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殡葬男
        我和李铁来到栗坡镇,无意间发现了“天堂有路殡葬服务站”。原以为要暂时改变原来的计划,把寻找白小梅家的事情延后了。可是万万没想到,这家殡葬店,竟然就坐落在红旗街27号,竟然就是白小梅学籍档案上所留的家庭住址。

         这太意外了!

         我和李铁面面相觑,嘴上不说,可是心里都明白,都在一阵阵的翻腾不定。“天堂有路殡葬服务站”竟然就是白小梅的家,我真是没想到,绕了这么一大圈儿,最后还是回到了当初的起点。

         我往后退了几步,抬头看着门上的广告牌。只见上面写着“天堂有路”的店名,下面的两串小字是电话号码。一个是座机号,一个是手机号。我将座机号输入手机,还没等输完,屏幕上就跳出了当天的通话记录。

         看来没错了,连电话号码都能对得上,这就是殡葬男的那家店!

         我想要输入那串手机号,把电话打过去,可是又想到他们已经不接我的电话了,打过去他们一听是我,恐怕也是白打。我无奈收起电话,再看门上广告牌时,发现电话号后面还留着一个名字,竟是“白有业”。

         “白有业?”

         我回头看着李铁,疑道:“怎么是白有业呢,白小梅的父亲,不是叫‘白有厚’吗?”

         “是啊,这……”李铁发现得比我早,但是也还是一脸的茫然,没有参透其中的奥秘。

         “业”和“厚”这两个字相差着十万八千里,一个高中生,怎么可能写错了呢?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越是参不透的事情,越是让人感到害怕。我发现李铁的那股冲劲儿,似乎渐渐变弱了,他好像终于意识到了这件事的诡异,有些前怕狼后怕虎了。我不知这是件好事,还是件坏事。

         我没法给白有业打电话,只能让李铁来。可是李铁输入电话号码,打过去的时候,对方还是不接电话。

         这什么情况?我心说,不接我的电话正常,怎么连李铁的电话也不接?该不会他们已经知道,李铁和我是一起的吧?但是怎么会呢?我不由往门头看了一眼,心说该不会安装了什么监控设备,他们在里面看着呢吧?可是,门头上并没有装着摄像头。看二楼窗户时,里面也不像是有人藏着的样子。

         我不想就这么罢休,就让李铁再打一遍。李铁犹豫了一下,好像在担心着什么,但最后还是拨了过去。不过,这次通话依旧没有人接听。

         我又让他打第三次,李铁却放下了手机,摇着头说:“不……别着急,我看,咱们还是先问问邻居……打听一下这家人的情况吧。”

         我一听,觉得这也是一条路,于是就和李铁来到旁边的一家店。

         这家店的店主,已经注意到了我们。我们推门进去时,店主就主动问,我们是不是要买殡葬用品,要是想买的话,“天堂有路”未来这几天都不会有人,他可以给我们推荐另一家店,还说保证质优价廉,不会比“天堂有路”的差。

         我听了就是一皱眉,在心里一通暗骂,这家伙怎么这么聊天,一进门就跟我推荐丧葬用品,这也太不吉利了!

         我忍气摇头,说:“不,我们不是买东西,是想找‘天堂有路’的老板。他家人哪去了,怎么不在店里?”

         店主说:“噢,原来你们还不知道啊,他们家死人了,回老家办丧事去了。”

         “死……死人了?!”我和李铁异口同声的问道。

         “是啊,白有业死了!”店主说道。

         “什么?”我和李铁相互看了一眼,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店主叹了口气,说:“这事儿啊,说起来也真是惨……昨天上午的时候,白有业说他家的那辆车出毛病了,就拿了个千斤顶,把车顶了起来,然后钻进去,想要自己修车。他家的那辆破车啊,经常出毛病。白有业也经常自己修。大家都习以为常了,谁也没觉得会出什么事……”

         我一听,脑中就浮现出高速路上的那辆车,想到了那个自动打开的后门,想到了那个掉出来的纸扎娃娃。

         现在,又是那辆车!

         店主面带惋惜,说道:“唉,人真是最脆弱的东西啊。那个千斤顶,也不知道怎么的了,突然就滑了,咔嚓的一声,车子就落了下来,车轮子正好压在白有业的肚子上……可怜他也四十来岁的人了,就那么被压冒了,那可真是七窍流血啊,连下面都冒出血来了……你现在出去仔细看看,地上还能看到血呢……你们想想,能不惨吗!”

         修车时被车子压死,这个死法,也太诡异了吧……我的脑子,开始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

         李铁在一旁听着,忽然问道:“你说昨天死的是白有业,那么,白有厚……”

         李铁一定是怕说错了话,所以就拉着长音,等着店主往下接话。

         “白有厚啊,他是白有业的弟弟,他没事。”店主说道。

         我和李铁一听,总算把心放下了,原来学籍档案上不是写错了名字,死去的这个人,并不是白小梅的父亲,而是她的大伯。

         店主说:“这家店,算是他们俩兄弟子承父业。但是开店做生意,总不能两个老板,总得有正有副嘛,白有业又是老大,所以白有业算是主要的那个人。昨天一出事,他们家就乱了。送医院没把人救回来,就直接把尸首拉回老家,办丧事去了。”

         “他们老家在哪儿?我们……也得去坟上烧几张纸!”李铁假装说道。

         “他们老家倒是不远,就住马蜂沟。”店主没有什么怀疑,很痛快的就说出了白氏兄弟的老家。

         我和李铁谢过店主,转身离开。

         出门后,我不由自主的往地上看了看,的确发现有一片地面颜色很深,黑乎乎的,泛着隐隐的红光。看来那个地方,一定就是白有业死亡的地点了。我刚才曾经踩过那里,地面上还留着我的脚印。这让我有些不舒服,忽然间,觉得腿上一阵发痒。

         到村子这一级时,李铁就不熟悉了。我们只能通过查找地图,来寻找马蜂沟村。原来这个马蜂沟村,是栗坡镇下辖的一个自然村,距离镇上并不是很远。

         我们很快就到了马蜂沟村。一进村,我们就听见了一通哀怨的唢呐声。不用问,这个调调儿,一听就是在办丧事。

         李铁循着唢呐声,开着车子就找了过去。

         眼见着就要到地方了,我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一件很重要的事。

         “等一下!”我再一次拦住了李铁,让他把车停下。

         “又怎么了?”

         我忽然想到,殡葬男是认识我的,他要是见到我,一定不会客气。再加上人家刚刚死了人,状况会更加雪上加霜。到时候,别说问白小梅的事了,恐怕一见到我,他就会把我赶走。就这么贸然前去,我们一定不会查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反而会打草惊蛇,前功尽弃。

         李铁听完我的担忧,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高速路上的那个殡葬男,到底是白有业,还是白有厚?”

         “嗯?”

         我一听,他的问题问得还真在点上,万一殡葬男就是白有业呢?他死了,白有厚自然是不认识我的,那么在询问白小梅的事情时,就不用担心之前的芥蒂了。

         可是,我面临的状况,远没有那么简单。

         如果死的这位,真的是殡葬男,那么纸扎娃娃,和那一沓冥币的秘密,我又该找谁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