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八章 侦查队员
         十三杀了床上的男人和女人,心情很郁闷。他擦干净短刀,逃一般出了“卧室”。

         十二已经把三具暗卫的遗体拖到了“起居室”里,他低声问十三道:“知道地点了?”

         “没有。”

         “有几个人?”

         “两个。都不愿意说。”

         “不怕死的人,必须让他死。”

         “杀了。”

         “怎么这么久?”

         “总得给他们时间,让他们考虑考虑,感受生命的珍贵吧。”

         “给他们时间?深思熟虑后,更不会说。只有在恐吓之下,才能得到实话。”

         “嗯。去隔壁逼问。”

         ※※※

         南门附近的小客店,低等客房内。

         毛、温两位道长在拼斗,不是文斗,是武斗。

         柳姓大汉心道:已经四更天,这两个炼气修士打了这么久,肯定是神经病。哼,大灾年景,只有神经病才不惜银钱,请我们一群人吃饭。

         众人都不能安睡,敢怒不敢言。

         两个炼气大宗师在狭窄的客房内打斗,房内弥漫着气流、鼓荡着劲风,场面足以震撼所有人。众人屁都不敢放,哪里还敢说话劝斗。

         “哈哈……师兄,你可不要压坏了床板。”

         二人都离床铺远远的,开始了比较克制的战斗。

         毛道长的身躯如猛虎,扑向温道长,右手如出水蛟龙,攻击着温道长的左侧。他的左手矫健且敏捷,防御着自己的面门。

         温道长双手撑床,向右挪过身体,躲过了毛道长的右手,趁机捏住毛道长的手,一拉一带,把毛道长拽了一个趔趄。

         毛道长大怒,气势暴涨,带着巨大气力的一拳,狠狠地向着温道长的面部砸下。

         温道长侧头避过这一击,但耳部被拳风扫到,火辣辣得疼。

         温道长见师兄如此狠厉,不禁吃了一惊。

         “呼、呼”两拳又到,温道长向上跃起,左右脚同时踢出。

         双教对双拳。砰砰两声巨响,毛、温二人都痛得咧嘴。

         温道长身在空中,灵机一动,直接用自己的全身压向毛道长。

         温道长这种打法是耍赖,他知道毛道长可以轰击他,但是这种轰击会两败俱伤。

         毛道长是师兄,他不能不考虑后果。他及时御气,在他与温道长之间,御起了厚厚的空气隔离“墙”。

         温道长隔着“墙”,依旧压向毛道长。毛道长闪避,向后撞到了床铺,撞到床铺,又不能全力去撞,否侧床铺就会被撞碎。

         无法,毛道长后退,直到坐到了床铺上,“嘎吱”,“嗵”,毛道长坐下的木板断裂。

         “哈哈……不是说过了吗?你最终还是压坏了床板。”

         毛道长颇为尴尬。

         毛温二人在李笑两旁打斗,激烈的御气之声,让李笑心情紧张。

         听着恐怖的声响,在气流和劲风的影响下,李笑心神疲惫,头痛欲裂,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

         物极必反,忍耐的临界点过去了。李笑的大脑在外压的影响下,释放的精神力迅速增强,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量变引起质变,李笑获得了新技能——“超听觉”。

         李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顿时神清气爽,他看了看位于自己左右两旁的毛、温二人,道:“你们听,有马蹄声!”

         李笑能够凝气成球,能够凝气成球是一阶炼气师的标志。不过,李笑一阶炼气修士的境界有点“水”。

         李笑学会了缩骨功、具有轻微的夜视能力,还使出过一次“空中飘”。“空中飘”是四阶炼气师的技能之一。

         四阶炼气师的技能还有“超听觉”。李笑的“超听觉”,来自食用过的红雪神丹。

         毛、温二人闹了一个不愉快,毛道长又压折了床板,正是尴尬的时候。李笑的话给他解了围。

         众人都侧耳倾听,毛、温二人也开始感知探查稍远处的声音。毛、温和李笑三人听到南门外的官道上有很多马蹄声,嘚嘚的马蹄声不是很响,料想马蹄上绑有用于减声的布料。

         毛道长可以凭借空气波动感知外面的世界。有些练气修士的视力可能不是太好,但听力绝对是超强。

         毛道长凭借经验,判定进城的人都是聚力中后期的境界。

         马蹄声由远及近,在靠近元阳城南门的地方停了下来,共有五个人。其中有三个人骑着马匹沿着元阳城的外围,进行绕行勘察。另有两个人把马匹栓在隐蔽处,成功地躲避了城门楼上的监视后,悄无声息地来到南门下,他们刚要从小门潜入,就听到一个人小声地道:“我等你们很久了。”

         “你是特设队的伍长,十一?”

         “正是。你们是侦查队员?”

         “你有联合行动的暗号吗?”

         “烟江来人只知耻。”

         “高空飞鹰离天近。”

         “你的人得手了吗?”

         “已经进去很久了。”

         “还没有消息吗?”

         “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也就是说,还有完成任务的希望。”

         “这里很危险,刚刚我还斩杀了几名来接班的守卫。”

         “话不多说。有什么情报?”

         “内线说,元阳卫兵力不足四成,只有万把人;城防营士兵缺额五成左右。”

         “情报可靠度有几成?”

         “九成。”

         “刺杀成功率有几成?”

         “九成。”

         “很好,我马上回去汇报。”

         正说着,有两名守卫结伴而来,他俩本应该三更来换班,姗姗来迟,将近五更才慢悠悠而来。他俩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死于特设队伍长十一的短刀之下。一人是最正常的死法——切开喉咙、削断动脉;另一个死得很难看,

         两名侦查队员得了口头情报,寻到马匹后,向南飞奔而走。

         ※※※

         十二、十三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带路的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主事府护卫右队队长姜涛。

         姜涛胆子大,不怕十三的折磨,但是他怕死,为了保命,他不得不出卖马白羽。

         马白羽正在休息,熟睡之中,这几日,他比周东仓奔波。

         周东仓坐镇主事府,主持政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