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密宗大法
    密宗大法,经过外域各家的修炼钻研和传承也算的上是博大精深。可是中原武学却对此颇为不屑,一是因为内陆世代与蛮族为敌,二是因为密宗大法是由法师和禅师所创,中原大都摒弃异教佛礼禅经。因此极少有人能够正面接触。密宗大法有内外篇之分,外篇主禅理,内篇主佛理。禅理主张大道无形,在顺其自然的基础上修炼神功,前面说道的禅师魔多就是一位禅理高手,可以驾驭外力为己所用。佛理则主张无欲则刚,在控制本身欲望的基础上练习法门,可以通达自身,御外物于心内。此时的上师正是一位佛理高手。

     沈云狂不禁对这位上师有些侧目。过了不久,随着祈祷之声完毕,这位上师方才转过身来。目视着他,只见他的眼中此时似乎燃烧着一团业火,炯炯有力。

     “贵客自中原远来,我密宗虽说都是些才疏学浅之辈,但与中原武学分庭抗礼不在话下,昔日中原绝顶高手混沌道祖曾与我四大法师切磋,不想由于隔阂,导致两败俱伤,致使中原和外域的武林都蒙受巨大打击,而如今又都各自将前代的武学传承发扬,生根发芽,实在也是幸运的事情。如果贵客不介意的话,就与我座下众弟子先共同学习密宗大法,并能把手上的武学传授给我密宗子弟,也好让你我各取所需。”

     沈云狂想,说白了,禅师和这位上师的意思都是让自己归于本派之下,然后把自己的武学传给蛮族密宗。他对密宗的武学也宿有耳闻,但确实不曾学习其一二。不过这样也好,一是暂且有了安身之所,二是借此机会学习混沌大法,密宗大法提升自己的实力,然后前去唐门报师门之仇。他原来听说蛮族君主励精图治,网络中原武林能人为己所用,其门下不乏内陆武林的能人异士。看来自己初来乍到就被网络其下,这位君主果然雄才伟略,目光不浅。

     “要收我在贵门之下也可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就是我可不可以不受贵门的限制,可以自由来去。”

     “这是当然,我密宗虽然教规很严,但是施主如果是以一个外人的身份加入,并不会受到这些的约束,来去自如,但前提我提到的是要施主把中原武学传给我密宗子弟,这算是每个被邀请人士对我外域做出的贡献。”上师这时闭上了一只眼睛。

     沈云狂虽然表面答应,可是还是感觉自己吃亏,但在人屋檐下,岂有不低头之理?”

     “好了,施主,我相信鄙国公主已经为你安顿好了住所,如果不习惯,您如果不介意的话,也可以来到单独为禅师修行准备的独处之室,那里有密宗法师修行留下的大量手记和书籍,相信会对施主的修行大有帮助。”

     沈云狂略一沉思,自己还是搬过来吧。

     “密宗大法本是我密宗修行之法门,可是后来由于一些独自修行的密宗大师,不仅开辟了修身养性的法门,同时也开创大量的功法,并流传发展。后来还为皇家所欣赏,聘请了许多法师,开始只是这些法师向皇室传宗布道,后来由于一些君主推崇密宗,于是密宗才成为国教。这些法师也成为辅国,同时负责向军队传授武功绝学,从而提高了自己的威信。在这个时候还培养了大量弟子,使得密宗在外域发展壮大成今天的规模。”

     “原来如此。”沈云狂不禁自言自语。

     “密宗法师有主修佛理者,也有修禅机者,佛理主修心,禅机则修心与外的关系,大凡大成者,无不是付出毕生努力,想要一时一刻就修好密宗,或者学好密宗功法是不可能的。”

     沈云狂暗自思揣,老家伙说这话,难道是要自己完全投身密宗门下,自己可没这时间啊。

     “我仔细地看了一下施主的体质,修炼武功,实在是上乘,而且可以看出你已经把某门武功修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方才显出这种气势。而密宗功法的修行并不与任何武功法门相抵触,相反主张有容乃大,当修炼密宗之后,会更大开发这些武功的法力。”说着用赏识的眼神看向沈云狂。“如今,我密宗也可以称的是外域独大,但是真正探的密宗真正法门者,廖廖无几。密宗到了现在,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如果没人真正地把这门功法发展下去,或许不久之后,真正的密宗将会在大陆上绝迹。”说着不禁忧心忡忡看向外面。

     沈云狂到此算是完全地理解了他的意思。自己虽无心,也不一定有能力把密宗传承下去,但是多学一门武功对自己实在不是一件坏事。

     此时的云痕公主正在上师禅室外焦急地等待着,心想这些老和尚哪是把别人当做客人,分明就是当做人犯。(可是她似乎忘了自己当初是怎么对待云狂兄的。)

     由于太过心焦,她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感觉,只是感觉见不到屋里的人一面,心里就会十分难过。于是就派一个密宗小弟子去上师禅房外去探看。这个密宗小弟子本是新投入门下的小孩,看到在整个宫廷都无法无天的公主,不禁慌张想逃,可是还是被抓个正着。

     “喂,小呆子,你能不能帮我去上师那里打听一个人”这个小和尚每次都是对这位公主既可敬又害怕,可每次都逃不过她的恶意捉弄。这次还是拗不过她,乖乖来到上师禅房外,探头探脑地看。

     只见内中一个男子虽不是玉树临风,但也是风度翩翩,气宇轩昂,正在与上师说法。于是就有些蹑手蹑脚地进到屋里,然后对着上师说到,“大师,公主在外面等这位客人,说有急事。”

     上师此时正用心与沈云狂谈话,此时被小和尚打断,不禁一愣,然后停顿了许久,才说到“既然公主有事,施主就先去忙。我就不叨扰了。”

     沈云狂也有些不解地走了出去。这时公主像个小女生一样跑了过来,挽住他的胳膊,嗲嗲地说,“哥哥,我们现在就会去吧,我已经吩咐了丫鬟给你做好吃的。”

     沈云狂突然吃惊这公主对自己的态度转变的怎么这么快,难道是已经暗恋上自己,这是什么情况?又或者是蛮族故意用的诱敌之法?

     于是只好在她的死死纠缠下又回了那处阁楼。这时只见已经有一桌大餐摆在那里,沈云狂当然毫不推辞,立刻大吃一顿。

     公主这时笑咪咪地看着他,又把他拉到屋子之中,换上自己最喜欢的衣服让他看。

     沈云狂哪有闲心理这些东西,结果搞得晕头转向,不知所以,甚至感觉自己到像个女人一样扭扭捏捏。

     结果是,到了最后,公主任性地乱搞一通,搞得沈云狂推辞自己累了,才不情愿地送他上床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