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沼泽
         “哼哧!”

         在参天古木、百年老藤遍布的原始丛林之中,一声低沉的嗷叫响起,惊得树上不少鸟类冲天飞起,不少野兽为之辟易、逃散而去。

         葱郁密林中,有着一片空地,九面阵旗布成的阵势之内,清香弥漫,一人一兽的身影守护在一尊小小药鼎前。

         正是陈云与小猪。

         昨日进入密林不久,陈云居然在一处阴暗之所意外采到一株“血魂花”,正好之前陈云已经将“血魂洗髓丹”的诸多药材都已经采齐。

         虽然经过神秘人借由金鼎之力锻骨,再经过姹女的千年丹华洗髓,“血魂洗髓丹”对于他已无多大用处。

         但陈云想到小猪好似极为喜欢这聚集灵气之物,当初就是被他炼丹吸引出来的。心中盘算一下左右距离白云道场开启还有数日,陈云便不急着赶往千丈瀑布处会和白为霜,打算在这密林之内先练一炉丹药出来。

         算是答谢这小猪此番的相助之情。

         当看到陈云拿出药鼎之时,聪慧的小猪不但不曾离去,反而比陈云还要全神贯注的留守在药鼎之前,显然它已经知道此物是用来干嘛的了。

         这让陈云感到好笑之余也不禁惊叹,这野猪群中出身的天地异兽除了还不会说话,智慧已经与人无差。

         经过一日夜的炼制,此时丹药已经接近练成。小猪好似怕谁会来抢夺一般,开始连连嗷叫,惊得鸟群野兽慌乱四奔。

         待清香浓郁到极点之时,药鼎之上浓郁的氤氲赤气猛然内缩,陈云眼眸一亮,成了!

         他扑灭火焰,揭开顶盖,药鼎之内果然紧紧躺着三粒黄豆大的赤红丹丸。

         小猪将肥大憨厚的脑袋凑到鼎口来看,一双眼睛如黑宝石般亮闪闪。

         突然,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出粉嫩的舌头在鼎内一舔,三粒丹丸就已经入了它口。

         这让正准备拿起丹药观看一番的陈云不禁哭笑不得。

         他摇摇头,苦笑一声道:“你这夯货......唉,果然不愧是猪家的异种,真是比猪还猪啊!”

         “哼哧!哼哧”

         小猪四肢蹄子踏地,冲着陈云连连嗷叫着,一对水汪汪的黑眼睛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陈云无语,收起药鼎朝小猪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小猪在原地一愣,随即屁颠屁颠跟了上去,围绕着陈云的身子绕圈,让他走不开路。

         陈云看着不由笑道:“丹药已经被你这夯货吞了,不去山里纵横逍遥,难不成你还想跟着我不成?”

         谁知小猪竟然点了点头,低声嗷叫应和着。

         这让陈云不由惊异,他想了想道:“也罢!左右我近些时日也不会离开这山脉,你要跟着就跟着吧!”

         小猪一听,欢喜的连连冲天嗷叫数声,原始荒林中的野兽又是一阵慌乱。

         自从小猪脑袋上多了两个圆滚滚的肉包之后,不止能自鼻端喷出一种异火,且身上还多了一股莫名的威严,散发着一股煞气,不禁百兽闻声退避,就是一些修为尚浅的妖灵都为之震颤,不敢出现在其面前。

         这不禁让陈云啧啧称奇。

         根据《浩渊寰宇录》上的记载:

         天地异兽的产生,毫无规律可言。大部分是源自远古的某种先祖血脉觉醒的缘故。

         按照前世那个世界的理解,这就是一种返祖的现象。

         只是猪在远古时代难道还是一方霸主不成?缘何百兽会如此惧怕?陈云百思不得其解。

         原始荒林之内,满地都是参天之树,百年老藤缠绕,甚至有着吸人精气的花精树怪,原本就是陈云要通过都需要花费一番手脚。

         有着小猪的开道,却是一路通行无阻,甚至还采摘到了数株颇为珍贵的灵药。

         傍晚时分,夕阳一片赤红,天边红彤彤的火烧云看上去格外美丽。

         一人一兽走出这片荒林,行了不久,却是意外来到了一处阴暗的沼泽之地。

         “哼哧!哼哧!”

