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方形洞中
        书友们不要望文生义,认为《笑神风月》很“好笑”,很轻松幽默,或者很“风月”,很激情澎拜。其实,本书很严肃、很正经。凸^-^凸

         前言里的一段话:《笑神风月》主要是围绕李笑从人生低谷走向事业高峰的神奇历程,讲述奇怪的世界、奇特的故事、奇妙的情感。“笑”指李笑,“神”指战神,“风”指柳春风,“月”指闫月。

         希望书友们能从本书里,得到生活的启示。

         —————分割线—————

         人为什么活着?为了活着而活着,这一刻活着是为了下一刻能够活着,现在活着,是为了以后能够更好地活着。

         如果活着不容易,换一个世界就容易了吗?

         ※※※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李笑心情比较沉重,他爬上了一座叫贤隐山的矮山,山上全是平顶松。借着将落未落的太阳光,在一处比较难发现的山凹里,他发现了一个方形的洞口,洞内漆黑一片。

         这是怎么回事?

         以前这里没有洞啊?李笑拿起手机,低着头,两腿微微蹲着,趁着手机屏幕微弱的光,走进了方形的洞。

         李笑发现洞内也是方形的,上下左右四个面都是平面,而且是光滑的黑色石头平面。

         这个如同一个长方体的黑洞,不知道是不是人工凿成的,如果不是由人造成的,那就真有点让人不可思议!

         李笑走了几步之后,四周的黑暗让他隐隐有些心惊肉跳,心想:西方谚语说“好奇心会害死猫”,我还是走吧;可是刘胡兰说“怕死不当共产党员”,怕个“球”啊。

         正在李笑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前进的时候,方形洞内深处有一丝微微的白光,若隐若现地出现了。本能的恐惧让李笑的心跳进一步加快!除了心脏跳动的声音,四周安静极了。

         微微的白光灭一下,亮一下,灭一下,亮一下,……每灭一次,再亮的时候,就比前一次更亮。灭一次亮一次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白光也越来越亮,并且以惊人的速度,从洞内深处向着洞口,迅速照亮了周围的黑色洞壁!在李笑第二次眨眼睛的时候,白光已经把他吞没了。

         李笑的眼前一片极白!除了白色,什么都看不见。李笑极度恐惧,逐渐失去了知觉。在失去意识之前,李笑感觉自己失去了体重,离开了地面,如同一粒灰尘,在空中飘啊飘,“灰尘”的四周全是无穷无尽的力量。

         李笑被这种力量托起之后,强大的引力,瞬间把他吸引进了洞内深处。这种引力之强,让人无法想象,也让人无法描述。

         ※※※

         等李笑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平躺着,浑身酸痛,极其疲惫,就如同自己熬夜到两点才去睡觉,早上五点半,被手机闹铃吵醒一样!

         李笑的整个背部和头部玉枕穴附近,非常疼痛。他发觉自己睡在光滑的石头地板上。这是在哪里?四周好黑啊!电灯开关在哪里?我的手机哪里去了?

         糟糕,不会还在山洞吧。我的手机不见了。我得赶快离开这个奇怪的山洞。

         李笑右手撑地,想站起来,嘭咚一声,头顶重重地碰到了山洞的顶部。李笑的头顶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呲牙咧嘴!眼泪都快蹦出来了。等头部的眩晕一过,他咬着牙发出一个英语单词:“谢特!”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心道:这是什么鬼山洞!

         李笑低着头,张开双手,挡在身前,轻轻地向四周摸了摸,什么也没有摸到,迈了一小步摸到了光滑的石壁。民间歇后语说“摸着石头过河——步步稳妥”,李笑这是摸着石壁出洞——碰不到头!据说在迷宫里,只要你沿着墙壁一直走,多走很多冤枉路之后,就可以走出迷宫。

         摸啊摸啊,走啊走啊,随着时间的流逝,李笑越来越恐惧!人类都自认为自己勇敢,可是亲身面对未知世界的时候,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泰然自若。

         李笑有些累了,恐惧到了极点,就疲惫地蹲在地上。怎么找不到洞口,我怎么办?对啊!我可以大声喊救命啊。

         李笑重新充满了活力,颤抖地喊了一声“有没有人啊?”几声之后,恐惧感减少了,于是放开喉咙,开始大声喊,有人吗,救命啊!有没有人啊,谁来救救我……也不知道李笑喊了多久,他的嗓子完全哑了,他疲倦地坐在地上,昏昏欲睡。

