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第一条命
        李铁的一句反问点醒了我。我突然间意识到,当前的状况在急转直下。白小梅的秘密,还有纸扎娃娃和那封冥币的秘密,我都曾经立志要查个一清二楚。可是白有业的突然死亡,却让现实变成了二选一局面。

         此时,我的内心是矛盾的。

         我真望死的不是殡葬男。那封冥币的恩怨,我还没讨回公道;纸扎娃娃的古怪,他也还没给个合理的解释。他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这么关键的一个人,怎么能说死就死了?

         还有,捡娃娃事件刚刚过去三天。在三天之前,他在高速公路上佯装镇定,给“我车上女鬼”留下一沓冥币之后,就仓皇逃跑了。可是昨天,也就是事后仅仅两天而已,他就一命呜呼了?这也太巧合了吧。

         殡葬男若是真的死了,那么他的死亡,与高速路上发生的怪事,能说没有关系吗?在我的印象当中,在恐怖电影里,死神都是一个一个去收割生命的。殡葬男是被收割的第一条命,那么下一个会是谁?在事件的第一现场,只有三个人:殡葬男,我,还有灵姐。

         那么下一个死的,是我,还是灵姐?

         迷茫了三天,我第一次嗅到了死亡的味道。捡娃娃、撞女鬼……一旦有人在这一系列的诡异事件中死亡,那么事情的性质,就变得严重了。单纯靠我这个凡人的努力,恐怕是难以扭转局面的。我无能为力了,那么接下来要靠谁?说实话,我只能想到道士李增阳。可是那个家伙底细不清,貌似也不是个能靠得住的主儿。

         在想到这一层的时候,我突然陷入了空前的绝望。这样的变化,是我在进入村子之前,始料未及的。

         白小梅这条线索,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可是当我沿着这条线索调查时,还没等查清白小梅死亡的真相,就发现自己陷入了更加险恶的境地。

         捡娃娃,撞女鬼,在这之前,我一直没有证据证明这两件事是相互关联的。可是现在,我终于找到了证据:我捡到的是白家的纸扎娃娃,撞到的“女鬼”也是白家的女儿。

         白家,白家,还是白家。

         这一系列的怪事,栗坡镇白家,无论如何都脱不了干系!

         天堂有路,还是地狱无门,我不知道这根架在岩浆上的钢丝,我还能走多久……

         我思来想去,想得脑袋昏昏发胀。

         李铁见我半天不说话,就问:“要不,咱把车放在村外,悄悄的进村?”

         我长出一口气,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点头同意。

         李铁将车子停在村外路口的一棵树下,锁好了之后,我们两个徒步进村,尽量保持低调。

         我们的打算是,到白家附近转一转。办丧事的时候,一定人来人往。现场越是混乱,对我们越是有好处。活着的那个人,一定在主持着丧事。我们趁乱观察一下,或许就能确定下来了,到时候再琢磨下一步的计划,应该也不迟。

         我们朝着哀怨的唢呐声走去。半路上,见到一片篮球场大小的空地。空地中央是一颗大槐树,树荫笼罩了大半个空地。七八个村民正坐在树下,七嘴八舌的说着话。

         这些人当中,一大半都是老娘们儿,嗑着瓜子,叽叽喳喳的,很是热闹。在女人们围坐当中,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儿。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这个小伙儿,竟然是这场谈话的中心。

         我急着要去白家,便没多留心,想要继续沿着一旁的大路走过去。可是李铁却一把把我拦住了,然后还拉着我,后退了几步,躲在墙边,偷偷的看着那些人说话。

         “怎么了?”我问道。

         李铁做了个“嘘”的手势,小声说:“别着急,听听他们聊的是什么。”

         李铁的生活经验毕竟还是比我丰富,眼睛里也有东西。原来,在每一个村子里,几乎都有那么一个到几个的场所,像小广场似的,村民们有事没事,都爱在小广场上聚一聚,吹吹牛,聊聊左邻右舍的八卦。

         而此时此刻,在大槐树下,那七八个人聊的,正是白家的这桩丧事。

         我刚听几句,眼前就是一亮。心说幸好李铁跟来了,这个家伙在关键的时候,还是挺有用的。

         只听中间的那个年轻小伙儿,突然用神秘的语气说道:“你们知道吗,白老大的死相,可真是吓人啊!”

         他口中的“白老大”,一定就是白有业了。

         一旁的中年妇女们听了,纷纷表示知道,不是被压死的,听说连屎尿都压出来了。

         小伙儿却连连摇头:“诶,不对,你们说的那时刚死的时候,从医院出来之后是什么样,你们知道吗?”

         中年妇女们说:“那还能有啥不一样的,怎么的,医院把他给解剖了?”

         小伙儿说:“不是,解什么剖啊,白老大从医院出来之后,变成了一具干尸。浑身上下干巴巴的,皮包骨了,一点儿血,一点儿水份都没有了!”

         “竟瞎说,怎么可能呢?”中年妇女们表示不信。

         我听了也觉得有些不靠谱,干尸,怎么可能?

         小伙儿却信誓旦旦,说:“我亲眼看见的,还能有错吗?我昨天晚上去他家帮过忙,在装进棺材之前,我看得一清二楚。白老二还给我一条香烟呢,让我别出去乱说。”说着,小伙儿从怀里掏出一盒软中华来,弹出一根,点着了,吸了起来。

         “那你还跟我们说,你这张嘴,真是随你爹,比棉裤腰还松。”中年妇女们揶揄道。

         小伙儿明显是个大嘴巴,对妇女们的取笑也不怎么在意,猛吸了一口烟,笑道:“你们别出去乱说,不就行了?”

         这帮人私底下聊着笑着,虽然是死了人,但是事不关己,倒是不痛不痒。

         我关心的是干尸,如果小伙儿说的是真的,那事情就更诡异了。

         其中的一个中年妇女突然感慨道:“这个老白家,也真够倒霉的,要论钱,也真挺有钱的,可就是没有一个有好命的。”

         小伙儿说:“钱和命,还能让他家都占了吗?他们要是想要好命,跟我来换嘛,反正我正缺钱呢!”

         中年妇女说:“你个小毛孩子,也就痛快痛快嘴,哪知道老白家的那些事儿?”

         小伙儿不服,说:“我怎么不知道?他爹当年死的就不明不白,是不是?”

         女人点点头,说:“不光是他爹那辈儿,白老大活了四十多,眼瞅着奔五十了,还是孤零零一个人,连个媳妇儿都没娶上。白老二倒是娶了媳妇儿,但是还是个精神病,隔三差五的就犯病。好不容易生了个女儿,前两年还跳楼死了……要是给你那么多钱,你愿意过那样的日子?”

         小伙儿说:“你要这么说,我可得考虑考虑,娶不上媳妇儿我可不干。”

         另一个妇女插嘴道:“听说……那孩子跳楼,是她那个精神病妈打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句话传入我的耳朵,立刻就是一怔。她们明显是在说白小梅啊,难道这就是白小梅死亡的原因?沈老师倒是说过,白小梅生前浑身上下都是瘀伤,疑似是被人虐待过。难道真是她的精神病母亲?可是,沈老师也没提过精神病母亲的事啊……

         旁边的一个妇女说:“那孩子的事,是人干的,还是鬼缠的,谁也说不准。不过,不是都这么传吗,说他们家老爷子当年没干什么好事儿,损阴丧德,这两代人都是干白事的,挣得是死人的钱,要说沾上些什么鬼怪,也挺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