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弄错了
        李铁看着手下的这二十几个工人,说:“我最后再问你们一句,有没有临阵退缩的,现在走还来得及,我李铁的手底下,可不养孬种!”

         我一听,心说李铁果然不是一个善茬儿,这话貌似宽容,其实哪是在给他们机会退出啊,明显是在说,退出的人都是孬种,以后也别想在他这儿干活了,一退出就是永远退出,从今往后,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工人们面面相觑,都掌握了气氛,没有一个人说退出。其中一个班组长还喊道:“老板,我们没有一个是孬种的,咱去揍谁,你就发话吧!”

         李铁一笑,说:“好,都给我上车,直奔黑龙庙!”

         工人们不会管那么多,老板指哪儿打哪儿。听到老板一声令下之后,便一股脑的上了一辆大卡车。大卡车启动,发动机的声音震的我耳朵轰鸣。我心说,别的不说,光是这辆卡车的气势,就能顶二十多人。

         李铁在人群中特别留下一个人,这个工人是开推土机的。李铁让他开上推土机,跟着队伍一起上战场。推土机在生活营地前面的空地上停着,那个工人得令之后,跑到推土机近前,将机器怪物启动,烟囱里顿时冒出一股黑烟。这下好,有了推土机,又能顶二十几个人。最关键的是,推土机真的能派上用场。

         我上了李铁的车。李铁的车在前面引着路,后面的大卡车、推土机、二十几个挥舞着铁管嗷嗷叫的工人,浩浩荡荡,就冲着黑龙庙进发。

         黑龙庙距离李铁的生活营地很近,一眨眼的工夫,我们就到了目的地。对于黑龙庙,我以前只是听说,从老王的嘴里听过,从其他人的嘴里也听过,但就是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今天,终于见到了。

         我一看,只见黑龙庙果然破旧不堪,满眼的断壁残垣,相当的破败。不过环境虽然破败,香客却不能说少,别看现在只是早上,院内已经聚集了十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我注意到,这些人中有那天去祭拜大蟒蛇尸体的人。有的人正在磕头跪拜,有的人在帮忙义务劳动,收拾着破旧的院子。大殿当中,供着的是一尊泥塑,泥塑的主体,果然是一条大蟒蛇。

         车队轰鸣着来到黑龙庙前,停下之后,二十几个工人纷纷跳下车,拎着铁管涌进院子。院内的老人们见状,都吓了一跳,已经有人进去报信。

         很快,李道士从屋内出来,见到来的是李铁,就迎了出来。他还看了我一眼,想必他一定是在觉得奇怪吧,我不是被赶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我暗暗冲他一笑,心说姓李的,今天你完了,你的骗局,到此为止。

         李道士的眼神从工人们身上一一扫过,不用问,以他的眼神和脑筋,一定早就看出这杀气腾腾的气氛,不过他却没立刻表现出来,一笑,对李铁说:“哎呦,李老板,昨天你不是说,过两天才能来帮我修缮房屋吗,怎么今天就带工人过来了?”

         老家伙在装蒜,哪有拿钢管来修缮房屋的。

         李铁玩弄着手中的钢管,说:“呵呵,李大师,你不是说过吗,修缮神庙,功德无量。我回去想了想,觉得还是尽快修理了好,免得夜长梦多……这不,除了二十几个工人,我还带来一辆推土机呢,修理这座破庙,呵呵,我相信,一定用得上!”

         到最后,李铁已经把“修缮”说成了“修理”。这已经不言而喻了,他就是来修理李道士的。

         说着,李铁对后面一挥手,人群当中闪开一道口子,露出了后面的钢铁怪物推土机。那个司机也挺知道配合的,当时就加了一脚油门儿,顿时传出一阵巨大的轰鸣声,烟囱突突的冒着黑烟,就像是一头大野牛,正咆哮着,鼻孔忽忽出气。

         我注意到李道士的脸色变了,在这个钢铁怪物的面前,这座破旧的庙宇,简直就是一块豆腐,一走一过,就能变成一片瓦砾。

         李道士摇头笑着,说:“李老板,我想,这里边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是不是这个小子,跟你说什么了?”

