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 前军先锋
        太阳已经升起来了,元阳城南门附近,小客店的大门口,聚集了一百名城防营士兵,领头的是两个百户官。【零↑九△小↓說△網】

         甲百户官道:“客店里面的人真的这么厉害?”

         什长道:“是啊。有个十多岁的孩子会飞,手指头点了一下,我队里的老憨就自杀死了。”

         乙百户官惊道:“还有这样的事情。我倒是很想看看那小子长什么样子?”说完就正步越过小客店的大门,然后,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院子里。

         此时,院子内已经摆了桌椅,李笑正与毛、温两位道长围在桌子旁吃早饭。

         由于温道长和李笑都“神功盖世”,客店的老板特意吩咐厨房给李笑他们做好吃的。李笑好不容易从红茶去世的阴影里走了出来,胃口大开,饥饿难耐,于是结合小客店的实际情况,点菜如下:香辣小炒鸡、清炖猪腱肉、腊肉焖鳝鱼、鸡蛋羹、腊排笋干汤,又上了玉米粉汤、玉米窝窝头、白面炕饼、腊肉焖米饭等。

         李笑、毛、温三人低头狂吃,狼吞虎咽。很久没有吃到可口食物的李笑在心中感叹:人生在世,吃喝二字。在这个世界上,我除了要成为绝世强者外,还要吃尽天下美食。

         李笑正在咀嚼一块猪腱肉,听到一句打招呼的话“几位正吃早饭呢?咿,怎么是你们?”进来的乙百户官认出了李笑等三人。

         先前在石羊镇集市,城防营负责保卫巡检司,元阳卫负责进攻。但乙百户官见过围困中的李笑和毛、温两位道长。

         李笑抬头见一个挺胸抬头的汉子走了进来,又见他穿着墨绿色的军服,心中就极其不安了起来,毕竟“二愣子”老憨的遗体还被停放在客房内。

         客店老板与伙计见乙百户官进来了,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二人连忙迎了上去,军爷长军爷短地叫着。

         乙百户官摆摆手,道:“你两个先在一边待着。”他走到桌子前,见满桌子的当季美食,不由得咽了咽口水,他移开目光,看着李笑三人,问道:“三位,是不是在逃的犯人?”

         “放屁。”“不是。”温道长和毛道长先后予以否认。

         “我可是亲眼看见你们在石羊镇集市……”

         “你这人烦人不烦人,再给我啰里啰嗦的,我让你xing生活不能自理。”

         李笑正在喝腊排笋干汤,侧身向地上喷出一口,心道:温道长这话说得可真新潮啊。

         乙百户官的话被堵住了,听到温道长的威胁,又怒又尴尬。他朗声道:“你们打死了我二十八队的弟兄,难道就想……”

         “扑通”一声,乙百户官被温道长从院子里,扔到了大街上。街上的士兵连忙扶起乙百户官,见乙百户官摔得鼻青脸肿。

         甲百户官见状,已经明白客店里面的人真的很厉害。他道:“你们二十八队在这里看着,我去向统领汇报一下。”说完,就飞奔跑了。

         毛道长喝了一口玉米粉汤,笑道:“我说师弟,你现在的脾气越来越大了?”

         “什么痞气?我哪有什么痞气?”

         “……”

         李笑道:“是脾气,不是痞气。”

         “脾气?什么是脾气?什么是痞气?”

         李笑无语。

         此时,南门外响起了繁杂的、凌乱的马蹄声。

         城防营统领姜涛带领一二百人狂奔进了南门,他们骑着的马匹几乎累趴了。中千户官进城后,大声叫道:“快关住城门,敌兵来袭了,快关住城门。”

         值白班的护卫慌忙地关闭了小门,加固了大门。姜涛率先下马,接着一二百人纷纷下马,持刀警戒。

         从城楼上下来五个士兵,大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中千户官大声回应道:“我们遇到了埋伏。”姜涛带着五百多人,骑着参差不齐的马匹、骡子出南门搜寻刺客,不料竟然碰到了一大批训练有素的马队士兵。

         他们刚刚询问对方军队的番号、动向,就被对方的士兵冲到了跟前,活捉了一大半人。姜涛在中千户官的掩护下,才骑着骏马摆脱了被擒的恶果。

         这批训练有素的马队士兵其实只有一百多人,他们是江城江龙卫都指挥司的前军先锋探路队,前军共一万骑兵,前军之后一百五十里是中军主力大部队五万人、后军辎重警戒部队两万人和左军、右军各一万骑兵。

         南门城楼上响起了密集的鼓点声,“咚”、“咚”、“咚隆”……

         很快,探路队的一百名骑兵出现在了南门城门楼附近。

         城门楼上的三名士兵一起射出三支箭,三支箭插入远处的地面之上,标示了弓箭的有效射程。

         但是,探路的一百名骑兵并没有进入弓箭的射程之内。他们分成两批,分别沿着元阳城的外围,进行绕行勘察。这种绕行与先前二百五十一、二百五十二那伙人的行为一样。

         尚不到午时,元阳城正南门外响起了如雷鸣般的马蹄声。“轰隆”、“轰隆”……

         拥有近万骑兵的前军行军速度极快,正午时分就可以推进到元阳城的南门之下。

         李笑第一次听到万马奔腾的声音,既新奇又忐忑,“毛道长,这是要打仗吗?”

         温道长抢答道:“很明显,不是走亲戚。”

         毛道长道:“你怕吗?”

         李笑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不危及到我的生命,打仗不打仗,与我何关?

         李笑把盘子里的鳝鱼全部摘出来,与玉米粉汤一起吃掉了。以前李笑不喜欢吃“腊肉”,只喜欢吃“鲜肉”,从今日开始,他可以吃腊肉做的菜了。

         吃饱喝足了,李笑开始动用自己的“超听觉”,他听见南门附近集结了很多城防营士兵,足有八百人。

         一个坚定的声音道:“各位主事、副主事,不要担心,我们的周主事已经定下了计策。我们到这里来是观看我们的胜利,不是来送死的。”

         另一个声音道:“这里至于六百名士兵,你怎么打得过城外的骑兵,我看城外的骑兵有上万人。”

         -

         (江龙卫前军指挥使本以为会顺利攻入毫无防备的元阳城,然而却遭到了周东仓优势兵力地袭击,大败,被斩杀了数千人,丢失战马数千匹。随着江龙卫近十万大军的强势压境,周东仓将如何化险为夷?敬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