         小猪在前面突然连连嗷叫起来,声音急促。

         它转过身来,用嘴咬住陈云的衣摆,就要拖着他往沼泽地里面去。

         “哎!你这是怎么了?”陈云有些莫名其妙。

         小猪不管不顾,继续拖着陈云往阴暗的沼泽地而去。

         这时,陈云看到了沼泽深处露出的一抹鲜艳的红色,那是一株红色的花朵。

         他这才恍然大悟,指着小猪笑骂道:“原来是看到了一株“血魂花”啊!难怪那么心急,你这夯货,记性就是好。昨日采到一株血魂花炼制了三粒丹药被你吞了,你就连这草药的样子你都给记住了。你这是又要我给你当苦力啊?行行行......我去给你采来就是。”

         小猪这才松口,当先跑进沼泽地。

         陈云跟着踏入,这里的泥土及其松软,一步踏下,陈云就觉得脚下悬空无力。

         他心念一动,提运剑气,飞身来到那株“血魂花”所在,小猪早已在此等候。

         “血魂花”只生长在阴暗之地,花形酷似一张人脸,正常的大约巴掌大左右,《幽冥鬼录》近乎每一种丹药都需要用到这种灵药。眼前这一株略小,药性还不是很足,但用来炼制“血魂洗髓丹”还是可以的。

         采摘完这株“血魂花”之后,陈云正欲招呼小猪离去。

         抬头一看,却是一愣。远处,小猪又站到了一株“血魂花”的旁边。

         陈云这才仔细向四周看看,发现目光极尽处,尚有着无数的娇艳红花在绽放着。

         未见喜色,陈云反而皱了皱眉。

         相传,“血魂花”乃是人死在阴暗之地,不散的魂灵所化。此言虽未必正确,但有大量血魂花之处,必然曾死过无数人这却是一个事实。

         望着远处那些娇艳的花朵,陈云这才注意到,这片沼泽地异常的安静,未见一个生灵。

         他朝小猪招了招手,小猪此时好似也察觉到异常,快步跑到了陈云脚下。

         此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一轮孤月照耀虚空。

         夜风吹起,带来的,却是一股阴森的气息。

         一人一兽开始朝着前面而去,行了大约数百丈,空气中渐渐弥漫了一层黑色薄雾,沼泽的泥地中也隐约可见白骨成堆。

         冷冷的孤月高悬,夜风冰凉袭人,更添几分诡异之气。

         阴森的沼泽中,一人一兽越见深入。

         每一步踏入,都可察觉沼泽中越见浓厚的毒气瘴雾,沿途的“血魂花”也越见娇艳,如血侵染。

         陈云运转剑气,封闭七窍,采摘了数十株灵花后,他心生好奇,一路深入准备探寻一番此地。

         小猪乃是天地异兽,四蹄生风,一层黄色光罩将其笼罩在内,无惧毒雾侵袭。

         沿途白骨无数,有人有兽,身上的衣物皮毛大多被这沼泽中的毒雾腐蚀,不辨本来面目。但其中有不少骨质乏现玉泽光辉的存在,显然生前乃是都是入道境界的准修士与多年修行的妖灵。一般来说,达到这种境界的人兽,即便身亡,若无外力摧毁,肉身可保百年不腐。

         可让陈云感到吃惊的是,从不少人兽的骨骸色泽来看,很多都是逝去不久。最多者,也不过二三十来年,即便此地毒雾弥漫,但如此短的时间也不足以让修炼到这一步的人,肉身腐烂到只留一具骨骸的地步。

         且缘何众多的人都会埋骨于此?陈云心中疑惑丛生,心中察觉到这处沼泽的诡异。

         他眉头轻蹙,心中暗自提升了警觉。

         行了约半里路,走过了数个山坡,突兀在前面不远之地出现一座山谷。山谷笼罩在一片阴沉的浓郁雾气之内,阴沉的风吹过,入目的景象让人生寒,谷口之地骇然躺着数百具身穿各色服饰的尸首。

         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地上之尸首皆是死于非命,面貌都甚是年轻。

         陈云远远看见,心中震动。

         走到近前,他才发现,谷口的尸首鱼龙混杂,什么死人都有。

         采药的山民、佩刀带剑的江湖客、和尚、道姑。

         待看到不远处的一具尸首时,陈云猛然浑身震颤,眼眸为之一缩。

         那赫然就是昨日那死在他剑下的使弓青年。

         昨日死后,其尸骨陈云并未处置,今日居然就不知被何人转移到了此地,抛弃在这谷口之地。

         谷内阴雾浓郁,看不清具体情况,却听闻到无数悉悉索索的声音,似是有无数生物在内活动。

         陈云眉头一皱,望着散发着阴沉雾气的谷口静静沉默着!