         老家伙终于不再装蒜了,指着我,认定了是我在其中搞了什么鬼。我在旁边,坦然的站着,心说没错,就是我让李铁清醒过来的。李铁早上说我在垂死挣扎,这次,终于轮到李道士垂死挣扎了。

         李铁看了看我,说:“没错,这个小子,的确跟我说了一些东西,而且一些我非常非常不喜欢的东西。不过,我却得感谢他,要是没有他,我这可脑袋上,除了屎盆子、绿帽子,不知道还会被扣上什么东西呢……老骗子,你,骗得我好苦啊……”

         说到最后,李铁已经咬碎了钢牙。他既然骂出了“老骗子”,就没必要再端着了。复仇之举,就在一秒!

         李铁一挥手中的钢管,讨伐队伍忽的一下,就往前涌上。

         李道士见状,急忙一伸手,阻拦道:“李老板,等一下,可否让老道我……死个明白?”

         李铁和李道士昨天还是蜜月期呢,今天突然变成这样,的确需要一个过渡的过程。这突如其来的变脸,李道士显然还接受不了。再看李铁这边,虽然很气愤,但是让李道士死个明白,这话他听进去了,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个傻子,李铁跟我要回手机,找到那段视频,把证据拿给李道士观看。

         李道士看了一会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就说:“这世道,还有救吗……真是太荒唐了……李老板,我没想到,尊夫人竟然会被……”他还在嘴硬,不承认自己犯下的罪行。

         不等李道士说完,李铁就抢回了手机,用眼睛横着李道士,那意思你这个老家伙想当众羞辱我吗?当着工人们的面,李道士后面那半句话,李铁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他说出口的。李道也算士识趣儿,立刻就闭嘴了,没有再继续往下说。

         李铁又让我找到那章对比照片,然后给李道士看。

         李道士一皱眉,说:“这……李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铁说:“我说大师啊,这大夏天的,你每天戴个头套,粘着胡子,也不嫌热,是吗?”

         李道士摇着头,往后退了一步,说:“李老板,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了,可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啊……这里边有一个很大的误会!”

         “误你妈个会,误会!”李铁大骂一声,大踏步上前,一把就揪住李道士的发套,想要将假发套摘下来。

         可是李道士一声叫唤:“疼!”

         头套竟然没摘下来。

         李铁一愣,又用力试了一次,可是这一次,假发套还是稳稳的粘在李道士的头皮上。李铁一皱眉,又去拽李道士下巴上的长胡子。

         这下李道士终于不干了,脚下使了一个步法,一下就闪开了。然后将手拦在身前,说道:“李老板,你这么做,就有点过分了吧!可不要逼我动手!”

         李铁见拽不下头套,彻底愣住了,回头看着我,眼神里写满了疑问。我也看蒙了,心说怎么会这样,李道士难道不是凌峰大和尚假扮的?那两张照片那么相像,他们竟然不是一个人?

         李铁回过头去,看着李道士,问道:“怎么……你……你不是……不是那个和尚?”

         李道士揉着头皮,疼得一呲牙,说道:“胡闹!我怎么可能是个和尚呢?你看……你看……你们大家,都给我好好看看……”

         李道士一边说着,一边自己揪着头发,给李铁手下的这帮工人,给我,也是给院内那写白发苍苍的老香客看的。工人们自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和李铁却都已经看糊涂了,这跟我们预想的,完全是两回事。

         老香客们早就看不过眼了,他们也知道李铁这个施工队早就想拆掉黑龙庙了,便以为今天就是来拆庙的日子。其中的一个老人就说:“我说你们这些包工的,怎么就不知道尊重一下我们这里的山神呢,前几天挖出的大蟒蛇,你们还没长记性吗?”

         另一个老人说:“那就是山神爷给的警告啊,你们已经出了一条人命了,你们怎么还这么无法无天?”“赚钱都赚得眼红了吗?”“什么都不顾了,是吗?”“太不像话了!”“早晚遭报应!”“怎么能对李大师这样呢?”……老人们一旦开言就止不住了,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开始指责起李铁来。

         李铁正在气头上,现在的状况也有些搞不清楚,就怒气冲冲的对老人们吼道:“一帮老比,都给我滚!”

         老人们不敢惹李铁这条地头蛇,摇着头,嘴里骂骂咧咧的,都悻悻的离开了黑龙庙。

         李铁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回来低声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能出这样的错误呢?”

         我也一头雾水,只能说:“我跟你说过了,相似度……只有百分之九十……”