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 天赋异禀檀石槐
    不过数万战马也死亡了三千有余,又有近万受了轻重不一的伤,有些伤了腿和蹄子,可能再也上不了战场了。

     “妖马!我要你死!”檀石槐这时赶了上来,看到自己几乎全军覆没的大军,立时悲从中来,拖着狼牙棒冲向司马南。

     “还真以为自己是不死之身了?我现在有数万战马守护,还治不了你?”司马南说道,然后长嘶一声,近千完好的战马立即重组阵型,朝着檀石槐碾压过去。

     啊——檀石槐怒吼一声,身形竟然不断拔高变大,身上的玄铁甲也被崩开,露出一块块如同铁块一般的肌肉,接着又快速地覆盖起一层青色的长毛,同时臀部也甩出来一根青色长尾,头颅也快速变成狼形,额头上还长出了一根青色独角。

     很快檀石槐便彻底变成了一只身高近四米、直立行走的青色独角巨狼!

     “哇草!这家伙还真有天赋异禀!”司马南惊叫一声。

     天赋异禀自古有之,其中一些是能被常人所接受的,比如力大无穷、过目不忘、耳聪目明等等。

     还有些天赋异禀却是超出了普通人的范畴,比如司马南能够修炼九阳神功,又比如檀石槐能够变身独角狼人。

     而天赋异禀无一不是万中无一的!

     正在冲锋的马群闻到了檀石槐的气息,立刻停了下来,躁动不安,嘶声惊叫,不敢再向前半步。

     司马南见状也不强求,普通的战马已经奈何不了檀石槐了,长嘶一声,命令所有战马远离檀石槐。

     嗷呜——

     一声惊天狼嚎响起,却是檀石槐在仰天长啸!

     经此一啸,天上的月亮都仿佛更大、更明亮了一些,隐隐还有一道白色月华笼罩了檀石槐,令他如同下凡的万狼之神!

     “青狼神!青狼神!青狼神!”还有些百死余生的鲜卑人看到檀石槐的变化,不由高呼起来。

     狼嚎消散,檀石槐扬起的头颅缓缓放下,就见一双血红的眼睛盯向了司马南,令他浑身的鬃毛炸起。

     檀石槐狼嘴一咧,露出一口雪白锋锐的牙齿,低吼一声,前爪着地,四肢发力,朝着司马飞奔而来。

     “好快!”司马南惊叫一声,连忙一掉马头,亡命似的狂奔而去。

     月色笼罩之下,一道青色的烟火正在追逐着一道红色的烟火,这两道烟火速度极快,风驰电掣一般,正是檀石槐与司马南。

     檀石槐变身独角青狼后,速度极快,不时就能追上司马南,猛扑上去。司马南只得全力躲闪,丝毫不敢硬拼。

     “妖马!我今天定将你碎尸万段,为我数万鲜卑儿郎报仇!”檀石槐吼道。

     “妖马?你还好意思说我是妖马?你自己看看自己的模样,把我们两个放在一起,所有人都会说你是妖好吧?”司马南说道。

     “我有无限体力,而你已露疲态,我看你还能嘴硬多久?”檀石槐说道。

     司马南哈哈一笑:“你这种变身类的天赋异禀虽然强大,但是总会有各种各样的限制,比如只能维持一段时间,或者会被某种东西克制,又或者需要某种物体才能变身,等等。看你身上这比周围还要浓郁一些的月光,想必一等月亮消失,你应该就不会再有无限体力了吧?甚至连变身都有可能维持不住!我绝对能坚持到月落天明之时,到时自有分晓!”

     嗷呜——檀石槐闻言低吼一声,猛然一个加速,扑咬上去。

     司马南连忙一个侧移,闪躲开去,再将速度提升些,拉开彼此的距离。此时的他汗如雨下,气喘如牛,四肢酸软,只是凭着绝强的意志在强撑着而已。

     要是换做平时,即便跑个三天三夜,司马南也不会觉得太过劳累,但此时在檀石槐的极速追杀之下,他是全力以赴,每一秒都在压榨自己的极限,这才两个时辰便已经有力竭之感了。

     度分如年之中,天上的月亮终于彻底失去了踪影,檀石槐不甘地哀嚎一声,速度骤减,身形也开始急剧缩小,最终恢复了人形,瘫倒在地,努力挣扎了几次也没能起身。

     司马南见状终于松了一口气,一下躺倒在地,口中喷吐着白沫:“你可算是倒了,累死本星君了!”

     喘息半晌,九阳神功高速运转,司马南率先缓过气来,他站起身来到光溜溜的檀石槐身旁,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服不服气?”

     “你这个只知道逃跑的妖马有什么值得本首领服气的?”檀石槐说着还努力挣扎几下,但最后还是有心无力。

     “照你这逻辑,那你应该不拿武器、不穿盔甲跟本星君比斗才对,看本星君能不能将你打得连你妈都认不出你?”司马南笑道。

     檀石槐怒哼一声,不再说话。

     司马南轻笑一声,伸蹄连点,将他周身大穴都封了起来。

     “星君!”突然一个声音远远传来,司马南一瞧却是吕布正骑着一匹马追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待得吕布到了近前,司马南问道。

     “布来看看星君是否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吕布回道。

     “那正好,你将檀石槐带上跟着本星君走。”司马南指了指地上的檀石槐,说道。

     看着地上不着一缕的檀石槐,吕布哈哈大笑几声:“固所愿也!”说着便翻身下马将檀石槐扔到了马背上,然后再翻身上马跟着司马南跑走了。

     “星君,我们这是去哪?”行了一会儿,吕布问道。

     “我们先去将玄铁甲找回来,那可是好东西,落在檀石槐手里算是暴殄天物了!”司马南回道。

     来时是落荒而逃,回时却是得胜而归,司马南这才有心情看看周围的景色,只见树木丛生、百草丰茂、兔起鸡飞,可就是不见人烟,偶尔见到村落城镇,也只剩下些残垣断壁,有些是早就被舍弃的,有些是新近才被毁坏的,隐隐还能见到干枯的血迹。

     “此处竟然如此荒凉?”司马南说道。

     “星君,这里本有几座城镇的,可惜数十年下来都慢慢被鲜卑人烧杀抢夺、毁于一旦了。”吕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