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不信道士
        我彻底惊呆了,这诡异的血液,竟然真的能燃烧,火焰还这么诡异。我感到有些害怕,回头看了看院内,心说刚才要是直接去点车盖,那么现在,车子恐怕早就烧落架了吧。

         我重重的咽了口唾沫,不敢再让血纸继续燃烧了,就连忙捧起旁边的土,往火上撒去。火势相当凶猛,带血的纸团烧的很起劲儿,一捧两捧的土,根本就压盖不住。

         一下,两下,三下……正面扬土太慢,我一转身,开始狗盗洞似的,围着火堆,转着圈的扬土,直到把两团血纸全部埋住了,火焰才渐渐熄灭,最后只剩下一缕青烟,袅袅的从土堆里往外冒着。提鼻子闻时,还有一股浓重的腐臭味,极其难闻,令人五脏翻腾,阵阵想吐。

         我急忙闪到一旁,这一通连忙带吓,不觉间满头大汗。我一屁股坐在地上,用衣角挡着臭味,呼呼的喘着大气。

         我回头望着院内,看着那带血的车子,心里疑惑重重。

         按照常理来说,血液是不能燃烧的,更别说是像汽油似的,着得那么旺了。这摊怪血,到底是什么东西,到底从何而来?

         我正琢磨着,还没等把气喘匀,突然间,眼前又是一道光闪过!

         我心里立即咯噔一下,以为是血纸死灰复燃,就反射似的,又捧了一捧土,往那个位置冲去。

         “哗”的一下,沙土扑过去,可是沙土脱手的时候,我才发现那里并没有火。

         怎么回事?我一抬头,发现那道光,原来是远处的打来的车灯。真是万幸,不是血纸死灰复燃就好,我暗松了一口气。

         车灯刺眼,摇摇晃晃的,那辆车子由远及近,很快来到我的面前。

         我让开车道,用手挡着灯光,认出是老王的那辆车,就站在门口等着,他说去找能人,不知道有没有叫来那位道士。

         车子在门口停下,一个邋里邋遢的家伙打开车门,一下车,就直奔刚才着火的地方,看了两眼之后,还用脚探了探,然后才过来,盯着我问道:“刚才那黑火,是怎么回事?”

         “黑火?”我一愣,想到他指的,八成就是那黑中泛绿的火焰了,原来他在远处的时候已经看到。我往院内一指,说:“我点燃了那怪血,然后就……”

         “不妙啊!”

         那人不等我把话说完,就倒吸一口气,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迈着大步就冲进院内,直奔带血的车子。

         老王把车停在院外,也跟着下了车,手里拎着一个黄布破包。

         我过去悄悄问老王:“这个人就是你说的能人?”老王点头:“没错,这位大师,名叫李增阳,能耐大得很,这下你们算是有救了!”

         我把头一歪,心说刚才那人邋里邋遢,不像是有什么能耐,不知道靠不靠谱。

         我来到近前,只见道士李增阳站在车前,皱着某头,仔细的看着车上的血迹,还伸出小指,蘸了一下,放在鼻子下轻轻一闻。

         “怎么样,李大师,情况严重吗?”老王问道。

         李增阳没有说话,擦了擦手指上的血,眼睛就落在了我的身上,上下打量着我。

         我也打量着他,只见这位道士李增阳,看上去应该和老王差不多年纪,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一头灰白的长发,梳着一个道士髻,歪歪斜斜,松松垮垮,根根杂毛儿往外乍着,一点儿也不整洁;脸上黑乎乎的,原本肤色就黑,还好几天没洗脸,更显得脏了;上身套着一件土灰色夹克,里面是缅襟的道袍,极不搭配;下身两片道袍飘乎乎的,里面是一件黄不拉几的裤子,也像是几个月没洗了。

         李老道打量了我好一会儿,才沉吟着说:“这位小兄弟----”

         老王以为是在问我的身份,就上前告诉李增阳我是个开车的。李增阳听了点点头,没有继续说后半截话,那双眼睛,也从我身上移开了。

         我却感觉到有些不对,他看我的那种眼神,绝对不是只在好奇我的职业!

         “带我去见李老板。”李增阳对老王说道。

         老王拎着黄布破包,在前面领着,李增阳跟在后面,我也跟着,一起去李铁的屋子。

         一开门,屋内一片死气沉沉,灵姐又躲到了墙角,好像只有那里才能让她找到安全感。李铁也不顾灵姐,一个人抱着电脑,应该是还在看着那几段录像。

         李铁见李道士来了,急忙将笔记本电脑合上,看着李道士的眼神明显带着一些隔阂。在这种情况下,他本应该主动过来迎接的,可是他脸上带着不情愿,还刻意的把笔记本藏了起来。

         这两个人之间,肯定有过什么不愉快!

         老王明显知道是怎么回事,在一旁帮着打圆场,对李铁说已经把李大师请来,李铁这才逐渐恢复人情世故,跟李增阳简单寒暄,尴尬的客气了两句。

         老王又指着墙角的灵姐:“李大师,那就是我们老板娘,您给看看吧!”

         李增阳走到近前。灵姐看到这个邋遢老道,吓得一怔。李增阳低声抚慰。灵姐渐渐安定下来,但还是不敢正视李增阳。

         李增阳把手轻轻搭在灵姐手腕上,探着灵姐的脉息。半分钟之后,他好像摸出了什么,回头看了李铁一眼,但是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好像已经掌握了些情况。

         “李老板,介绍一下事情经过吧!”李增阳说。

         李铁点点头,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但是他没有全都说出来,只是说了路上撞人、梦里见鬼的事,至于捡纸扎娃娃的事,他一个字都没提。

         我听了起疑,更觉得他在提防李老道,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老王在一旁听着,并没有什么反应。好在纸扎娃娃的事儿,老王也是不知道的。

         李增阳听了事情经过,一伸手说:“老王,把口袋给我。”

         老王急忙上前,把那个黄布破包递给李道士。

         李增阳从黄布破包当中掏出一个罗盘,然后罗盘一打,老王也在一旁看着。过了一会儿,两个人竟然同时抬头,目光不约而同投向了我。

         我一愣,这两个老家伙,为什么这么看我?

         老王一脸茫然,先开口问道:“大师,这指针……为啥指着他呢?”

         李增阳正盯着我。我注意到他眼睛里的东西并不简单,好像有很多话要说,却又不能说出来似的,就跟在医院里查出绝症,大夫看病人的眼神一样一样的。这让我心里发慌,很不舒服。于是就离开原地,换了个位置站着。

         李道士也连忙收回看我的眼神,甚至连罗盘都收了,对老王说:“没事儿,跟那个没关系……你看不懂!”

         老王点点头,不再追问。

         可是李铁眼睛毒,好像看出了些苗头,就指着我说:“车是他开的,那个女鬼就是他撞的!”这话里话外,已经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我,那意思冤有头债有主,让鬼来找我报仇,别把他们一家牵扯进去。

         李增阳却说:“嗯,我已经知道了。”

         已经知道了?这话说得,好像早就看出来了似的。不知道这话是真的,还是装的。

         李铁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好像我真的给他戴了绿帽子似的。

         李增阳没理会李铁,又从黄布破包中掏出一个红色布囊,红色布囊很小,也就比硬币大那么两圈,上面拴着一条红绳儿,是一个项坠的样子。

         他将红色布囊捏在手中,忽然转向我这边,然后扑通一声,就给我跪下了,随即闭上眼睛,嘴里还嘟嘟囔囔的,念念有词。

         我吓了一跳,这老家伙,给我下跪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