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挑衅
        凌惑跟在菲利身后接连穿过了几个类似学院大门一样的入口,不知道是他们真的一点不急还是为了照顾凌惑的步伐,一个个都走的慢悠悠的。

         “啊,那个,我们是要去哪啊,我早饭都还没吃呢,坐下来喝杯聊一下呗。”凌惑见自己又要穿过一个大门终于有些疑惑地停下了脚步四处张望起来。

         学院的构造大概就像城市的环线一般是一层城墙一层城墙嵌套的同心圆。按刚刚走过的大门个数与距离来看自己即将进入同心圆的中心,又按照这个套路最里面应该就是这个学院最重要的地方了,那里面有什么样的角色自己可是一点都不了解,这要是傻不拉几的跟进去了,真要出事那可就是瓮中捉鳖了啊......

         见没人搭理自己凌惑也是有些无奈瞥了身旁低着头的刘悦,进校的时候还好好的她不知道怎么了,这一路上再也没跟自己说过一句话。

         “我说,小悦儿啊,我们这是要去哪?”

         凌惑担心她不理自己赶忙先抓住了她的袖子,可这一举动让正在沉思的刘悦吓了一跳,害羞的涨红了脸更是说不出话来。

         “马上你就知道了。”走在最前面的菲利也不知是不是在回答凌惑的问题头也不回的说了句。

         “检测室的设备需要一些时间准备,我们这样走过去应该差不多。”跟在菲利身后的良倚转过头说道。

         “检测室?什么啊?我就想吃顿早饭你们别搞那么麻烦,我不挑的。”

         “榆木脑袋。”

         “嘿,你这小女孩讲谁呢?!”

         “之前学姐说了你还有些手续没办,我们现在就是去办那个。”良宽见凌惑不依不饶地挤兑良倚,怕自己的妹妹在他的手中吃了亏赶忙解释道。

         “哦,不早说,你看这位兄台多会说话。小丫头好好跟你哥学学,明明是一家人咋一点没你哥那书生气质,真不知道是你妈偏心生的不好还是这老刘教你们教的差。”凌惑丝毫不在意两人的脸色阴阳怪气地翻了个白眼小声嘀咕道。

         “不过我说啊,你们也不用搞得那么严谨,我也就是过来挂个名的,顺便在你们学校打打酱油待不久,你们弄的那么正式让我多不好意思。”

         “你......”

         “这点不必你费心。不管是谁只要成为我们学院的学生不论多久我们都要按照规章制度办事。就算是门外的野猫进来留宿我们也照样会登记。”正当良倚脾气要发作的时候,菲利忽然插了一句指桑骂槐道。让良倚那句“你以为你是谁啊”安心地咽了回去。

         “到了。”接着菲利像是为了抓住这难得的上风不给凌惑丝毫喘息的机会接着说。

         “你不用担心,学院的最里面是学生考核的地方。高层们的办公处都设在学院的中间地方兼顾各个等级的学生。”

         “哦......”被菲利看穿了心思的凌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老实地走进了最后一道门。

         门内,几栋不高的建筑相继出现在眼前,离一行人最近的一栋楼门口站着一男一女似乎正在等待他们的到来。

         “喂,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学生管理会的副主席闯涛,是我们菲利学姐亲自指定的下一届主席哦。”良倚像是在展示自己珍贵的收藏般满眼崇拜地指着门旁的男子说道。

         “闯涛?”还没看清人脸的凌惑对于这个名字似乎有点印象。

         “别当我没告诉你啊,闯涛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像你这种新人最好不要把刚刚的态度表现给他看,不然院长都不一定来得及救你。”良倚的身子向凌惑靠了靠,脸上有些得意地警告他。之前凌惑仗着跟院长认识这么不识抬举地侮辱他们,现在靠山不在终于有人能治他了。

         “闯涛??”凌惑嘴里反复地念叨着这个名字不知怎地一股怒火逐渐从心底燃烧起来。

         一行人来到门前停下脚步,正当男子上前准备跟菲利说话时,一个人影突然从她身后窜了出来一把拽住了他的领口。

         “闯涛!我想起来了!!!!”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才被警告过要克制的凌惑。

         见状,众人先是一愣,闯涛看着凌惑愤怒的脸起初也是有些疑惑,但片刻后他的脸上却露出了轻蔑的笑容。

         “那个人是疯子吧!我刚刚才警告过他不要招惹闯涛的。”反应过来的良倚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知该怎么办。他清楚闯涛的实力,在这个学院内除了菲利学姐还有谁敢招惹他,况且学姐看中的人岂能有错?

