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看星星
    “下面是其他省外城市方面的报道,3月20号,在H省距离S市137公里处的一座“燕山”上,发现两名死者的遗体,据警方了解到,这两名死者都有着抢劫、盗窃等诸多犯罪前科,是警方正在通缉的A级逃犯,目前警方就对此案件进行进一步的调查之中,下面是一条国际方面的消息......”。

     “真是太可怕了,现在一死人不是抢劫的就是逃逸的,吓得我都不敢出去溜达啦,万一哪一天我碰上劫财劫色的我得绕着点走”夏晓雪一边看着新闻一边整理着货架上的货品担惊受怕的说道。

     “你放心妹子,你要是碰上那样的,我敢肯定那家伙一定倒贴着钱逃走,谁要是娶了你那可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啊”王兴华一脸坏笑着看着夏晓雪说。

     “讨厌啦王哥,又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夏晓雪果然也是见怪不怪的笑着说道。

     “为什么呢?”白玉龙咯咯的笑了两声问。

     “那还用说吗?”王兴华说着凑到白玉龙的耳边小声的说“安全呗,嘿嘿”。

     白玉龙听到后腼腆的微微一笑而过,王兴华则是神经大条的大笑着,而夏晓雪则是有些不满意的撅了厥嘴撇着王兴华。

     此时的景象,已经是王兴华的儿子被救出来的第十天,尽管发生了那件让人不愉快的事,但结局却是美好的,也从那一天开始,我和王兴华之间的兄弟之情谊是越发的越浓重,每逢到了晚上,王兴华就会有意无意的跑到超市里促膝长谈,我也在同时发现他是一位特别顾家的一位男人,尽管有时候他会看见美女而走不动道,但他也只是单纯的用欣赏的眼光来看眼前美好的事物,其实他真正的心里面早就有了谁都不可撼动的归宿。

     “唉唉唉,王哥适可而止啊,小雪很漂亮的,可别拿你的观点去评判别人,人家还是黄花小姑娘呢”此时,我从外面送完货回来,听到了王兴华和白玉龙之间的谈话,稍微有些不满的走进超市说道。

     “玩笑,玩笑话听不出来吗?在说了,我跟小雪是什么关系,对吧小雪”王兴华见我这么说急忙笑了笑解释着说。

     “是的,是的,王哥最讨厌了”夏晓雪一点也不领情面的笑了笑说。

     “你看你这孩子,我们的关系都白处了,哎~!唉!不过说真的,你说是不是夏晓雪瘦下来没准跟小白有一拼哦”王兴华悲叹着转头对我说道。

     “那还用你说,小雪绝对有得拼”我一边笑了笑走到收银台一边把送货的钱递给了白玉龙说。

     王兴华在听到我这么一说表示同意的点点头,白玉龙则是笑盈盈的看着我,而夏晓雪脸上则是稍微有些通红的有些不敢直视我。

     “对了,小白小雪,我今晚出去一趟,晚上我就不回来了,晚上你们把门锁好”我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后对她们俩说。

     “你要去哪里?”白玉龙微微歪了歪头看着我问道。

     “嘿嘿,小孩子别问那么多,我走了,今天晚上早点关门吧”我笑了笑嘿嘿的回答着说道。

     “这就走啊,我开车送你啊!”王兴华见我有些急不可耐的样子急忙对我说。

     “不用了,不远,几分钟就到了”我摆了摆手拒绝了他的好意,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出了超市。

     “峰哥,他会去哪里啊”白玉龙好像有些兴趣的问道。

     “在怎么说他都是个男人,谁都有点私生活,你们懂的”王兴华嘴角微微上扬好像早已经明白了似的回答着说道。

     “可得了吧,峰哥,才不会像你想的那样龌蹉呢”夏晓雪一副极度不相信的样子摆了摆手接着说“对了,今天几号啊!”

     “21号啊,怎么了?”白玉龙想了想今天的日子回答着说。

     “这么一想起来的话,去年好像也是这个时候,峰哥也是一晚上都没有回来,第二天我问他去了哪里,他也回答小孩子不要问那么多,峰哥真的不会是去了那种地方吧”。夏晓雪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说。

     “那是肯定的,你想啊,一个大男人,跟两个漂亮女孩子在一起住...”王兴华又开始了已自己的理论开始了滔滔不绝的分析,也只有夏晓雪的脸是越听越红,然而白玉龙此时却显得十分的镇定。

     在距离A市有数十公里的郊区外一座并不起眼的小山上,有一个人面无表情的走在山里,尽管山上四周都被漆黑的夜色所笼罩,但那人的脚步却是异常的坚定与稳健丝毫不顾及脚下的道路快步的向着山上走,仿佛给人感觉此人对这条道路是相当的熟悉,就当有三十多座高大而耸立的墓碑首入眼绵时,那个人仿佛加快了脚步一般,只是一瞬间的到达了自己所需要到达的目的地。

     “对不起兄弟们,我来晚了”那人在到达地点之后望着他身前的每一座墓碑缓缓的说道,随后他从衣服里掏出了一盒烟点上了一根,而就在借助微弱的火光所照应出来的脸庞然却正就是我—赵晓峰。

     “兄弟们,我没有忘记你们的希望与包袱,但要怪只怪我自己的能力不足,无法完成你们所期盼的那样,你们也可能会觉得我很没有出息,不敢于面对现实,但你们都错了,我只是太累了,不想在忙忙碌碌了,我只想平安快乐的生活,小时候我就有这样的愿望,长达以后,娶妻生子,如愿所终,这是很正常的想法,若你们是我,我相信你们也会这样想,可是...”我狠狠的吸了一口香烟,一边看着他们一边缓缓的坐在了地上。

