         作为离白虚山最近的城镇,白佑镇除了受到白门的护佑之外,还由于白门每隔五年的春招带来了五年一次的大商机。

         白门作为修仙门派中的佼佼者已经有着上百年的历史,无数向往修仙之人都以能进入白门修炼为荣,甚至为一生的目标。

         五年一次的春招,是每个想进入白门的人五年才能抓住一次的机会,因此,每当临近白门春招,白佑镇就会非常的热闹,生意兴隆。

         常来客栈作为白佑镇最好的客栈,自是人满为患。招呼客人的伙计都忙得晕头转向,只有掌柜的倒是站在柜台不咸不淡拨着算盘,不冷不淡的应付着前来的客人。

         客栈内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的人群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讨论着接下来近在眼前的白门春招。

         这时,随着几声清脆悦耳的玉器撞击声从客栈门口传来,一个身穿深褐色锦服的少年不疾不徐踏步进了客栈,少年身上的衣裳是上好的绸锻,绣着精细的花纹,腰间的佩玉更是极其讲究。

         但凡有点眼力劲的人,都能看出这人不是一般的富家子弟。

         少年环顾了一下客栈内的人,扬着头轻轻地哼了一声,他身后的两跟班更是挺直腰背,恨不得横行的姿态。

         两跟班推开刚刚从柜台转身摇头叹息的人,冲着掌柜的嚷嚷:“两间上房!”

         话音刚落,沉甸甸的一袋子银子砸在柜台上,声音沉重响亮,想忽略都很难。

         掌柜抬眼皮瞥了一下柜台上的袋子,头都没抬,轻描淡写回道:“本店客源已满,请另觅他处。”

         少年脸色一变,忍不住正了正身,两跟班没见过这么不识相的人,瞪着掌柜,一唱一和道:“会不会做生意!知道我们公子是什么人吗?”

         “我家公子乃是丰瑜首富唐家的公子,人称‘飞镖小霸王’的唐舜是也!”

         “就你们这个小客栈,要是在丰瑜,我们公子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来你们这住,是你们的光荣……”

         两人一唱一和说了半天,客栈内其他的客人倒是被吸引了注意力,看向这边,有些人是听说过‘飞镖小霸王’称号的,因此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就是那个超级有钱的唐家?”

         “听说丰瑜唐家富可敌国,如果说当朝皇帝是站在权利的顶端,那唐家就是站在财富的顶端。”

         “这么厉害?”

         ……

         那边的窃窃私语悉数传入了这个被称为‘飞镖小霸王’的少年耳中,唐舜听着别人羡慕的口吻,鼻子都快要扬上天。

         只是这小地方,小客栈的掌柜却没眼力劲,怪不得一直只能做穷乡僻壤的小掌柜。

         他从袖中掏出一沓银票,扔在柜台上,不可一世道:“这些钱够买十来个你这样的小客栈,准备两间最好的房间。”

         听见唐舜的声音,掌柜这才抬起头来。

         掌柜看起来也就四十来岁,一张脸十分普通,只是比起一般的生意人,他的脸上看起来并没有市侩之气,倒隐隐有一些修仙之人的出尘之感。

         “本店的规矩一向是价格固定,先到先得,这位公子若是想住,只需问其他的客人是否有要走的,空出来之后,您想住多久住多久。”

         这一番话,明显是说明财大气粗在他那里不管用。

         唐舜忍不住皱了眉,从来没见过这样不为钱所动的人,更何况是在这种偏僻的小镇子里。

         难道是这人压根不认识银票?穷地方没见过银票似乎也很正常。

         这么一想,唐舜脸上忍不住流露出嫌弃的神色,这个客栈看起来是这个镇子里最好的客栈,卫生环境看起来还不错的样子,只是豪华程度,比起丰瑜他们家的高级客栈比起来,这种地方,那简直是不堪入目。

         两跟班还从来没有体会过搬出丰瑜唐家的名号还被拒绝的滋味,这会气得七窍生烟,恨不得爬上柜台打掌柜的一顿。

         唐舜拦住两跟班,在这里的人都是要去参加春招的人,他若是现在和掌柜的打起来,岂不是在众人面前毁了自己儒雅君子的名声。

         见唐舜在掌柜那吃了闷亏,客栈内有一个富硕之人忍不住笑出声来,站起来冲着唐舜问:“你真的是丰瑜唐家的公子吗?听说丰瑜唐家的大公子是个经商天才,而小公子,却是个废物,不知道你是大公子呢?还是小公子?”

         客栈内传来一团哄笑。

         笑声传来,唐舜原本儒雅的表情瞬间布满阴霾,袖中飞镖经过指间,灵活的指尖蓄力一转,凛冽的飞镖朝着嘲笑之人飞去。

         富硕之人正笑得起劲,忽觉得耳边劲风一扫,有几丝碎发飘落了下来,随后听见一声利器没入木梁之内的闷响。

         他大惊失色,身体僵硬不敢乱动。

         唐舜快步走至他的身前,一脚踩着富硕之人身后的墙壁,一手握住刚才刺入木梁之中的飞镖,一字一顿道:“谁说不会经商的富家子弟就是废物?”

         唐舜将木梁之中的飞镖拔出来,在富硕之人面前轻轻擦了一下,冷锐的光芒吓得那人浑身发抖,忙不迭求饶。

         唐舜将手中飞镖轻轻划过那人的耳朵,阴冷道:“下次,你的耳朵要小心了。”

         “一定没有下次!不会再有下次!小的再也不敢了!”

         唐舜甫一离开,那富硕之人就吓得跌倒在地。

         唐舜的两跟班围着他骂骂咧咧:“见识我家公子‘飞镖小霸王’的威力了吧!有眼不识泰山!”

         客栈众人原本哄笑一堂,这下都吓得噤了声,不敢再出大气。

         唐舜重新走到柜台边,将柜台上的银票收起,拿起一袋子银两,扔在最近的一张桌子上,道:“哪位住的是天字号房间?”

         现在这会大家都被唐舜吓到,就算是对那一袋子银两动心,也不敢上前。

         “我。”

         一顿静默之后,一个娇柔的女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