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二章 城外大战(2)
        元阳城南门前树立了大大小小四五百座军用帐篷,午饭时间已经过了,天气越来越热,大部分士兵吃饱喝足后钻入了帐篷,另有一部分士兵躲入了官道上的枯树林之中。

         最大的帐篷里,前军高层将领正在开会。

         指挥副使陈争怒道:“我军不能进入元阳城,怎么算是胜利?”

         八名议事的千户官也都怒言怒语。

         宣忠贤没有说话。方秋水道:“只要中军到了,我们就能立即发动进攻。”

         一名千户官道:“给我两个千人队,我负责攻上城楼。”

         副使道:“攻城器械已经丢失了。”

         另一名千户官道:“据从城内出来的人说,我们丢下的云梯和抛石车都被周东仓派人拆开后,运进了元阳城内。”

         第三名千户官笑道:“周东仓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很不老实啊!”

         第四名千户官冷笑道:“他要这么多攻城器械,是不是想攻击其他城池?”

         这时,从东门那边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一名探子骑着马奔跑而来,军用帐篷里出来了很多士兵,他们想知道是不是来了敌人,见是自己的士兵就又都躲回帐篷内,继续休息。

         大宣国军制,有紧急军务时,探马可以在军营内奔跑。

         骑马的探子从马背上跳下后,直接把马缰绳拴在马桩上,立在大帐外道:“报。急报。”

         指挥副使正郁闷着,听到探子焦急的声音,更加心烦,大声道:“进来。”

         探子掀开大帐门帘,大步进入帐内,单膝跪地,道:“元阳城北一百里发现了数百骑兵。”

         “是绿龙卫的骑兵吗?”

         江龙卫中军还没有到,绿龙卫前军就要到了。

         “情况不明。”

         “再探。”

         “得令。”

         见探子非常疲倦,副使叫住他,又道:“呃,先去吃喝,再去女帐放松放松。”

         “得令。”探子喜道。

         又一名探子策马奔腾而来,“报。”他边说边跃下良马,把马缰绳递给大帐门口的护卫后,掀开门帘,冲进了大帐之中,单膝跪地,急切地道:“报。”

         指挥副使叹了一口气,道:“请起。有什么情报,请讲。”

         “今日凌晨,开通城被霸龙卫攻克了。”

         开通城位于元阳城东一百八十里的平原之上,难守易攻。该城离霸城的辖地仅有五十里。开通城与元阳城之间的自心城将是霸龙卫进攻的下一个目标。

         “报。”第三名探子来了,他单膝跪在第二名探子脚边,双手呈上了一纸书信。

         副使接过书信,口中道:“请起。”他看完信后,道:“两位探官都回去吧。”

         先前的千户官问道:“哪里来的信?”

         先前的第二名千户官也问道:“信上说了些什么?”

         “这封信是霸龙卫都指挥使刘袭写给周东仓的私信。”

         “霸龙卫?”宣忠贤自语。

         副使又道:“刘袭在信上称,他自己已经是霸城第一人了,是开通城、自心城的保护者,希望元阳城也能够接受他的保护。”

         “什么叫‘霸城第一人’?”

         “他控制了霸城主事府,掌控了整个霸城。”

         “什么叫‘接受他的保护’?”

         “就是向他投降。以他为主公。”

         宣忠贤心道:霸城是大宣国第一个由龙卫都指挥使控制了主事府的城池。

         军队首脑控制了政府行政长官。军人掌权就会对外发动扩张战争。

         “报。”第四名探子进入大帐后,就晕倒了。第八名千户官连忙扶住,第七名千户官掐人中,第六名千户官灌入凉水。

         咳咳,探子醒了过来,“报。”

         副使扶着探子的手臂问道:“身体还好吧?”

         探子道:“还好。有情报,在元阳城北门集结了近一千名绿龙卫骑兵。”

         “速度这么快!”

         宣忠贤声音低沉,道:“这一千骑兵是绿城仅有的轻骑兵,装备不是很好,但骑兵却是千里挑一的猛士。”

         副使看着宣忠贤的“铁面”,问:“随军使怎么看?绿龙卫会进攻我们吗?”

