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复生人”
        小敏说他奶奶想要复活儿子,我一听,这件事好像还真值得考虑考虑,就问道:“那你爷爷后来怎么说?”

         小敏说:“我爷爷把我奶奶骂了一顿,说‘你个败家娘们儿,全村人都把那事儿当秘密,你可别瞎叭叭了!大晚上的,扯那些神啊鬼啊的,别把孙女吓到……’”

         “然后呢?”我问。【ㄨ】

         小敏说:“然后……我奶奶就闭嘴了,我爷爷也没再说了。”

         我一听,还是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赵二爷到底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不过我倒是好奇,那个复生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弄得这么神秘?

         赵二爷还说,全村人都把这事儿当秘密。如果复生人的事儿,真的发生在十几年前,那么我妈八成也是知道的,她为什么没跟我讲过呢?

         我问小敏:“你奶奶说的那个复生人,到底是谁啊?”

         小敏说:“那个人咱们天天见,就是吕老疙瘩呀!”

         “什么?就是那个老呆子?”我惊道。

         吕老疙瘩,我们村的老光棍儿一个,应该比赵二爷小一些,但他也特别显老,甚至看上去时,比赵二爷都老。这个人有些残疾,没有左胳膊,平常也傻呆呆的,眼神发直,总是跟在想什么事情似的。

         我当时是狗都嫌的年纪,一直看不上他,所以没少欺负他。

         小敏点头确认道:“没错,他就是那个‘复生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下坏了,就算吕老疙瘩真是“复生人”,知道怎么让死人复生,恐怕他也不会帮我吧。因为就在昨天,我还往他家门口正中央,拉了一泡热气腾腾的屎呢……

         我倒吸着气:“这事儿,恐怕有点儿难办啊。”

         小敏说:“胖哥,你别着急。我爸死了这么多年了,我不也好好的吗?”

         我知道小敏善良,是在安慰我呢,于是点点头,没有说话。可是实际上,小敏没了爸爸,至少还有爷爷奶奶,而且她妈也活着呢。而我呢,没了爹妈之后,就只剩下孤孤单单的一人了……

         小敏说:“胖哥,咱俩都别着急,没准儿哪一天,我爸,还有你爸你妈,都能一起活过来呢!”

         “真能有那一天吗……”我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小敏说:“你放心吧,咱们一步一步的来!”说着,她一伸手,“胖哥,你看这是什么?”

         我一看,只见小敏手掌当中,露出两粒扣子,一粒是红色的,一粒是黑色的。我看着小敏,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小敏笑道:“红色的扣子,是你妈妈的;黑色的扣子,是你爸爸的。”

         我一阵吃惊:“你从哪儿弄来的?”

         小敏说:“从血衣上啊,我刚才趁着爷爷不注意,偷偷剪下来的。我听奶奶说,复活死人的时候,可能会用到死人身上的东西,她就还留着我爸的东西呢!”

         “你是说,复活我爸妈的时候,会用到这东西?”我瞪大了眼睛,只觉得难以置信。

         小敏说:“当然了,你收好了!”

         我接过两粒扣子,一红一黑,感觉就像是孙猴子给的两粒仙丹,因为有了它们,我爸妈就能复活了。

         我攥紧两粒扣子,当时可能是被感动到了吧,情之所至,一下就把小敏搂住了:“小敏,等长大了,胖哥一定娶你,让你当我媳妇儿!”

         小敏听了,在我怀里“咯咯”的笑着:“真的吗?”我伸出小手指说:“那当然,你要是不信,咱俩拉钩!”小敏笑着,也伸出小手指,跟我勾在一起。

         我们两个小毛孩儿,异口同声的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拉完钩之后,小敏突然凑上来,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胖哥,你真好!”

         我一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因为那已经不是小敏第一次亲我了。

         当年的孩子们,可没什么平板电脑可玩,除了上树掏鸟,就是下河洗澡,要不就是藏猫猫,过家家之类的。

         在我们在上学之前,最常玩的游戏就是过家家。每次过家家,小敏都演我老婆。其他的孩子,有的演我们的邻居,有的演我们的闺女、儿子。而扮演两口子,最具标志性的,就是要一直拉着手,时不时的,还要亲亲小嘴儿。

         上小学之后,小伙伴儿们再过家家的时候,就演学校的事了。但是主要人物,还是我们俩。小敏演老师,我就演校长。其他人都是学生,只有听我们教训的份儿。而莫名其妙的,我都校长了,还是把小敏那个老师,当成媳妇儿。

         那个时候,真是懵懂又认真。长大后的我,但凡有当时一半儿的魄力,也不至于天天吃狗粮了……

         第二天,赵二爷他们按照找好的时辰,忙活着,给我爸妈办葬礼。葬礼很简单,但忙完也到下午了。

         在吃晚饭的时候,我发现了吕老疙瘩的身影。小敏也注意到了,过来提醒着我。

         等吕老疙瘩吃完饭,离开的时候,我急忙追了出去。看着吕老疙瘩的背影,我一咬牙一狠心,心说甭管有枣没枣,先打上三杆子,于是趁着路上没人,立刻冲了过去,一下就抱住了他的大腿。

         吕老疙瘩吓了一跳,转过身,看见是我,就乍着一条胳膊说:“小兔崽子……你又想干啥?”

