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打道回府
        居然是你......

         胡云飞一听菲利这话顿时膝盖一软。不是吧......这小子真的是除了自己谁都认识啊.......难道真的是自己有眼不识泰山,捅大马蜂窝了?

         坐在床上的刘薛岳也是从二人的言语中看出了些门道,幽幽地问了一句:“怎么,二位这是认识?”

         一旁的胡云飞一听赶紧集中精力等待着菲利的回复。

         “见过。”

         菲利波澜不惊地说了两个字,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

         见过?何止是见过,你当时跟你的小弟弟可差点就把我给弄死了!凌惑听她敷衍的这么随意,心里的不爽立马就翻涌起来。

         “哦?能让菲利留有印象的人可不多啊,这见过恐怕就不只是仅仅这么简单了吧。呵呵。好,好啊。”

         刚刚还懂得察言观色的刘薛岳这会像是瞎了一般,丝毫看不出二人眉目之间的火药味高兴地在中间补着刀。

         “既然凌小兄与我家菲利认得,那不如就将小兄弟托付给熟人呗。菲利,快,给凌小兄准备一间屋子在备上几个医生让他好生休息休息。”

         菲利一听刘薛岳叫凌惑叫的如此亲密,眉头微微一皱刚要说些什么还没开口就被迫不及待的凌惑打断了。

         “慢着。我可没说要在这里住,老头你可别想趁机拦我打算让我给你免费做复诊啊,还有......你家菲利?”

         本来就对为何在这能遇到之前差点要了自己小命的女人无比好奇的凌惑,听到刘薛岳这么称呼她顿时不安的情绪开始在心中蔓延。

         “对啊,菲利是我的女儿。不是我家难道还是小兄弟家的嘛。哎呀,好了好了,小兄弟刚刚那么辛苦,你就在府上歇息歇息吧,盘老那边到时我去说便是了。”

         刘薛岳看来真的是被欣喜蒙蔽了双眼丝毫看不出二人之间有什么不妥一个劲自顾自地说着。

         “什么就好了!我说不留就不留!你要真觉得我俩关系不错,让她送我回家就行,别跟我说其它的!”

         凌惑瞥了一眼菲利,双手往口袋里一插摆出一副你不服侍我你就不是人的态度蛮横地说道。

         刘老头一听这话刚刚还兴致勃勃的脸上顿时有些犯了难。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菲利后赶紧拉了拉凌惑的胳膊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小兄弟你有所不知,我家菲利啊最不喜欢做得就是服侍人的事情,她平时也就听听我的话此外再也没有服从过谁的命令......况且......”

         “况且什么,况且我是让你跟她说,送我回家算服侍,帮我准备房间就不算了?不是这个道理!”

         凌惑听完刘薛岳的理由突然抬高了音调吓得老头赶紧招呼着手想要捂他的嘴。

         呵呵。就这德行还大陆强者呢......连自己女儿都怕,不知道怕老婆得怕成什么样。

         不过对于刘薛岳的话凌惑当然心中也是能够理解的,毕竟自己在之前的相遇中也算是了解到了菲利这个人,冷漠高傲,如果不是刘薛岳要菲利帮自己准备房间恐怕她这辈子都不会接这茬。

         可就在刘薛岳和凌惑二人越来越尴尬的时候菲利却破天荒的开了口:“那到底是送人还是留人。”

         刘薛岳一听这话也跟见了鬼似的瞪大了双眼看着她,天那,菲利居然答应了......

         “送,当然是送!”

         凌惑也不客气见菲利松了口立马不要脸的接话。

         菲利没有理会他而是面无表情的看向刘薛岳等待着他最后的指示。

         “既然凌小弟执意要回,菲利啊,你也就送送他吧。”

         刘薛岳也算通情达理见凌惑不肯留下也不再强求。

         “说吧,送你去哪。”

         听完刘薛岳的话菲利依旧是毫无变化转过身看着身边的凌惑冷冷地说道。

         “慢着!等我先把东西拿上。”

         凌惑见这大小姐脾气这么大自己也是没什么好气,手一挥便开始在床边摸索起来。

         菲利见凌惑像是在找着什么东西脸上有一丝迟疑,但也没有发话而是耐心地站在原地等着。

         就这样,凌惑在房间内几个人奇怪的目光下不断地翻箱倒柜,终于在大厅的一个墙边发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心满意足地拾了起来。

