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千古名臣
        桃花片片,随风而摆,飞至雕菱窗前,落在窗边的书案上。

         书案上有一张纸,楷书小字,一首诗。

         案前坐着一名女子,鹅蛋脸,粉红腮,眉如远山,目若秋水,薄唇琼鼻,顾盼生姿。她放下笔,将窗户关上,走到床前蹲下身来为床上人掖了掖被子。

         床上男子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她莞尔一笑,“少爷醒了。”

         男子松开手,坐起来,还没彻底清醒过来,淡然问道:“什么时辰了,寻声还没回来?”

         女子一边在铜盆里拧帕子,一边回道:“未时一刻。他还没回来呢。奴婢伺候少爷洗漱。”说着,用温热的帕子为男子净面。

         男子姓吕名孟元,今年十七岁,是这座宅院的主人。除了他,宅院里没有其他的主子。女子名为梦柔,是他的贴身婢女。

         吕孟元接过帕子,自己擦了两下,这才觉得清醒一些。

         门口传来动静,寻声在外面小声说话:“梦柔姐姐,少爷可醒了?”

         吕孟元笑了一声,“进来吧。”

         “是。”寻声嘿嘿笑着走进来,“少爷,马车买了,该买的用具也都买了,一共花费九十八两银子。主要还是马最贵,按照少爷的意思,选了最最普通的,还花费了六十两。买车花了不到三十两,剩下的……”

         吕孟元摆摆手,“我知道了。”

         寻声犹豫了一下,继续道:“少爷,小的听见一件事,不知该不该说。”

         吕孟元笑了,他站起来,拍了拍寻声的肩膀,“宁王府请封世子的圣旨下来了?”

         寻声惊讶地看了他一眼,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见他神色如常,才松了口气,“少爷明察秋毫。”

         “明察秋毫,用在这儿?”他哈哈大笑,“忙了大半天,你快去歇着吧。明日一早,还要和我去刑部呢。”

         寻声答应一声,退下去了。

         梦柔上前为他整理衣裳,“少爷确定要去刑部任职?这一年来,都是挂着个名,这突然去了会不会不太妥当?”

         “怕我去了受欺负?”他笑着点了点梦柔的鼻子,“这是咱们唯一的出路,自然要去。”

         他笑的随意,梦柔的眼睛却红了,心里面胀胀的,难受极了。

         吕孟元跨出门,在院子里溜达,北边小院子的杂草已经清理了,整洁干净却显得有些光秃秃。三进的院子,大半的房间都是空的,一件家具也没有。

         宅院里,除了他,还有六口人,小厮寻声,丫鬟梦柔,还有一家四口是昨日才买来的,张丰大赶车,张丰大的妻子宋氏带着女儿做饭洗衣打扫。

         吕孟元在院子里跑步,直到身上出了汗,这才喘着气在廊下坐了。

         这幅身子骨有些差,不加强锻炼,生了病就麻烦了。他现在可不能生病,治不起。而且,在古代就算是普普通通的风寒都能要人命,没有个好身体怎么行?

         次日,天还没有亮透,吕孟元就醒了。

         他的眼前,半空中浮现几个金色大字,频道一:千古名臣。

         吕孟元丝毫不见惊讶,因为他每天早晨一起来,都会看到这几个字,早就惊讶不起来了。

         他没有立即起床,而是伸出了手,想要碰触那几个字,和前几次一样,什么也摸不着。很快,这几个字散去。他微微一笑,从枕头旁边拿出一个小盒子。

         盒子里,是一个遥控器,只有巴掌大小,一共有九个按键,开关键、音量上下、频道上下、还原键、设置键、快进键、快退键。

         当初刚刚穿越来的时候,他试过,目前只有音量键、快进键、快退键有用,其他的都不能用。音量键好说,可以控制这个世界的音量大小,快进和快退,有些复杂。这两个按键摁下去,他便无法动了。

         快进和快退,只能让他在所处的地方,观看发生过的事,还有他不动前提下将要发生的事。取消快进和后退,他就会回到按键前的那一瞬。

         吃过早饭,张丰大赶车,寻声跟在他身边,往刑部而去。

         吕孟元任刑部令史,算不上官,只是个不入流的小吏,给长官办事而已。

         吕孟元却对这个官职很满意。至少他算是踏进了官场,不用寒窗苦读浪费功夫,何况就算是寒窗苦读也未必能够中举。既然进来了,一步一步向上走,就是了。

         寻声和梦柔总是为他觉得委屈伤心,他却不这么认为。

         刑部设有尚书一人,从二品;侍郎一人,从三品。掌律令、刑法、徒隶、按覆谳禁之政。

         其属有四司:一曰刑部司,二曰都官司,三曰比部司,四曰司门司。

         各司设有郎中一人,正六品;员外郎一人、从六品,主事四人,正八品。其下,才是令史、书令史、掌固等。

         吕孟元就是一名刑部司令史,为士人所不齿的低级办事吏员。

         他走进刑部司,不少人都诧异地看着他,难得有个人认出他来,颇为惊讶地和身边同僚说话。

         吕孟元早就把音量提高了一些,他们的窃窃私语,完全能够听清。

         “这便是吕孟元,宁王府嫡长子。半年前,来过一次,我见过。“

         “被赶出去的那个?昨日才下了圣旨,世子……”

         “原本,世子之位是他的,毕竟是嫡长子,没想到竟然是他的弟弟。”

         “这有什么奇怪的!听说他不学无术,惹了大祸,王爷一气之下才将世子之位传给了吕孟青。”

         “我和世子吃过饭,比眼前人聪慧能干何止几许。”

         “到底惹了什么祸?”

         “日积月累,惹祸一说,怕只是个引子罢了。却不知,他今日过来究竟所为何事。”

         “呵呵,也没到发俸禄的日子啊。”

         吕孟元当做没有听见,向前走过去,这些人立即停下了言语,纷纷含笑对他行礼。

         他微笑着行礼,不咸不淡道:“日后还请各位多多关照。”

         等都见过礼,众人都沉默下来。

         陆陆续续,又来了不少人,林林总总二十多人,看到吕孟元在,大多都很讶异。刑部司今日少有的安静,说话声也是安安静静。大家隐隐约约围着一个姓冯的令史,听到他们的寒暄,吕孟元得知,这个姓冯的,是刘郎中的属吏。

         因为吕孟元一直是挂职,自然而然挂在一名主事的手下。

         就算是令史,也分高低上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