         山中无岁月,一梦已千年。李笑蜷曲着身体,疲倦地睡着了,似乎永远也不会醒过来。

         ※※※

         一瞬间,时空变幻,乌云遍布,太阳光被很厚的层状云遮住了,更多的黑云笼罩在贤隐山的上空,突然,山体移位,上下升降的山体不知道升降了几千米,东西偏移的山体不知道偏移了几千千米。贤隐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连绵不绝的上千座山峰。

         又一瞬间,艳阳高照,晴空万里,云远天高,一朵白云笼着一处山顶,从这朵白云里露出一个洗脸盆一样巨大的蛇头,蛇口中吐着血红的分叉信子。很快,白云里伸出一只有五指钩爪的脚。

         一会儿,从山巅的白色云朵里露出了这个怪物的真容:它的头部略大,巨嘴圆凸,分叉的红舌头时不时伸出来试探空气,巨嘴上有两个鼻孔,发出呼呼的呼吸声,血红色的大眼睛分列头部两侧,眼眸中透露着寒光;黑甲片似的鳞片覆盖着全身,泛着金属光泽的身躯又瘦又长,从头至尾长达十多米,坚硬的尾巴犹如细长的锥子;两对强壮的脚上各有五个尖锐的钩爪,这钩爪极像龙爪。

         一位身穿紫色道袍的瘦小老者,正骑坐在这个似龙非龙的怪物背上,他眯着双眼、面容红润,神情悠闲自在。

         外形酷似百鳞之长的巨大怪物从山顶笔直地向着悬崖爬去,爬行速度极快。

         方向突然向下,端坐龙蜥背上的精瘦老者只得双腿发功,继续稳坐,他睁开双眼,眼眸中自然流露出深邃,略略看了周围景致,他知道他即将到达目的地。

         当龙蜥爬到悬崖半腰的时候,精瘦老者口中呼喝道:“龙蜥,龙蜥,停在此处,到家了。”声音苍老,极其沧桑。

         三丈多长的怪物名唤“龙蜥”,它很听话地停住了。精瘦老者端坐在龙蜥的背上,面部朝下。只见他双手合十,继而发力挤压双手手心,迅速打开之后,左手向左,右手向右,慢慢地移动。

         随着精瘦老者的动作,崖壁上有两片长方形门扇似的石壁也慢慢地分别向左右移动,最终在崖壁上露出了方形的洞口。

         不待老者吩咐,龙蜥就闪电般爬进洞内,洞内的四壁都光滑的如同长方体箱子一般。

         龙蜥不是凡物,进入洞内,就直奔蜷曲而睡的李笑,张开巨口就要一口吞下。老者随着龙蜥移动的目光,见自己的方形洞中有一个异服少年,及时喝止道:“龙蜥,住口,回你的窝里去。”

         龙蜥与老者心意相通,它眨了眨红色的大眼睛,有点不甘心地伸出舌头,嗅了嗅李笑后,很快就消失在洞内。

         洞顶上有一颗排球般大小的夜明珠,夜明珠持续发出由绿到白的荧光,犹如一轮满月。

         老者打量着昏睡中的李笑,略略沉思,心道:今日发生了九星连珠的天象,时空世界之门被宇宙之力短暂地打开了,这个异时空的孩子误打误撞,正好被吸进了我的时空洞府。

         老者摸了摸李笑的短头发,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九星连珠的天象六千年间只会发生一次,即使是再发生一次八星连珠,也将是遥遥无期的两千年时间。这个孩子注定回不去了。”

         九星连珠这种特殊的天象轻微地破坏了宇宙里各个时空世界的物质和能量守恒,由于时空世界的物质和能量不均匀,就产生了物质和能量的流动,这种物质和能量的流动就叫宇宙之力。

         宇宙之力并不能像宇宙学里“奇点大爆炸”那样可以创造一个时空连续的新世界,但是它可以扭曲一个已有世界的时间和空间。

         任何事物都处于一定的时空之中。李笑正处于一个扭曲的新时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