         我抬头一笑:“老爷,我错了!”

         吕老疙瘩蒙圈了:“你个小王八蛋,认哪门子的错啊……又跟老子憋什么坏水儿呢,是不是?”

         我连连摇头:“没有没有,我以后都不会再跟你作对了,你就拿我当你亲孙子,你看行不?”

         吕老疙瘩被我捉弄怕了,伸手推开我:“别别别,我可受不起。你小子肯定有事儿……又往我裤子上抹屎了,是不是,给我看看你的手?”

         我松开他,一摊双手:“你看,什么都没有吧?”

         “咦,还真没有?”吕老疙瘩皱着眉头,还是不敢相信我。

         我又说:“老爷,我真变好了,以后咱爷儿俩好好处!就这么说定了啊,以后你就看我的表现!”

         小敏就跟在我身后,替我补充了一句:“老爷,他说的都是真的,你就信了他吧!”

         吕老疙瘩看到小敏,终于笑了:“嗯,小敏是个乖孩子,你说的话,老爷倒是可以相信!”

         小敏听了很高兴,给吕老疙瘩深深鞠了一躬:“谢谢老爷了!”

         吕老疙瘩又朝我看来,脸上还是一脸疑惑。

         我和小敏刚走开,就看见从旁边的胡同里,钻出一个骚里骚气的女人。那女人来到吕老疙瘩面前,刻意扭了扭大屁股,然后对老光棍儿抛了个媚眼,撩骚道:“呦,是吕叔呀!”

         那声音太酥太甜了,吕老疙瘩见了那女人,就是一愣,看都不敢看,低着头,红着脸,结结巴巴的说:“啊……嗯……”

         女人一阵媚笑,扭着细细的腰肢,伸出尖尖的食指,在吕老疙瘩的胸口,画了一圈儿:“瞧瞧我们家吕叔,总是这么羞涩,好像我要吃了你似的……”

         这个女人就是周寡妇,村儿里属她最骚性了。没想到是个十几年,她的样子还是没变。当年在村中,别说大人们了,就是我们这帮小孩子,受到她的影响都很大。

         在跟我玩的这些孩子当中,有个叫吕根儿的,比我大两岁,因为他身子弱,个子也矬,跟他同岁的,都不愿意带他玩。我们原本也看不上他,不过小敏太善良,看不过去,说他怪可怜的,就带着他吧。

         我是看在小敏的面子上,才勉强同意,带他一块玩的。吕根儿那个家伙,也实在是不争气,原本比我大两岁呢,非要跟那帮小的似的,叫我“胖哥”。

         前两天,吕根儿突然神秘兮兮的,塞给我一件软乎乎东西,说是送给我的礼物。

         我心说这小子还挺懂事的,没白带他。

         展开礼物看时,竟然是一件粉红色的小裤衩,上面还绣满了小花儿,好看得很。不用问,这一看就是女人的东西。这么好看,正好我一转手,送给小敏。

         我把小裤衩举起来,对着太阳看着,还是透明的,真是不错。不过这个裤衩儿尺寸,给小敏穿的话,会不会有些大啊……我一边想着,就问吕根儿:“从哪儿买的,花了多少钱?”

         吕根儿嘿嘿一笑,说:“花啥钱啊,我从周寡妇那儿偷的。”

         “啊?”我一听就觉得恶心,一扬手,就把小裤衩扔了。

         吕根儿见了,急忙低头去捡,还吹了吹上面的土。然后把那小裤衩捧在手里,像宝贝似的,问我:“胖哥,怎么……你不喜欢吗?”

         “喜欢个鸡霸!这是什么破玩意儿啊,你还敢拿给我?”我转身就走。

         吕根儿急忙追上来:“胖哥,那你喜欢什么,我再去给你偷。周寡妇那儿,好看的东西多着呢!还有别的小裤衩,黑的白的红的,还有奶子罩、卫生巾,好多好多好东西呢……”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抬起一脚,就给吕根儿踹飞了:“你个大傻逼,那么好东西,你快自己留着吧,别再拿来恶心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