         “会。”宣忠贤心道:我在哪里,他们就会攻哪里。

         副使惊慌道:“我军新败,估计不能迎战。”

         几名千户官开始争论了起来。一群人在一起,很少有意见一致的时候。

         “报。”来了一名中军斥候。

         副使心里已经平静了,他走了几步,扶起将要行军礼的斥候,道:“请讲。”

         “中军都指挥使有密报。”

         “密报?”副使见探子从头发里拿出了一个小纸团,就连忙放接住,放在手心里展开,仔细看了一遍后,又捏成了小纸团,他对先前的千户官道:“火折子。”

         先前的千户官意会,忙吹燃了火折子,烧掉了小纸团。

         众人都很好奇:小纸团上写了什么事情?不能问,就只好憋着不问,或者在心里猜测一番。

         宣忠贤心道:信的内容十有八九与我相关,或者与我的大宝藏有关。

         ###

         申时,天气最热的时间段过去了。

         元阳城北门十里外,五千多江龙卫骑兵对阵一千绿龙卫骑兵。

         两支骑兵都是“标配”,身背弓箭或弩箭、手持长刀或长枪、腰挂横刀或腰刀。两支前军没有答话,各自默默地摆放、调试自己的阵型。

         江龙卫前军指挥副使陈争、随军使宣钟贤依旧保护在五千骑兵中央。

         绿龙卫人少,早就摆好了攻防阵型,却没有主动发动攻击。

         黄昏,天气已经凉快了一些。

         五千多名江龙卫骑兵在知道绿龙卫这些骑兵没有后援之后,直接开始了冲杀。

         “呜……呜……”进攻的号角响起来了。

         五千多名江龙卫骑兵原本排列整齐,开始冲杀后,阵型略有松散。

         迎接前军骑兵的将是一轮箭射。绿龙卫骑兵夹紧马腹,稳坐马背之上,他们或拉满弓弦、或平举连弩,箭矢“嗖、嗖”“噗、噗”……急速地射了出去。

         最前面的一名江龙卫骑兵惨叫一声,胸口剧痛,中箭落马,他抓住马蹬子,想跃上马背,终究伤重落地,瞬间,他被后面极速奔腾的战马践踏成了肉泥。

         第一轮箭矢射出之后,二百多名骑兵和一百多匹战马中箭倒地。

         绿龙卫的第二轮箭矢不再听号令,都由士兵自行射击,大部分箭矢尚未射出,骑兵速度快,江龙卫最前端的骑兵已经接触到了绿龙卫骑兵,并且立即开始了拼杀。

         长刀、长枪与血肉相“拼”,血肉横飞、血流如注,使力的大喝声、受伤的哭喊声、死前的惨叫声,声声惊人。

         尚未接触敌军的骑兵开始了暗箭射击,箭如雨下,射倒了一大片人,双方都有数百人中箭。

         有几人挣扎着想爬起来,却被踩踏而死。又有几人吼叫着跑了几步,还是被挤倒、踩踏而死。很多人直接蜷缩成一团,任由马蹄践踏,生死由“马”。

         两军的战马交集在一起只是很短的时间,就又向着前方奔了出去。

         江龙卫骑兵与绿龙卫骑兵交换了场地,在对方原来的阵地上,调转马头,传令兵和百户官大声喊着命令,调整着自己的阵型,很快两军都稳住了阵角。

         江龙卫前军指挥副使陈争、随军使宣钟贤依旧被保护在骑兵中央。

         两军之间的空地上留下了八百多具尸体,还有数人在痛苦的哀嚎,有一名士兵断了一条腿,全身鲜血,他抬起上半身,向着己方的阵地慢慢地爬行。

         副使陈争对身边的传令兵道:“吹号。”

         “呜……呜……”

         “杀啊,杀啊!……”江龙卫骑兵开始了第二次冲杀。

         -

         -

         1一字城,龙卫都指挥司——2二字城,卫指挥司——3(无)

         1一字城,城防营——2二字城,城防营——3城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