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 穿越成马!
    夏日炎炎,烈阳当空,虫鸣鸟歌,花开蝶舞,树木成荫。山间溪水潺潺,一路浅吟低歌,到了山脚某处汇聚成一汪不大不小的水潭。

     水潭旁正静立着一匹骏马,体格高大,头颅似兔,四蹄如盆,眼中有神,浑身如火,尾扫残云,好一匹烈焰神驹!

     “我司马南竟然穿越了!还穿越成了一匹马!贼老天,你玩我呐!”突然一声怒吼从这烈焰神驹口中发出,竟然是地地道道的人言!

     司马南本是一名特种兵,在一次执行任务与恐怖分子对抗时被敌人的步枪击中了要害,流血不止,临死前那种如坠深渊的冰冷和痛苦,他还记忆犹新。可他没有对此有半点后悔,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这是身为一名军人的觉悟。

     本在安安静静地等死,可是突然间一阵天旋地转,所有的痛苦一下子消失不见。再之后他便发现自己瞬间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山林之中,更诡异的是自己竟然变成了一匹马!

     看着水潭中自己现在这副马身那威武的倒影,司马南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哭。

     前世身经百战,这抗压能力绝对是一流的,虽然穿越这种事情比他遇到的任何事情都要诡异,但他还是很快收拾好了心情,思索道:“现在得先弄清楚自己是在哪?”

     正思忖着,背后突然发出一声草木晃动的轻响,一道人影从草丛中蹿出,向着他冲了过来。

     司马南轻哼一声,头也不回,马尾一扇便将那道人影击飞出去数米之远。

     扑通一声,那道人影落地,又在地上滚了几圈,方才停下,不由哎呦痛呼几声。

     司马南这才转身看向偷袭自己的人,躺在地上的却是一位少年,十二三岁的年纪,但体格却尤为高大,身高已经有一米七左右了,面容也十分俊朗,但却穿着一身古代汉服。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偷袭我?”司马南马蹄往地上一踏,铿锵一声,厉声问道:“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我可不会饶你!”

     痛呼声立即一停,那少年惊骇地望着司马南,颤颤巍巍地说道:“赤兔马竟然说话了?妈呀!妖怪啊!”说着一下子从地上蹿了起来,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想:“我追踪了这赤兔马数月,一心想收服它,却没想到它竟然是个妖怪!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赤兔马?”司马南疑惑一声,然后打了一个响鼻,脚下微一用力,便跨越了十几米的距离,如同一道流火一般越到了少年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妈呀!”那少年只觉得眼前一花,那开口能言的妖马便挡在了自己的身前,不由怪叫一声,立马换了个方向继续撒腿狂奔。

     司马南马腿一个迈腾便到了少年身后,张嘴咬住了他的后颈衣服,轻而易举地将之拎起,挂在半空。

     而那少年还犹若未觉,依然凌空不断迈腿奔跑着。几秒之后才发觉不对,动作一顿,慢慢转头向后看去,就见一只大眼近在咫尺,正凝神望着自己,一阵凉气从脚底窜起,直至发髻。然后他又脸色一坚,高声叫道:“妖怪,我吕布跟你拼了!”说着便抡圆了一拳打向马眼。

     可是,还没等拳头抡圆,便一阵腾云驾雾,然后一阵剧痛袭遍全身,已然是与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浑身骨架欲散,胸口憋闷。

     司马南看着在地上疼痛的一时半会起不来的少年,疑惑地问道:“你叫吕布?”

     “小爷我行不改名、坐不更姓,爹娘取的名字便是吕布。妖怪,你就吃了我吧!要是我叫一声,就不是男儿汉!”吕布强忍着疼痛与恐惧,咧着嘴死撑道。

     “他是吕布,我是赤兔?难道我穿越到了三国?可是也不大对啊,吕布的年纪也太小了,再说赤兔也是后来董卓送他的,现在我们应该不认识才对啊!”司马南暗暗思索,然后看着一脸我不怕死、其实身躯在微微颤抖的吕布,心中一阵好笑,眼珠一转调笑道:“我乃火德星君,是天庭上仙,执掌世间万火,此次是下凡来体察凡间万灵疾苦的,却不是你口中的妖怪,更不会吃人!”

     这火德星君是司马南当特种兵时的代号,随口拿来逗逗吕布的。

     “火德星君?”吕布勉强从地上坐了起来,愣愣地看着司马南,然后一个头磕在地上:“原来您是火德星君下凡,小子吕布冲撞了星君,还请星君恕罪!”

     司马南反倒被吕布弄的一愣,嚓!这就信了?

     其实也不怪吕布这么容易就信了,就说他吕布虽然年纪轻轻,但在这五原郡也已经算得上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了,不敢说力能扛鼎,但这力气也绝对算是出类拔萃的,一身武艺也从未遇过敌手,可是在这赤兔马面前却恍若幼鸡一般,全无抵抗之力。如果这只算自己坐井观天的话,那么这赤兔马还能口吐人言,除了神话传说中,还有谁见过听过?

     如此神异之事就在眼前,这赤兔马不是妖怪就是神仙,而他吕布当然希望它是一尊救苦救难的神仙,而不是一个杀人吃人的妖怪了!

     “我天庭崇尚人人平等,除了父母之外,却不必向任何人行跪拜之礼。你起来吧!”司马南装逼地说道。

     “是,多谢星君饶恕!”吕布又叩了一首,这才起身。

     “这里可是并州?现在的皇帝是汉灵帝刘宏?我刚刚下凡,还没来得及弄清楚凡间状况,你为我大致说说。”司马南问道。

     吕布点点头:“回星君,当今皇上正是汉灵帝,现在是熹平四年。此处正是大汉十三州之一的并州,家父吕浩正是此处五原郡九原县的越骑校尉。”

     “熹平四年?”司马南晃了晃脑袋,他对这种年号纪年法实在是不熟悉,又问道:“你可知道黄巾军?”

     吕布思索了一阵,摇摇头道:“这个我却没听说过,不如请星君移步到我家中,或许我父亲能为星君解惑。”

     “不必了!凡夫俗子岂是想见我就能见我的?”司马南立即拒绝道,他现在可是一匹马,在世俗人眼中太过另类,显现在太多人面前容易招惹是非,出现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