         刘悦与良宽也是对现状摸不清头脑,纷纷将视线都投到了菲利身上盼望后者能控制住局面。

         “我说这是谁嘛,原来今天的学生就是你啊。”闯涛像是想起来了什么,嘴里的语气也逐渐变得鄙夷起来根本不在意凌惑逐渐握紧的拳头。

         “凌惑,放开他。”菲利见二人一见面就这么不友好,二话不说立刻摆出了平时在众人面前的绝对气场命令道。可凌惑似乎根本不吃这套。

         “姐姐,这可不怪我啊,你看我什么都没做,是他主动冲上来的。”闯涛听到菲利的话赶忙换了一副委屈的表情想要撇清自己与这件事情的关系。

         “凌惑。”菲利见他无动于衷语气更加严肃。让身后的良宽等人感到不寒而栗,心想这种女王生气般的震慑感平时自己可不敢随便体验。

         听到菲利对自己连下了两遍命令凌惑的心里也开始有些不爽。你特么算谁啊,这种语气跟老子说话。

         每次都说跟菲利之前有过面缘怎么从来就没有好好回想过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呢。呵呵,闯涛.....这才几天自己怎么就忘了这茬了。第一天来的时候不正是因为这两个人自己才遇上阿尔法的吗?若不是没有他,或许当时就已经死在闯涛的手下了。果然自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想到这凌惑抓着衣领的手又一次的握紧了。

         “你别想给我在这拉偏架,你俩什么关系我还不清楚吗?”凌惑眼睛一瞥斜视菲利的同时体内的能量也开始朝左手聚集。

         “嚯,几天不见有点长进嘛成为能力者了?怪不得敢这么嚣张。”闯涛虽然感觉到了凌惑体内的能量波动,但却继续挑衅着他,。

         “不过废物还是废物,只不过脱出了极品的行列。”

         “闯涛你也少说两句。”菲利见闯涛一直在试图激怒凌惑,玉手轻抬熟练地将能量聚集在指尖打算将二人分开。

         凌惑用余光瞄到菲利想要介入,察觉不妙的他不再犹豫直接一拳狠狠朝闯涛的左脸砸去。但就在他拳头还没有挥出一半的时候便被另外两只细腻的素手给拦了下来。

         凌惑见状有些惊讶地看着身边突然出现的人影,眼中的愤怒也跟着散去许多:“嘉玲?”

         之前门边的另外一个人现在也来到了他的身边。

         “现在这个场合不是来给你们公报私仇的,有什么怨言等结束了测试再说。”菲利见有人先出手制止住了凌惑,也缓缓放下了手。众人见愤怒的二人终于冷静下来跟着凑上来走到了嘉玲的身后。

         望着之前那个在大厅中眼若秋水,聪明伶俐的女子如今的神情中却夹杂着对自己所作所为的不满,让刚刚失控的凌惑找回了些许理智,悻悻地松开了闯涛的衣领。

         “怎么,又怂了?呵。让人失望。”闯涛一边捋平自己皱成一团的领口一边继续挑衅着凌惑。

         “闯涛,少说两句。”怕凌惑再一次的失控,菲利这一次也对闯涛下了命令。

         “好好好,一切都听姐姐的,是我不对,不该这种语气对新人同学说话。”闯涛嘴上道着歉,眼睛却一刻都没离开过凌惑。似乎这话就是要说给他听的。

         “凌惑,先把重要的事情办了。其它的以后再说。”菲利见凌惑还是愤恨地低着头出声示意他赶紧跟上众人进入检测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