         蓦然,他蹲下身形拍了拍小猪的脑袋,指了指谷口的尸首。

         小猪会意,上前两步,“哼哧”嗷叫数声,自鼻端喷出一道赤红异火,向着这些伏尸在谷口的人喷去。

         “嘭!”

         烈焰熊熊,一点火星粘身就燃,小猪度步一圈,很快就将所有的尸骨都点燃,屁颠屁颠地跑回陈云脚下。憨厚的脑袋仰望陈云,亮闪闪的黑眼睛好似在邀功一般。

         “呵呵!出去我替你多练几炉丹药就是......”陈云望着它轻笑。

         抬起头,望着在火海中熊熊燃烧的尸首,陈云脸色变得冷峻。

         人死灯灭,身归自然,魂入轮回,乃是世间恒古不变的天理。

         即便是敌人,死后就一切皆休,扰死者躯骸,惊死者亡魂,未免可恨恶毒之极。

         陈云缓缓闭目,一路行来的情形,此地的状况,一一在脑海中回放,结合曾经在《幽冥鬼录》上看到的一些记载,他心中渐渐有一个猜测浮现出来。

         踏踏踏......

         谷内,突然一阵急促的踏步声传来。

         陈云霍然开眼,虚空中一道电芒乍现。

         小猪喷出的异火很是厉害,此时所有尸首都已经化为灰烬,火势熄灭了下去。

         在谷口却赫然间多了四个黑衣蒙面之人,只露出眼睛,皆手持短剑,不发一言。四人目中射出森然寒芒,朝陈云急速逼近。剑上反射的月光,带来的是无尽的杀机。

         无需废话,杀戮就起......

         “哼!”陈云冷哼出声,一声剑响,雪练长剑带着青芒自背后电闪而出,带着急速划破空气,撕裂四个黑衣蒙面之人的咽喉,四道血红的液体喷泉般涌出......

         咚!

         咚......咚......咚......

         突然间,就在四名黑衣蒙面客丧命之时,谷内传出一声摄魂之音,那是鼓声。

         击鼓的节奏很是奇特,鼓声中带着一种陈云莫名的熟悉感,自谷内源源不绝的传出。

         声音极其清柔诡异,在凄迷的夜月中,在这阴森的沼泽内倏忽而响,带着缕缕挥散不去的杀气,直袭陈云。

         声音虽然清柔,却有夺魂摄魄的玄妙暗蕴其中,鼓动着陈云的四肢五脏,周身百骸、血脉经络都为之共鸣。

         小猪笼罩在黄色光罩之内,奇异的未曾受到影响,它亮如黑色星辰的眼睛,隐隐乏射出微弱的九彩霞光。

         小猪仰头看了一眼突然静立不动地陈云,似知道其情况不妙。眼珠灵动的转了几下,猛然四蹄在地上一跃,直冲进被阴沉浓雾笼罩的山谷内。

         未及提防,鼓音入耳,陈云忽觉世界一片静谧安宁,如入妙境仙居,心中无限愉悦,似已经登临极道之境,威慑诸天万界。

         广阔识海之内,金鼎散发着淡淡的清辉。

         清辉遍洒识海,顺着眉心玉门流淌而下,照耀全身,沉迷于心海幻境中的陈云蓦然一颤,自幻境中快速苏醒过来。

         近乎同时,谷内传出的鼓声也随之快速转化。由平缓的敲击转为急促之声,一击一击都如敲在人之心坎上,引动周身血液剧烈的沸腾,直欲喷涌而出。

         鼓声入耳,五脏也为之震动,随之一股剧痛传入脑海,那是撕心裂肺的感觉。

         “哼......”

         方自幻境中清醒,就是一股剧痛袭身,陈云眼前一黑,口中发出一声闷哼,他身形一晃,以剑插地强自支撑,才未俯下地去。

         陈云忙急速提转剑气,化解音波的侵扰。

         山谷之内,浓郁的阴雾之中,小猪一去再无任何声息。

         击鼓的声音越来越急促,犹如狂风暴雨的来临,直催人体内心肝脾肺。

         音波之术,攻击奇特,可在百丈之外伤人,谷中之人显然是此道高手。

         陈云心知不能就此耗下去,他眸光一闪,同时凝神捕捉飘忽莫测的鼓声来源。只是如此却是让音波的威力更为猛烈,阵阵剧痛钻心,额上冷汗流淌而下。

         “找到你了!”

         蓦然,陈云爆出一声冷喝。但见他双目如剑,杀机凌冽,身剑合一化作一道青色匹练,直袭冲入谷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