         “哎呀,还好找到了,这要是丢了阿尔法那老头走不了路要我背可怎么弄。”

         菲利见他手上拿着自己之前收起来的手杖也是有些错愕,原本不屑的双眸开始上下打量起这个青年。

         “嘿嘿,不好意思,好像是之前治疗的时候随手一丢给弄没了还好找着了,不然回去还不好交差,哈哈哈,我们走吧。”

         见众人都在等自己凌惑也是蛮不好意思的,赔着笑脸回到了他们的跟前。

         “既然凌小兄去意已决,那老夫也就不再强求。不过老夫今天身体实在疲惫不堪恐怕只能送小兄弟到门口了。”

         刘薛岳看凌惑都准备好了,整理了下衣服便跳下床拍着凌惑的肩膀谄媚地在他和菲利之间使着眼色。好像在说,老夫只能帮你到这了。

         呵呵......这特么你跟我说是身体不好......我怎么从你那一脸恶心的神色中读出了一丝王婆的味道.......

         凌惑见刘薛岳眉飞色舞的神情间透露出一股巴不得把自己女儿送出去的感觉脸上也是一阵黑线。

         “啊,菲利啊,好生照顾凌公子啊。他今天也是耗费了不小的体力,你一定要安安全全地完完整整地将他送到家。知道了吗?”

         “是。”

         菲利也不再纠结之前凌惑的举动,简洁明了地给予了答复。她的这一点也是刘薛岳对她如此放心的原因。

         “啊。悦儿啊,爷爷今天真的是累的不行了,快,扶爷爷回屋,爷爷我突然感觉阵阵腰疼呐。”

         “啊,爷爷您.....您没事吧。抱,抱歉,凌公子本来我还打算跟菲利姐姐一起送你的,但爷爷现在这样看来我一时半会也脱不开身,凌公子今天的恩情,悦儿日后定当加倍奉还。感谢您今天出手相救之恩。”

         刘悦生怕刘薛岳再出什么岔子,毕恭毕敬地跟凌惑道完谢后便赶紧扶住了刘薛岳。

         “哦,对了,云飞,你也到我房间里来一下我有话要说。”

         “知道了。”

         胡云飞一旁沉默许久的嘉玲也是对凌惑投去了感激与赞许的目光,但无奈由于主人的缘故自己也无法再与他有更多的交流。

         “那既然这样我就走了啊,老头子你自己好好休息养养身体。”

         看着刘薛岳满是皱纹的脸上快要泛出桃花的表情凌惑哪不懂他的意思。

         什么狗屁不适啊,就是把多余的人都给我支开了好让我把妹呗。我说,凌某我从业那么多年,还真没见过这么当爹的......我跟你女儿关系很好吗?你知道我跟她背后的故事吗?靠......你还笑。

         “哎,慢着,不对啊!这哪是把别人支走啊,分明就是我中了你们的套啊,这胡云飞,胡分院长的事好像还没解决吧。”

         凌惑像是突然开窍一般,立马想起了菲利出现之前大家正在讨论的事情。虽说自己并不是很在意他的所作所为,但刘薛岳这作为院长的态度还是该表明一下的吧。

         胡云飞见好不容易才消停的事情又被凌惑拿了出来,心里不免一紧刚要说话却被刘薛岳的笑声打断。

         “哈哈哈,小兄弟放心,云飞刚刚对小兄弟出言不逊,做事没有轻重老夫自有分寸。我刘某绝不会让小兄弟白白吃亏的,倒是还请小兄弟回去跟老师美言几句,别让他老人家因为生我的气又跑过来教训我......”

         听到他这番话凌惑也没什么好再说的,跟在场的人依次打了招呼后便跟着菲利走出了大厅。

         府外,之前的那些医生见到大小姐走了出来皆是不敢直视自觉地散到两边将路让了出来,虽然菲利是一介女子但她在这些人心中的地位似乎并不低。不过紧接着当他们看到走在菲利身后的凌惑时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那么的精彩不敢再有任何一点点的不屑。之前那些出言不逊的药童此时此刻恐怕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吧......

         “你是谁。”

         正当凌惑尽情享受着众人羡慕的目光之时,走在前面的菲利却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冷冷地发问。

         “哈?”

         “你究竟是谁。”

         菲利这一次掺入了些许严肃的语气,明眸间闪烁着逼人的英气。这与之前面无表情不问世事的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弄的凌惑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