     “今天有报道说在“燕山”上有两个家伙死了,哼,我知道是为什么,但我不想惹祸上身,就随他们去吧,冤冤相报何时了,我希望你们能够理解,倘若如果你们不能原谅我,也不必担心,在过段时间,我会亲自站在你们身边向你们郑重的道歉,希望你们能原谅我”我一边这样说着一边闭上了双眼,希望我话语能传达到他们的耳边,能聆听我的心声。

     很安静,没有人说话,也没有声音吵闹,寂静的夜晚显得墓地中格外的阴沉,微风吹得墓地外的树木沙沙作响,一切都显得那么阴冷可怕,而我也只是静静的坐在地上,闭着双眼在心里面默默的哀悼他们,同时也希望他们能感受得到我心里最真实的真诚与忏悔,然而就在这寂静的夜晚之中,突然有一种极其细微的声音引起了我的警觉,我猛然的睁开双眼转过头大声的说。

     “是谁?滚出来...”

     “真没想到,峰哥你的耳朵竟然会那么的灵光”说着一个身材娇小的身影从我身后的森林里走了出来,我虽然还没有看见她的脸庞,但就从她甜美的声音和若隐若现的白色秀发来从中判断,这个人竟然会是—白玉龙。

     “是你?”我有点惊讶了,并不是她是有多么的特别,我是惊讶她跟踪我我竟然会一点也没有发觉。

     “晚上好,峰哥”白玉龙甜甜的歪着头笑了笑说。

     “你跟踪我?”我此时有了一点戒心,试探性的问道,说实话,白玉龙这个人有点奇怪,本身来我们超市自荐来打工就已经很奇怪了,偏偏又能不被我所察觉的跟踪到我,这些都免不了我起疑心。

     “没有”白玉龙否定的摇了摇头说,但见用我很不相信的目光盯着她时,她很随意的说“不过若是我想找的人,还没有我找不到的”。

     白玉龙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悠然的走到我身边丝毫不理会我有些刺眼的目光,缓缓的坐在了我身旁。

     “你不害怕?”我此刻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说。

     “咦?我为什么要害怕?”白玉龙也转头看向我依旧很轻松的回答着说。

     “你不怕我会对你怎么样?”我冷冷的说道。

     “你不会,我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白玉龙露出微笑回答着说。

     “哼,说的好像你很了解我一样”我依然带着很不友好的语气说。

     “我就是了解你...”白玉龙眼神稍微有些暗淡的小声说道,这句话说的声音很小,小到即使是她是在我旁边说的话,我也没能听清楚她说的是什么。

     “你刚才了说什么?”我冷漠的问道。

     “没什么...”白玉龙转过头不在看我,就当我还想准备发问时,白玉龙看着眼前的三十几座墓碑直接打断了我问道“峰哥,这些墓地里安睡的人,你都认识吗?”。

     “他们...都是我的兄弟”我知道她是在故意打断我,但我也装做不知道是样子冷冷的回答说。

     “兄弟?”白玉龙有些吃惊的说,随后又转过头仔细的看向了每一座墓碑。

     “李xx,1990年生人,1995年3月21日死亡”

     “彼得,1990年生人,1995年3月21日死亡”

     “韩克,1990年生人,1995年3月21日死亡”

     “奈奈子,1990年生人,1995年3月21死亡”

     “爱德华,1990年......”

     白玉龙越看越心惊,越看越惊讶,惊讶到使她不自觉的把手放在了嘴边上。

     那些墓碑上不但有着国人,也有很多外国人,不同种人,不同肤色,不同的男男女女。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都是在同一天死亡,而且他们都只有5岁?是事故吗?”白玉龙惊讶的转过头看着我问道。

     “谁知道呢,反正他们不是正常的死亡”我眼睛同时也看着墓碑上的“他们”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那最后的那一个是谁呢?为什么没有名字?”白玉龙用手指了指在墓地里最后面都一个最不起眼没有写任何时间与名字的墓碑问道。

     “那个人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的出生时间,不过他却是最了解我的人”我顺着白玉龙指的方向看去缓缓的回答着说。

     “你好像有很多秘密?”白玉龙视乎对我的回答并不是特别的吃惊相反反而平静的问道。

     “你不是也有很多吗?”我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接着说“对了,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了”。

     “你说”白玉龙微微笑了一下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回答。

     “像你这么既漂亮又聪明的女孩子,为什么要到超市里来干活?别说什么那里很有意思的屁话,连我都觉得那里没什么意思”我转过头盯着她的眼睛面无表情的问道。

     “我为了等待一个人,为了他,我已经等待了很久”白玉龙听到我的话后脸色明显的变了变,在她考虑了许久之后才缓缓的回答说道。

     “想不到你还真是重情啊”我一边缓缓的这么说一边也是饶有兴趣的接着问“是谁啊?”

     “我已经回答你的问题了,现在该我问你了,你也明知道超市里没什么意思,为什么还要在超市里打工呢?”白玉龙眨了两下眼睛甜甜的一笑问道。

     “我嘛...”

     这个问题我也是考虑了许久,最后在我抬头仰望一望无际的星空时,看见了繁星点点的星光,我给出了她的答案。

     “因为...我只想无忧无虑的看天上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